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同事多P
同事多P



比赛结束以后,琴姐、娟姐还有我,3人休息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才缓解了身上的疲惫,从不断的刺激中回过神来。在娟姐的提议下,我们一起走进浴室洗澡,一同泡在舒服的大浴缸里。这还是我来到俱乐部以后第一次和她们两个一起洗澡,其实相处这么长的时间以后,她们两个并不坏,除了恨专业的调教我和专业的护理我之外,她们两个还是很善良很会关心人的,这是第一次和她们像朋友一样一起洗澡,这种感觉真让人舒心。大家泡了10分钟左右,都在大口大口的呼气,似乎在排除身上所有的疲惫,大家的精神慢慢的好了起来。我先开口说话了,「两个姐姐,没想到今天你们两个会以这种方式参与到这样的比赛中,你们两个受的虐也不比我少,还行吧?」

 £姐淡淡的说:「还好!」

  这时琴姐似乎有些恼怒的说道:「哼!都是木木这个坏蛋!好久都没有这么玩过了,今天还真有些吃不消呢!」

  「今天多亏有两个姐姐陪我在上面,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么多观众,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更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真的太感谢两位姐姐了!」

  我说到。

  「其实今天这样的安排你要好好谢谢木木的苦心,虽然你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做招牌,开业大典等活动让你稍微的进一步敢于面对大众,但是木木知道你内心里面的那道坎,要让你一下子在这么多观众的面前以你为中心来表演,也许你还有做好心理准备吧,把我们两个也弄上去,至少有人陪着你,你的心理也许会好些,毕竟这是第一场,所以他还是花了很多苦心的!」

 £姐说。……我陷入一丝沉默,木木这是在做什么呢?曾经只是属于我和他的秘密,慢慢慢慢的被展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面前,而且现在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玩弄」我的游戏里面,难道这些不是木木安排的吗?难道不是他心里面所想的吗?他不就是想摧毁我的自尊心,一步一步让我走向堕落吗?正如他所说的,他已经对我失去信心,失去耐心,因为我这淫荡的身体,他这样做难道是良心发现?不可能,这也太矛盾了,如果舍不得我,就不会让我搞这种比赛的,也许只是做一下铺垫吧,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要让我在大众的面前暴露自己的,到那个时候也许就是我人生的终点吧……

  正在这时,琴姐打断了我的思考。「呀,我的小淫娃,难道是在回味今天的过程?被这么多人轮流高频率的插,怎么样?是什么感觉?我们两个可没有尝试过呢!」

  其实今天的这种「轮奸。」

  并不能给我带来很大的快感,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形式,心里面还是希望回到我那办公室的桌子底下和大壁柜里面,一个人超常规的享受,毕竟人的尺寸和速度以及力度和机器都是没有办法比的。我笑着说道:「听这个口气,琴姐很向往哦!改天我有机会和木木说话的时候,我一定把琴姐的这个想法告诉木木,帮助你实现愿望的!」

  琴姐一惊,「说说笑而已,开你个玩笑,不要当真!」

  「哈哈,不是我当真吧,是琴姐当真吧,看来被我说中了哟!呵呵……」

  浴室里面发出了我和娟姐会心的笑声,而琴姐则是一个人红着脸赔笑。

  「对了,刚才琴姐说,你们好久没有这样玩过了,难道你们以前也被木木玩过?」

  她们两个一起点了点头,娟姐说:「以前他试图培养我们成M,但是发现我们的M倾向并不严重,稍微趋于中性偏S一些,所以除了做S以外,一定程度的虐待我们还能接受,当然我们跟你是没有办法比的,无论是忍耐力、承受力、性欲以及受虐欲等等,我们和你有着质的差别!」

  本来是想套她们的话,听听她们的过去,结果反而成了羞辱我了,哎……

  我们泡了差不多30分钟,一阵的谈话和欢笑过去之后,我们的精神恢复了,这时娟姐说,「来吧,我们抓紧洗[全本完结],吃[全本完结]东西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们呢,特别是小高,今天要好好休息,明天的比赛更刺激,而且是你一个人,所以抓紧时间吧!」

  「一?明天的比赛两位姐姐不陪我一起?这样怎么行?」

  我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们。

  「明天的比赛可不是我们两个能受得住的,据我估计只有你受得了,而且你会很喜欢的!」

  琴姐说。

  「好了,不要多啰嗦,要听话,快出来吧,速度洗干净!」

 £姐严肃的边说边走出浴缸。

  明天的比赛……我的大脑里面发出一阵阵的问号,算了还是不想了,想不到的,随她们好了。我们洗[全本完结]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有5点过了,我们三人回到了我房间,一人批了一件睡袍,我和琴姐躺在床上继续放松着,娟姐则是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我和琴姐差不多已经睡着了,传来了敲门声,娟姐应声出去,推着一个晚餐的车进来了。今天的晚餐居然是固体食物,有披萨,有沙拉,有汉堡,还有意大利面,整个一个西式的晚餐。

  说实话我都已经差不多没有了味觉了。于是我们开始吃起来,这顿晚餐我吃得格外的香,两个姐姐也时不时的打趣我。吃[全本完结]晚餐,娟姐收拾了残局以后,已经快要到7点,娟姐和琴姐让我休息一下早点睡,她们准备要走了。但是这么早睡觉我还真睡不着,而且来了以后我都没有好好的看看这里的环境,除了今天看到外面的各个场馆以外,我真想好好去看看,毕竟以后都要在这里呆上1年的时间嘛,还有心里有数比较好,说不准什么时候我打算逃跑呢?不过也许没这个可能吧。

  于是我说,「两个姐姐,我今天吃了这么多东西,好撑I不可以带我出去走走?就当散步?」

  她们两个对视了一下,琴姐说:「我劝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够你受的。」「真的现在睡不着,而且这么撑,带我出去走走嘛!」

  我苦苦的哀求着她们两个。

 £姐露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说:「说真的,我们真的劝你还是休息吧,本来今天大家就很累了,而且明天的比赛你需要恢复体力,最主要的是,你在这里的身份你也知道,你是不可能出去正常的散步和走动的,只要你走出这个房门,就必须要穿戴装备的!你还受得了?」

  「没问题的!」

  我点了点头!

  「哎……也许我们两个杞人忧天吧,人家在一个月的训练中那么优秀的成绩,今天这个比赛算什么呢?看来是我们两个有点善良过头了呢!」

  琴姐不怀好意的说道。

 £姐摇摇头说,「好吧,不过今天很多观众对你已经有很深的印象了,虽然他们没有看到你的脸,但是为了不让大家有发现的可能,我们不能向往常那样捆绑你了,也不能穿你的大红色的衣服了,等我想想怎么办!」

  这时,琴姐眼前一亮,有了主意,话也没说直接就跑了出去,很快拿着一套衣服过来,「这时我的收藏品哦,夜上海!」

  这是一条黑色的短袖长旗袍,上面有红色的大朵玫瑰花点缀,给人很高贵的感觉,于是,娟姐给我稍微化了一个妆,而琴姐则给我穿了双黑色的长筒袜,10公分的银色高跟,没有内衣内裤,直接穿上了旗袍。当我穿上旗袍的时候才发现,旗袍是两边开叉,而且叉开得格外高,差不多到髋骨的位置了,也就是说,我站着不动,大腿的侧面都会暴露一部分出来,如果走动起来的话双腿的外侧全部露在外面,甚至大半个屁股也都会被看见!

  整体感觉是高贵中更带一些妩媚和性感。随后琴姐拿来一顶黑色花沿帽,帽子的前面还有黑色网状面纱,戴上帽子以后我的大半个脸被遮住,接着又给我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球,这样子的话不认真看,或者不熟悉我的人根本认不出我来。

  琴姐又拿来一副贞操带,上面立着两个大大的假阳具准备给我穿上。

  这时娟姐阻止了琴姐,「算了吧,就把她装扮成新到的VIP客户,来做参观的,那个就不用了,让她放松一下。」

  最后娟姐将我的双手在背后重叠,用黑色的绳子来了一个小高手缚,[全本完结]成了对我的装备。临走之前,娟姐再一次嘱咐道:「今天晚上我们出去不能走多,可以详细的参观一下木木的未来馆,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别人的馆场我们从门口走过看看就好了,万一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我们这时破坏了规矩呢,特别是今天的那个胖子,你有留意的吧?」

  我认可的点点头M是那个老色鬼王某,今天他也是丢够了脸了!

 £姐继续说:「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相当于导游,你是新的VIP客户,我们会给你介绍,而你也要会意的和我们做交流,特别是在有人的时候,明白了吗?」

  我又使劲的点点头!临到出门之前,娟姐又细心的检查了我的衣服和装扮,这才和琴姐领着我走出卧室。娟姐还真是个温柔、细心、善良、可靠的人呢!

  穿着如此轻松的装备出去走走,真是心情舒畅,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这里,不然总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是一个谜团!

  走出卧室,是一间和卧室差不多大的换衣间,她们带着我继续走,这时我发出呜呜的声音,示意她们我想看看,她们才停下来,拉着我从卧室门左边开始,这面墙差不多有4米长,有两个大衣柜,打开一看,第一个衣柜全部是各种各样的性感衣服,多数是皮装,有开档露乳的,有束腰,有单手套,等等,各种颜色都有,但基本都是深色。

 £姐说,「这是我们两个穿的服装。」

  第二个衣柜里面,是很多个隔层,最顶上的隔层空间很高,里面放了很多高筒的靴子,有很少的几双矮筒的靴子,下面有大概6层矮阁子,里面是各种高跟单鞋,但没有一双低于12公分,而且全部都是凉鞋。娟姐说:「这也是我们两个的鞋。」

  往右转的这面墙上是一个稍微矮一点的柜子,打开里面以后是各个抽屉,每个抽屉里面存放的都是与性虐有关的器具,而且每个抽屉里面装一种东西,有专门装跳蛋的,有装电击器的,有装肛门塞的,有装电动棒的,特别的是装电动棒的抽屉特别的多,足足有8个抽屉,里面的电动棒各式各样,但是似乎都没有平时给我用的那么大,难道这些不是给我用的?

 £姐说:「这些都是给你用的东西,跳蛋和电击器这些都给你用过,可是因为这些是提前准备的,根本不适合你的尺寸,换句话说用这些的话也许满足不了你,所以给你用的都是后来特别定做,这些就一直放在这里没用过。」

  听到这番话,我这个汗……不过这也是事实……

  再往右转也是两壁大大的衣柜和对面的一样,「这两个柜子就是你的物品了!」

  琴姐说。打开柜子一看,第一个柜子里面是鞋,款式都和她们两个的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第二个柜子打开以后里面的全部都是我的衣服,比她们两个的款式更复杂,更新,而且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鲜红色,而且光泽度特别的亮,正如之前用的那件也放在里面。

  「这里面的衣服每一件都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都是用的上好的皮质,每件都价格不菲,以前穿过的在里面,还有刚到的新款式也在里面,你这个幸福的小淫娃!」

  琴姐说。

  我心想,这些衣服有什么好幸福的,只是为了满足这些顾客而已,再好的东西也穿不出去,又不是给我买什么世界名牌!正在我抬头想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上面悬挂着一些链条,还有钢架,难怪以前有把我捆起来换衣服的时候,好像卧室里面也有这些东西吧,不过想一想这些东西在这里面是必须的基本品吧!以上就是换衣间的内容了,从与卧室正对的门出去,就到了今天早上出门的门厅,早上用的「车」也停在这里,只是外面天已经黑了,看不清楚里面。

  出门以后我们左转,前方的墙上有两个门,第一个门打开以后是一间卧室,里面很简单,有两间床,一部电视,一个储物柜,一张桌子。「这是我们两个的房间,我们平时就在这里休息,不过也只有休息的时候在这里面而已。」

 £姐说。右边的一道门打开以后,印入眼帘的就是一间浴室,就是平时我们洗澡的地方了,在靠外的位置是一间小小的卫生间,里面有一个大的浴盆,还有淋浴器,但是不例外的,顶上,墙上同样都有拘束用的「基础设施。」

 〈[全本完结]这边以后我们朝对面的墙走去,那边只有一个门。打开门以后,娟姐打开灯,这里像是一间准备室,有一个医药柜,里面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药品,还有医用的工具,医药柜的旁边是一个专业消毒柜,还有一个控制台,控制台的上方是一块玻璃,里面现在是黑区区的一片,上面有很多按钮,对我来说这个控制台就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了。准备间的里面和右面还有两个门,正前方的门打开以后,稍微宽敞了一些,里面放着妇科检查椅,也就是她们对我进行药物改造的地方了,也可以称这里为医务室。里面还有些直立站立的架子,当然,这个架子是多用的,可以让你分腿站,也可以并腿站。屋顶上还有很多吊环等等。

  离开医务室,从准备间的另外一个门进去,娟姐在门边打开灯,这里没有窗户,似乎是密不透风的,只有顶上几个空调在工作。这间屋子就很大了,仿佛分了很多板块,这时我在最里面的地方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那就是我接受开发的那个将我四马攒蹄吊起来的菱形的钢架,正在最里面的屋顶下面吊着,看到它,心理面感觉又怕又爱,真不知道这个钢架对我来说是好是坏。还有其他部分都是一些调教用的固定的器具,有木马,有十字架等等。

 £姐说:「这里也是你专用的,任何人都不能使用,当然,也只有我们拥有这里的钥匙。」

  琴姐接着说:「当时调教开发你的时候就是这里,看到那个架子了吗?是不是有些怀念呀!」

  这个琴姐真是调皮,嘴巴总是这么讨厌!我没有理她们,转身向外面走去。她们也跟着我出来,回到了门厅,早上我们坐「车」出去的大门已经关上,我们走到旁边的小门,娟姐拉住我,这次出去以后,千万小心一点哦,不要露陷,随后又给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带着我离开了我的「小囚笼。」

  一出门四处的喧闹终于让我感觉重回人间……这种喧闹跟比赛时候那种喧闹[全本完结]全是两种感觉,让我觉得重新回到生活一样……似乎我有些怀念正常人的生活了。娟姐说:「刚才的区域是专门属于我们3个的,也是木木的未来馆的一部分,根据规定,没有任何人可以踏进那个地方,包括木木,还特别给我们两个授权,如果有人违反规定的话,我们两个可以采用一切手段!」

  听到这里,我有点毛骨悚然,难道你们两个可以摆平任何人?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们j姐笑笑,没有回答我,带着我继续往前走。看来这两个女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啊,还是尽量和她们搞好关系的好!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木木的未来馆的最左边的角落,我们的左边是一片空地,中间有一条长廊,走过去的话应该就是城市生活馆,我们没有走过去,而是往未来馆的大门走。整个走廊是用很浅的蓝色灯光配合白炽灯光来照明,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走廊的墙壁上挂着各种油画,上面全是不认识的东西,比如眼前的这幅,晃眼看去像是一辆四轮山地车,但是轮胎又特别的大,中间特别小,而且感觉没有座椅一样,仿佛一根杆子直接连接了4个轮子一样。第二副画感觉像是一个洗脸池的广告,但是洗脸池的部分倒是很普通,但是脸池的支撑一看就知道那是一个女人的下半身,而且屁股中间的位置还开了档……等等。

  果她们像以前那样给我穿那条紧身裙的话,估计我就快要高潮了。很快的,我们走到了未来馆的正门。整体很宏伟,很高大,门厅是一个圆形的圆柱形,两根在外侧的粗大柱子支撑着整个建筑,而中间却是凹进去的圆弧形墙壁,墙壁上面若隐若现的出现一些奇妙的图案,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这里根本没有门嘛!

  这么大个门厅,难道只是一个景点,而不是大门?真正的大门在其他地方?这时,娟姐和琴姐一左一右的扶着我,直接朝那面墙壁走过去,一瞬间,我们就穿了过去,原来那样的门厅是一个幻像而已。

  当我还在为刚才的「门」诧异的时候,身边的两个姐姐传来「喝」的一声,而我也撞上了什么人。是木木!「你们三个不规规矩矩的在房间里面,出来乱串什么?你个NO.1,今天还没有被玩够?明天还有比赛,你不休息还要跑出来玩?我这里可是有你专属的工作岗位,要不要现在就上去工作啊?真是的!还有你们两个,明明知道明天的内容,还不让她赶快休息!而且,以她的身份,你们两个能够像这样带她出来吗?是不是你们两个的皮子也养了?也想从现在开始就工作!」

  琴姐和娟姐被吼的战战兢兢的。想解释,是我要求她们带我出来的,可是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赶快带她回去!」

  木木继续吼道。

  说[全本完结]我们3个识趣的转身朝房间走去。一路上我在想,为什么木木会知道我们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呢?难道我们的房间有监控?还有木木提到的娟姐和琴姐的工作?难道她们两个除了当我的调教师以外还有别的工作?我纳闷的想着,也不时朝两边去看她们两个。只感觉阵阵绿光直刺而来,一股阴森恐怖的感觉袭击着我的后背。于是,我只能乖乖的低着头跟着她们走。来到房间以后,我感觉心理已经做好了准备,站着一动不动,等待着她们的报复,毕竟是我害她们被木木骂的。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们一声不吭给我解开所有的装束以后,丢下一句「早点好好休息」以后就走了,「喂……你们两个,对不起!想惩罚我的话我愿意………」

  虽然这些话是我由衷的说出的,但是没有回应,房间里面进入一片寂静。我带着一丝的愧疚、一丝不安倒在床上,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被木木这样对待以后,心里面很失落?应该不会吧,毕竟她们都是走过风雨的人,那么是因为后悔这样带我出去?是想到万一被其他股东发现以后的后怕?难道她们不遵守规定的话会有严厉的惩罚等着她们?

  最严厉的惩罚最多就是沦为M吧,这对她们也不是什么好怕的事情啊!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明天等待着我的内容一定是相当的困难,就像在带我出去的时候一样,三番五次的劝我不要去,劝我早点休息,而且和她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两个姐姐还是很善良的人,也许是她们在后悔当时有些头脑发热把我带出去吧……

  这时一个画面从我的脑海中闪过,刚才在未来馆的大门里面,也就是木木的背后,是一大块液晶屏,每50公分排列着一堆触摸按钮,整个液晶屏仿佛是真正的大门,我没有看到其他的入口,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