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我的鄰居阿姨第二部曲
我和我的鄰居阿姨第二部曲



PART.1
  到了台北,阿姨帮我将行李打点好之后,便又急忙赶回南部去了,当然临行前免不了又是一番云雨,而我和小珍经过几天的相处,也已经逐渐建立起感情。只不过不晓得为什么,我总是对年纪大一点的女人感兴趣,可能和我第一次将处男给了大我将近二十岁的阿姨有关吧?所以我对小珍总是提不起兴趣。
  有一天,小珍要到她的同学家借笔记,不巧,出门前天公不做美,竟下起大雨来了。我见小珍对我一脸苦笑,只好自告奋勇,开着阿姨借我的宾士,载着小珍直奔内湖。小珍指引我来到了内湖的X兴大楼,原本我想回家,可是小珍说只要一会就好,于是我只好陪着她上了七楼B座。进入屋内,才发觉原来里面倒也布置的相当华丽,趁着小珍和她的同学进到房内时,我便浏览了一下她们家里的一些摆饰。
  当我正专心的欣赏时,突然一个女声传进我的耳中,我还未转身,一股CD毒药的香气便直薰着我的鼻子,由于阿姨也是毒药的拥护者,我一时还以为是阿姨来了。
  「你是小珍的表哥吧?来喝杯热茶吧!」她说话的语调相当轻柔。
  我一回头,才发现她原来并不是阿姨,但是眼前的这名妇人却较阿姨年轻,约三十七、八岁左右,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头髮整齐的盘着花样,虽然穿着宽鬆的居家服,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她拥有十分肉感的身材,一双桃花眼黑白分明,艳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一颗位在嘴角上的美人痣,我一时看呆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好以傻笑代替回答。倒是这名中年美妇像是已经习惯别人对她行注目礼似的,一双媚眼直盯着我,我反而自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坐定之后,我和她闲聊了几句,知道那些古董都是她先生从大陆买回来的,而她先生人则在大陆开公司,一年才回来两三次。
  「叫我美兰阿姨好了,别老是『伯母、伯母』的叫着,让我觉得我真的老了似的。」她略带感伤的语调。
  「伯……美兰阿姨,其实你一点都不老,妳看起来就向二十七、八岁的小姐一样,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呢!如果妳不介意,让我称呼妳一声美兰姐好吗!」我连忙化解尴尬的气氛。
  听我的解释之后,她似乎较为释怀。接着下来,她一直对我抱怨老公如何如何,女儿又是如何如何。当我们聊到我是台X大学外文系的学生时,美兰姐像是偌有所思的样子。
  「志成,你愿不愿意教一个老学生学日语呢?」她面带腼腆的脸红的样子,真是媚呆了。
  「美兰姐的意思是?」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该不是嫌我太老、太蠢吧?从我喜欢看日剧之后,我便一直希望能够学好日文,将来可以到日本旅行,像是日剧中的场景一类的地方。」美兰姐像是十七岁的怀春少女一般,眼中露出闪亮的光芒。
  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于是便一口答应下来。这时小珍正好準备离去,于是我便留下联络方法,等我有空堂课时便替美兰姐补习日文。
PART.2
  经过了一个星期,学校举行校庆,我总算抽出一天较有空的时间,于是我便拨了一通电话给美兰姐。
  「妳好,这是李公馆吗?我是刘志成,请问李太太在吗?」我在电话那头说着。
  「妳是小珍的表哥吗?我是小珍的同学绫玲,你要帮我妈补习日文是吗!嘻……嘻,我去叫她。」她调皮的笑声,像是她妈做了什么滑稽的事似的。
  不一会,美兰姐来接电话,她略带娇嗔的抱怨,为什么我隔了那么久才和她联络。不过话说回来都怪我太忙了,所以我连忙向她说抱歉,并约好下午会到家里上课。
  上了楼,来应门的正是美兰姐,她今天穿了一件无袖的白色连身裙,并略施脂粉,看起来更加年轻。
  她带领我到一间和式的房间,桌上已经摆了饮料和点心,我拿出準备好的教材,和她聊了一会之后便开始一对一的教学。想不到美兰姐领悟力不错,一下子便将五十音都学起来了。
  「美兰姐,妳真是相当聪明,才花不到四个小时,便将基础都打好了。」我像是称讚小学生一样夸她。
  「哪里!是志成你这位明师,才能将我变成高徒。嘻嘻。」她开心得像个受到讚美的小公主,不知不觉的手舞足蹈起来。
  课后,她坚持要我留下来用晚餐,一顿饭吃到七点多,直到绫玲回到家,我才想起表妹,便起身告辞。
  经过几次教学之后,我和美兰姐情感益发热络,有时候我也经常会到她家吃饭,看电视,她也把我当成自家人一样,显得相当自然,有时候竟然着我的面就脱起丝袜来了,连底裤都被我瞧见,但是她是有夫之妇,又是小珍同学的妈,要是我有非分之想,岂不被阿姨K毙才怪。
  过了两个月,小珍学校举办课外教学,有三天的行程,一大早我便将小珍和她那一大袋子的衣服都给送上了校车,下午下课后,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志成吗?我是美兰姐啊!晚上家里有火锅,要不要一起过来吃……」美兰姐知道我从不开伙,所以有什么好菜式,总是亲切的邀我前去。
  正好五脏庙已经开始不安分,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一路飞车前往。
  到了内湖,按了熟悉的门铃,来开门的想当然是伊人。果然门一打开,正是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何美兰。不过,等一下,美兰姐今天似乎有点不同,她平时总是穿着轻便宽鬆的衣服,今天却穿了一件紧身的小可爱,和一件短的不能在短的短裤,连肚脐都暴露出来,一双硕大的乳房被衣服紧紧的裹住,坚挺的乳头正骄傲的挺立着,像是不安于室的小孩一般,一抖一抖正对着我。当她转身背对着我走进饭厅,只见短裤包裹着曲线优美的双臀,一双修长的玉腿露出大半截来,整个浑圆诱人的大腿一览无遗。这时我那「家伙」已经蠢蠢欲动,我不知该趁机一饱眼福,还是赶紧岔开话题,倒是美兰姐先开口化解了我的尴尬。
  「志成啊!美兰姐刚做完韵律操,我先去沖个澡,你先将火锅料加热一下。拜託你啦!」美兰姐对我说话时,我似乎撇见她闪过一丝狡狯的眼神,似笑非笑的对我撒娇,这时我下面的悸动尚未平息,只好唯唯诺诺的回答。当我在调理火锅时,因为心不在焉,还被烫伤了好几处。
  过了一会,我听见浴室的门已经打开,便将火锅端上餐桌,只见美兰姐竟然仅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超短睡衣,连胸罩都没戴,便来到桌子前面,她还弯下腰来闻了闻桌上的火锅。
  「好香呀!志成,想不到你的厨艺也不赖嘛!谁要是嫁你做老婆,真是幸福呀!」美兰姐一面说着,一面忘形的检视起材料来了。
  只见她那丰腴雪白的乳房正好透过宽鬆的衣领让人一览无遗,两颗吊钟型的肥乳白皙赛雪,连青筋都隐约可见,还有那宛如硕大紫色犹如葡萄般的乳晕,正因为刚洗完澡而充血胀大挺立起来,更妙的是,当她用丰满的臀部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我时,丝毫未发觉她那超短的睡衣根本遮不住臀部,只见她还不时一下下颤动着臀部,那条细细的粉红红丁字型内裤刚好仅能遮住「重点」部位,但见双腿边的根部肤色比大腿略黑,茂密黑森林也让身后的我一览无遗。
  我不仅吞了一下口水,这时美兰姐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还笑我贪吃,食物还未煮开就已经口水直流,这时我的肉棒已经被美兰姐撩人的姿态瞬间给涨大了起来,心里恨不得把美兰姐一口吃了。我拼命努力让小弟弟不要越来越硬,这时美兰姐望着我,眨了眨眼,又微笑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娇豔欲滴的红唇,像是在考验我的定力,我只得偷偷把小弟弟弄正,免得它将我的老爷裤顶的像帐棚一样。
  这顿饭吃得真是食不知味,只见美兰姐边吃边流汗,使得原本就很轻薄的睡衣,更是失去遮蔽身体的作用,紧紧的贴着她那性感动人的乳房,隔着溼透的睡衣,我清楚地看到她那深色的乳晕和乳头,让人看了就觉得快要洩在裤子里。
  好不容易将一锅火锅吃完,我自己也溼透了,到不是火锅的热力使然,而是我胯下那股无名火作祟。
  「志成,你看你满头大汗,等一下先去沖个澡,美兰姐拿几件我那死鬼老公的衣服让你换穿,嗯!身材应该差不多!」她一面打量我的身材,一边用大姐的口气命令着我。我丝毫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乖乖的被美香姐押往浴室。
  当我正搓洗着下体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只见美香姐抱着几件睡衣,眼睛直盯着我的男根,由于刚才美香姐撩人姿态的刺激,那根八吋的大家伙已经挺立很久了,美香美丽的脸庞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种淫靡的表情。
  「志……成,你挑看看哪一件比较和身!」美香姐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话也说的有气无力,双颊潮红,眼角含春。我知道美香姐的淫心已经被我打动,我原本鸡巴便涨的难受,我心想:是妳引诱我在先,分明是妳独守空闺,慾求不满。索性心一横,便一把将美香姐搂住,舌头便要往她的殷红美唇深入。
  「志……成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美香姐伸出粉拳无力的抵抗,可惜她怎是我的对手,她身上的睡衣及亵裤,三两下便叫我给撕开了。我将美香推向墙壁,扣住她的双手,令她弯下腰将小穴露出,一欉黑色茂密的阴毛像淋过水一样溼搭搭的黏在大腿根处。
  我挺起大家伙,对準她那盛开的花瓣便要刺入,当我触及到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如触电般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我们二人。
  我发现,原来美香的阴户生得是外肥内紧型的,和阿姨的外小内宽型大大不同,美香的淫肉把我的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志………成别……太……用力,美……香……姐会受……不……了的!」
  「啊……!就……就是那里!啊……」美香已经在我凌厉的攻击下,已经忘记抵抗,转而忘我的叫喊着。
  我摇动我的腰,肉棒也跟着不断的抽插着,浴室里不断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和美香的呻吟声,美香双手撑着墙,随着我的肉棒不断的插入的肉紧声,她的嘴里也不断的发出呻吟声,交织成天地间最动人的乐章。
  很快的美香的阴道里的肉壁一阵一阵的紧缩,我手伸到她的脚里抱着她,让她面对着我,将她一上一下摇动,使得我的肉棒更加深入她子宫里。
  「志……成……别动……别……!啊……」美香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一阵哆嗦后,便整个人软绵绵的搭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已经达到身为女人最幸福的一刻了。
  隔天早上一觉醒来,发觉美香已经不在我身边,但是我昨天穿的衣服已经洗乾净,并整齐的叠好放置在床头柜,我回了回神,听见厨房似乎有声音,于是便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果然美香正在为我做早餐呢!美香专心的挥动着锅铲,我则趁机摸了她的屁股一把。
  「志成,你想吓死美香姐啊!」美香非旦没有怒意,脸上反而洋溢着一股满足的小女人模样,我一时被美香姐的成熟柔媚的姿态所吸引住了,冷不妨被她一把抓住小鸡鸡。
  「正好来个香肠煎蛋!」她眼梢含春的模样,让我的战斗力急速上昇,当我第一眼看见她时,就是被她的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所吸引,没办法了,早上的西洋文学史只好翘课了。(希望老师不会发现。)
PART.3
  小珍和绫玲不在的这三天,可以说是美香和我最快乐的日子,这三天中,除了吃饭和睡觉外,我和美香可以说是不停的在做爱。我俩的战场包括了客厅、浴室、厨房、餐桌,甚至阳台。美香虽然年纪大我十几岁,但她对我做爱的技巧却不得不伏首称臣,因为我总是在她高潮数次后才洩精。当她问及我是从哪里学来的技巧时,我总推说是看A片学来的。可惜好景不常,当小珍和绫玲回来时,我们只得利用她们上课时间才能尽兴一番。
  很快的三个月过去了,气候也转为寒冷多雨,当寒假快要开始时,我也结束了这学期的功课,由于缺课太多,教授要我留校补修,虽然心中千百个不愿意,但是也只能接受,由于小珍回到南部,偌大的房子更显的空蕩,这时我不由得想起了阿姨及美香。
  (奇怪,美香已经一个礼拜没打电话给我了。姨丈又正好休年假,阿姨也不能来台北陪我。)
  当我正胡思乱想之际,一阵急促的电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开门一看,正是美香姐来了,我心中一喜,正打算抱起美香亲个够时,却意外的发现美香的眼角竟然噙着泪光。
  「美香姐,妳怎么了?谁欺负妳了?我去海K他一顿!」我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没想到,美香却捏着拳头,捶着我的胸膛。
  「还有谁敢欺负我,都是你这个小坏蛋,人……家……人……家……那个已……经三个月没来了!」美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一时也没了主意。
  美香见我不发一语,哭得更响了,像个泪人儿似的。
  「美……香……姐……这……先坐下再说吧!」我扶着她坐下,这时她才稍微回复情绪。
  「早就知道你这没良心的!我上个礼拜已经去大陆和我那死鬼老公应酬了一下,这下你可以把你的风流账算在他头上!嘻嘻。」美香破涕为笑,露出一副作弄成功的得意的模样,只见她脸上还带着泪花,却又笑的开心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了又爱又怜。
  「好呀!你敢捉弄你的亲亲小老公,看我怎么肏妳!」我作势要捉她,她笑着闪身。
  「志成别闹了,难道你忘了我肚里的小孩吗!」
  「我要为你生一个小胖子好吗?」美香已经多年未尝孕育新生命的喜悦,这时重新再成为孕妇,而且还是亲亲小丈夫的种,叫她沉寂许久心田,像是又长出新芽一般的生意。
  我看着美香流露母性的光辉,直觉得她越看越美,忍不住将她紧紧的抱住,她也柔顺的依偎着我。我顺势将她抱到沙发上,迅速的脱下她的衣服和三角裤,这时美香全身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美艳的俏脸红通通的,水汪汪的大眼精,微翘的嘴唇,乳房因怀孕更显肥大丰满,乳头紫红硕大尤如葡萄,粉腿浑圆白皙,再加上丰腴成熟的胴体,及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美肉味,使我看得神魂飘蕩,慾火如焚,再也无法忍受,我像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上去,猛亲吻着地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志……成别……这……样我会……忍不……住……的!」在我的强力攻击
下,美香的声音细若蚊蝇。
  「妳放心,我知道怎样让你舒服!」我把她翻过身来伏在沙发上,让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翘了起来,握着自己的大鸡巴,插进那一张一合的洞口,美香从来没有嚐过这「老汉推车」式的招数,冷不妨阴户被我一插到底后,她的身体打了一阵哆嗦,再加上双乳被搓揉的快感,这样滋味她还是第一次享受到,我用龟头刮得她的花心是酥麻、酸痒,阴壁上的嫩肉被我那拳头般的香菇头兇猛地捣入捣出,在一抽一插时,龟头上凸出的沟槽,刮得美香更是酸痒不已,对她来说真正是妙不可言。此时美香不自禁的将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我的猛烈的插抽。
  「啊……啊……啊……美香……姐……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啦……啊……美香好舒服……好痛快……水又……又……出来了……喔!……」美香被我肏的洩了好几次,就着样,我又完成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PART.4
  预产期的前一个月,美香仍然时常和我作「产前运动」,看着性感标緻的美香晃动充满乳汁的丰乳,和异常膨胀的大肚子为我跳艳舞助兴时,当她张合着那两片充血的紫色花瓣,及被茂盛毛草所覆盖的密穴时隐时现的时候,我的龟头总会怒张,并开始渗出透明的黏液。
  为了胎儿安全,美香总是用跪姿俯下身去,手口并用刺激我的龟头,并且不时用指甲搔刮它,鼻子里还不断地发出『嗯……嗯……』的声音,让我感受到另外一种完全不同于肉穴的感觉。
  看着美香胯下美丽的裂缝,而肉棒及睪丸则被她不断地吸吮着,当我快要射出时,我总是会故意将肉棒抽出,但见大量透明热烫的精液,瞬间从龟头喷洒而出,射中美香泛红的俏脸,及滴淌到她那雪白的淫乳,尤其美香被精液喷洒之后那副淫靡失神的模样,真是让我的兴奋达到最高点。有时小贝比不乖时,我便会将阴茎送至子宫里,狠狠的喷那小毛头一下,让她知道老爸的威风。
  「志成,医生说我怀的是一个女孩。」美香依偎在我的胸膛,一面玩弄着我的阴茎,一面说着。
  「男孩、女孩一样好!妳这小傻瓜。」我不甘示弱地用手指头揉捏着她的乳椒,不一会透明的乳汁潺潺流了出来,我一口含住她的豪乳,一股鹹鹹的乳汁滑入我的口中,美香的表情开始冲动起来,一场大战又将上演。
  十月底,美香被送进产房,当然名义上的老爸上场,我这亲爹只能在医院外乾着急,我找来小珍,假装要去探望美香。不料当小珍打电话到凌玲家时,竟然发生了最糟的情况,由于美香已经是高龄产妇,当时由于无法顺产,医生决定为她剖腹,不料她血小板不足,根本不能开刀,听绫玲说,当时她坚持要将孩子生下来,医生及李先生都力劝她保住自己,但是她不肯。
  结果在孩子是顺利生下来了,可是她在加护病房内撑了三天之后,却是香消玉殒。我听了之后,整个头轰的一声,跌坐在沙发上,想不到她爱我们的孩子,胜过爱她自己,而我却在她临走之前,连她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当天告别式,我和小珍都去参加了,看着小贝比及美香灵堂照片上栩栩如生的笑容时,她彷彿在告诉我,她的牺牲是值得的。
  多年后,我有机会到日本留学时,我带了几张美香的照片,当飞机降落成田机场时,我告诉她--日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