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友不省人事
女友不省人事



女友静香已经睡的不省人事。弘史把床头柜上的口香糖丢进嘴里,一面嚼一面欣赏可爱小天使的睡相。
  真不敢相信十分钟前狂乱的样子,静香在那时是什麽样的人呢?是妖精,还魔女┅┅弘史的感觉是女人有好几个面貌。
  《贵和子在电视的流行时装节目中,以讲师的身份时也一样,和我发生关系时,那种疯狂的模样,社会上的人们会相信吗?┅┅知道她有那种情景的┅┅只有我。
  弘史想到这里,内心感到无比的痛快。
  《再等三十分钟吧!┅┅》他对自己的年轻活力当然有信心,对自己肉棒的威力也有自信,可是刚和静香性交後,还是不想立即去她母亲贵和子的卧房。
  在和静香[全本完结]成一回合後,弘史抱起软绵绵像死人一样的静香去浴室,仔细的把湿粘粘的股间洗好,又抱回卧房时,静香已在梦中了。看她那种样子大概到明天早晨也不会醒来了┅┅弘史给静香穿上睡衣时,他的肉棒又开始勃起矗立,但他并没有再和静香交媾一次。因为,她的身体已经是随时都能占有的。
  弘史想到去贵和子卧房的程序感到不安。十六岁的少女当然有新鲜感,可是,如果真正想尝到性交的乐趣,她的母亲贵和子是远超过她了。贵和子是三十岁出头的年龄,而且也有社会地位的离婚女人,再加上出类拔萃的美貌,毫无疑问的她是全世界的男人感到兴趣的女人。
  《我和这样的贵和子插过了┅┅而且把她带进欢乐的世界里。
  这样的自负使他高兴的忘记一切,伸手握紧已经[全本完结]全恢复威势的肉棒。
  《这真的是你的吗?┅┅》当第一次去妓女户时,对方的女人表示惊叹,半开玩笑的说这种话。当时,弘史还是高中生,後来他几次指定这个女人,也从她那里学到不少性交技巧。当然,那个女人也非常欣赏弘史的肉棒。
  “我的┅┅真的很大吗?”
  弘史半信半疑的问时,那个女人拿来相簿,说是同事为好奇收集的。相簿里有很多那个女人接客时,把男人勃起状的肉棒照下来。弘史看了以後,开始对自己的性器产生莫大的信心。
  很有趣的是,一但有了信心,就会对一切产生信心。以後,弘史和女人接触时,就能抱持绝对的优越感了,而且奇妙的是大多数的女人都能让弘史如愿的达到目的。
  《那一次彻底的进攻是绝对正确的┅┅》弘史想起第一次侵犯贵和子的情景,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不管对方是如何拒绝抵抗,只要能干到底,胜利就是属於我的┅┅如果看到对方坚持的态度或严厉表情就害怕,把事情弄的半途而废,必有严重後果。惹起官司闹到法院,就因为半途而废的关系。能共有一个秘密就成功了┅┅弘史是如此深信不疑。
 〔香从性欢宴的充满紧张与兴奋的仪式中解放出来,现在已深深进入梦乡。
  大概持续到明天早晨是毫无问题。弘史一丝不挂的走出静香的握房,四房二厅的房子是以客厅为中心,有客房、静香的卧房、贵和子的卧房围绕在四周。
  弘史站在贵和子的卧房前做一次深呼吸。
  《不知她看到我赤裸的身体会做出什麽样的表情?
  想像贵和子的那种表情,弘史的脸上自然的出现笑容。伸手去转门把手。
  《嗯?这样不像平时的我呀┅┅》弘史发觉自己的手微微颤抖,露出苦笑。比较之下,这一边还是很了不起,虽然同是我身体的一部份┅┅弘史低头有趣的看自己从股间矗立的肉棒。
  很轻易就推开房门。上一次来过,所以知道床的位置。在床边还有很大的床头灯,灯光透过粉红色的灯罩,淡淡的光照在贵和子的身上。光量好像能调整几种亮度,比较黑暗。也许是已经卸的关系,没有白天看到的立体感,但贵和子还是很美。
  弘史悄悄地走进去和床头灯并立,先改变灯罩的角度,再换成大的光度,灯光直射在贵和子的脸上。
  贵和子在表情有一点变化後醒过来,以疑惑的眼光看着弘史。
  “哇┅┅”发出来的声音在喉咙里消失。
  “嘘┅┅”弘史一面笑一面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嘴上。贵和子猛烈坐起,靠在床的角落里摇头。发出本能的表示∶“不行┅┅,你出去┅┅”可是这个年轻人不加理会。
  “静香早就睡熟了,最好还是不要发出声音或大声叫,你不会希望她看到这种样子吧!”
  弘史把怒挺的肉棒送到贵和子的面前,同时在床边坐下。
  “求求你┅┅”贵和子的声音沙哑的听不清楚。
  “我本来想老老实实的睡觉。可是,实在没有办法入睡,自然的就想起上次和你的事┅┅已经不能忍了┅┅尤其这个家伙┅┅”弘史用右手拍一下矗立的肉棒,肉棒碰到肚子上又反弹回来不停的摇动。
  贵和子看到不准备看的年轻人的肉棒,感到自己肉体深处颤抖了一下。她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开。
  “这家伙又想起曾经尝过一次你的味道。当然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解决┅”弘史故意用夸大的动作握住阳茎,开始慢慢的上下套弄。贵和子的眼睛看到那勃起的肉棒,自然而然的兴奋起来。
  “不要这样┅┅”声音还是沙哑。
  “这是很可怕的事,女儿醒来怎麽办!”
  “这是说她不醒,就可以了!”
  听到十九岁青年嘲讽的口吻,贵和子懦弱的闭上嘴。自从她看到弘史的刹那,已经预感到她是没有办法挣脱了。贵和子在答应弘史住下来时,就想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虽然气自己会有那样的念头,但奇怪的是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她的花蕾就开始湿润。
  《怎麽会这样?┅┅》贵和子对自己感到气愤,这才服下一粒安眠药入睡。现在,她在睡前想的事,就要成为事实了。
  “出去吧┅┅求求你┅┅”懦若的声音与严厉的表情[全本完结]全不相配。
  “那是不可能的,在安抚这个东西之前┅┅”弘史抚摸在下腹部脉动且引以为傲的刚棒。
  “它是想进入妈妈的身体里。”
  弘史伸手进去时,贵和子畏缩美丽的身体,又以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你出去吧!”
  但此时已不见严厉的表情,恢复正适合现在这种立场的软弱女人的表情。
  “被女儿知道了┅┅我和你都┅┅你不要想可怕的事了!”
  “我会眷弄[全本完结]的,啊┅┅已经变成这样了!”
  弘史勉强做出难为情的笑容,用手指捞起从龟头前弯端渗出来的粘粘露汁。
  贵和子旧能的不想去看,但就在她面前展开的行为,实在没有办法不去看。而且,一但看到以後,身体就不管自己的意志,立刻发出反应。贵和子确确实实体会出心与身体是在[全本完结]全不同人格的支配下。
  贵和子在平时上床时,都尽量要使身体放松,因此美次都仅穿只到膝上的睡衣和内裤。当然,不只是胸前的双峰,好像没有生过的孩子的小小乳头都透过薄薄的布料明显的看出来。虽然用一只手臂卷饰乳房,但很担心下半身,膝盖以下是[全本完结]全暴露的。
  “请脱光吧,像我这样┅┅”弘史靠近时,刚刚过[全本完结]三十五岁生日的肉体开始哆嗦。
  “你在怕什麽呢?上一次是这样高兴的呀!”
  “那是┅┅”想说错了┅┅但声音出不来。因为他说的没有错,因此也就成为她的弱点。
  此时想到这个青年真的是和静香属於同年代正在上补习班的学生吗?他这种笃定的态度就不寻常,还有他的那种技巧┅┅刹那间,贵和子想起上次的性交,不由得脸红了。
  弘史更靠近,腿和腿快要接触了。
  “我┅┅是不愿意用暴力的,请爽快的答应吧!”
  “我的立场怎麽能答应你。你又是我女儿的朋友,而且上次我们的结合就是错误。”
  “当然在形式上,好像是强奸。”
  “不!不要说了!”
  “你这样大声,静香会醒的。我是不怕,但你不太方便吧!”
  “你现在出去,就不会发生任何问题了。”
  “哦┅┅你是这样讨厌我吗?”
  对他这句话,贵和子没有回答,然後立刻後悔。
  《应该是立即表示拒绝的┅┅》“那麽,是好吗?”
  弘史在床上改为跪姿低头看贵和子,又粗又大的肉棒正好在贵和子脸前摇动,为那样的粗大再一次产生震憾。在身体内有不明的东西发出声音。
  弘史再度无言的用右手突然握住阳茎就搓起来,他的眼睛仍注视着贵和子。
  “好舒服┅┅”对眼前突然发生的行为,贵和子只有愕然的份,除非闭上眼睛就能看清楚一切。想闭上眼睛,希望能摆脱可怕的现实,但有如受到魔鬼缠身,就那样张开眼睛。内心里越是觉得不可以,身体就越僵硬,眨一下眼都变成不可能。
  “你愿意看我了┅┅”听到年轻人急促的声音。
  《不是!不是那样的┅┅》想这样说,但就是说不出来,不知何时有热粘粘的东西渗出到股间的肉缝,把紧贴在肉缝的内裤弄得湿湿粘粘的。原来卷盖在胸前的手,也已经无力的垂下,贵和子在趐麻的状态看着弘史的动作。
  “我经常都想你时,都是这样弄的。”
  弘史带着撒娇的鼻声这样说话,贵和子想这是多麽淫秽┅┅但不知为何身体会颤抖,又有很多蜜液溢满股间。
  “握住┅┅握住它吧!”
  心里想你不要胡说,可是手却反射性的伸过去。心里想到不对时,已经明确的感受到温热和脉动,贵和子露出痴呆的表情看着雄壮的肉棒。
  “妈妈,摸吧!使它舒服吧┅┅”但她确实无法做到,贵和子只是露出喝醉酒的眼睛凝视那硬东西。
  弘史的手绕到她的脑後,轻轻拉向那硬直的肉棒,当她的嘴碰到那棒头时,不由己的张开嘴含在嘴里了。
  上头的年轻人发出呻吟声,贵和子听在耳里感到非常悦耳。硬棒更深入的送进来,就旧能的多含在嘴里,嘴里感到男人的体味和咸咸的味道。
  贵和子感到目眩,急忙抱住对方的腰。臀部的肌肉硬鼓鼓的,富有年轻人的弹性。贵和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行为,可是事实上,嘴里含着粗硬的肉棒,抱住青年人健壮的腰。
  《这不是我┅┅》贵和子急忙想离开弘史的身体。
  “好舒服哟┅┅”对年轻人第一次表现出来的幼稚动作和声音,给贵和子带来奇妙的感动和优越感。对立场逆转的事实,她不仅是陶醉还感动。
  “快用舌头吧┅┅慢慢的舔吧┅┅”不像以前那样镇静的声音,而且哀求的口吻。贵和子不知道这是弘史的演技,轻轻活动舌头。
  “啊┅┅喔┅┅”弘史的哼声非常越耳。在雄伟隆起的龟头和硬茎棒之间形成的沟,用舌头扫过去时,年轻人的哼声就更加大,咸味也越来越浓。
  《他想就这样射出来吗?┅┅》贵和子的情绪多少安静下来,想到他射精时,就把握机会离开嘴用手掌接住。可是上一次射的那麽多,仅是用手掌可能还不够。
 ⊥在这样盘算时,弘史突然把肉棒从她嘴里拔出去。感到一阵极度的空虚发呆时,身体被推倒,刹那之间睡衣被脱去。现在掩盖身体的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内裤,说是掩盖不如说是档住极小的部份而已。
  弘史以压住她的感觉伏下来,以幼儿向母亲撒娇的动作抓住乳房。她的乳房受到快慰的刺激,快感有如涟漪般向全身扩张。两个乳房受到舌头和手指长时间温柔的摸弄,已经[全本完结]全充血,形成红色的棱线上有细小和看来是青色的血管向八方散开。
  “喔┅┅啊┅┅”当卧房里响起贵和子压抑的声音时,内裤的裤档部份沾满浓浓的蜜汁变成绳状,而贵和子因内心的慌乱和无法排遣的感受扭动身体时,就逐渐卡入肉缝里,从两侧挤出湿淋淋的粘膜就像有刺水母一样缠绕在绳状的部份。
  弘史一面继续吻那丰满美丽的乳房,一面将一只手移向下腹部。从似有似无的小布片的上缘溢出阴毛的一部份,贵和子的阴唇已经带着湿意。虽然年轻但有丰富经验的弘史,当然知道下面的龟裂部份现在是什麽状态。
  手继续向下游动,发觉内裤的三角部份已经拉成细带而且全湿了。左右充血的阴唇隆起,手指摸过去时,会一面抽搐一面缠上来。弘史顺着沟轻轻向上摸去。
  “唔唔唔┅┅啊!喔┅┅”有弹性的大乳房摇动,渗出的蜜汁沾湿指尖,弘史拉内裤上缘向肚脐的方向拉。
  “啊┅┅喔┅┅”陷入裂缝里的部份更增加力量,凸起的阴蒂几乎被压变形,从那里产生强烈的快感。弘史好像开玩笑的以强弱的不同旋律一拉一松。
  “啊┅┅喔┅┅”贵和子一面扭动身体一面伸手过去,手掌里实实在在的有了感觉。握紧的肉棒不停的脉动,贵和子想起那强有力的刚棒插入自己肉洞的情景,身体不由得一阵哆嗦。
  《啊┅┅这个东西快要进来了┅┅》贵和子在这时候已经失去受害者的立场,甚至可以说她是合作者。每当拉起内裤时,压力会加在膨胀的阴蒂上,贵和子连连的轻声尖叫,但她也没有闲着,以年长的经验不断地在肉棒上不停揉搓。
  贵和子发现自己比上一次要镇静多了。而且从那一次以後,她又记起快要忘记的男人滋味,独自安慰时也会切身的感受到那种具体的感觉。因此肉体是比强暴以前更有强烈欲望。所以看到赤裸的弘史时,贵和子已经预测到这种结果,身体就火热起来。只是在考虑不该积极的让入侵者自由的就得到,所以很当然的在开始时做出害怕、悲痛、拒绝的演技。
  弘史带着恐吓的言行反而有助於贵和子,这样她可以采取不得不顺从的形式。贵和子就是这样逐渐进入兴奋的漩涡里。随着这种程度的加强,握住年轻肉棒的手也更加用力,揉搓的速度也加快。
  “唔!唔┅┅”年轻男人的哼声和贵和子的浪声和在一起,使房里的气氛妖媚的震动。两个人的共同作业迅速奔向美好的方向。
  “啊啊!继续这样会┅┅”弘史的身体向後退。贵和子的手还恋恋不舍的追索那硬东西,但还是离开她的手掌。
  原来在贵和子股间玩弄的弘史的手指,在这时也停下来。升高到相当程度的快乐,半途而废是非常痛苦的事,可是不管怎麽样贵和子还是无法开口说出来,她在心里乍舌。
  弘史蹲下去,把沾上很多淫水的内裤从圆润的屁股上剥下来。阴洞的周边湿湿的,就好像要滴下露珠一样。弘史把湿湿快要冒出热气的肉棒送到贵和子的面前。贵和子刹那间露出女人的羞涩表情,然後把视线移开。
  “我真感动┅┅”弘史为使贵和子不要产生多馀的心理负担,多少用一点心意。
  贵和子不喜欢他从正面看她的脸。眼前这位年轻人很会看女人的心理状态。
 □得对他不能太大意,所以行动时应该多像女人的样子。
  管贵和子是如此慎重,弘史还是相当正确的看出她的心理状态,也看穿她的好色性。女性越是做出庄重的样子,要让女人越疯狂,这就是弘史的信条。
  《我要慢慢的引出这个女人的好色性┅┅》弘史在脑海里思索这个程序,在心里暗中笑着。这个年轻人对女人可以说是一个强者。他是不缺钱用的牙科医生的独生子,娇生惯养的长大,没有经过社会的艰苦。他用心去做的事也只有对女性而已。功课是在普通水准以下,但他的容貌与身材还是引人注目。因此唯有对女人还是能毫无遗憾的发挥实力。
  对这样的弘史而言,时技母女可以说是最好的猎取对象。女儿静香是现代的典型少女,特别重视外表,因此任由弘史摆弄,而母亲贵和子是因为太美又有出类拔萃的才华,男性反而不敢向她接近。对她们这种唯有本人才知道的身心两方面的寂寞,形成被这个年轻的弘史巧妙利用的机会。
  弘史把灯光少许弄暗一些,因为暗了,贵和子的心理负担应该是减轻不少。
 ⊥在贵和子松了一口气时,弘史有如抱她两条腿的样子坐在双腿之间。
  “妈妈的穴是真美啊!”
  突然听到这句话,贵和子的心里发生动摇。平时很少用到和听到这种字眼,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听到,尤其像贵和子这种女人会有很大的反应,也极为敏感。
  弘史早就想到这一点,所以把握适当的机会突然说出来。果然,贵和子全身都颤抖,凝视弘史後又急忙移开视线。
  弘史当然没有放过贵和子在瞬间眼睛变成水汪汪的样子。
  “你对自己的穴有很大自信吧?”
  弘史内心里非常兴奋,同时又这样乘胜追击。
  “啊┅┅不要这样┅┅”贵和子的声音好像从喉咙深处挤出来,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形状美好的乳房在起伏。
  弘史敏锐的视线集中在分开的大腿根上,在阴门的沟里渗出一些蜜液,显然这是有了性感。
  弘史蹲在能靠近看到股间的位置,用两根手指轻轻在肉缝摸弄。用来摸弄的手指立刻沾满蜜汁,从这里发出贵和子特有的香味。
  弘史如暗算敌人似的,突然用嘴含住在耻毛之间颤抖的豆粒大阴蒂,用相当大的力量吸吮。
  “啊┅┅啊┅┅”整个阴唇好像要被吸入弘史的嘴里,贵和子忍不住叫出声,把突然火热起来的洞口压在青年人的脸上。
 〈到她不断扭动身体,弘史就更动员手指在抽动的花瓣上抚摸。洞口的四周由於不断从里面流出来的粘粘淫液,已经成为湿淋淋的状况。
  弘史的嘴在吸吮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年轻人一直观察情形,认为时机已到,又突然并拢二根手指,也是突然的插入洞口的深处。
  “啊!唔┅┅喔┅┅”贵和子的身体扭动的很大。两根手指在内部又热又有点粗糙感的肉璧上摩擦。仅是如此就骚痒难耐,可是最敏感的阴蒂还不停的受到吸吮。由於过份的快感,贵和子发出尖锐欢乐的叫声,然後开始啜泣。
 〈女人发浪的姿势,是弘史最喜欢的事。更何况对方是静香的母亲,比自己大很多的美丽女人。
  当手指蠕动、舌头滑动时,从贵和子的洞口流出浓浓的蜜汁。仅是如此,贵和子就快要达到高潮的顶点。
  “啊┅┅我不行了!”
 ∩是,贵和子还有比手指或舌头更想要的东西,那就是在年轻人下半身脉动的钢铁般的阴茎。这个东西在最後带来的欢乐,是比其他任何东西都强烈。贵和子现在就是想要这个东西。
  “啊┅┅哎呀┅┅我快要丢了┅┅忍不住了┅┅受不了了┅┅快给我想办法呀┅┅”她终於说出真心话了┅┅十九岁的年轻小伙子很兴奋的把自己看到都会陶醉的粗大肉棒,插入一直骚痒难安的花唇内。
  “唔唔唔┅┅”贵和子发出和她美丽的面貌不相配的野兽般声音,但这绝不是被强暴的女人的声音,毫无疑问的是接纳男人粗大阳具时,女人发出的欢愉声。
  贵和子从开始就哭泣,把美丽的两条长腿围绕在弘史结实的腰上,双手抱紧弘史的脖子,配合年轻人猛烈的活塞运动,拼命的挺腰、旋转。
  “太美妙了,还是┅┅”弘史想说还是比静香会弄┅┅,但仍然警觉性地急忙闭上嘴。
  “啊┅┅好┅┅”贵和子知道自己在叫什麽,可是不记得说过什麽话。贵和子说的话,正是她的本能让她说出来的真心话。
  “还要┅┅还要┅┅啊啊┅┅太美了!太好了┅┅用力,还要用力┅┅对ll给我啊┅┅”
  “我也太好了┅┅妈妈!”
  当弘史用力把肉棒插入时,贵和子就喊叫,阴唇发出淫秽但极美妙的声音。
  性器相碰时发出的声音,呈现在最好的伴奏。
  被男人以力量强暴,受到吓不得不把身体提供给他┅┅这种受害者的意识,可能反而使贵和子获得被虐待的喜悦。忘记一切,彻底掩溺在性的快感里。实际的性交,是远超过一个人做孤独行为所得到的快乐。
  在更滑溜的胎内,弘史火热的肉棒挖弄着嫩肉,冲上子宫,蹂躏粘膜。
  最後的刹那就到眼前了。
  “唔唔,快弄啊l啊┅┅怎麽会这样好!我┅┅要死了!啊!不行了,快来吧!来呀!来呀!我要泄了┅┅泄了!啊┅┅快来啊┅┅”就好像要一次就弥补过去独眠的寂寞,贵妇人疯狂了。到此为止,弘史还用尽全力忍耐,但听到贵和子能使任何男人痴迷的美好浪叫的声音,使他也到了忍耐的界限。
  “妈妈┅┅出来了!好吧!我可以射出来了吧!”
  “射吧!射吧┅┅我也要泄了┅┅啊,来了┅┅啊┅┅泄了┅┅射吧┅┅尽量射吧┅┅”年轻人的双手用力抓住贵和子美丽圆润的屁股,把她的腰抬起高高的。贵和子好像等待此刻般的括约筋开始颤抖,用极强大的力量勒紧插在淫洞里的火热肉棒。
  肉棒挺动几下,就从前端的龟头开始猛烈发射,在不断重覆痉挛与爆炸的期间,贵和子是只有连连发出浪叫声,贪婪的享受不断涌上来的高潮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