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局长上了我的妻子
局长上了我的妻子



女人一生有很多第一次,初潮、初恋、初吻、初夜……这些第一次肯定都会令她一辈子难忘。而对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来说,尤其是像晨这样只和丈夫一个男人有过肉体亲密的正经女人,她的第一次出轨,她的“红杏初夜”,不管自愿还是被迫,也不管刺激还是后悔,其刻骨铭心的程度,肯定丝毫不亚于她的处女之夜!
  晨,这个外表平静、内心似火的美丽少妇,她对那个飘着雪花的夜晚,那个让她伤心流泪又春心荡漾的夜晚,那个她终于张腿容纳另一个男人的夜晚,是不是也会一辈子刻骨铭心呢?
  在窥探晨的出轨情事之前,请容许我先简单讲一下我自己的故事。
  我本是大同市一个大医院的医生,因为老婆出轨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我实在无颜再在那里呆下去,才辞职来到西安近郊开了家诊所,郁闷度日。
  我老婆也很漂亮,是他们单位的“局花”;她的出轨对象是他们局长,一个快六十的老头,但在大同市很有势力。我比贺还要惨,发现奸情时才知自己的绿帽已经带了快一年了。当我准备上门兴师问罪时,老头正拿着电话联系黑道人物要“做了”我。老婆良心发现,与老头争执推搡起来,一失手,把老头从五楼的阳台上推了下去。老头罪有应得地摔成肉饼,我老婆也因过失杀人被判刑五年。
  本已万念俱灰的我因为老婆有情有义的“反戈一击”,总算又恢复了一点对爱情的信心。我相信,老婆在婚外情场转了一圈之后,尤其是在我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终于发现了我才是她的真爱和归宿,才会临阵倒戈的。所以,当一审判决下来,老婆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时,我顶着老头的恶势力、倾尽家财为她上诉,最后总算法庭还有点正义、加上老头贪污受贿的罪行被揭发,老婆才被改判为过失杀人。
  我对老婆的出轨其实已经原谅了一大半,但迄今为止,我对她出轨的原因却一直迷惑不解。在事发前两天,从老婆的哭诉坦白中我得知,第一次,老婆是酒醉无力被强上的,但从第二次被老头堵在局长室里猥亵乃至得逞开始,我就搞不懂了——老婆身高1米70,平时喜欢运动,绝不属于弱女子类型,而那老头也就跟老婆差不多高,虚胖还有哮喘,怎么就得逞了呢?
  而且从那以后,老头派她一起出差、和她一起公费旅游、甚至让她去别墅加班,其醉翁之意难道老婆就不知道吗?要说权色交易我也不相信,据我所知,老头在金钱、职位升迁上从没给过她任何好处。那么,这个快六十的老头到底有什么魅力,能把我老婆从我这个长得还算帅气、经济还算富裕的年轻医生身边夺走呢?
  这是我一直想弄明白的。可惜,老婆惟一的那一次坦白,被我两记愤怒的耳光打断了,我亲手把迷途欲返的老婆又推回了老奸夫的怀抱。
  后来有机会和老婆交谈时她已人在狱中,探监时那环境也不适合说这些事,她见到我只是一个劲儿地哭;而老奸夫也死了,又没像巩那样留下日记。所以,我心中的疑问一直延续至今。
  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更同情贺的遭遇;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更想了解晨的出墙经过,探究晨的红杏之心。
  那个刮风飘雪的夜晚,晨望着巩,泪挂香腮……
  眼前这个“憨厚朴实”的男人,原来感情这么丰富细腻!他身着破碎的衬衣站在风雪里瑟瑟发抖,脸上挂着那个凶女人的抓伤,他哭诉着自己的遭遇,他倾诉着自己的爱慕,他即将伤心地离她而去……善良单纯的晨,心都要碎了!
  但事实上,她眼中的“憨厚”男人——巩,却并非她想的那么“朴实”,那一刻,他心里想的、血里流的,都只有一个下流的字眼——操!
  “……趁她还在我怀里感动地哭泣,我当机立断抄起她的腿弯,把她横着抱了起来。我像浪漫电视里新郎抱新娘一样,抱着她走进卧室。她软软地任由我抱着,直到我把她压在床上时,她好像才回过神来,开始反抗起来。她的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捶打得我像在按摩……我不管了,什么话也不说,只管紧紧压着她柔软的身体,一会儿亲她的脸,一会儿在她奶子间乱拱……她惊慌地哭着,求我放手,说我这是犯罪,一会儿又哄我说『好弟弟,姐姐知道你不想这样的』。妈的,我不想这样才怪呢!老子今天就是来操你的,还好弟弟,操你小逼的小弟弟才对!……和她缠了很久,我才想起应该先脱她衣服……趁着她正没力气的时候,把她的外套和衬衣都扯掉了……可是真搞不懂她里面穿的这叫什么衣服?这么复杂,都不知要怎么解开的……简直像蜘蛛网一样缠在身上,妈的,城里女人都是这样的吗?……不管了,解不开我就撕扯!还是这样简单,连奶罩子也一起扯掉了……
  天啊,终于亲眼目睹了城里高贵女人的奶子了,好白!好嫩!……她继续捶打我,扭动着,哭求着……我什么话也不说,只顾脱她衣服,妈的,先扒光了你老子才有得爽!……高贵的奶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一手抓住一只奶子,一口叼住她另一边的小奶头,真他妈软!真他妈嫩!……奶头胀了,她的哭声也渐渐轻了,不要,不要,轻轻喊着,真是动听!……下面的怎么更加难脱了……放开她的奶子,我开始专心脱她下面。妈的这就叫连裤丝袜吗?连屁股都包得紧紧的,真搞不懂像这种丝袜穿在身上有什么用?……只好费力把她翻过来……她啊的叫了一声,我已经抓着丝袜和裤衩的腰边,把它们一起拽了下来……白白圆圆的屁股终于露出来了,这可是贺畜生高贵老婆的屁股啊!太好看了!这么白!这么嫩!腰身细细的,屁股却又圆又翘,摸上去凉凉的,像丝绸一样滑嫩!这就叫城里女人的屁股!不像我那臭婆娘的大沟子,全是他妈疙瘩!……她还在轻轻地求我放开她。可是现在,我日思夜想的城里美人,已经被我扒个精光!这么软软香香的身子,放开你,老子就是他妈天下最大的傻瓜了!
  她已经基本没力气了,两条白腿也软软的,很容易就被我分开了……我一边吸她的奶子,一边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她哭求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我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我的大吊顶到她小逼外面时,她咬了我肩膀一口,但我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兴奋!……我开始亲她的小嘴,当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的时侯,她捶打我肩头的拳头力气越来越小了,像是变成在抚摸我……最后,她的双手竟然往我背后伸去,搂住了我的脖子!她哭叫声也变成了急促的喘息……
  我的大吊在她小逼外顶来顶去,就是找不到洞口,但是那里感觉流了好多骚水,湿淋淋的……我的吊找到逼缝了,在里面滑来滑去……她的脸色变得好红,嘴里嗯嗯地哼着……我的大吊终于陷进一个杏里,那应该就是她的逼洞了……
  我感觉到她的双腿张得更开了,小逼口竟然一动一动的……天!只要再使把劲,我就可以操进这个城里美人的小逼了!
  这时她突然睁开眼睛对我说,等一等。这还能等吗?我嘴里问她怎么啦,下面却悄悄使劲,真他妈紧!吊头又进去一点点了!她全身抖了一下,用手推挡着我的肚子,还是叫我等一等。看她红红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全本完结]全是一付发骚的样子,不像是要反抗,我就停了一下。这时她重新闭上眼睛,红着脸吃力地说出一句话来:『你旁边的抽屉里有……东西,你先把它拿出来。』我没想明白她话的意思,就伸手打开了床边那个柜子的抽屉,里面竟是一盒避孕套!有生以来,我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成就感M是现在回想起来也还是那么兴奋,而且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句话!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同意了!说明这个城里女人同意让我操她了!说明我不是强奸,而是真正征服了这个城里的高贵美人!……等我戴了避孕套的大吊再次贴近她的小逼时,她又说等一等,这回是让我关灯。都这节骨眼了,还会害羞?真他妈事多!都听她的吧,老子今天有操就行!
  扑的一声,我终于操了进去!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大吊真是幸福!真想让那帮穷老乡知道,我操进了一个城里高贵女人的小逼!一个平时不拿正眼瞧他们的富翁太太的小逼!而他们这些笨蛋,只配操自家的丑婆娘和肮脏的婊子!……她的逼可真紧!一操进去就紧紧包住我,里面还一阵阵抽动,她也在那一刻更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嘴里发出『哦』一声好听的呼叫……同样生过孩子,为什么我家臭婆娘的逼就像山洞,而她的逼却会这么紧?真是想不通!……我不知道城里女人该怎么操,但心里想操女人应该都差不多吧?于是我就跪了起来,用腿的力量把她的两腿分向身体的两侧像青蛙腿一样弯曲着,我操那臭婆娘时基本也都用这个姿势……她好像也很熟悉这个姿势,是不是贺畜生也都这样操她的呢?哼,想起那个富得流油的畜生我就来气!凭什么他可以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我却只能跟那个猪一样的臭婆娘生活一辈子?我他妈不服!
  现在好了!贺畜生你想不到吧?你漂亮高贵的老婆现在被我压在身子底下操了!嘿嘿,打死你也想不到,你老婆会被我这个你最看不起的穷农民操了!贺畜生你他妈给我记着,不是强奸,是你老婆自己打开门让我进来,让我把她抱进卧室的,还让我戴上避孕套,然后张开她美丽的大腿,让我操她!她是自愿的,你想不到吧?哈哈……”
  这篇日记的记录日期是12月11日,巩妻带儿子回老家的当天晚上。可能那十几天大部分时间妻子都在旁边盯着,巩除了在草稿本上匆匆记录一些备忘情节,根本没机会静下心来在正本上叙述自己的“辉煌战果”。而等妻儿离开,他激动地在正本上写这篇日记的时候,他和晨已经发生过两次关系了,加上期间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这篇日记的内容十分丰富,篇幅长达八开日记本的整整五页!
  这段出轨故事,从开始的不可能发展至此,一个美丽善良的城市少妇终于向一个变态邪恶的农民工打开了自己的“红杏之门”,这中间有比如巩妻来京、贺出差、巩妻闹事等等偶然性,但也有其必然性,比如——1、贺太重事业,忽略了与妻子的感情交流;2、晨涉世不深又多愁善感,对爱情和婚姻的理解过于理想化;3、贺、晨都对人心险恶估计不足,忽视了社会底层人物的力量;4、巩的病态心理隐蔽而又顽固,俗话说“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
  但我更感兴趣的是:既然晨是一个向往理想化爱情、并非水性杨花的感性女人,那么即使出墙,她所追求的婚外恋情也应该首先是花前月下的浪漫、红袖添香的情趣才对,可为什么在情人的第一次表白之后,她就轻易地献上了自己宝贵的贞操呢?
  作为与贺遭遇相似、性格相近的斯文男人,我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直到在仔细阅读《我》文后的评论时,看到一位网友的回复后,我才恍然大悟。
  那篇回复的大致意思是这样的:很多人对晨竟会这么轻易委身于像巩这样的下三滥感到迷惑不解,该网友就拿自己泡良家的经历现身说法,说别以为这些平时趾高气扬的美妇人很难钓,只要胆大心细,寻找她的弱点,展示自己有别于她老公的优点,总有办法骗她上床的;关键是第一次,即使用点强也别怕,这些注重名声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告诉老公、或告你强奸的;只要你插进去了,保管她以后对你服服贴贴的!
  用强S然这么简单!这是我和贺这样的男人永远也想象不出来的。
  这个网友肯定是泡良老手,而巩这个陕西来的农民工,此前只有过他老婆一个女人的经历,是不可能这么洞悉城市女人的心理的,只能说是他的变态报复心理和一时冲动使他歪打正着地钻了晨的空子,破了晨的身子。
  而说不定正是他的这次勇敢的“半强奸”,又刚好让晨体验了一次与丈夫的温情脉脉截然不同的性爱滋味,才会从此迷上巩这个“简单率真”(她在后来的幽会中屡次跟巩说起喜欢他的“简单率真”,厌恶老公的“虚伪”)的农民工。
  这又让我揣测起我老婆因酒醉无力被老奸夫强上的那个第一次,是不是也像晨一样起先抵抗过一阵,后来就认命了呢?是不是在临被老头破身之前,也说过类似晨要求巩戴上避孕套那样的让我羞耻万分的话来呢?
  女人,为什么会有这样致命的弱点?
  我的心忽然一阵疼、一阵酸,为我老婆,为晨,也为所有被“贼”惦记、最终又因软弱而迈出红杏第一步的妻子们。
  作为一个女人,晨的人生书页中翻过了重要的两页——1995年夏天某个炎热的夜晚,上海,在贺的公司宿舍里,晨向恋人贺献出了自己的处女初夜;2005年12月1日风雪夜,北京,在自己和丈夫的婚床上、幸福的婚纱照前面,晨向巩献出了自己的红杏初夜。
  对女人来说,这两页何其珍贵!但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真想跑到北京阻止晨去翻后面这一页!那样,晨将是个多么[全本完结]美的妻子啊!
  这样感叹,并不代表我就是个传统卫道士。如果晨像《泰坦尼克号》里的罗丝抛弃虚伪的未婚夫那样爱上一个率真勇敢的“杰克”,甚至,她就是像《廊桥遗梦》里的主妇弗朗西斯卡那样来上一段浪漫情真的婚外恋,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支持她。
 ∩是,她宝贵的红杏初夜却偏偏献给了巩这个居心叵测的人渣!
  在对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马上去找晨,把这本肮脏的日记送到她面前,让她好好看看,这个她所爱的男人在采了她的红杏初夜之后肮脏、变态的真实想法——“……我不知道城里女人的高潮是怎么样的,但感觉她的反应和我那臭婆娘也差不了多少,也会搂着我嗯嗯啊啊地叫,只是声音小一点,叫得好听一点。小逼也会流骚水,感觉我的吊毛上、她的屁股上都是湿乎乎的……我好有成就感!
  我把一个高高在上的城市美女操得逼水长流、猫儿叫春了!哈哈!……女人和女人之间竟有这么大的差别!小逼紧,奶子挺,身上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压在上面真他妈像皇帝一样享受!……我搞不清操了多长时间,肯定很短,不到十分钟吧?我一个不留神就哆嗦着尿了去,可惜啊!不过能操这样的城里娘们一次,我也不白活一回!……我开了灯,想欣赏一下征服美人的『战果』,却发现她哭了,蒙着被子趴在里面哭……我有点怕了,想跑了算了,但又一想后来你不是愿意了吗?还让我戴套操你呢!妈的城里娘们脸皮嫩,在装逼呢吧?好,老子也装装吧!我就故技重施扮可怜,跪在床前边抽自己边骂自己不是人,亵渎了心中的女神……她终于不哭了,抬头红肿着眼睛说什么其实也不怪我、怪她自己没控制住自己、还有什么只此一次之类的屁话……我还是有点怕她反悔,万一告我可兜着走了,他们家有钱有势,我可弄不过他们!操一次够本了!我赶紧向她告别,说保证从此永远消失。不过她好像真的并不怨恨我,这让我放心不少。……离开之前,我再看了一眼捂着被子、但露着半个奶子的哭泣美人,心想这就是我的辉煌成果啊!最后又看了一眼他们墙上的婚纱照,上面贺畜生笑得那个开心!神气什么啊,你老婆都被我操过了,这顶绿帽子你戴定了,哈哈!……在回来的路上,一直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真实,像是做梦一样!我真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怕,没有留下来。如果留下来,她会不会答应被我再操一次呢?都被我操过一次了,还在乎一次两次?记得我快射出来的那阵子,她骚得厉害,抱着我脖子一个劲地扭屁股,好像还喊什么『好弟弟,快,快』……可惜啊,就这么放过她了!而且城里女人确实难弄,那心就像海底的针,想再搞第二次就没那么容易了!估计以后再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所以,我更加嫉妒贺畜生了,他凭什么能一直过着这么舒服的日子,不光我看到的好吃好喝、好房好车,原来连老婆都能比我那臭婆娘的强一万倍!小逼那么紧,身子那么软,脸蛋那么俏!都是人,凭什么!不就是因为我命苦吗?最恨这种人了!不过,贺畜生我今天终于报复了你!我成功了,心里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痛快,恐怕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报复方法了!我操了你老婆,让你戴了一顶永世不得翻身的绿帽子!……真是越想越兴奋呀!晨,是晨呀!多了不起的城里女人!出门就戴上墨镜,走路从来都昂首挺胸,高根鞋踩地的声音都显得那么牛!从来都没拿正眼瞧过我,在当年她骂我、训我的时侯,那是多不可一世的样子呀I能当初在她眼里我就是又脏又臭又没文化的下三滥,可当时她会不会想到今天?竟然会被我操了!她的小逼里竟然会有我这个下三滥留下的污垢!后来她也没有怪罪我,还让我戴上避孕套,这不就代表她看上我了吗?她同意我操她!……苍天还算有眼,我今天终于真正享受到了贺生活中最重要的一样东西!
  以后我要全部都享受……道德?去他妈的,这只能怪贺畜生太有钱了!要是当年他这种畜生能省出几顿饭钱拉我一把,我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早就明正言顺的娶个城里媳妇了,何必和那个赖婆娘过日子,连我的儿子都受她影响,天生也长一副赖相,一看就还是穷命,我都觉得对不起儿子呀……”
 〈到这里,我对巩的变态与邪恶早就厌恶得麻木了,能让我继续读下去的原因,是晨,是晨的红杏之路,晨的红杏之谜。
  也许上面那个网友说得对,对人妻,“只要你插进去了,保管她以后对你服服贴贴的”。
  晨并非水性杨花的欲女,但正是因此,她才会特别注重这一夜,才会在芳心深处对巩产生了一种她自己都不想承认的依赖感、归属感。在这之后长达四个多月无怨无悔的感情付出和肉体奉献,其实都跟女人这种奇怪的依赖感和归属感有关——因为这一夜,她被巩,这个丈夫以外的男人“插进去”过!
  当然,我们还必须注意这样两个事实:1、巩在“操一次够本”的肮脏目的达到之后,身份地位上的巨大差距使他自己也对再次享受晨的肉体基本不抱希望了,“复仇”已告一段落,正准备带老婆儿子回老家了;2、风雪夜之后的一周里,晨的道德观确实让她非常后悔和不安,而且内心里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已会委身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所以在道德和欲望的天平上,她摇摆了一阵子,又开始向道德这一头倾斜了,她决心让这事永埋心底,重新做回贺的好妻子,直到她再次在街头看到了巩……
  好像老天也嫉妒贺和晨过于[全本完结]美的生活似的,硬是在风雪夜的七天之后安排了这次巧遇,硬是把一个准备做回好妻子的可怜少妇从心理天平的道德那头拉了回来,重新推向欲望的深渊。老天爷更像一个悲剧大师,硬是把原本如此[全本完结]美的晨、原本如此[全本完结]美的婚姻,乒乒乓乓、稀里哗啦砸碎了、毁灭了给你看,然后告诉你——这才叫悲剧!
  本已平静的芳心这时就像被投了一块石头的湖面,又泛起圈圈涟漪。
  芳心的涟漪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了,一个询问的电话,换来“悍妇”的嫉恨;一顿“悍妇”上门的兴师问罪、怒骂推搡,换来了巩“梅开二度”的希望。
  巩妻,又是巩妻!这个可怜的傻女人,两番兴师问罪,自以为在捍卫自己的权益,却不知一周前正是她给晨这个情敌打开的红杏之门,现在,她又亲手送给丈夫一个抚慰情人、重燃“旧情”的绝佳机会!
  作为一个陕西来的农民工,其实巩并没有多少和女人交往的经验,尤其是在晨这个都市白领面前。但是巩很有悟性,在与晨的接触中他学会了观颜察色,学会了寻找晨的弱点。
  “……这个臭婆娘还真不赖,老是给我创造意想不到的机会!……我把她从晨身上拉起来时,看到晨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扯乱了,脸上挂着泪,眼神里好像还有向我求救的意思。这就好,干脆把怨气都发在臭婆娘身上!……我一边打骂着臭婆娘,一边用余光看晨,她好像很满意我的表现,是不是我又有希望了?我心中一阵高兴,把臭婆娘打得更凶了,最后我放了狠话,『你给我滚!不滚今天我让你死在北京!』她终于哭着跑出去了。……晨还趴在地上哭,我扶起她的肩膀看到她眼神里并没有怨我的意思,甚至好像还很感激我刚才对臭婆娘的凶狠。这个城里娘们在跟那臭婆娘争宠?肯定是的4我打原配老婆,她心里高兴。这太好了!我今天要多使些手段,再把她骗上床,好好地操她一次!”
  不知是巩本身文化水平所限写不了这么长的篇幅,还是再续情缘的意外惊喜让他太激动了,这篇长达五页的日记写到这个部分时忽然有点乱了,错别字、语法错误比比皆是,叙述过程也是颠三倒四。
  所以,我只能把晨第二次出轨的整个过程先理顺了:巩妻上门打闹——巩止——打骂老婆——抚慰晨——送晨回家——车上吻晨——晨家中按摩——第二次发生关系——晨留巩在家过夜。
  然后,再如实摘录巩日记里一些混乱、激动、变态的句子——“我故意带着责怪的口气对她说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现在弄得我无家可归了!哈哈,她真的信了,脸上都是惭愧的表情。好,我就利用你惭愧的心理,让你补偿我的损失!怎么补偿?当然是用你的小嫩逼啦还有什么!嘿嘿!”
  “在车上我就忍不住了,停下来一下抱住她,强强亲她。她挣扎了几下,用小拳头轻轻垂打了我,就不动了,气喘虚虚的任我亲。城里女人的嘴巴可真香!舌头又软又湿,又灵活!光这样亲,我的大吊就硬的厉害!”
  “我一边亲她的香嘴,一边在她身上乱摸,但没摸她奶子和小逼。我要让她觉得我很激情,但不是下流!我要让她感到我很爱她,不是只想操她小逼的人,他妈的不想才怪呢!”
  “她身子被我摸的越来越软了,整个靠在我身上,要不是在车上,早就把她剥光操了!不过看她这样,今天晚上是逃不出我的魔爪了,哈哈……”
  “她同意我进去家里,这就肯定还有戏!一定能操到她今晚!我一直把她扶到沙发上,她的脚还说疼,我就说会安摸,她笑了说不信。我赶紧说,你不信就给你摸摸试试看好吗?她并没有反对,靠在沙发上,眼睛不敢看我。”
  “这次终于仔细看清楚了她的丝袜,真漂亮!包着美丽的小腿,还闪着光。我从她扭伤的地方摸起,慢慢往上摸,摸到膝盖、摸进裙子里的大腿了,抬头看她,她眼睛闭上了,脸红红的,胸甫上的奶子一起一伏的。我担子更大了,再往里面摸,摸着她嫩嫩的腿肉了,真嫩!真软!”
  “这样都不反抗,天啊!最美妙的时刻就要第二次来我头上了!我本来以为再也没有机会了,可老天真是照顾我啊!贺畜生,你的漂亮老婆说不定是老天安排好的要给我操的!你的绿帽子也是老天安排好的!”
  “我跪在她膝盖中间,头都快钻进裙子里了,她也没反对。真他妈香啊裙子里面,好像是香水的味道,又好像不是,是她身上自己的气味吗?我干脆伸到她屁股下面把裙子整个扯起来到腰上,双手捧着她圆圆的屁股,把鼻子凑到她鼓鼓的小逼上使劲嗅。真他妈的香!小逼有这么香的吗?我那臭婆娘就是臭的。”
  “她的下身被我整个拉到沙发外面了,我的嘴巴和鼻子激动地在她肥肥的小逼外面嗅啊,吃啊。她下面一挺一挺的往我脸上凑,腿把我的头夹得紧紧的。妈的我可从来没钻过我婆娘的胯下,今天你是一个列外!我大佬爷们把头钻在你胯下,说出来可会被人笑的!我要你等一会儿给我补偿!最高的补偿M是你的小逼要让我操个够!操红操肿为止!哈哈……”
  “她的小逼虽然还包着丝袜和里面的秀衩,但是里面发出来的气味却越来越浓,是娘们发情的气味!臊臊的,有尿的味道,但比臭婆娘的好闻多了!分明发情了、欠操了,她他妈嘴里还是叫着不要不要的,要我那丑婆娘早就喊我快操快操我了。城里娘们就是脸皮嫩!想挨操时还摆高贵!真是有味道!”
  “终于又一次把她扔到那张软软的大床上了!这可是她和贺畜生一起睡觉的地方!她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闭着,脸红着,没有像上次那样挣扎。我放心地在床边先脱自己的衣服,心想不用急,今天她可是自投罗网,心甘情愿地等着我来操呢!”
  “有了上次的经验,但脱起来还是那样麻烦!城里娘们娇贵啊!想操就得让你麻烦点!奶罩的扣子竟在前面,还小小的看都看不见!”
  “奶罩都扯下了,丝袜和裤衩也被我扒掉了,那件棉毛内衣却怎么也不肯让我脱,还让我关灯,这娘们真是难理解!算了,都随着她,能操到就行!但客厅里的灯能照进来,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红红的漂亮脸蛋、白晃晃的奶子、肚子下黑乎乎的逼毛!这次总算看到了!真美!”
  “奶子看上去挺挺的,摸上去却又软又嫩,奶头还红的,真小4上去就比那臭婆娘金贵!腰身比平时看到的还要细,到屁股这里一下子大起来,像葫芦一样。逼毛不多,而且不像臭婆娘那样毛蓬蓬的,非常整齐,长在肉鼓鼓的馒头一样的逼上,真好看M像拿梳子梳的。可惜我想钻到下面仔细看她小逼,她不让看,把我的头往上捧,我就只好顺着她亲她奶子,吸她奶头了。”
  “小逼不让看,摸还是让摸的,我亲她脸蛋、吸她奶头时她一直闭着眼睛,像是害羞又像发情地呼着气,我的手一直在摸她小逼,水慢慢多了,手指还扣了进去,粘乎乎的,我拿手指放鼻子上闻,臊味很浓还有白白的颜色,难道是排卵期?果然,等我把大吊放到逼口时,她睁开眼睛又说让我戴上套子,说自己今天不安全。他妈的排卵就排卵嘛,非说什么不安全,城里人就是喜欢假的一套!不过想到这套子本来是贺畜生用的,现在我来用它操他老婆,真是有成就感啊!”
  “因为紧张,我怎么也戴不上套,浪费了两个,真是麻烦城里女人!带什么套子啊,要真怀上我的种了,就生下来,让贺畜生当个便宜老爹,帮我养儿子多好!哈哈……最后,她竟让用手帮我套上了,那软乎乎的小手从吊头一只鲁到吊根,真舒服啊,差点就射了!这是真正丈夫才有的待遇啊,看来这个漂亮娘们真是爱上我了!幸福啊!”
  “还是上次一样的姿势,不过顺利多了,她还伸手扶着我的屁股往回拉,自己下面向上挺。妈的!一下子就插进去了,还是一样的紧,水多的原故吧!她翘起下巴,嘴巴里长长的叫一声『哦……』,真是让我消魂!”
  “真是没面子!我他妈是怎么啦?没抽几下,几分钟就喷射了,肯定太紧张太兴奋了,看她好像还没过瘾呢!不能败给贺畜生!太丢面子了!幸亏我有年轻本钱,以前我婆娘关了灯不看见她脸,我最多也能硬4次,何况现在身边是个这么漂亮金贵的城里女人!我嗅着她身上的香味,甜着她的小奶头,手摸她湿乎乎的小逼,尤其是她身上滑溜溜又娇嫩,我用自己身跟她皮肤慢慢摩擦,几分钟我就又硬起来了!太好了!”
  “扑一声又插进去了,没搞几下,她突然使劲推我,我吊滑了出来。原来太冲动,我这回忘了带套,妈的有这么严重吗?就一次不带就会怀种?没办法又让她帮我带上套继续操,刚才她是侧着身子帮我的,我一插才发现自己屁股坐在她一条腿上,双手捧着她另一条腿。谁知这个没试过的姿势竟让她很快就高潮了!恩恩阿阿叫着,全身一会儿弓的像虾米,一会儿又打的笔直,还一直抖啊抖像抽风了,眼睛半眯着,只看到眼白。城里美人高潮的样子真是奇特!又迷人!”
  “我还没射呢!只是这个姿势我不舒服,碰不到她美妙无比的身子,摸不到软嫩的奶子,我就把她翻正了恢复了我最熟悉的姿势。她身子软软的任我翻来翻去,嘴里恩恩的不知道是抗议还是撒娇。”
  “射了第二次之后,她身子更软了,紧紧搂着我像泥鳅一样缠在我身上。我也趁机在她身上东摸西摸,摸到小逼里感觉水真多!我射的都在套子里呢,那些水可都是她自己流的!想不到比我臭婆娘还多,想不到正正经经的城里女人也会流这么多骚水!都是我的本事啊!”
  “其实我也射2次很累了,但为了超过畜生贺,为了给晨留下一个难忘的美好印象,我决定再来一次,妈的舍不得精子套不住这个迷人的城里娘们!在她身上磨了一会儿,真的又硬起来了!我真他妈行!大吊神功!哈哈……”
  “这次她求我别搞了,翻过身不让我搞。我怎么能轻易放过你呢?我趴在她背后用半软不硬的大吊在她白沟子里蹭,她沟缝里全是滑滑的骚水,我滑进她腿缝里了,大吊磨察着她肥鼓鼓的嫩逼,慢慢变的越来越硬了。她好像也感觉到了我大吊的壮大,慢慢动情了,嘴里说别别,屁股却慢慢翘了起来。妈的装什么正经?在老子的吊威之下,什么高贵的女人都得给我翘屁股!哈哈!”
  “兹的一声终于又操了进去,现在顺利多了,被我操松了吗?嘿嘿!我坐起来坐在她腿上操,看自己的吊在两个白白的屁股蛋中间进进出出,那两片肥逼肉夹着我的大吊,好像比刚才红肿了很多,真有成就感!”
 〈到这里,巩的变态和无耻肯定已经让大家愤恨不已,而晨原本单纯善良的美好形象也肯定在大家心目中一落千丈了。
  多么美丽高贵的少妇啊,怎么就会愿意被一个下三滥一次次地玷污?还被弄出几次高潮来!《我》文里不是说贺与她的性生活非常和谐吗?
  而我心中的痛和惜肯定要比你们更深、更切!因为晨的红杏第二夜,让我无法不想起我老婆燕!老婆,就算第一次因为醉酒无力,因为女人的软弱,可被老头堵在办公室的那一次,你为什么会屈从?是有了第一次,就破罐子破摔?还是老头真的在性上面有过人之处,让你食髓知味了?不可能!我们的性生活不也像贺、晨那样和谐美满吗?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想不通啊。
  难道,女人骨子里真的水性杨花吗?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在巩的故作可怜和花言巧语之下,晨竟留他夜宿!
  在这张贺、晨的夫妻床上,晨不仅两次向巩这个人渣献上自己宝贵的贞操,还允许他抱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睡一整夜!
  更有甚者——“本来非常爱清洁的晨竟然连澡都没洗,就钻进我的怀里,很快睡着了。”
  “床单上有很多她的骚水,东一块西一块的,三个避孕套就在我们身边,她这样也能睡的着?哈哈,看来我的功夫真不错!把美人操得爽美飞了,什么都不顾了!”
 〈来这一夜真的是个转折!
  虽然不是像巩自吹的那样用他的“大吊”和“功夫”征服了晨,但不可否认的是,起码这种新鲜的、与丈夫滋味迥然的性爱让晨的心荡漾起来了,或者说使她原来不敢承认的对巩的依赖感和归属感更加显性化了。
  其实,连巩自己都对这种待遇受宠若惊,恍若梦境——“早晨一睁眼,身边没看见晨,我怀疑是不是自已做了一个梦,因为这样的梦我以前也不是做一次两次了。可是四边一仔细看,看见地上扔着一个粉红色奶罩,床上一摸,从被窝里摸出一条连裤丝袜和湿湿的秀衩来,我才相信这是真的!屁股下的床单上还有点湿,粘粘的,天啊!昨晚上我真的又操了晨!而且这次不一样,我没有一点强迫,她被我操的晕乎乎还操出那么多水来!……特别是这条白色透明的裤衩,裆里还有粘乎乎的骚水呢!晨的骚水!还没有操时她就流这么多,肯定是帮她按摩的时候流的!太珍贵了!……我赖在他们床上真不想起来,抬头看看他们婚纱照上笑眯眯的贺,我真太高兴了!贺总,昨晚上你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我这个下三滥操你老婆吗?操了三次啊!比你强多了吧4看这床上,都是你老婆的骚水啊!……原来她是去灶房给我做早饭了,嘿嘿,娘们拿我当她老公了!天啊,真想不到啊,这娘们看中我哪儿了?大吊吗?哈……”
  我真的无语了……
 …过这个冬天的“春夜”之后,说晨春情萌动也好,食髓知味也罢,总之,她的心开始飞了,身体也不再受自己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