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液晶电视惹的祸
液晶电视惹的祸



 .
  大年廿九这天下午,我站在厨房里弄着一杯爱的饮料,边弄边看着厨房的一切。昨天,房子在老婆的认真清理
下,现在说窗明几净也不为过!十多个小时以前这墙壁瓷砖还蒙着一层油腻,现在都亮滑洁净,能照出人样,看得
我心上是美滋滋也酸涩涩的。结婚两年多我少有动手打理家务,这干净温馨的爱的小屋让我觉得对不起美丽可爱的
小璐我的贤妻!
  昨天本来答应回家跟她一起打扫打扫迎接她乡下来的亲戚,但是老总来了趟电话,让我顶替一些年终任务,所
以还是小璐一个人忙上一天。两年以来我深深体会到,能娶到这个八分完美的女人做老婆,很幸运。很多哥们都羡
慕我,当然小璐的姐妹们也会羡慕她嫁给一个在外企做领导的年青有为的老公,不过小璐却不是因为这才愿意嫁给
我。
  除了工作吃香,我也是怜香惜玉、温柔体贴的老公情人二合一,现在我正在为老婆亲手调制一杯「暗香木瓜奶」,
以表示对老婆的辛劳小衷心的感谢!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我的……」电话铃声响起,我心里打了个突,不是老总又来什么工作吧?接了电话,
真是老总!我的妈呀,怪不得说老外最会放假,这查理斯在英国是享惯了福,连我们中国人的农历新年也不放过!
他老家耶诞节才过去一个月呢,现在他又放假了!
  这一通电话打来说是日本旅游团为了避开春运,得提前出发!他已带着新招的博士生火辣女秘书赶飞机去了,
年终客户联谊小会让我代他发言。
  好啦,好啦,谁叫这份工作不能错过,牺牲点时间搏个为领导分忧的好印象吧!继续发扬勤劳员工的精神,领
导不干的自己扛上!只是老婆她……小璐:「哟你那洋老总中国领导化了,没办法啦,替他开个小会时间也不长。
但你得早点儿回家,表叔是自己先过来,但爷爷和奶奶还得我们开车去接啊!」
  「啵」我在老婆脸上深深一亲,赶快收拾穿戴飞也似的坐电梯下楼。到了社区停车场,迎面来了一个五短身材、
一身湛蓝色工作服打扮的黑瘦大叔,胡碴子从耳下腮帮开始长,在他的脸下连成了一个U 字。
  胡碴子大叔肩膀上顶着一大纸箱,双手放纸箱两边稳住。纸箱里应该是电视机一类,照那个体积应该不轻,可
大叔力气不错,托着大件头走起路来也不比平常人慢。
  「老板,12座往哪边走?」大叔朝我大声问道。本来是没心情答他,但看他那出城打工穷苦样又不忍心装没听
见,「往我身后这条道直走,到尽头拐左,有个保安岗的就是。」说着已跟送货大叔擦肩而过,他那句「谢谢老板」
在我身后响起,我已经跑出很远。
  开上车,回想刚才老婆那体贴,真是不忍心说她不是完美的女人。但为什么我说小璐是八分完美的女人?人是
不可能完美的,而小璐作为女人说真的,和她往街上走,保准有人会误会我旁边的美女是蒋勤勤,但从身材的娇人
来说她不比俞晴差!说这长相身段,许多人也不会相信她的性子是那种甘于尚夫教子的平凡、传统的女人!在这一
点上,九分是满分的话,我能给小璐她打个七分,那缺了那两分是为什么呢?是传统的女人欠缺的一种味道。
  一帮哥们但凡见过小璐的都会提醒我注意身体,别弄得油尽灯枯。但实际上房事之中,小璐很是唯唯而从,从
不主动献媚的那种,服从有余,奉迎不足!像我这高中时代已经受过苍井空、武藤兰、朝比奈毛片浸淫洗礼的男人,
小璐的传统和保守是没少给过我失望!每当精虫上脑的时候,我总想着如何把客厅里的贤妻调教成闺房中的荡妻,
可虽然我满脑子涌现AV中的无数技俩,可让小璐找上色情按摩师或是黑诊所色医之类的疯狂举动,我只容幻想!
  可我现在找到了一样挺不错的东西暗香浮动迷情液。那是我在街区暗角一家成人用品店买来的。过去两次,我
就用它让小璐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我床上的浪荡勾人、风情万种的丁字裤大奶翘臀美少妇!
  当然那只是引导加辅助,那东西不能长期用,毕竟是药三分毒,可不能让这东西把我的小璐彻底变成无时无刻
人尽可夫,是男人都可以把她压在胯下尽情播种的丁字裤大奶翘臀淫荡痴女!呵呵车停在联谊会场的某酒店,进了
会场坐下,我还回想着「丁字裤大奶翘臀淫荡痴女」这一句,情欲涌动。
  糟!变成丁字裤大奶痴女?我……我这次可能真的把小璐变成人尽可夫的痴女了!刚才出门时忘了厨房那杯「
暗香木瓜奶」,要是小璐把它喝了,这可怎么办呀?赶紧拨小璐的手机,「嘟嘟嘟嘟机主已启用来电秘书服务……」
天!手机没人接,那……那家里现在是什么状况?
  脑海中浮现起前几天晚上老婆在药物引导下扭动着雪嫩的翘臀,用手把腿间的丁字裤裆部拉开引诱我的情境!
我越想越急,「杨经理,快到你发言了。」旁边的同事提醒了我,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发言了再说,然后找个藉
口参加其他客户联谊先走吧!
  下午两点二十一分,我匆忙走出酒店会议室,一路朝停车场走一边打小璐的手机,还是没人接!一通一通的电
话让我的心一阵阵的悸动,究竟家里的老婆现在是怎么一个模样?她会不会在爷爷、奶奶和表叔前跳起了脱衣舞,
或是学着我前些天给她发的波多野结衣下马片,在亲友面前摆出诱人的玉指撩肉洞、玉掌揉丰胸,嘴里梦呓般呻吟
呼喘、淫声连连?
  天!本来这一切是我预备在昨天订下那台34寸平板挂墙式液精电视安在卧室里,和老婆一起观摩的时候才「自
然而然」自导自演的,谁知道刚才那一个小时里会出哪一种情况?
  不,现在想起来,我担心的不应该是小璐在亲友面前出糗,担心的是我下楼的时候遇见的那个有着U 字型胡碴
的送货大叔,他找12座不就是我住的那座楼吗?是了,他就是给送34寸平板电视来的!惨了,如果小璐喝了我那杯
暗香木瓜奶之后,送货大叔刚好上门送电视,还花些许时间安装电视,正好是暗香浮动迷情液发作的时候,小璐她
会不会……想到这,心头的悸动变成了扑通乱跳!忽然间,送货大叔那张黑脸竟十分清晰起来,他的眉毛短小疏落,
一双三角眼眯着看人,蒜鼻子、鲤鱼嘴,和他擦肩而过时还闻到一股酒气,他肯定是个爱喝两杯的人,上班前也喝
酒,多半是个不怎么懂规举守道德的人。不道德?要是看见小璐在他身前跳起脱衣舞,或是摆出玉指撩肉洞、玉掌
揉丰胸……他藉着酒意对我老婆大肆淫辱一番,那也是男人之常情!是我老婆喝了药还不能说他QIANG 奸!
  我用力踩踏油门,汽车以时速80赶在内环路上。假日时节,城内汽车少了很多,但此刻的心情却像平常赶车一
样烦躁,因为汽车前窗玻璃在我眼里变成了电视展幕,播放着小璐和送货大叔一场意外的男女背德苟合色情故事。
  眼前正是一部自己导演的人妻A 片,女主角正是我本来很贤淑、很保守的老婆。而此片中,她变成了人尽可夫,
是男人都可以干她和尽情播种的丁字裤大奶翘臀淫荡痴女!我眼前是小璐被送货大叔亲嘴摸乳、吸奶撩屄,看得心
里身外都直冒汗!
  气人的是这片子一开始播放就不能让它暂停,一会是肌肤白嫩的老婆媚眼直抛、轻声低吟,被送货大叔分开玉
腿饱览桃源玉屄;一会是送货大叔趴在小璐身上,胯间一根黑溜溜的粗大阳具,锤头状的紫黑黑的大龟头顶开艳红
红的阴唇,整根没尽小璐娇滴滴的阴户;一会是小璐跪趴床上被送货大叔从后擒抱,一双丰乳被黑黑的毛手分别捏
实,柳腰轻摆翘着肉臀迎接男人奋力冲撞;一会又是送货大叔黑屌在小璐阴户捣腾抽送、深入浅出的特写!
  我心里狂喊:「停住停住!别演了别演了!」可画面还是现出了送货大叔下身满足的抖动,然后大黑屌慢慢从
小璐饱受淫弄的阴户抽出,一股显然是蓄势待发已久一下倾泄而出的白花花浓浆在小璐阴户急涌而出,那汹涌的势
头彷佛说明送货大叔储了好长时间的那肚子精液,小璐的子宫和阴道都装不下。
  不行!我几乎是要叫喊起来,脚下的油门不禁地继续猛踩!突然背后一阵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用说,那是
交警的警笛声,我超速了!
  已经不记得交警同志拦下我的车以后我都说过些什么,只记得自己不停说:「是,是我不对,是我不好,请原
谅!」也不知道是向交警悔过,还是对老婆忏悔,签处罚单时,我激动得把单据都写穿了。重新上车时,我脑袋已
经忘了刚才扣了几分、要罚多少,好在车前窗那一段由小璐和送货大叔的A 片没有再播出。
  三点零六,车子停社区停车场,关上车门,我跑了起来,一路想找到那送货大叔的货车,没找到。那应该早就
走了吧!是的,可能他安装技术很好,一下就搞定,小璐还没变痴女他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来到保安岗,我停住了脚,问保安大哥刚才是不是有送货的找过我家?保安说有,并把出入单给我看,来时是
一点三十分,离开是两点三十分。我一看,头「嗡」的一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能干出多少事情呀!
  那黑瘦大叔短少精干,还有,像他那生活水准,要是没老婆,平常可能半年几月才召一次妓女,遇上我老婆这
么一个美少妇让他爽,一小时才干一回他可不乐意,起码是两三……还是别想了,马上回去看看再说!
  电梯门一打开,我开步就冲到家门口,刚想掏出钥匙,一看,防盗门是关上了,可里边那木大门剩下一条缝,
没关上!不好,看这情形实在可疑!虽然送货大叔的车不在,应该已经走了,但就像过去看过的一部A 片情节:女
主人被推销员弄过后,仍旧昏睡在卧室,推销员饱尝兽欲后美滋滋的走人却忘了关上门。隔壁一色邻居正巧要来借
酱油,发现了春色迷人,于是不客气了,二话不说扑上床去一尝秀色再借酱油不迟!
  我不自主地回身看看斜对面那装上绿油油防盗门的那户人家,这土掉碴的军绿色是邻居孙伯找人漆的,他是退
休国企干部,据楼下园丁黄大婶的八卦新闻说孙伯过去是个干部,干的部门不少,在属下很多部门里弄过不少妇女,
有个漂亮少妇为了升职成了他的秘密情人。
  后来少妇怀了孩子七、八个月了,回家休养,孙伯还暴强的找上门来,结果东窗事发,少妇的丈夫撞见大肚的
妻子给老领导按在沙发上奸淫,气得把孙伯打出门去,后来还到市政府上访,孙伯底子不软,托上托下,把少妇老
公关了一星期精神病院,少妇家人让了步,事情不了了之。
  这下我想起孙伯每次朝小璐看的目光,心上一寒,脑中忽然想起待会一进门可能就看见小璐被孙伯按在沙发上,
那老头子把她抱得紧紧,他乾瘪瘪的老屁股正在小璐叉开的双腿间起落抬动……糟!可别让这老流氓干上我老婆,
否则这流氓无赖起来找个什么威胁,我和这老头子不但成了邻居,还成了床头兄弟!往后小璐挺着七、八个月肚子
还得被孙伯奸淫,我这当爹的……不,可能那孩子还是孙伯的种!
  虽然害怕待会看见的跟自己想的一样,但不进去是不行的,手颤抖着掏出钥匙轻轻的打开防盗门,推开木大门,
先朝客厅一看,还好,客厅连人影也没!
  可是转念一想,天啊!不在客厅,难道不可以在卧室或者是浴室?厨房也行啊!那叫团地妻系列的A 片,里头
的家庭主妇不是经常被推销佬或是修理工压在厨房、浴室的地板上狠狠地肏干吗?
  这时我的手更抖了,很小心的把门关上,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下。心情是稍为平静,可耳朵也同时灵了起
来,从卧室里我好像听见一阵小璐的呻吟声!
  糟糟糟……都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孙伯真有可能在卧室里奸淫小璐了!我再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一步慢
慢走向卧室,面对不能不接受的现实。
  卧室门原来也没关上,我鼓起勇气,伸手轻推一下卧室门,露出两厘米左右的缝。这几天的天气不大好,云厚
少阳光,可这钟点藉着窗外的亮光,还是能把卧室里的情境看明白。卧室里,我和小璐一起选购的粉白色西式大床
上,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上女下,都没穿衣服,因为一堆衣服都凌乱的散落在床边地板上!这时从声音和体形
判断,被压住的女人是我的老婆小璐不用多说:而把她压在床上那个男人,应该不是隔壁的老淫棍孙伯。
  当然我并不能从现在床上男人女人那已经联通了的身体来判断那根在小璐阴户中抽送插入、卵蛋肥壮的鸡巴就
知道那不是孙伯,而是因为那一身肥肥的黄褐色肤色的身躯不可能是高瘦身材、惨白肤色的孙伯,孙伯那年纪也不
可能像床上那个男人能用那种速度和力度肏干女人。那直上直下、大开大阖的粗放型抽插,我倒怀疑是那做惯粗活
的送货大叔,可身材肤色也不对!
  忽然间,我下意识地扭头看到在卧室门前的地板上有一个棕色的旧行李箱!
  这……难道是小璐老家乡下来的亲戚?春节来城里的是她爷爷和奶奶,还有……她表叔。
  表叔:「小璐,表叔干得爽吗?嗯?大屌插得深不深?有没有顶到子宫嗯?」
  小璐:「爽,好爽!好深,快顶进子宫了!表叔再用力,我要……快来了,干我,大屌干得好舒服」
  一听这对答,除了热血沸腾之外我无话可说,也不用多猜了,床上干小璐的那身扑腾的肥肉和打桩似的肥屌,
正是几年前我在乡下认识的五十来岁、一身肥壮、模样干练、一脸忠厚、说话像鸭子叫一样的小璐表叔。真是人不
可貌相,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也猜不出这外表厚道的表叔竟然会肆无忌惮地奸淫自己的表侄女。
  表叔:「小璐,你小时候表叔真没想到你长大了会这么骚,要不是你没进城读高中表叔就先帮你破瓜,省得你
先便宜了乡外男人。」
  小璐:「是小璐是骚屄,表叔快罚我,用力干我」
  表叔:「我当然要好好的治治你,你也太骚了,让一个送货的干了两遍,你怎么对得起你男人?嗯?」
  小璐:「我不是情愿的,给那送货大叔他……他……我……我是……是忍不住……才……他就……就……」
  表叔:「还说不关你事,不是你主动张开腿让他肏,你怎么不喊人呀?坦白用力,抗拒不干!」
  小璐:「不……不要停,表叔,是……是我主动让他肏……但我只是……脱了衣服……然后……然后……」
  表叔:「然后就乖乖的被送货佬插了一个小时!好呀!你老公买液晶电视,送货的给你送精液还一送就是两回!」
  听着小璐这么说,我明白了,真的就像我想的暗香木瓜奶药性发作,小璐变成欲火焚身的痴女,那送货大叔当
然不能拒绝,于是干了她,还干了两次!
  表叔:「你就是骚屄、荡妇,看你给野汉子干了,还给子孙水射进去了是不是?说!」
  小璐:「我……我说不要射进去……可他没有……没有……啊……我挡不过他……表叔再快点……我要到了!
用力!」
  表叔:「干!你这小淫娃,说,还有哪个野男人干过你?」
  小璐:「嗯……有,是……隔壁孙伯伯,他……他……」
  表叔:「孙伯那老头子?老头子你也勾引?真他妈的骚干!」
  小璐:「啊……不是我勾引他……他藉故来借盐……请我喝了一碗他煲的甜水……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想
要……所以就让他……」
  天,原来暗香浮动迷情液还不只我用在老婆身上,孙伯也在我老婆身上「亲身」试验过!
  表叔:「干,肯定给他蒙了啦有没被射进去?」
  小璐:「我……我有叫他戴套……」
  表叔:「他就没答应,都射进去了对不?」
  小璐:「是……嗯……表叔干深点……好爽!」
  表叔:「你这骚母狗,谁干你都给射进去,狗娘养的,真丢人!我看你爽,干!」
  小璐:「嗯……表叔用力……我要……啊……」
  表叔:「好,表叔今天得狠狠地惩罚你,干死你!」
  听了这番对答,我呆住了,眼前的床上还是表叔以男上女下的姿势狠干着小璐,而脑海中却有着送货大叔、孙
伯和表叔轮流淫辱小璐的情境!还有,小璐那一句句淫荡露骨的话,敢情是我在引导调教时让她跟着A 片的中文字
幕学的。苍天啊!作孽啊!
  表叔:「骚屄,把我的大屌夹得紧紧的,是不是也要我射进去啊?嗯?」
  小璐:「嗯……表叔……你是长辈……不……不……」
  表叔:「什么?不行?长辈不行,野男人就行是不是?那我不干了!」
  小璐:「不……不要慢下来,快点,再快点……表叔,射……射进来!」
  表叔:「看你这骚样,就是个怀野种的骚屄!说,要不要表叔的精液?」
  小璐:「要……我要……要表叔的精液……人家子宫好想要表叔的精液……嗯……好爽……啊……」
  表叔:「看你,不射进去对不起你丈夫,好,看我干破你的骚屄,射满你的子宫!」
  小璐:「嗯……好爽!啊……好……好舒服!表叔……表叔老公,射……射给我……」
  那阵阵娇声呻吟和淫荡对白,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听了也不可能没反应,但我却是听得脑袋发麻。心下虽然明白,
但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一些什么,如果撞破这事,小璐清醒以后,以她那保守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后果?我不敢想像!
而且这事情是我一手做成,我能埋怨谁呀?所以我只能轻轻的把门拉回到刚才那仅留一线缝,而那一线缝也没能阻
碍里边传出来的两段声音:
  表叔:「嗯啊……好紧的骚屄,表叔都射给你啦!啊……射呃……」
  小璐:「呀……啊……表叔……嗯……进深点……射给我……我要……顶到子宫了……嗯……射吧……嗯……
好……好热……好舒服啊……啊……」
  大年三十晚上,客厅里,我和小璐的爷爷、奶奶正看着赵本山的小品,两位老人家乐得笑呵呵的,而我只能在
旁边装着乐呵呵。小璐和她表叔呢?他们刚才一起到楼下去补充买零食,我家社区外不远就有一间小超市,买东西
来回不过十几分钟准可以了,可现在快半小时了!他们上哪去了?我知道,十分钟以前我藉故走出家门,走到十六
层高的楼顶,走近楼顶靠西的电梯房背后隐蔽处,我悄悄地偷听见小璐和她表叔的对话!
  小璐:「表叔,不要在这,不安全,会被看见的……」
  表叔:「看见?谁呀?你怕被送货大叔还是姓孙的老头子看见?骚屄还装正经,看这,都是你流出来的淫水,
这味道骚得不得了!快,腿再张开点!」
  小璐:「嗯……表叔,快拿出来,三根……太粗了……」
  表叔:「呵呵,骚侄女嫌这三根鸡肉肠太粗是吧?好办,表叔三根换一根,三根鸡肉肠换成一根大鸡巴,行了
吗?」
  小璐:「不……表叔,这里不能……啊……」
  「啪!」表叔:「啰哩啰嗦,表叔的鸡巴都给你堵住流汤的淫洞了。来,屁股翘高点,表叔要一杆进洞,一步
到位!」
  小璐:「嗯……表叔……套……刚才买的……套套……请你……」
  表叔:「什么,你把我当你老公啊?傻乎乎的戴套啊?其他男人都射进去过了,还怕表叔多射几回?干你娘!
我待会就射进去,干大你肚子!」
  小璐:「嗯……表叔……啊……啊……」
  表叔:「呃……骚屄,水多得一插就能到底,我操!操死你」
  小璐:「嗯……啊……呀……嗯……表叔……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