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表嫂 7-9
我的表嫂 7-9



  我的表嫂 第(七)章
我在表嫂的身上大力地抽插着,大滴大滴的汗珠 从我的脸上劈里啪啦地砸到她的脸上,表嫂不时地用手帮我揩一揩。
可能是怕我累了,表嫂起身将我仰面推倒,她两腿蹲在地上,双手扶着我的肩,时而上下时而左 右时而划着圆圈以各种方式用她那滑润的阴道套弄吸吮 我那已经有些顶不住了的阴茎。
由于被表嫂的蜜汁浸透了,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口 进出时发出噗哧噗哧的响声。
弄得我简直太舒服了,愈发刺激得我无法再坚持下去,再看表嫂张着嘴气喘吁吁,“嗯呀嗯呀”的呻吟 已变成“啊啊”的叫声,我知她也快到高潮了,可我实在挺不住了,精口一鬆,只来得及哼了两声,,精液已如 决堤的洪水一泄而出。
表嫂却如同脱了僵的战马在我身上狂奔,嘴里短促地叫着什么,屁股使劲地扭动着以加大阴道对阴茎的刺激,但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疲软,一不留意,又软又小的“鸡鸡”从表嫂那肌肉丰厚湿滑温暖的阴道中脱落而出。
表嫂的动作嘎然止住,脸上露出明显的意犹未尽的神情。
随后表嫂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用力甩了甩头,两手把散乱的湿发向后一挔,然后站起来对我说:“走吧,去 沖洗一下,该回去睡觉了。”
我看表嫂没太尽兴的样子,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在后面追着表嫂小心翼翼地问:“怎么表嫂你没太舒服 是吗?”
表嫂拧开水龙头,一边洗一边叹口气说:“哎-,你呀,还嫩点。”
我听了真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这分明是在说我还不够资格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嘛。
我羞得无言以对,转过身背对着表嫂默默地沖着淋浴。
过了一会,表嫂从后面亲热地搂住我,把她的脸贴到我的脸上,柔声细气地说:“不高兴了是吗?
表嫂其实说的是真的,你还是个孩子,等再过几年,小溪肯定是一个高大威武的男人。”
说完她又眼盯着我问:“我问你个问题,你是真心喜欢表嫂呢还是只是想随便玩玩表嫂?”
我一听这话有点急了,刚要开口表白,表嫂伸手捂住我的嘴说:“行了,不用说了,表嫂都清楚。”
这时我看出她一脸的得意,刚才的扫兴神态已经不见了。
“ 那…表嫂该我问你了。”
我又来劲了。
“问什么?”
“你刚才在外边的时候为什么喊疼啊?”
表嫂扭过脸不好意思地说:“你呀,又粗心又鲁 莽,都……都插到表嫂的肛门里去了。”
“啊?我说怎么那样紧嘛。
后来怎么又没事了?”
“后来就舒服了嘛。”
和表嫂一边往回走一边悄悄地告诉她:“我听 说其实肛门也可以玩,那叫后亭花……”我话还没说完,表嫂过来装着要掐我的脖子,同时咬牙 切齿地说:“你这个小坏蛋,掐死你!”
我撒开腿一溜烟地跑了。
回到屋里,我和表嫂蹑手蹑脚地躺到榻榻米上,我 睡在最里面,隔着表哥是表嫂,然后是飞飞,姨妈睡 在最外面,挨着拉门。
虽然这时屋里已是鼾声一片,此起彼伏,但我真的累了,头一沾枕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赤身露体捆在一把椅子 上,表哥把同样赤身露体的表嫂按在床上,手里拿着 骑马用的皮鞭狠狠的抽打表嫂,嘴里还恨恨地骂着:“你这个贱货,居然敢让我当乌龟,我肏死这个贱货!”
说着他扒去衣服,双手握着干面棍一样长的大屌 沖着表嫂捅下去,表嫂闭紧双腿拚命抗拒,表哥便 使劲打表嫂的耳光,直到嘴角被打出血来了,他才停 下来,然后又去掰开表嫂的双腿,硬是把他的驴鸡巴一样 的大屌塞进了表嫂的阴门。
表嫂被戳疼了,就喊我去救她,可我被捆绑在那里 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表哥发着狠狂肏表嫂。
我急了,使劲一挣脱,人却从睡梦中醒来。
奇怪的是梦中最后的那幅场景现在却实实在在发生在我的身边。
****************************************************
我的表嫂 第(八)章
和梦境不同的是週围一片漆黑,我无法看到什么,只 能听到显然由于克制而被压得很低的声音--男女交织 在一起的呻吟声和喘气声。
这样近距离地体验别人做爱对我来讲还是头一次,剎 那间我的睡意全无,大脑神经中枢的性兴奋立刻发动- 阴茎勃起、血液沸腾,心跳加快,同时因担心表哥表嫂发现我醒着,我只好绷紧全身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像没有多长时间,表哥就在冲刺了,他们俩人下部撞击的声音频率明显加快,表哥在呼呼喘着粗 气,就像一个快到达终点的长跑选手;而表嫂则不时 发出类似哭泣的声音,宛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伴着表哥几声“喔…喔…“的低叫,我明白他们搞完了。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阴茎,黑夜中依然高昂着头,从尿道 口不断涌出的黏液顺着硬直的阴茎体一直流到阴茎根部。
这时表嫂起身去洗手间沖洗,表哥原地没动,很快表 嫂就回来了,轻声叫表哥去洗。
我听到表哥进洗手间沖水的声响,突然想到他晚上喝完酒就睡了,现在可能要认真洗一洗。
我一阵冲动难以抑制,伸手摸到表嫂翻身就上,黑暗 中表嫂微微哆嗦了一下,待明白是我以后,使劲向下推 我,还咬着我的耳朵说:“下去!他等会马上就回来。”
我默不作答,只一心要做快活事,硬梆梆的鸡巴 顶向我早已熟悉的地方,却发现那里两腿紧闭,根 本无法插入。
睡梦中表嫂是以这种方式对付表哥的,然而现在却是在对付我。
我已经慾火中烧,不能后退,便用食指使劲插进表嫂 紧闭的双腿之间,抠她的阴蒂。
也不知是因为疼还是因为舒服,表嫂轻轻“噢”地 叫了一声,双腿鬆开了,我紧接着急促地揉搓阴蒂,表 嫂又“噢”了一声,她贴着我的耳边说:“轻一点,有点疼……唉,你呀……”
表嫂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下面她的双腿自动张 开了,我不假思索地马上将坚硬的鸡巴捅入表嫂的阴 道。
身边便睡着姨妈和飞飞,表哥还在不远处的洗手间 里,在这一环境里和表嫂性交既紧张又兴奋,十分的 刺激。
表嫂在我身下默不作声,不知是害怕还是根本没有 快感,而我在上面只一个劲地猛抽狂插,直到阴茎根 部有麻麻的的感觉,我知道要到顶了。
当我的阴茎在表嫂的阴道内阵阵回缩着射出股股浓 精时,表哥刚好推开洗手间的门,往睡觉的地方这边 走,我大气不敢出一下,静静地体验完射精的美妙感觉 之后,悄悄滑下表嫂的身体,也顾不得鸡巴上还有很多黏呼呼的东西,赶紧提上内裤。
这时表哥已走到身边,我来不及回原处,只好将错 就错,一动不动地装睡。
表哥的手碰到我,嘟囔了一句:“小溪这家伙,睡 觉不老实,都佔了我的地方了。”
说完他走到里面睡到了我原来睡的地方,我心里 一阵高兴,伸出手去找表嫂的手,可表嫂这时已经 转过身去把背朝向了我。
我不知此时她在想什么,猜她是否又因为我的一 时冲动和鲁莽而不高兴了,脑子里乱哄哄的,加 上刚才又累了一回,很快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
在日本的观光结束了,我也开学了,重新开始了住校生活。
我发现自己对校内女生的态度有了转变。
以前她门的胸部、臀部和大腿是我的目光经常光 顾的地方,而现在我却不感兴趣了。
很显然是由于表嫂佔据了我心中的原因。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我好想表嫂。
本来我可以週末去姨妈家看她的,但一想到除了表 嫂,还有一大家子人,难以跟表嫂单独相处,也只好 忍着吧。
一天午饭后我突发奇想:今天下午没课,我为什 么不可以去表嫂的公司找找她呢?
可是表嫂的公司在哪里呢?噢对,先打个电话问问。
我先打电话给姨妈谎偁自己有个急事要问一下表 嫂,要她告诉我表嫂的电话号码。
然后一个电话打过去,表嫂吓了一跳,说作梦也没 有想到我会打电话给她。
我在电话里讲了好多如何如何想她的话,表嫂 听了好像挺感动。
我趁机说打算现在去她公司那边看看她,表嫂犹 豫了一下后让我等她快下班的时候再过去,并告 诉了我公司的地理位置。我放下电话后,高兴得差 点跳起来。
离表嫂下班的钟点还早,我简直不知该如何打发这 段时间。
哎,我忽然想到乾脆上街去给表嫂买个礼物。
逛了好多个店,我选中了一只18K金的项鍊,坠儿是 一对金童玉女正在接吻的图案,满有意思。
等我赶到表嫂公司的所在地时,离公司下班时间还 有大约1个小时。
我索性站在公司一楼的大厅里等。
服务小姐见了问我找谁,我告诉她以后,她打电话 给表嫂,还在电话里开着玩笑说:“喂,你有没有搞 错,哪里有什么表弟,是一个小帅哥在等你耶。”
表嫂来到大厅,我看她肩上胯着她的小皮包,一副 要撤的神态,便问:“你是不是还没下班?”
表嫂使劲点点头:“就是啊,谁叫你来这么早,我 只好请假提前一些走了。”
和表嫂并肩走在大街上,我心里美滋滋的。
表嫂本来长得就漂亮,身材也好,再佩上合身的 洋式套装,愈发显得端庄秀美,很惹旁人的眼光,我 也因此自觉傲气了不少。
我们边走边闲聊着,不知不觉走了很远的路,才 感到肚子饿了。
走进一家粉麵店,每人要了一碗海鲜麵吃起来。
我先吃完,等表嫂也放下筷子,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 项鍊递给表嫂并告诉她是送她的礼物。
表嫂接过项鍊,歪着脑袋,眼睛睁得大大的,盯了我 半晌:谢谢你,小溪。
“ 可是……你哪来的钱买这个?”
我满不在乎地说:“我从爸妈给我的生活费里挪出 的,没关係,我只要在学校吃饭节省一点就可以了。”
表嫂听我说完,感动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她没再说什么,把项鍊小心翼翼的收进皮包里。
夜幕降临,街灯亮起来了。
我问表嫂是不是马上回家,表嫂回答说再和我待一会。
我担心回去晚了,姨妈一家人要起疑心,表嫂让我放 心,说她已经从公司打电话回去讲今晚有应酬。
我听了噗哧一笑,表嫂问我笑什么,我说表嫂也学 会说谎话了,她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说:“唉,还不是 因为你。”
表嫂问我还想去哪里,我想了想说:“去看电影吧。”
于是我跟表嫂走进了一家电影院。
电影院里人不多,总共才十来个观众。
我和表嫂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离其他观众很远。
一落座,我就很自然地把表嫂搂住,她也很顺从地 把头歪在我的肩上,我想外人看此时的我们肯定像一 对恋人。
我全然不去关心银幕上在放映什么电影,只把嘴 贴向表嫂的双唇,这回她没有躲闪,接住我的嘴 就是一阵醉人心田的深吻。
我的唇和她的唇、我的舌头和她的舌头、我的口水 和她的口水完全交融在一起。
****************************************************
我的表嫂 第(九)章
和表嫂这一阵撼人肺腑的热吻终于使我明白了现 在的她才算动了真情,也让我懂得了女人最难攻 破的地方其实不是下面的洞穴,而是上面的那双朱唇。
自然我也很忘情地和表嫂接吻,手也当然不会閑 着,现在不用再在外围做什么试探了,索性长驱直 入一下子就伸进表嫂套装上衣里,把胸罩轻轻拉到乳 峰之上,从乳头开始一点点地将手指爬遍她的乳房。
表嫂被我捉到乳房,一口热气吐到我嘴里,但舌尖 却依然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嗓子眼里发出“嗯… 嗯…”的呻吟。
我知道在公共场所是不能打持久战的,于是赶快把 手伸进表嫂的裙子里面,一摸才知道表嫂穿着连裤 袜。
表嫂很配合,双手将长袜连同里面的内裤一齐褪 到膝盖处,背对着我坐到我的腿上,我用手摸了一 下表嫂的阴部,那里已经湿得一塌糊涂,阴毛都黏连 在一起。
我惊喜表嫂今天兴奋的速度有这样快,赶紧像平时 小便撒尿那样拉开裤链,掏出硬鸡巴就往里顶,可是第 一下没找準方位,还是表嫂稍微动了动屁股,我的鸡巴 这才噗哧一声插进表嫂的嫩屄里。
虽然离别的观众较远,但我和表嫂都还比较 谨慎,不敢大动,有时是表嫂把臀部紧贴着我 的腿作圆周运动,有时是我双手把表嫂稍微抬高 一点点,以留出些许的空间供我上下抽插。
我们都紧咬牙关忍着不出声以免惊扰别人。
但就是这样,后来还是进来一位,一屁股就坐在 我们的斜前方,和我们只有大约一、两米远。
我和表嫂都立即停止了动作,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等了一会,看那人坐得挺踏实,我的兴致全无,阴茎在 表嫂的阴道里塌软下来。
表嫂无言的悄悄提上内裤和长袜,用手理了理散 乱的头髮,伏在我耳边说:“我们走吧。”
我拉好裤链站起来,跟在表嫂后面走出电影院。
来到外面我和表嫂对面而视,彼此都露出 了会意却是无奈的笑容。
我问表嫂:“回家吗?”表嫂反问道:“你说呢?”
我此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毫不含糊地回答:“我 还想和表嫂……”表嫂听完笑了,没作如何表示,只低 声告诉我:“这附近是我上班转车的地方,常看到有一 些情人旅馆,咱们去找找。”
没费多大功夫我们果然找到一家。
我因是头一次进这种地方,有点缩头缩脑,我看 表嫂也比我也好不到那里。
幸亏没碰到任何人,进到房间里,心里总算安静下来。
房间不算大,但四面到处都是大玻璃镜,无论 朝哪个方向看都能看到我们自己。
一张我从未见过的大床占据了房间大部分的地方。
表嫂把小皮包放到床对面的梳妆台上,一把拉我坐 到床边,并搂过我说:“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然后啪啪两声在我的两腮上各吻了一下,看得出,她 现在很放鬆。
我突然意识到现在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我们了,眼 前的天地只属于我和表嫂俩个人。
我一阵冲动,裤裆里的鸡巴又支起了帐篷,于是 一把将表嫂推倒,整个身子压了上去,表嫂却双手扶 住我的脸轻轻说了一句:“别忙。来,帮表嫂脱衣服。”
这声音不高,但却像命令一样不可违背。
我笨手笨脚地帮表嫂脱去身上所有的衣服,又把自己 身上的衣服脱光。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经过这一番忙乱,刚才本已 勃起的阴茎现在却软塌塌地缩了回去,面对已赤 身露体的表嫂,我心里愈着急鸡巴愈不上劲。
表嫂一脸的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也没看到。
她拉我躺下,然后开始吻我。
表嫂交替着用唇和舌尖从我的脖子开始一直吻到 小腹,然后绕开最关键的中间部位又开始吻我的两 条大腿,表嫂的唇和舌尖在我的身上爬来爬去,又柔 又轻,痒痒的、酥酥的,真要把灵魂都勾出来了。
没等表嫂再去碰阴茎,它自己早已按耐不住,高高耸起。
表嫂这时才用她白嫩的玉手摸了摸我的大鸡巴,然 后用舌尖在龟头上舔一舔,兴奋得我忍不住浑身抽搐 了几下,表嫂又很欣赏似地边看边在阴茎体上亲吻几 下,最后一口将整个鸡巴含进口中,用嘴唇上下套弄起来。
一阵阵快感袭来,我不顾一切地在床上大喊大叫 着:“喔…喔…舒服…喔……”
就在我即将要狂泄的时候,表嫂却停止了刺激我 的阴茎,重又转回身来跟我脸对脸地接吻,同时轻 轻用手抚摸我的阴茎,这样,要射精的感觉虽然暂时 消失了,但阴茎还是阵阵跳跃着,蠢蠢欲动。
这时表嫂在我的耳边轻吻了一下说:“你来。”
我于是学着表嫂的样子也把她全身吻遍,最后才去 吻她的芳草圣地。
由于是第一次吻表嫂的这里,感觉又新鲜又刺激。
表嫂乌黑浓密但却是软软的阴毛蹭着我的脸,而我 的舌尖在不停地进攻她丛林中的小高地。
先是轻轻地划慢慢地扫,后来乾脆用嘴唇连吸带拱。
这时的表嫂已经兴奋得难以自制,身体像波浪似地 一起一伏,嘴里含混不清的呻吟着。
这时我用手扒开她的小阴唇,把舌尖抵在阴道口 上下左右舔了舔,一股略鹹的滋味通过舌头传过来。
随后我的嘴对着表嫂下面的那张“小嘴”使劲亲 了起来,鹹鹹的滋味不断涌入我的口中,表嫂在我 的头上方剧烈地颤抖着,同时摸着我的头声音急促地 叫道:“…快…快来……”
我明白她的意思,直起身来把湿漉漉黏乎乎的粗 硬鸡巴对準她粉扑扑亮晶晶的嫩屄,只把腰向前一 挺,阴茎便全根埋入表嫂的阴道。
表嫂从一被插入,就“啊、啊”地叫个不停,我 一边使劲肏她一边不顾一切地说着淫话:“喔…表 嫂…我…是我在肏你啊…喔…好爽…肏表嫂真爽…喔…”
表嫂一面被我肏一面又被我突然用这些淫话撩 拨,愈发兴奋地不可收拾,她眉头紧皱,面颊通 红,嘴张的大大的,不住地喊:“啊……啊……不 行了……我不行了……”后面的几个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我也不行了,一边射精一边大喊着:“肏啊……肏 啊……肏表嫂……肏!……” 这次射精时间特别 长,我和表嫂都彻底充分地体验了俩人同时达到高潮时 欲仙欲死的感觉。
用表嫂的话说:真是太美妙了,那时候就是死了也值得。
沖洗完出来时,我跟表嫂要分手了,谁也不愿意 先走,最后约定一起转身各走各的路,谁也不许回头。
因为我们都知道一旦回头就谁也走不成了。
回到学校,妈妈从国外打来电话,说打了几次电 话也找不到我,问我去了哪里,我敷衍说去外面书 店买些参考资料。
妈妈告诉我她和爸爸在国外申请下来了长期居住 资格,以后就是公司驻在结束了,也可以继续在国 外生活,同时他们为我联繫好了一家当地的学校,要 我马上过去,还说机票和旅游签证已经为我办好,有个 爸爸的朋友三天以后跟我一起过去,到了那边再补办正式签证。
我听了脑子里乱糟糟的,因为这太突然了,我简直 无法应对。
妈妈在电话里一个劲地问我听没听清楚,我只好说 听清了。
第二天,我趁课间休息,给表嫂打了一个电话,表嫂 还没等我开口,就忙不迭地说:”哎,小溪,我今天一 上班老闆就让我跟他去出差,马上就走,我回来再给你打 电话,啊,拜拜。
“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楞楞地呆在了那里。
直到走之前,我没有再见到表嫂。
以后在国外,刚开始还有通信,后来连信也没了。
是表嫂主动跟我断了联繫。
一次听妈妈跟姨妈通电话时隐隐约约地知道一点表嫂 的情况,大致情形是说表嫂在我离开后的那段时间里怀了孕,但表哥据推算说那不是他的种,俩人因为这个吵翻了,后来离了婚,表嫂带着飞飞走了,不知去向。
我猜那次怀孕可能跟我有关。
一股对表嫂的歉意油然而生,同时也令我更加思念表嫂。
但一切已经晚了,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
我一个人呆坐在那里禁不住怆然落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