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慾女室友
淫慾女室友



 
>我是一位就读某工专的学生不过因为家住屏东所以也得在学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
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无聊就是很糜烂,而我就是很糜烂的那一种,为何会
糜烂那可就要慢慢说起了。

  二专一年级时原本和班上同学住在一起不过後来因为租约到期也没再续约,後
来刚好遇到以前高职的女同学,〈她叫佩伶,就读我们学校夜间部,故事里第一位
女主角,属於苗条型的,不过三围倒是蛮标准的。〉她说她们的宿舍刚好一位学姐
毕业了空出了一间单人房叫我过去住,我想说:好吧!反正只剩一年就毕业了,就
过去住吧!而她们的宿舍是在大厦的八楼,是一层小公寓。里面除了她之外还有另
外两个女室友,也就是故事里另外两个女主角,一位叫碧玉而另一位叫雅雯,碧玉
属於丰满型的,尤其她的奶子又圆又大,大概有35D吧!而雅雯是属於高挑型的,
配上她的长发也是令人想入非非。就这样这三位女人让我过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
专科生活。

  刚开始时我和佩伶比较熟,而碧玉和雅雯并不是学生早上工作到了晚上才回来
宿舍,但是日子久了也和她们俩混熟了。故事第一个高潮就在某一个星期四下午,
因为星期四下午全部都是空堂所以中午吃完饭就回宿舍,进了大门之後经过佩伶房
间时,隐隐约约的听到佩伶急喘的呼吸声,当时我也不引以为意继续走回我的房间
,放下书本之後就走进浴室准备洗澡好睡午觉,不过因为忘了拿换洗衣服所以又跑
回房间拿,要回浴室时刚好遇到佩伶急急忙忙的从浴室走出来,於是我就问她说:

  『佩伶,你要用浴室吗?』

  『喔!没有,你用吧! 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回房间。』

  而我也继续进去洗我的澡,在这先描述一下浴室里的情形,别以为女孩子都是
很勤劳的,那三个女人真的很懒,衣服常常是两三天才洗一次,所以浴室里常常是
堆满了她们每天换下来的内衣内裤,有白的、黑的、蓝的、红的、蕾丝的、运动型
的、前後扣的、有无肩带的应有尽有,幸好我不是〝疯狂假面〞,要不然每天看这
些内衣裤不变态才怪!

  这时候我发现了在洗脸盆里多出了一套白色的蕾丝内衣,记得刚才进来时还没
看到,一转眼回房间拿衣服之後就多出来了,应该是刚才佩伶进来时换下来的吧,
於是我就把它拿开,这时候却感觉到这套蕾丝内衣还有佩伶的体温和汗香味,更发
现到这件蕾丝内裤底还湿湿的外加两三根阴毛。各位老大,这片湿湿的可不是黄金
水啊!而是佩伶的淫水啊!直觉中就想到刚才经过佩伶房间时佩伶急喘的呼吸声,
原来这件蕾丝内裤是刚才佩伶在房间里自慰淫水沾湿後到浴室所换下来的。这时候
闻着这股汗香味、看着这套沾有件淫水的内裤,想着刚才佩伶在房间里自慰,突然
间心跳急速地加快,而我的肉棒也马上进入备战状态,就好像是〝疯狂假面〞要变
身一样发起疯来居然把那件沾有淫水的内裤套在肉棒上,闻着这件沾有佩伶的汗香
味的胸罩开始打起手枪来,想不到因此战斗力更加升高,继而失去理性拿着内衣冲
到佩伶的房间,突如其来的疯狂假面出现在佩伶的面前,佩伶吓了一大跳!

  『阿骏!你干什麽!』

  『佩伶!有需要时怎麽不找我,自己躲在房间里自慰把这件内裤沾满了淫水!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让我来帮你解决吧!』

  『不要???阿骏!』

  挟着四万多的战斗力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佩伶开始强吻了起来。而佩伶也是意
味性的反抗,可是普通的地球人怎麽反抗的了赛亚人呢?过了不久佩伶停止了反抗
甚至开始享受了起来。发挥着疯狂假面至淫的本性,我把舌头伸到佩伶的小嘴里吸
含着他她的舌头和口水,双手在她的奶子和大腿上游走,而我也故意地把她的口水
舔满了整个脸和耳朵,左手拉起她刚换上粉红色丝质胸罩,双手和舌头也开始转攻
她的双奶,

  『喔????阿骏!讨厌????啊???嗯!哦???嗯嗯??啊!人家?
??不要舔了??!啊???!快受不了了??嗯!』

  『受不了!那我就尽全力让你爱到最高点,接招吧!』

  听到佩伶的淫声浪语让我的战斗力上升到五万多也改变了攻略,我把她推倒在
床上用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扳开她的大腿开始舔,但就是不直接舔她的骚穴,就是
要让她骚痒难耐淫水直流,

  『阿骏!你坏死了!??啊!受不了??嗯!求求??求求你不要???!』

  『求我?既然是求我,我一定让你HIGH到最高点!』

  这时候佩伶的双手捏玩着自己的奶头,舌头也不时伸出舔嘴唇,表情就像是AV
女主角一样,而我的舌头也越舔越靠近她的骚穴,这时她的内裤早就被她的淫水沾
湿了,闻着那股骚味更加让我兴奋,就在快舔到她的骚穴时我又把舌头移到她的耳
朵开始舔,用我的双手尽量地扳开她的大腿,手指一直在她的骚穴旁游走,


本帖隐藏的内容
  『佩伶,你的骚穴是不是湿透了,啊?』

  『不知道???!???嗯嗯??啊!』

  『让我帮你看看吧!』

  说完我就用中指从她的内裤旁边抠了进去。这突如其来的一抠又让佩伶更爽上
一层楼,她的淫水也顺着我的手指渗了出来,啧啧??,淫水声也不绝於耳,

  『佩伶,有没有听到你的骚穴在唱歌啊?』

  『讨厌??!不知道啦!』

  『不知道?让我听一听在唱什麽。』

  说完我就扳开她的她的内裤,佩伶的骚穴看起来真的很漂亮,薄薄的阴唇带点
粉红色的小穴,上面沾满了晶莹剔透的蜜汁,就像是一个新鲜可口的鲍鱼,此时我
再也忍不住低头开始吃佩伶的骚穴,

  『?啊!???嗯嗯??啊!???阿骏!爽死了??!??啊!人家???
快泄了??!』

  这时候我又把佩伶整个身体翻过年呈69姿式专心舔她的骚穴,而佩伶也将我的
肉棒整根含进去吹起喇叭来,想不到佩伶口交的技术那麽棒,舌头一直在龟头上打
转而她的小嘴更以高速度地上下吹吸,当时我还以为她正施展吸精大法,激烈地战
斗加上淫浪的号角声就连赛亚人也快招架不住,於是决定使用必杀技,使出了第一
招直捣黄龙,使出来的结果是〝巨蟒深困濂洞口〞,可说是佩伶的小穴又湿又紧,
伴随着肉棒抽插她的骚穴啧啧淫水声更是没有停过,

  『??!嗯嗯??啊!阿骏!爽死了啊啊??!泄泄??泄了??!』

  『把舌头伸出来!』吸含着她的舌头和口水做最後的冲刺。

  到了最後一秒我抽出肉棒顺着她的舌头和口水插入她的嘴巴里,如同山洪爆发
将精液全部射进她的嘴巴里,

  『???嗯嗯??!』

  佩伶也全数地收下,我的肉棒、阴毛也湿淋淋的,分不出是她的口水还是我的
精液。等到佩伶用她的舌头把肉棒舔乾净之後,我也如同像疯狂假面铲灭掉坏蛋後
疲累地趴在佩伶的身旁睡着了。


  话说自从和佩伶交过战之後,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项娱乐,就是在宿舍里和佩
伶〝切磋武艺〞。记得有一天下午快五点的时候,我和佩伶正在宿舍里杀得如火如
荼??????

  『讨厌啊???!怎麽把人家抱到这边来!嗯???喔???!被别人看到怎
麽办!???阿骏??不要??!』

  因为在房间里决斗实在是太热了,正施展蚂蚁上树这招时乾脆把佩伶抱到客厅
去,两个人就在客厅里干了起来,换了一个〝空旷〞的环境战斗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可以说是紧张又刺激,对面看过去就是别人家的客厅了,幸好邻居还没下班回家
,要不然真的要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了。

  『怕被别人看到啊!那就再换个地方好了。』

  说完我又抱着佩伶且战且走走到晒衣服的阳台,阳台对面是一座大公园,这个
战斗环境不但是风景优美还很凉爽哩!

  『阿骏!怎麽又把人家抱到这边来!快放我下来,会被别人看到啦!』

  面对那麽好的风景我根本不理会佩伶的哀求,还是抱着佩伶猛力地抽插她的小
穴,想不到佩伶怕被别人看到一紧张小穴缩得更紧了,淫水顺着我的肉棒涔涔地流
下来,干了一会儿我的双手实在是太酸了於是就把佩伶放了下来,接着把她转过身
去从後面打上骑马射箭这一招,

  『讨厌啊???!阿骏??人家???快高潮了!???嗯嗯??啊!』

  此时阳台外尽是佩伶的淫叫声和撞击美臀的肉声,

  『阿骏??高??高潮了!啊???!』

  在这种紧张又刺激的气氛下佩伶很快地就高潮了。

  『高潮了?不会吧!我才刚热身完而已耶!更何况这里风景那麽优美再多做一
会儿吧!』

  『不要了啦???!人家??碧玉和雅雯她们快下班回来了啦!』佩伶上气接
不上下气地说。

  『对喔!她们快下班回来了,不过没关系啊!回来再让她们加入战局好了。』

  『神经,不理你了啦!』 佩伶一拳粉拳挥了过来。

  看着佩伶跌跌撞撞的走回房间觉得她实在很可爱,不过我也得快回房穿衣服,
要不然被碧玉和雅雯她们撞见就不妙了。

喀喳!衣服刚穿完碧玉和雅雯果然就刚进门来。

  『碧玉,下班啦!咦!雅雯呢?』 只见碧玉一个人回来。

  『她二哥明天结婚向公司请两天假回彰化了。佩伶,晚上不用上课吗?你看起
来好像刚运动完很累的样子。』

  『喔!没有啦!今天有点感冒所以比较累一点,晚上我打算要翘课了。』说完
佩伶瞪了在旁边偷笑的我一下。

  晚饭过後我和佩伶碧玉三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唉!今天的节目真无聊!』 我打哈欠地说。

  电视既然没什麽好看的我就偷偷地把目光移到碧玉身上去,她的身材真是没话
说,那对大奶子加上她又喜欢穿紧身上衣,看了要不硬才怪。

  『碧玉,你没有男朋友吗?怎麽没看过你下班後出去约会。』 我故意的问。

  『就是没有男朋友才没会可约啊!怎麽样,你要帮我介绍吗?』

  『别开玩笑了,你那麽漂亮身材又好怎麽可能没有男朋友。』才刚说完佩伶就
偷偷地捏了我一下,看来她是吃醋了。

  『对啊!我也没有男朋友耶!也顺便帮我介绍吧。』佩伶接着说

  因为下午和佩伶的决斗我还没〝了事〞,所以现在斗气还很高昂,当时佩伶坐
在我和碧玉的中间,看着佩伶穿着短裙我就把偷偷地摸了一把,结果佩伶瞪了我一
下接着拿起她身旁的衬衫盖住大腿抱着膝盖而坐。这样反而让我更大胆,我又把左
手伸进她的衬衫甚至短裙里,在她的大腿内侧和骚穴旁开始抚摸,摸了一会儿佩伶
并没有阻止我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电视,我知道佩伶的骚穴已经湿了接着我更大胆地
把手指抠进她的骚穴,就这样我一边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电视一边对佩伶指奸,甚至
隐隐约约地还可以听到啧啧??淫水声,

  突然碧玉转过头说:『佩伶,你怎麽了?脸那麽红又流汗不舒服吗?』 当时碧
玉转过头来时我的手指还插在佩伶的小穴里。

  『喔!我没事,大概太热的关系吧。』 佩伶故做镇静地说。

  『好吧,你们慢慢看吧,我先回房睡了,明天一大早还得上班,GOOD-
NIGHT!』说完碧玉就回房睡了。

  『讨厌!弄得人家都不能专心看电视,又差点被碧玉看到。』

  佩伶气呼呼地搥了我两下,接着竟然把我的短裤脱下来,这一脱我的肉棒硬梆
梆弹了出来,佩伶更是一口含了下去当场就在客厅里吹起喇叭来,而佩伶好像故意
要报复似的拼命地上下吸含,这一动作差点让我射出来,於是赶紧起身把佩伶抱到
她的房间去,而佩伶的房间就在碧玉和雅雯的房间对面,一进房间就把佩伶丢到床
上去,

  『小骚货,那麽迫不及待想和我做爱,让我来好好地伺候你吧!』

  说完我就扑了上去,这次我很粗暴地把佩伶的短裙掀上去内裤扳开来一股作气
的干了下去,接着开始做百米冲刺如同骑着一匹马在草原上奔驰着,

  『阿骏??啊啊????嗯????!轻一点嘛??!??哦哦??!讨厌?
??不??不行了??啊啊!』

  这时候我还是不理〝马儿〞的哀求继续策马奔腾,而佩伶怕自己的淫声过响拿
起绵被将自己整个头盖住,这一来可真的是埋头苦干了,〝马儿〞的头盖住看不见
前方是很危险的,於是我又把绵被拿掉把佩伶的双手往後拉,

  『小骚货,叫大声一点!太小声的话不让你高潮喔!』

  『不行啦??!碧玉会听到啦!???阿骏??啊啊!』

  嘴巴说不行淫声却叫的比谁都大声,而我也不管那麽多了,粗暴地将佩伶的黑
色胸罩掀上来,双手不断地搓揉她的奶子舌头更是没离开过她的嘴里吸吮她的爱液
,因为之前下午已经〝热身〞好一会儿所以过了不久我也差不多快玩完了,

  『佩伶??!我快泄了!把舌头伸出来!』

  『阿骏??人家也快高潮了??!要??人家要??!』

  佩伶一说完就张开嘴伸出了舌头,接着我也抽出肉棒顺势插入佩伶的小嘴来个
最後一招〝醍醐灌顶〞,而佩伶也以〝海纳千川〞这招来作收尾。

  在一阵激情过後我准备回我的房间,这时候才发现佩伶房间的门没关,原来刚
才从客厅里抱佩伶进来後就忘了关,惨了!这下子糗大了,这下子不但是春光外泄
我看连〝马儿〞的叫声都被碧玉听的一清二楚了,而佩伶更是羞的躲在被子里。


  经过昨天的糗事之後,今天一大早要去学校时就刻意和碧玉避开免得见到她被
问起昨晚的事,到了下午佩伶更是提早出门去上课,还一直嚷着没脸见碧玉和雅雯
她们,所以下午我下课回到宿舍之後洗个澡就准备出门到同学那避避风头,就刚要
出门时好巧不巧碧玉竟然提早下班回来,就这样尴尬的情形发生了。

  『耶????碧玉???你??你怎麽那麽早就下班!』 我吞吞吐吐的说。

  『喔!下午我替公司到银行办事办完就提早下班了,怎麽了,你好像很紧张的
样子,是不是干了什麽坏事啊!』

  『啊!有吗!我只??只是看到你那麽早回来感到奇怪而已。』

  『开个玩笑而已,看你反而更紧张!』﹝妈的!烂B耍我!差点自露马脚。﹞
我暗自臭骂着。

  『对了,阿骏,厨房的灯管坏了,你是男生就由你负责换吧,新的灯管就在那
抽屉里我先回房换衣服喽。』

  说完碧玉就回房换衣服,而我心里还想着还好,碧玉应该不知道昨晚的事吧!
在我换完灯管之後碧玉也从房里换好衣服出来,我回头一看,她竟然穿了一套白色
的运动内衣走出来,紧身的上衣包覆着至少35D的胸围,加上那套运动内衣很薄可
以清楚地看见两粒樱桃挂在胸前,一吃到这两球波霸冰淇淋我体内疯狂假面的血液
似乎又兴奋了起来。

  『碧玉,你??穿这样好像太〝凉〞了一点吧!』

  『不会啊!天气那麽热那会太凉,看你色眯眯的样子一直盯着我的胸脯,是不
是想上我啊!』 碧玉语出挑衅地说

  『哪??哪有你不要乱说了!』我当时心里想着,不行,我已经有佩伶了不可
以再乱来,可是我的〝小弟〞却和我唱反调一直抬起头来。

  『哼!有色无胆,我看啊,就算我脱光了让你上你也不敢吧!这样吧!给你个
机会敢不敢啊?不敢我要去洗澡喽!』说完碧玉就走进浴室里去。

  “各位大哥,换成是你们会如何做?不理会她的挑衅、不做出对不起佩伶的事
,还是为了不丢我们男性的脸给她点滋味尝尝呢?”

  “不用说也知道各位大哥的抉择,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身为伟大男
性的我体内又流着骄傲赛亚人的血,我决定先把佩伶忘掉顾全我们男人的面子先,
进到浴室去和碧玉来个世纪男女与女人的对决。”

  三步并两步走,两秒钟内脱光衣服变身好疯狂假面,扛着台湾制的人肉打桩机
冲进战场去,迅速地从後面抱住碧玉开始狂吻了起来,舌头撩过她的粉颈和脸颊,
双手伸进内衣里搓揉她的奶子。

  『骚货!今天不干你枉费我是个男人!』

  而碧玉更是兴奋地抓住我的头发淫叫了起来:『喔???!阿骏!干我!我要
你干我!???啊!我要??要??!』

  碧玉的奶子真的是没话说,又大又软,每一次的搓揉就感觉奶水要喷出来,两
粒奶头更如软糖般有弹性,接着碧玉整个身体趴在洗脸盆上而我开始玩弄她的香臀
,丰满有弹性的香臀最适合人肉打桩机的使用,我用舌头隔着内裤挑逗她的骚穴,
这时她的淫水已经沾湿了内裤只等着我去品尝。

  『阿骏??!我的妹妹已经湿淋淋的了,??啊!快??快点吃我!』

  『骚货!要我吃你的什麽!说出来,我听不到!』

  『讨厌??!嗯??!人家的??穴要你吃!快嘛??!』

  接着我顺着碧玉的香臀把内裤脱了下来,而骚穴的淫水更是沿着内裤滴下,可
见当时淫水泛滥的情况,然後我把碧玉的大腿分开来准备一探亚马逊湿地,只见她
的阴毛浓密地布满了山丘两片阴唇肥嫩而多汁,和佩伶的小穴属於完全不同类型,
接着我开始品尝啧啧??的淫水声好像是在吃沾满了蜜汁的鲍鱼,而我也不时用牙
齿轻咬碧玉的阴核手指更不断地进出穴口,只见碧玉淫水潺潺弄得我的嘴湿答答的


  『??啊!阿骏??!嗯??!你的嘴??好厉害??哦??!人家的??穴
??啊!??啊!』 碧玉颤抖的说。

  探索完亚马逊湿地之後该是发动人肉打桩机的时候了,对准好桩位後,高达3
65匹马力的打桩机一口气将肉桩打到洞底,接着使用了〝浅抽深打〞施工法,每
当肉桩抽出时伴随着阵阵的地下泉水涌出,??啧啧??噗滋噗滋??啪啪???
?,在打桩机高速地运转之下碧玉的香臀更加阵阵的抖动,真可说是肉感十足。

  『????哦??啊!阿骏??!??啊爽??好爽??!』碧玉的淫声浪语
充斥了整间宿舍。

  『碧玉!你真骚啊!看看你在镜子里的骚样!』

  碧玉的骚样在浴室里镜子反射之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说她骚,她就越浪给你
看,只见碧玉伸出舌头舔着镜中的自己,嘴里还不时发出呻吟。

  『????嗯??啊!??好爽??阿骏,人家有比你的佩伶骚吗?』

  『啊??!你知道我和佩伶的事?』 我吓了一跳说。

  『傻小子!你和佩伶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就连昨晚看电视时你那只左手在做怪
我都知道!』

  『烂B!原来刚才你真的在耍我!』

  『耍你又怎麽样,干我啊!』

  在碧玉的刺激之下我将打桩机转速一口气提高了九千转,施工法也由〝浅抽深
打〞改为〝短抽重打〞,对她的奶子也使出全身挤奶之力,看见碧玉在施工过程中
流了一身汗,於是我就把她那件运动内衣给掀了上来,这一掀我也才看清楚她那对
奶子,嫩白的皮肤经过我的搓揉已变成垂涎欲滴的水蜜桃,橘红色的奶头更是樱桃
中极品,看着她那对奶子不停地晃动真的顿时让我血压升高流出鼻血来,在声色俱
备之下我的人肉打桩机也差不多该提早〝收工〞了。

  『碧玉!我快射了??哦!??哦』

  『??啊!??阿骏!人家也要HIGH了???啊!』与碧玉的舌头纠缠之
後,我将全部泥浆注入她的穴底完成了这次坚钜的工程。


  接连两晚的〝操劳〞已经让我有点吃不消了,而且使得月底要交的实验报告进
度严重落後,所以下午一直留在学校与同学讨论实验报告的细节,直到吃过晚饭七
点多才回到宿舍,一进门就看到碧玉和雅雯两个坐在客厅看电视,

  『咦!雅雯你回来啦!两三天不见又漂亮喽!』 我开玩笑地说。

  『那你意思说我两三天之前都不漂亮喽?』

  『没有啦,天天都很漂亮、都很漂亮!』

  女人就是这样难伺候,连称赞一下也都难。哈拉完之後我就走回我的房间准备
继续打拼我的实验报告。就在我写报告时隐隐约约地听见碧玉和雅雯两个在客厅里
的谈话与嘻笑声,当时我也没有注意去听只是专心地写报告,过了不久碧玉和雅雯
两个又走进我的房间,不过我也没理她们还是埋头在书桌前。

  『阿骏!那麽认真啊!』 雅雯开口说。

  『嗯,干嘛?』

  『有没有空啊?』

  『没有!』 我直接地说。

  『喂!不要那麽直接好不好!』 雅雯提高了嗓门说。

  『我真的没空啊!我的实验报告再不做的话要被我同学扒皮了!好啦,有什麽
事就说吧!』

  『那我就说喽!听说????你昨天晚上????』 雅雯语气带点暧昧。

  『昨天晚上怎麽样?』 那时候我还不觉有异。

  『还有????前天晚上我不在的时候????』

  这时候我心里已有不好的预感,於是就停下笔来转过身看她们两,只见她们两
站在我背後而表情透露出似乎有什麽诡计要进行,

  『前天晚上又??怎麽样?』那时後我已经头冒冷汗了。

  这时候雅雯走了过来,接着整个身体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也勾搭在我的脖子
上,整个脸贴在我的面前接着说。

  『听碧玉说??你昨晚让她HIGH了,是不是?』

  『啊!你??怎麽会知道?』这时候我很惊讶地转过头看碧玉,只见她坐在我
床上贼贼地笑着。

  『而且??这阵子还让我们清纯的小佩伶也HIGH了好几次对不对?』

  『啊??!这个你也知道?』这时候心理想着待会儿又不知道要发生什麽好事
了。

  『真看不出来你也有这种〝本事〞!能够让我的碧玉HIGH了还真不简单!


  『什麽!你的碧玉????』

  我话还没说完雅雯就突然地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开始深吻了起来,这一举动让
我吓了一跳,闻着雅雯淡淡的发香加上她高超的深吻技巧,舌头伴随着潺潺不绝的
爱液不断地在我嘴里纠缠着,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舌功〞比我厉害的人,只要是个
正常男人不用多久一定会有反应的,

『小种马,那麽快就升起旗来了,让我来试试你的能耐!』

  雅雯话一说完就蹲在地上,接着很快地将我的〝旗杆〞给掏了出来开始今晚的
升旗典礼,只见雅雯很熟练地用舌尖不断舔弄我的龟头,舔弄的速度有如装上马达
一般,不用多久我的马眼就渗出了阳水,接着她吐了一口口水均匀的用舌头舔满了
整根肉棒,这时候我的肉棒沾满了雅雯的口水如同一条出海蛟龙,

  『小种马,帮你热身完了,接下来就看你能挺多久了!』

  『你???要玩什麽花招!』

  我话才刚说完雅雯就一口将肉棒整根给吸了进去,这一吸我的身体就像触了电
一样打了个冷颤,只见雅雯将肉棒整根给吸了进去又缓缓地吐出来,还将肉棒整根
顶入她的喉咙里,原来这就是口交的最高境界〝深喉咙〞,这招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感觉真叫人爽到头皮发麻,

  『哦???嘶???雅雯??太爽了??!』 我颤抖地说。

  『唔???嗯???真好吃??!』 雅雯淫声浪语地说。

  这时候我爽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同时也看到了碧玉竟然坐在我床上一边看着
雅雯吹喇叭一边自慰了起来,而雅雯则是不停地吸吮,虽然雅雯吸含的动作不是很
快,但是她吸的力道就有如黑洞般的力量,每一次将肉棒吸进去时我的心脏就好像
少跳了一下,而她的口交技术还不止於此,除了嘴巴的忙碌就连双手也停不下来,
她的双手不停地爱抚着我的双龙珠、大腿甚至菊花门,用最淫荡的眼神注视着我嘴
里更不时发出满足的呻吟,让我High到整个身体发麻,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赛亚人也
难逃此毒口,时间短短不到十分钟我就快缴械了,

  『哦???雅雯??我要射了??!』

  『来吧!唔???嗯??』

  就在旗子要升到最高点时雅雯用舌头抵住马眼,右手不断地在肉棒根部前後搓
动而左手一直挑逗我的菊花门,一直到了精液从马眼顺着她的舌头全数射进嘴里,
这时候我已经是满头大汗HIGH到了极点,从〝升旗〞到〝降旗〞不到十分钟这
一次可说是我遇到对手了。

  後续还没完呢!降完旗之後我喘呼呼地坐在椅子上休息,而雅雯嘴里还含着我
刚才射的〝可尔必思〞,她走到正在DIY的碧玉身旁,这时候碧玉已经张开了嘴
,接着雅雯竟然将嘴里的精液吐进碧玉的嘴里还将舌头伸入吻了起来,而双手也开
始在碧玉的身上爱抚,从来没现场看过〝妖精打架〞的我已经是目瞪口呆,也终於
明白了之前雅雯所说的“让我的碧玉???”那句话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女人比较
“了解” 女人吧,不到一会儿碧玉就已经被雅雯玩的发浪了。

  『啊??啊??雯??就是那里??哦??』 碧玉几近疯狂说。

  只见雅雯又在展现她高超的舌功把碧玉的亚马逊湿地舔的淫水成灾,而碧玉则
是淫浪地舔吮自己的奶子,虽然刚才我已经降完旗了,但看着这两只妖精激烈地缠
斗不用多久我又恢复了战斗力,於是我又挺着自走炮准备加入战场,一上到床上我
就将肉棒送入碧玉的小嘴里和雅雯来个前後夹攻,想不到这里的战况“吃紧”,碧
玉一含到我的肉棒就开始拼命地吸吮,雅雯那里舔地越凶碧玉这里就含地越紧,最
後受不了的还是我自己,於是我就赶紧将肉棒抽了出来准备转移战场,这一次我先
来尝尝雅雯的骚穴,雅雯的香臀也是很美,细皮嫩肉大小适中,穿着已经被淫水沾
湿的红色蕾丝内裤看了真让人食指大动,这次换雅雯来试试我的舌功了,接着我将
舌头卷曲插入她的穴里手指不停地挑逗阴核,就算雅雯再骚浪也无法抵挡这一波攻
势。

  『阿骏??!人家??穴好痒??我要??求求你??』

  听到雅雯的求救我决定让她High了,於是我从後面插了进去换成雅雯被我碧玉
前後夹攻,经过了数十分钟????

  怎麽也想不到会在我床上出现如此淫乱的场面,房间里也充斥着我和雅雯、碧
玉三人的淫声浪语,经过了许久的三角纠缠我们三人才精疲力尽的结束了这淫乱的
PARTY。在激情过後却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坐在书桌前看着还没有写完的实验报
告,心里想着,当初误入淫窟,如今这份报告我看今年是写不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