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斷尾、終極不再改版大學刑法課9

大學刑法課(九)

「各位同學大家好。」今天的陳湘宜老師,下半身一襲白色牛仔褲,上半身則穿著短到不行的黑色細肩帶上衣,還俏皮地露出一節目測估計不超過24吋的小蠻腰,把以往常紮的馬尾放下,長髮及腰,隨風飄逸,看起來十分性感。

「上次我們粗略提過客觀構成要件,也提到了不成文的部份─因果關係;刑法學的領域,在判斷犯罪是否成立最重要的,莫過於主觀構成要件─故意和過失的概念;刑法總則,法典上只簡單在第13、14條敘明: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或是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不違背其本意,為故意;過失則只規定: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為過失,或是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以過失論。」

我專心地盯著老師,除了確定她是陳湘宜、並不是變態癡女陳香儀外,心想:不知道經過昨天跟她在研究室的事後,她對我的態度會不會有些許轉變?她知道我對她的在乎吧?不過看來似乎是我想太多了,她雖然面帶微笑、神采飛揚地講著課,卻沒特別瞧我一眼。

「老師講得很清楚,然而,你們聽得懂嗎?」講了一個段落,老師喝了口茶,問道。只見全班同學紛紛搖頭,幸好我有預習,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意思─尤其是過失強制性交的體驗。

「唉,所以啦,不是老師愛用特殊的方式教學,實在是情勢所逼;為了教育,為了大家好,那沒辦法了。」只見她嘟著嘴,一臉莫可奈何地左右搖著頭。好啦,我知道了啦,又是我啦。雖然感覺有一點無奈,但其實我還有點期待,躍躍欲試,今天不知道又要玩什麼花招。

就在我環顧四周確定不會再有人按住我的手害我不能上台做示範時,我發現我們犯罪學老師程鳳淩女士竟然坐在角落,看到她有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上禮拜上完刑總,下午的課就是犯罪學,我辛辛苦苦交的報告竟然被她批評地一文不值,不過這也怪不了別人,大學教授喜歡誰或誰的答案是很主觀的,我曾經在旁聽某老師的莊子課程時,明明只有假裝聽課,主要都埋頭在寫自己的行事曆,卻被老師誇獎說我很用功在做筆記;也曾經整學期只有開學去過一次日文課,期末成績卻是88分的高分,所以大學教授的評分是相對來說比較主觀的,希望大家在國、高中時努力念書,起碼那時的努力多少,回報就是多少。

坦白講,程鳳淩老師是很性感的,雖然年過三十,但彎彎柳眉、又長又翹的睫毛,讓人忽略了眼角的細紋,緊閉而薄的嘴唇讓人知道她是個很有毅力的女強人,也更襯托出白皙的臉上風姿猶存;不苟言笑的個性幾乎讓人忘了她已經結婚,面對老公的她是什麼樣貌?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師丈老是餵不飽她,導致衣櫥裡有一堆自慰淫具?還是聖潔地不可侵犯,過著無性生活?跟我的麻吉柯俊毅討論過後,我相信後者的可能性大些,但是我又忍不住對她的身體生起遐想。

畢竟,雖然她總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模樣,卻無時無刻都穿著深色絲襪或網襪、亮皮或黑色高跟鞋,短到不行的窄裙好幾次幾乎就要走光,搭配起深色低胸上衣,讓人摸不清她到底是希望人家看,還是希望大家最好都敬而遠之,不要對她生起遐想。

我看見她來旁聽刑總,心中有點生氣又有點開心,生氣的是她上週在課堂上把我罵到狗血淋頭,什麼文筆有餘、內容不足,自大傲慢、淪為法匠等等;開心的是幸好她長得漂亮,等一下最好在上課方式乖誕異常的陳老師課堂上被搞到稀哩嘩啦。

「學姐,麻煩您過來一下。」陳老師曾經和程老師在同一所研究所就讀,所以對程老師尊稱一聲學姐,而且看她們彼此互動的態度,這堂課似乎就是本來就是要程老師來幫忙的。那大概沒好戲看了,再怎麼樣,學妹也不會用太誇張的方式惡搞學姐吧。

「刑法第239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根據嚴格的文義解釋,以及62年台上字第2090號判例,『姦』字必須包括生殖器的接合,假設有位同學與程老師互相愛慕,卻害怕被以通姦罪起訴,於是以猥褻的方式達到彼此的性慾宣洩。」

幹,慢了,老師還沒講完,已經霹靂啪啦一堆人舉手。雖然我很討厭程鳳淩老師,但是猥褻一下她我倒是很樂意的,沒想到今天課堂示範的主角不是陳老師,害我一下沒會意過來就忘了舉手。

平常不苟言笑,喜怒不形於色的程老師,看到那麼多男同學舉高了手,似乎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一笑也讓我驚覺原來她的美艷不在任何人之下─當然比不過陳湘宜老師。

老師點了我的麻吉柯俊毅上台,好笑的是,我知道柯俊毅是處男,他平常說得一口好御女經,其實只是看的A片比人家多了一點,其實連女生手都沒摸過,遑論性交或猥褻。他剛剛不加思索、爭先恐後地舉了手,我看上台後要做啥也像無頭蒼蠅、沒有頭緒吧。

果不其然,柯俊毅拱手向周遭道謝,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嘴裡還搞笑模仿「霍元甲」裡的李連杰:「客氣客氣,客氣客氣。」上了講台後,也只是羞怯地呆呆站著,連褲子都忘了脫,我就說嘛,能勝任助教工作的只有我(挺)。

應該說是不用脫褲子,程老師拉著柯俊毅的手,自己一屁股坐在搬過來的桌子上面對著我們的方向,就伸出穿著高跟鞋的腳尖,輕輕地點著柯俊毅的褲檔。

天啊,這樣的角度,站著的柯俊毅面對著仰坐著的程老師,程老師那短到不行的窄裙裡面的大好風景此刻都映入柯俊毅眼簾了吧!何況程老師還挑逗地將原本交疊的雙腿張開,像莎朗史東在第六感追緝令中的表現般,就是要柯俊毅看見她窄裙內的性感裝扮,當然我們很多人也都一飽了眼福,不過我的角度只看見老師的長腿,看不見裙下的風光。

沒多久,老師更脫下鮮豔配色的亮皮高跟鞋,用穿著網襪的足尖揉著柯俊毅隆起的褲檔,以大拇趾下方的肉墊來來回回摩擦著柯俊毅的胯下,直到柯俊毅自己忍不住拉開拉鍊,脫下牛仔褲。

太屌了,這是本班迄今唯一一個自願脫下褲子的男同學!柯俊毅,請容我叫你一聲大葛格!

程老師絲毫不以為忤,陳老師也雙手抱胸作壁上觀,只見柯俊毅瞇著眼睛,幾乎要閉上眼睛來享受程老師的挑逗。老師時而以足尖撩撥柯俊毅陰莖的尖端,時而整個足弓貼了上來輕輕按摩著柯俊毅整個褲檔,到後來更是隔著內褲以拇趾和第二趾夾住整條陰莖上下搓揉,眼裡更漫出迷濛的癡態,完全不是平常那個冰山美人程鳳淩!

老師伸長著的雙腳幾乎比手還靈活了,隔著網襪的觸感竟然還能輕鬆地以腳趾夾住柯俊毅的內褲,一把脫下,然後以誘人的神態揮動著修長筆直的雙腿,以足弓一左一右夾著柯俊毅翹得老高的老二上下摩擦搓揉,我好羨慕柯俊毅,他上節課也和我一樣被程鳳淩罵得狗血淋頭,現在卻能眼裡看著老師的淫樣,胯下享受著至高無上的快感,還有什麼比這種報復方式更能宣洩心中的不滿!

程老師也深深投入其中的情慾,不僅腳上的努力沒停過,窄裙也撩得老高,露出穿著網襪的大腿,和隔著網襪也能看見的白色蕾絲丁字褲!天啊,那件網襪竟然是開檔的,我的視線和老師的陰戶只有一層丁字褲布料的距離!真不愧是留美的博士,作風豪放大膽!

接下來程老師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火焰,原本扶著課桌支撐身體的雙手竟然移到了黑色的窄裙內,不消說也知道她在幹嘛,她右手隔著丁字褲戳揉著自己的陰蒂,一邊左手由外而內環抱著自己的大腿,叫著:「看我,快看我!」還是「幹我,快幹我!」?

柯俊毅當然自始至終都很努力地看著老師的淫樣,老師裙內的旖旎風光他可沒少瞧著,我們也看到身為輕熟女的老師那股少女模仿不來的的魅力,雖然隔著丁字褲,全班都幾乎可以看見老師胯下那叢雜亂陰毛的烏黑引誘。

「呵,看我!哈,看我!快看我!」程老師賣力地搓著自己的陰蒂,豐滿的臀部更賣力一次次往上拱,彷彿要把生殖器湊上柯俊毅的陰莖似的上下晃動著腰肢,不過她的性器離柯俊毅可還有1公尺遠啊,柯俊毅卻幾乎忍不住要撲了上來,不斷吞著口水。這個充滿韻律的動作如果是初經人事的少女一定做不來,一定要像程老師這樣風姿綽約的輕熟女才能做得得心應手、充滿媚態。

就在視覺、聽覺和觸覺的三重刺激下,柯俊毅再也忍受不住,抖動著的龜頭把精液噴灑在老師誘人的網襪上,讓老師的右腳足尖明顯染上了一漥白濁,也害坐得最近的何心瑜面無表情地拿出面紙,再度無奈地揩著筆記本上的精液(何心瑜:李逸平,老娘是不是沒被你幹到,就變醜角了啊?)。

隨著精液噴出後,柯俊毅幾乎要軟腿地靠在一旁喘氣,他有打手槍發洩累積過多的精蟲的習慣,但被老師當著全班面足交的快感一定比打手槍爽過百倍。

「請問各位,故意當眾把精液噴灑在人家衣物上算不算是一種公然侮辱的可能方式?」陳湘宜老師從一旁走到程鳳淩老師面前,然後舉起程老師的右腿,也不管程鳳淩老師幾乎因此跌下課桌,而驚呼了一聲「湘宜!」

陳老師抱歉地吐了吐舌頭,繼續說道:「程老師的網襪現在已經沾滿精液,客觀上符合公然的情狀、侮辱的行為,符合刑法309條:『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的規範。如果小平,不是,是這位男同學也有主觀犯意,那就該當刑法公然侮辱罪了,雖然剛剛不成立通姦罪,卻成立公然侮辱罪。」靠背啊,連智商185的陳老師都叫錯名字,是不是大家都把我當成是理所當然的助教,不是我在台上還真不習慣是吧。

「同學,你有沒有想過要公然侮辱程老師?」靠夭,這不是第一節課那種問到心坎裡似的問法嗎?柯俊毅,你要撐住,我猜老師八成是唬你的,你千萬別供出你跟我曾經想過把陳老師和程老師都OOXX的幻想啊!

我還以為他會突然唱著「情和義─值千金─」這樣的歌來捍衛我們的友情,寧願陳老師發揮變態性格對他嚴加拷打,也不會供出他的真實想法,可惜這是現實,不是小說或電影。

「有,我和李逸平想過N次了,他說程老師給他的分數那麼低,他要射在老師臉上,而我則是說要射在老師身上。」這個雜碎,為了刑法總則這區區3學分,他竟然出賣朋友!還把我的想法講得那麼直接明白!

全班向我投來異樣的眼光,何心瑜也尷尬地看了過來,有沒有搞錯,前面那個,前面那個沒穿褲子的他更過分啊,他是真的噴了耶,我只是想想也犯法逆!

「所以說你是真的有想過要故意公然侮辱程老師囉?」陳老師雙手抱胸,眉宇間逐漸隆上一層寒霜,對對對,該死的是柯俊毅,不關我的事。

柯俊毅也不敢說謊,頭低著囁嚅道:「是。」

「好!」陳老師用力一拍講桌,模擬莊嚴的法官語調:「本席宣判:柯俊毅─」耶!給他死給他死,剁雞雞剁雞雞!

「無罪!」啥米,沒有要六馬分屍還是車裂什麼的喔?別太便宜柯俊毅啊!

「同學上週因為報告被程老師嫌棄,所以心生怨懟,想要公然侮辱程老師;但是剛剛射精在老師衣物上時卻無公然侮辱犯意,應該說他連會在何時射精都預期不到,也無法控制要把精液噴向何方,所以剛剛無故意可言,這種事前發生的故意稱為事前故意,雖然名為故意,其實並不是故意,故意必須以行為時的故意才是故意。」

「至於小平…」陳老師有點生氣地往我望過來,靠背啊,大人冤枉啊,那都是柯俊毅亂栽贓的,我是想要射在程老師臉上,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行為階段分成決意、陰謀、預備、著手、完成行為、發生結果,殺人或內亂罪才勉強往前罰到預備犯,強制性交則根本連預備、陰謀都不罰,何況我想公然侮辱、顏射程老師只是決意階段耶!要是這樣就被罰不就太衰了吧!

「光讓你射在程老師臉上太委屈你了,你的報告和小考成績確實不錯,也難怪你因為被批評而生氣,現在老師給你報仇的機會,你來模擬強制性交程老師。」

幹,又玩這麼大,我不是有洞就可以插的,妳當我公狗喔!

「為什麼一定要強制性交,合意性交不行嗎?」我狐疑地問,胯下卻躍躍欲試。是,我是公狗。

「不行,你模擬強制性交程老師,事後程老師可以用『同意』阻卻構成要件中的『強制』,讓你不成立強制性交,但是如果你合意通姦,就不是程老師同不同意的問題,程老師的老公可以對你提出告訴。記得罪疑唯輕嗎?在證據不足時,檢察官如果用強制性交公訴你,程老師可以說她有同意你性交,所以你不構成強制性交;如果程老師的老公因為你與程老師合意性交想自訴你通姦罪,你可以主張你是強制性交,最後可以因為罪疑唯輕兩個罪名都不成立。」幹,妳搞得這麼複雜,而且檢察官和法官採不採信妳的少數學說是一回事,有沒有想過以後上課別玩這麼大就沒有這些困擾?沒關係,妳說服我了,強制性交就強制性交。再說一次,我可不是有洞就插的公狗,純粹是上課需要。小小平,咱們上了(樂)。

「對了,老師再讓你安心一點,你就算真的強制性交程老師你也會無罪的。」正在我脫褲子時,陳老師沒頭沒尾丟了這一句出來。

陳老師接著道:「你唸一下刑法第221條第一項。」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

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我一手提著脫到一半的褲子,一手拿著小六法乖乖念著法條。

「你覺得為什麼你不會該當強制性交的構成要件?即使你真的以強制力性交程老師得逞。」陳老師問。

我想了很久,手段?行為?客體?想不透哪。

「我要公開一個秘密─」陳老師正經八百地把食指舉在眼前,那是她要認真講一件事時的習慣動作。

「湘宜學妹!」程老師好像會意過來陳老師要講什麼,急忙打斷陳老師的宣告。

「程老師不是男也不是女,不該當這條法條的行為客體,程老師是所謂的人妖!」靠,這是拍電影喔,怎麼可以那麼扯,我眼前的這個超級正熟女怎麼可能是人妖!

「嚴格講,程老師是變性人,原本性別是男性,後來遵循自己體內真正的渴望而變性成女性,老師故意用人妖稱呼,是因為在泰國,他們身分證上分成三種性別,不是只有男女兩種,還有第三種─人妖,但是我們的很多刑法法條都以『男女』作為行為主體或客體,這其實不合時宜。法條只要寫明『人』就可以了,人都有性自主權,難道只保障男女的權利嗎?像程老師這樣的變性人如果被侵害了,行為人可以主張她非男非女,外觀是女性、DNA鑑定則是男性,既不能證明她是男性也不能證明他是女性,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以罪疑唯輕的法理為強制性交的行為人脫罪!」陳老師氣憤地說明著。無視於程鳳淩老師已經掩面啜泣。靠,難怪老師名字叫『鳳』淩,鳳求凰,鳳是雄性的嘛!

原本聽到可以性侵老師,老二已經微硬的我,一聽到老師是變性人,性趣全消,陳老師似乎也看出我的興致缺缺,問道:「小平似乎還不能平復剛剛震驚的心情,有沒有人自願幫我們示範這一小節的課程?」

不僅是我,聽到眼前這個美艷魔女是變性人,色膽包天如我,也不禁打退堂鼓,原本就因為秘密被揭穿而難過的程老師更是肩膀上下起伏,哭得更賣力了。

有別於剛剛此起彼落的踴躍,全班竟然沒有男生舉起手,看到程老師哭得那麼傷心,手術得那麼完美的體態和外表,連喉結都看不到了,竟然還沒有人賞臉,我這樣不是變相羞辱程老師的罪魁禍首嗎?

算了,我不忍心再讓她哭泣,就讓我李逸平在今天變成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吧!女的也玩過,變性人也玩過,和我有同樣經驗的不多吧。

「老師,您怎麼隨便幫我做決定呢?我沒說不當這節課的助教啊,何況程老師那麼漂亮,就算是變性人也豔冠群芳,您大概是開玩笑吧,這麼漂亮的美女誰不喜歡,我就算真的被判強制性交也要跟老師來、一、發!」天啊,我說的也不算是違心之論,但是想到她以前雞雞搞不好比我還大條,我還是得鼓起勇氣才洋洋灑灑說出這一大串。不過最後那個來一發說得又猥褻又好笑,連哭到一半的程老師都好像忍俊不住偷笑了一下,搞不好她是笑說等等有的玩了,天啊!

等等,她雞雞拿掉了嗎?我是從前面還是從後面用肛的?搞不好是她肛我!

幸好剛剛她幫柯俊毅足交時,我看見她的胯下似乎沒有蟒蛇的痕跡,那應該至少不會是我被肛了,想到這裡,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了幾公分下來。

不過要克服這個心理障礙還是有點難,我雖然脫光了衣服,胯下卻軟趴趴的。

不過在程鳳淩老師拭乾眼淚,脫掉上衣、窄裙後,我的小小平竟然因為這個變性人而變得硬梆梆的!

天啊,老師外衣之下竟然是連身的網襪,從胸部一路到腳底都是黑色網襪,只有胸前網襪內兩團NuBra遮住乳頭,性感的網襪讓原本就云稱的老師身材更顯穠纖合度,體態之健康就像要祕密榨乾我精液般的女忍者!毫無贅肉,完全不像30幾歲的身體!

一方面想說演像一點,一方面也因為她以前是男性,加上她動不動就發飆痛罵我和柯俊毅,所以我比較沒有以前那麼憐香惜玉,我雙手從程老師肩膀附近撐開網襪,隨手就把老師的NuBra拿了出來,老師35E以上的豐滿胸部就整個盡收眼底,淡褐色的乳頭更是從網眼中透了出來,像被流刺網卡住的小魚,輕輕地顫抖掙扎著。雖然我近距離看過何心瑜和陳老師姐妹的乳頭,也為她們那粉紅色的蓓蕾感到心動,但那些刺激都比不上眼前這熟女帶給我的,她的胸型豐滿卻堅挺,淡褐色的奶頭充滿誘惑的味道,我用力抓了抓老師的胸部,發現科技果然非常發達,完全摸不出是假的,可能是我摸的胸部還不夠多,鑑定不出真偽。

不知哪來的詭異念頭,大概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胸部,我竟然忘情地低下頭來吸吮老師的奶頭,時而用舌尖撩撥,沾滿口水的奶頭被我吸得嘖嘖作響,同學們不知該覺得興奮、還是噁心,因為這胸部以前可是男性的胸部啊!

大概是不想讓程老師再感到傷心,我可是賣力地伺候著她,不想透露出絲毫的厭惡感,所有能讓我自己興奮提高的方法我都用上了,包含聲音的製造,動作的誇張,我一定要讓所有人都以為我是真的樂在其中,千萬不能讓老師發現一點點的勉強。

其實也不需要太多矯飾,程老師單就肉體來講是無懈可擊的,除了乳頭顏色因為使用頻率較高而顏色較深外,陰毛也長得較雜亂,但這樣更充滿誘惑力;而且,不論是乳房的堅挺形狀,皮膚的光滑觸感,雙腿的白皙修長,樣樣都足以讓我流連忘返。

在老師完美胴體的視覺刺激下,我的小小平誠實地變硬了,我老實不客氣地把老師推倒在講台上,大概是想說少一個人看清楚就少個人看見,以免以後一堆人說我幹過變性人。我也不管地上多髒,有粉筆灰,我結實的身軀便壓著老師,接著把手伸到網襪褲檔中間,撥開白色蕾絲丁字褲的褲檔,露出老師的性器官,看起來除了顏色深了一點,好像和其他女生的沒兩樣,老師應該是在韓國動的手術吧,完全看不出胸部和陰道是假的,真是高檔貨。

伸出手指稍微撫弄一下,確定老師的小穴在恥骨下的位置後,我伸出食指緩緩擠入緊實的小穴,確定老師的人工陰道有作得到位,我便挺起陰莖把它往開檔網襪的中間緩緩挪去,連丁字褲都沒脫,便把丁字褲褲檔撥開,然後一股刺入老師溫暖的身體!

老師的陰道溫度比室溫或我的體溫高一些吧,十月多的天氣稍有涼意,我光著屁股感到陰囊和屁股後的陣陣冷風,更捨不得把陰莖從老師陰道內拔出。這雖然是變性人的陰道,卻是我目前唯一的避風港了。

呆在陰道內的陰莖受到副交感神經的作用,忍不住想要抽動,我緩緩地三淺一深磨蹭著程老師的陰道壁,程老師也樂在其中,雙腿圈住我的身體,嘴裡往我耳邊吐著香香的熱氣,我便像在犯罪一樣,賣力地在我喜歡的老師面前突刺著我的另一位老師,雖然我一點都不喜歡這個現在被我侵犯著的女性,好啦,我承認我喜歡她的肉體。

我想我真的很賤,我明明不喜歡程鳳淩,也一度因為她是變性人而噁心,竟然現在還是樂在其中地享受著她的人工陰道,插得不亦樂乎,還忘情地吸起她的奶頭,在碩大的白皙乳房上種滿了淺淺的草莓,還讓我的陰莖根部沾滿了兩人交購時從陰道擠出的白色體液。

不對,程老師是結了婚的人妻,我種了這些草莓她要怎麼跟老公交代,說自己配合學妹的刑法課,所以被男學生把陰莖插入本來該專屬一人的溫暖陰道,被男學生吸吮本來只屬於老公和小孩的鮮嫩乳頭?天啊,我不該想這些,想到我正在侵犯別人的老婆,甚至別人的母親(事後證實程老師還沒生育),我的陰莖脹得比平常更大更硬,加上陳老師故做鎮靜地看著我們交合,這種羞恥感和罪惡感更催化了我的興奮。

其實我最愛的人是陳湘宜,但是為了安慰一度沒人青睞的程鳳淩,我當著我的女神面前幹了別的女人,希望她能體會我的用心,我真的不是有洞就插的公狗!

不過在這時候,我也只能乖乖享受程老師緊實陰道內的濕潤與溫暖,身為變性人,老師的陰道應該是分泌不出體液潤滑的,但是現在我又感到老師的濕潤,難道全都是我前列腺液的貢獻,光靠我就把老師理面搞到這麼濕?

程鳳淩老師不知道陰道緊實,還是因為分泌不出淫水,我的老二在他體內衝刺抽插時是有點障礙的,也可能是因為老師陰道壁褶皺比較多,但是插著插著竟然也順暢了起來,我可以次次都把大屌退出大約十二公分,再狠狠一次插到底,程老師也悶哼不斷、嬌喘連連。哈哈,看妳再囂張啊,敢說我寫的文章爛,插死妳!

完了,程老師的陰道雖然沒有陳湘宜老師緊,程老師卻有更賞心悅目的胸部和熟女特有的魅力,本來正在模擬性侵她的我,冷不防被她反過來一把推倒在講台上,變成女上男下的體位,程老師雙腳跨蹲在我身上,每次擡起豐滿的屁股,除了性器官的接合外,全身上下幾乎沒有接觸點,然後一屁股坐下,「噗滋」一聲,就把她陰道內的汁液噴得四濺,這樣上上下下沒幾下,我就克制不了射精的衝動,終於成為村子裡第一個把精液注入變性人體內的勇者!阿爹、阿娘(台語),你們的兒子在今天成為貨真價實的男子漢了,我竟然幹了一個變性人,還射精在她體內!

體會到龜頭在身體內異常脹大的那一瞬間,程老師的屁股不再上上下下激烈地擠壓我的生殖器,而是微微地前後左右緩緩移動,像在磨豆漿似地榨乾我的精蟲,只要我的龜頭還在噴發著精液,她的陰道壁就疼惜地溫暖包覆著我,陰道的頂端(子宮?不過變性人沒有子宮吧?)也突然收縮,使勁地吸啜我的龜頭馬眼,直到我再也無力噴發,忘情地仰躺在講台上,程老師才拿出面紙,從我的陰莖根部握住,然後往上擡起身體讓我的陰莖和她的陰道分離,再用面紙包住她的下體,以免她陰道內的精液滴到講台。

確定陰道內的精液有面紙擋住後,程老師一反平時凶狠的態度,一手還摀住陰門,一手已經捧起著我已經軟到不行的豆皮壽司仔細的舔舐,真不愧是年過三十的熟女,細心溫柔,完全不是十八歲的小女孩能比,想到豬頭何心瑜還害我顏射自己,讓我開始考慮沈溺熟女的美好。

就在這時我和程鳳淩老師四目相接,她婉轉的眼波中讓我幾乎忘了她是變性人,而她眼神中似乎流露出感謝和滿足,難道是我與她的性交讓她感到滿意?別逗了吧,妳趕緊想想怎麼跟師丈解釋滿身的草莓吧。

就在享受體內射精的餘韻時,我看見陳老師的眼神有點失落感,我也分別不出此時陳老師的眼神是什麼意思,是有點欲言又止,好像又有點無可奈何,不過她還是接著把課上了下去。

「其實老師知道小平並不是十分願意與程老師性交的,相信大家也體會得出小平那異常的熱情和奇怪的舉動是假裝的。」靠夭,我還自認為演技不錯,妳就別戳破我了吧,心理學博士。

「這也難怪,老師雖然想法開放,卻也深知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變性人,所以剛剛要你們自願性侵程老師,你們興致缺缺,只有小平演了這場戲。小平你很好,你怕傷程老師的心,很投入,你的學期成績老師加你0.5分。」奇怪,不是因為我表現好才加分嗎?妳就不能用開心一點的語氣嗎?為什麼好像有點不爽。何況我剛剛幹的是變性人,就算她的身體再美好,我也不可能對她動心啊。

「其實程老師不是變性人。」靠背,程鳳淩該不會根本就是男的吧!

「老師是貨真價實的女生,不信可以問小平的龜頭,它剛剛頂到老師的子宮頸了。」程老師故做坦然講出這麼淫穢的話,其實老師除了網襪外仍是一絲不掛,略顯羞恥地紅著臉站在陳老師身邊說明,看起來性感中帶著純真。

「今天這場戲我和程老師從上星期就鋪梗了,其實你們的報告只要有認真做老師們都會看到你們的用心,故意在課堂上批你們批得體無完膚,是為了讓你們萌發對老師實行犯罪的故意。」陳湘宜老師微笑著揭曉謎底。

「謝謝李逸平,如果不是你,老師還真的以為這個身體勾不起男性興趣了。」程鳳淩老師仍舊穿著性感連身網襪,Nubra和內褲都還沒穿回去,也不在乎身體被學生看光光,乳頭仍然卡在網眼中,性器官也從開檔處露了出來,大方地和陳老師並肩站在講台自嘲著,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除了陳老師之外,還有女性的身體能吸引那麼多的貪婪目光。

怎麼可能,不管妳是不是變性人,妳都有辦法讓我這麼快射精了(應該是你自己早洩吧by自我吐槽),妳的身體怎麼會勾不起男性性趣?後來我才知道程老師的老公外遇,她來課堂上當陳湘宜老師助教那天前就已經離婚了。唉,男人真犯賤,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也不想想程老師的臉蛋和體態已經那麼完美,竟然還在外面拈花惹草。

「現在知道程老師不是變性人,是貨真價實的性感美魔女,想性侵她的舉手!」這次我不會再因為發呆而落後了,我絲毫不落人後地舉了手。程老師也開心地瞇著眼睛笑了起來,眼角也露出些微魚尾紋,不過不會有人在乎這個了,老師的身體是貨真價實的精液榨汁機,人人都想插。

「包括小平都舉了手,表示現在他是有強制性交程老師的故意的,但是剛剛真正在與程老師性交時他並沒有這個故意,他是多麼勉為其難才動了手,即使現在萌生了故意,也不能溯及既往到剛剛的行為,小平現在萌生的故意就是所謂的『事後故意』,不能因為小平現在有強制性交的故意,而剛剛有性交行為,就稱小平剛剛是強制性交。」

「綜合言之,日本學者木村龜二老師總結:事前故意和事後故意都不是故意!故意必須在行為時支配行為人的舉止才叫做故意。謝謝學姐和各位同學的配合,我也獲得了永生難忘的一次經驗與學習,我們下課。」陳老師今天完全沒有戲份,這樣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大家萬福金安,小平我在2006年3月的大三生活中的兩個星期內完成了9回不成熟的《大學刑法課》初稿,迄今已經拖稿7年多。這7年來,我沒有一天是不想把這篇作品完成的,可惜俗務經心,又把時間貢獻給法律扶助基金會(我的志工時數有近千小時),還有我的補習班工作,所以對於關心這部小說進展的各位大爺感到十分抱歉。

因為太信任人,我被以前補習班老板陷害,也負債累累,好幾次幾乎想一走了之,常常有一頓沒一頓。

2013年6月起,新版的《大學刑法課》將不會斷尾,同時會以一個月至少兩萬字的速率進行續集,故事也不再侷限於課堂,舉凡日常常見的法律問題,青少年常出現的犯罪型態,常見法律名詞的誤用,在新版的《大學刑法課》中都將略有著墨。當然寫《大學刑法課》只是玩票性質、自娛娛人,更是難登大雅之堂的消遣。不過,一個作家最大的敵人,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壓力,基於使用者付費,在下要斗膽請各位以行動支持小的不成熟的創作。

有意購買《大學刑法課》電子檔的各位大爺,請留下email帳號,如同故事主角李逸平及小的以往過度相信人的熱血,小的全力保障您的權益,每位有意購買《大學刑法課》及訂閱續集的大爺,都將先收到貨品─《大學刑法課》目前進度的電子檔,然後才需要匯款,之後只要《大學刑法課》出續集,我都將再一一為已付費過的您寄發新作的電子檔,您不用再付費。

只要您少少的100元新台幣,就可以支持我小小的夢想,投資在我的人和我的作品上,保證不會讓您後悔,如果我過得了這一關,我一定會貢獻更多力量在社會上。

如果有意支持,請轉帳行號008  帳號 600200801401  金額1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