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女友  »  【江山风雨录】(1-3)作者:xiangye
【江山风雨录】(1-3)作者:xiangye
 字数:21600
 2013/08/23 表于:SIS
 
   先说明:假作真时真亦假
 
  (先发个短篇试试,这个是没修改的,第一人称,有修改的,是第三人称, 不过就发一个)
 
  第一章:风起前夕
 
  「霖哥哥,霖哥哥,起床啦!起床啦!」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翻头一侧身,迷迷糊糊道:「小晴乖乖……让我再睡会儿……再睡会…… …」「不行,霖哥哥你答应我今天带我去桃花林去玩的!快起床!快起床!」小 晴在床边使劲摇着我的手。
 
  「好啦!好啦!别摇了,我起床了。」
 
  我揉着眼。半惺半闭艰难地坐了起来。
 
  此时映入我眼前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嫩白娇俏的脸蛋挂着渴望,一双 又大又圆的眼睛,正巴巴地看着我。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爱怜道:「别这样可怜兮兮的,霖哥哥马上带你去桃花林玩。」小晴闻言高兴得 一下蹦跳而起,一边拉我下床,一边催促:「霖哥哥快点快点哦,不然晚了,天 都快亮啦。」我苦笑着望了望窗外,外面漆黑一片,离天亮早着呢。这丫头怎的 那么精神。
 
  小晴是杨叔叔与兰姨的女儿,比我小两岁,幼就跟我一起长大,特别喜欢跟 我一起玩。这也难怪,因为我就是和她一起生活的,严格来说,我是跟杨叔叔、 兰姨、小晴一起生活。除了不住在一起外,吃喝什么的,都是一起的。我的屋子 就在小晴家的隔壁,但内里是有门连在一起的,就是连体屋一样。其实我有时也 搞不懂,究竟我们是一起住还是分开住的。我和小晴不同的是,她有父母,而我 的父母不知道在哪里,自我有记忆起,就没见过父母。我是兰姨他们抚养长大的。 当我问我的父母在哪里时,他们总是有意岔开话题,好像不愿意告诉我,好像很 神秘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打有意识以来,就很爱护小晴,一起那么久,每当有别的 小孩欺负她时,我总会狠狠地揍他们一顿,就算是有些比我强壮的小孩欺负小晴, 我也会跟他们死磕到底。久而久之,附近的小孩都不敢再欺负小晴了,其实也就 是对我产生了畏惧……一个打架不怕死的人,谁不怕?也就这样,小晴很依赖我, 很听我的话,有时候我的话,比她父母的话还要有管用。
 
  说到去桃花林玩,也就是昨晚我吃完我的棉花糖后,她把她的棉花糖分了一 半给我,我冲口承诺说今日带她去桃花林玩,故今晨天还没亮,她就来唤我起床。 
  桃花林位于映月湖中英,其实是一个大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岛上 什么树都没有,就是一大片桃花树,方圆有十数里,故又称十里桃花林,桃花林 一年四季桃花不谢,堪称神奇!因其四季花开,景色甚是优美,所以吸引不少游 人观赏,鉴于此,有些热心的富豪乡绅,捐钱送物,在此修建了一大片的歌台舞 榭,凉亭飞阁,供人游玩。看着此处热闹非凡,一些有眼光的商人,也就贩着各 种物品在此处出售,不觉间,竟在桃花林周围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商街,商街 与一般城里的商街相同,里面该有的都有。
 
  要到那桃花林,需乘船而去,往来间,映月湖上的船只,渐渐增多,到现今, 已有数百条之多。也就那映月湖及其广阔,方圆数千里,一望无际。当中有岛屿 一百三十三座,有相连有孤座,各岛风景不同,倒也不止十里桃花林一处景点。 
  此刻是阳春三月,春雨绵绵,凉意未退。天幕虽然未启,然映月湖上,舟上 摇橹声切是已响起。显然这湖上,船家生意已开始。
 
  这湖中有一巨舟,雕龙刻凤,满船彩带,行于湖上。显然舟中主人,非富则 贵。进入舟中,只见那舟中主人,乃是一年约二十少年,脸色苍白,似乎终年不 见阳光,眼带血丝,泛白虚浮,想必是日夜纵欲之的结果。
 
  此时他赤裸着身体,斜卧在一张红榻上,胯下有一少女,正卖力地吞吐着他 的肉棒。他身旁也躺着两个赤裸身体的女子,正用双乳摩擦着他的双手,娇喘之 声不断发出。
 
  榻下跪着一个身着黑衣,裹头蒙面之人。应该是那脸色苍白少年的部下,此 刻正在向他密报:「启报公子,今晨接到黑隼消息,黄公子请公子于今晚子时在 龙室会面。」
 
  那公子道:「可有查出此次所为何事?」
 
  「禀公子,经查探,估计是与乌岛人有关。」黑衣人道。
 
  那公子道:「知道了,你去回复黄公子,说本公子自会按时赴会。另外,马 上出动所以人手,密切留意乌岛人举动,有什么消息,无论大小,都立马汇报, 如在乌岛人身上发现有任何物品,无论是什么,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抢回来。今晚 的吩咐,你切记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黑衣人道:「属下遵命!」起身疾步走出。
 
  待那黑衣人走后,那公子唤道:「赵福。」
 
  「赵福在」从红榻后的屏风中走出一中年人,这中年人圆脸细眼,唇上留有 两撇细须,头戴一顶伸条冒,冒上嵌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身材是大腹便便, 并且穿着华丽,似是富贵之人,原来也是这公子的手下。
 
  那公子唤出赵福后,也不说一字,抬手划了个姿势。那赵福道:「属下明白。」 
  赵福说完,那公子忽然推开胯下少女,反是抓住身旁一少女,按住在榻上, 提起阳具,对准少女阴户猛烈抽插起来。那少女促不防备,被公子插得连呼喊疼, 而那公子并没有怜花之心,双手一抓少女奶子,用力揉捏,那公子用力之大,使 得少女的双乳被捏得形状变形,加上下身被公子肉棒大力抽插,疼得眼里已有泪 光。忽闻那公子「哼」的一声,拔出肉棒,一股又腥又浓的阳精,喷射在山女乳 房上。那少女知道公子的脾气,含泪用手抹起双乳上阳精,吞入口中,再张开小 嘴,含住公子肉棒,细心舔干净残留之液。
 
  待那少女舔干净阳具后,那公子站立起来,穿好衣服,对赵福点了点头,隧 走出船舱。那公子蹂躏少女的经过,赵福就一直就站在榻旁,那过程自是全数落 入眼中,他竟是一动不动。那公子也若无旁人般由他站着。
 
  那公子走出船后,只听到赵福又唤道:「进来。」
 
  一声之下,又走进四个汉子,各个身材魁梧,脸生横肉,一看就知道是凶恶 之人。赵福也像那公子一样朝他们四人做了个手势,只见那四个大汉,大吼一声, 撕开全身衣服,饿狼般向那榻上三个少女扑去,眼中露出淫荡残忍的目光…… 
  再说那公子走出船舱,纵身一跃,跃上一轻舟之上,下到之时,那舟身纹丝 不动,足见那公子轻功之高,江湖上甚是少见。轻舟上,划舟之人头戴草斗笠, 看不清面孔,起浆一划,轻舟已穿进湖面迷雾之中。
 
  映月湖高空之上,有一黑影掠过湖雾,直飞东方。
 
  紫金王朝,正位于黑影所飞方向。
 
  这紫金王朝,属东方七十二国中最大的国家,国强民富,兵将骁勇,国土纵 横数十万里,可谓万里江山,坚如刚石,而眼下正在盛世之中,更是犹如天之朝 廷,令人不禁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微微细雨如柳絮般纷飞杂乱,纵使强如紫金精兵,也档不住这煞人冷雨飘入 王宫之中。
 
  春雨一向令人多愁,然而紫金皇宫在这细雨之下,却是一片肃杀的气氛。 
  皇宫深处,地下皇室之中,一人坐位于一龙椅之上,正是当今紫金王朝天子 ——紫天狂。天子一脸呈紫色,浓眉剑眼,阔口宽脸,三缕长须笔直垂下,眼中 不时闪烁精光,实是帝王之相!
 
  眼下他正严问眼前下跪之人:「偌大皇宫,守卫深严,你竟给几个寇人混入 皇宫虏我爱妃,该当何罪!」
 
  那跪着之人,吓得全身发抖,战战兢兢道:「回……回禀皇……皇上……末 ……末将无……无能……请……请皇上降……罪。」
 
  皇帝大怒之下,猛然一拍龙椅:「哼!没用的奴才!朕要诛你九族!」
 
  那下跪之人更吓得五体趴下,身躯更假抖动,不敢喘气。
 
  此时皇帝身旁一个内监服饰的老躯突然道:「禀皇上,此事其实也不算全怪 王将军,据探子回报,此事皇宫中,有内奸照应那乌岛人,否则已那区区几个寇 人,纵有天大本事,也早死在皇宫侍卫手中。王将军对皇上一向总心耿耿,还望 皇上饶他一命,令其将功赎罪。」
 
  原来那几个闯入皇宫,掳去皇帝爱妃的,正是乌岛国人,此刻皇帝正为此事 大发龙威。
 
  那皇帝似乎对那老太监甚为尊重,稍呼一口气,道:「既然陈公公为你求情, 朕就先饶你狗命,现朕给你一次机会将功赎罪,你速去带上内侍卫,去诛杀那几 个寇人,记着,把皇妃带回来。此事要秘密进行,知道吗!」
 
  「是,末将领命。末将保证把皇妃救回来!」那王将军磕头应道。
 
  「滚吧!」皇帝一挥手,王将军就躬身出去。
 
  待王将军出去密室后,皇帝站起走下,来回走动,向那陈公公问道:「王公 公,此事你有何看法?」
 
  「奴才认为,那乌岛国虽是好色淫荡之国,但此派人次潜入皇宫中,想必不 是单纯为了掳一个皇妃,只怕另有内情!」
 
  「朕也是如此思量,照看,那几个寇人潜入,武功相当高,又有皇宫内奸照 应,显然图谋已久,必不是只是来掠夺女子那么简单。陈公公,将你全部所思, 说以朕听!」
 
  「是,皇上。奴才认为,那几个寇人,只是乌岛国派出侵犯皇宫的先头一批, 以后会有更多的寇人犯入我紫金国,至于目的……」陈公公说到此处,欲言欲止。 
  「陈公公但说无妨,你我关系,早已清楚,朕断不会怪罪于你。」皇帝道。 
  「奴才认为,那寇人之目的,乃是我紫金国第一重宝——江山风雨图!」陈 公公沉沉道出。
 
  「什么?江山风雨图?」皇帝不禁一惊。
 
  「难道那乌岛国是想毁灭我大紫金王朝不成?我大紫金王朝,精兵千万,强 将如云,边防固若金汤,他们区区猥人,何来的胆子?」
 
  紫金皇帝此时双目射出一道精光,显然这江山风雨图非同小可,听皇帝口音, 乃是与紫金王朝国运紧密相连。实属王朝第一重宝,秘中之秘,重中之重。 
  「奴才也有所想,须知道那江山风雨图,知道其中秘密者,连老奴皇上在内, 天下不过五人,难道……」「报!」
 
  就于陈公公话没说完,密室外有一报声响起,只见紫金皇帝大手一挥,阻止 陈公公说下去,眉头一皱,道:「何事?」也不传门外人进入密室。
 
  「启禀皇上,黑隼来信,羽公子回复午时将到。」
 
  「好,继续留意!」
 
  「遵旨!」
 
  紫金皇帝打发后们外人后,一沉吟,道「陈公公,麻烦你去接待一下羽公子, 另外,暗中查探寇人此次侵犯我皇宫的真实目的,查请他们此次实力,必要时, 对任何大臣,可先斩后奏!皇室中人,可先扣押再禀报。凡是知道万阴童女事者, 一律杀无赦!去吧」
 
  「老奴遵旨!」言毕,身形一闪,消失于密室之中,看着身法,比起那羽公 子来,竟是又高一筹。能足不粘地闪出密室,轻功也接近江湖上的绝顶轻功「踏 雪无痕」
 
  皇帝等那陈公公出去后,细细思付起来……
 
  距紫金朝廷万里之遥的天轮峰中,峰顶站立一白衣之人,只是峰中常年迷雾 飘渺不定,那人身在雾中,自是看不清五官脸孔,不过从背影看去,可见此人身 材苗条纤细,可判是个女子。只见那女子双眼俯瞰天际,喃喃自道:「武林四大 奇宝又一个宝出现,我玲珑宫昨晚龙凤钟齐鸣,众宫女也开始阴液流出,性命难 保,难道天下将乱么……只是我玲珑宫所找的天命之人,又是否在尘世中出现了 呢……」
 
  「春雨绵绵,落月不止,少主人,小晴,你们出去记得带上雨具,莫给淋着 了。小晴照顾好少主人,别淋着少主人」一个约莫三十岁的美妇,对着一对少年 男女说道。这对少男女,自然是我跟兰小晴。
 
  我也不知为何小晴是跟她母亲姓的,但他父亲也不反对。这杨叔叔和兰姨, 怎么那么多秘密。有时我也在想着这些问题。
 
  「兰姨,我说了多少次,您和杨叔叔别叫我少主人,叫我小霖就行。」
 
  我被小晴唤醒后,洗刷完毕,吃过早点,拉着小晴的手,正准备跟她一起去 桃花林玩。
 
  最近不知道为何,我老是很想牵小晴的手,一牵就不想放下,估约是小晴的 手很嫩还是很滑?
 
  而且最近看到小晴,晚上总是想做点什么,但又说不上是想做什么,老是想 着小晴,搞的晚上都是很烦,都睡不着觉,要不今晨也不用小晴来叫了,以往我 可是很早就睡,还睡得很好。
 
  「好啦,娘,不说了,我跟霖哥哥出去了!」小晴挽起我的手就拉我出去。 
  此时虽时还下着细雨,但天已微亮,村落小路已经隐隐可见,我和小晴撑着 伞,在小路上慢慢地走着。
 
  路上也偶尔遇见几个勤奋的乡亲,我跟他们都是打打招呼就过了。不知不觉, 就走出了村子。村子外,是一片农田,种这各种各样的农作物,路边野花也开了 不少。小晴显然很高兴,路上不断摘着小花朵。这会儿她又蹲下去摘了。
 
  小晴长得很娇小,白白嫩嫩的,蹲下去时,翠绿的裙子撩起来,露出了一处 小腿冰肌,看着白花花的。我口水忽然流了出来,那股冲动又来了,不知道是什 么冲动。好像……好像是想撕开她衣服,舔遍她全身的肌肤!
 
  我猛地一巴掌打在脸上,忖道:「我怎的如此下流……」小晴听到响声,回 头看着我,奇怪问道:「霖哥哥,你怎么啦?」我不知道怎的,脸一热,支支吾 吾道:「有……有蚊子……」
 
  「有蚊子么?」小晴很天真地问。
 
  「有……有」我还是支支吾吾。
 
  小晴看了看我,走到我身边,一手撑伞,伸出一手,埒起一片衣袖,露出同 样白花花的手臂在我眼前,我猛一咽口水,结结巴巴:「小晴,你……你干什么?」 
  「我让蚊子来咬我,那样蚊子就不会咬霖哥哥啦!」小晴用纯真的眼光看着 我道。
 
  我顿觉一阵惭愧,但眼一看到小晴那雪白的手臂,那股冲动在脑海里「轰」 的一声,还是忍不住,一手拉过小晴,把伞一丢,手往她屁股一摸,就要斯她衣 服。
 
  小晴声音还没叫出来,此时天空一声巨响,我俩向天一望,只见天空中,一 朵巨大的烟花散开出来,色彩缤纷,煞是好看!
 
              不过就发一个)
 
  第一章:风起前夕
 
  「霖哥哥,霖哥哥,起床啦!起床啦!」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翻头一侧身,迷迷糊糊道:「小晴乖乖……让我再睡会儿……再睡会…… 
  …「」不行,霖哥哥你答应我今天带我去桃花林去玩的!快起床!快起床! 
  「小晴在床边使劲摇着我的手。
 
  「好啦!好啦!别摇了,我起床了。」
 
  我揉着眼。半惺半闭艰难地坐了起来。
 
  此时映入我眼前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嫩白娇俏的脸蛋挂着渴望,一双 又大又圆的眼睛,正巴巴地看着我。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爱怜道:「别这样可怜兮兮的,霖哥哥马上带你去桃花林玩。」小晴闻言高兴得 一下蹦跳而起,一边拉我下床,一边催促:「霖哥哥快点快点哦,不然晚了,天 都快亮啦。」我苦笑着望了望窗外,外面漆黑一片,离天亮早着呢。这丫头怎的 那么精神。
 
  小晴是杨叔叔与兰姨的女儿,比我小两岁,幼就跟我一起长大,特别喜欢跟 我一起玩。这也难怪,因为我就是和她一起生活的,严格来说,我是跟杨叔叔、 兰姨、小晴一起生活。除了不住在一起外,吃喝什么的,都是一起的。我的屋子 就在小晴家的隔壁,但内里是有门连在一起的,就是连体屋一样。其实我有时也 搞不懂,究竟我们是一起住还是分开住的。我和小晴不同的是,她有父母,而我 的父母不知道在哪里,自我有记忆起,就没见过父母。我是兰姨他们抚养长大的。 
  当我问我的父母在哪里时,他们总是有意岔开话题,好像不愿意告诉我,好 像很神秘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打有意识以来,就很爱护小晴,一起那么久,每当有别的 小孩欺负她时,我总会狠狠地揍他们一顿,就算是有些比我强壮的小孩欺负小晴, 我也会跟他们死磕到底。久而久之,附近的小孩都不敢再欺负小晴了,其实也就 是对我产生了畏惧……一个打架不怕死的人,谁不怕?也就这样,小晴很依赖我, 很听我的话,有时候我的话,比她父母的话还要有管用。
 
  说到去桃花林玩,也就是昨晚我吃完我的棉花糖后,她把她的棉花糖分了一 半给我,我冲口承诺说今日带她去桃花林玩,故今晨天还没亮,她就来唤我起床。 
  桃花林位于映月湖中英,其实是一个大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岛上 什么树都没有,就是一大片桃花树,方圆有十数里,故又称十里桃花林,桃花林 一年四季桃花不谢,堪称神奇!因其四季花开,景色甚是优美,所以吸引不少游 人观赏,鉴于此,有些热心的富豪乡绅,捐钱送物,在此修建了一大片的歌台舞 榭,凉亭飞阁,供人游玩。看着此处热闹非凡,一些有眼光的商人,也就贩着各 种物品在此处出售,不觉间,竟在桃花林周围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商街,商街 与一般城里的商街相同,里面该有的都有。
 
  要到那桃花林,需乘船而去,往来间,映月湖上的船只,渐渐增多,到现今, 已有数百条之多。也就那映月湖及其广阔,方圆数千里,一望无际。当中有岛屿 一百三十三座,有相连有孤座,各岛风景不同,倒也不止十里桃花林一处景点。 
  此刻是阳春三月,春雨绵绵,凉意未退。天幕虽然未启,然映月湖上,舟上 摇橹声切是已响起。显然这湖上,船家生意已开始。
 
  这湖中有一巨舟,雕龙刻凤,满船彩带,行于湖上。显然舟中主人,非富则 贵。进入舟中,只见那舟中主人,乃是一年约二十少年,脸色苍白,似乎终年不 见阳光,眼带血丝,泛白虚浮,想必是日夜纵欲之的结果。
 
  此时他赤裸着身体,斜卧在一张红榻上,胯下有一少女,正卖力地吞吐着他 的肉棒。他身旁也躺着两个赤裸身体的女子,正用双乳摩擦着他的双手,娇喘之 声不断发出。
 
  榻下跪着一个身着黑衣,裹头蒙面之人。应该是那脸色苍白少年的部下,此 刻正在向他密报:「启报公子,今晨接到黑隼消息,黄公子请公子于今晚子时在 龙室会面。」
 
  那公子道:「可有查出此次所为何事?」
 
  「禀公子,经查探,估计是与乌岛人有关。」黑衣人道。
 
  那公子道:「知道了,你去回复黄公子,说本公子自会按时赴会。另外,马 上出动所以人手,密切留意乌岛人举动,有什么消息,无论大小,都立马汇报, 如在乌岛人身上发现有任何物品,无论是什么,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抢回来。今晚 的吩咐,你切记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黑衣人道:「属下遵命!」起身疾步走出。
 
  待那黑衣人走后,那公子唤道:「赵福。」
 
  「赵福在」从红榻后的屏风中走出一中年人,这中年人圆脸细眼,唇上留有 两撇细须,头戴一顶伸条冒,冒上嵌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身材是大腹便便, 并且穿着华丽,似是富贵之人,原来也是这公子的手下。
 
  那公子唤出赵福后,也不说一字,抬手划了个姿势。那赵福道:「属下明白。」 
  赵福说完,那公子忽然推开胯下少女,反是抓住身旁一少女,按住在榻上, 提起阳具,对准少女阴户猛烈抽插起来。那少女促不防备,被公子插得连呼喊疼, 而那公子并没有怜花之心,双手一抓少女奶子,用力揉捏,那公子用力之大,使 得少女的双乳被捏得形状变形,加上下身被公子肉棒大力抽插,疼得眼里已有泪 光。忽闻那公子「哼」的一声,拔出肉棒,一股又腥又浓的阳精,喷射在山女乳 房上。那少女知道公子的脾气,含泪用手抹起双乳上阳精,吞入口中,再张开小 嘴,含住公子肉棒,细心舔干净残留之液。
 
  待那少女舔干净阳具后,那公子站立起来,穿好衣服,对赵福点了点头,隧 走出船舱。那公子蹂躏少女的经过,赵福就一直就站在榻旁,那过程自是全数落 入眼中,他竟是一动不动。那公子也若无旁人般由他站着。
 
  那公子走出船后,只听到赵福又唤道:「进来。」
 
  一声之下,又走进四个汉子,各个身材魁梧,脸生横肉,一看就知道是凶恶 之人。赵福也像那公子一样朝他们四人做了个手势,只见那四个大汉,大吼一声, 撕开全身衣服,饿狼般向那榻上三个少女扑去,眼中露出淫荡残忍的目光…… 
  再说那公子走出船舱,纵身一跃,跃上一轻舟之上,下到之时,那舟身纹丝 不动,足见那公子轻功之高,江湖上甚是少见。轻舟上,划舟之人头戴草斗笠, 看不清面孔,起浆一划,轻舟已穿进湖面迷雾之中。
 
  映月湖高空之上,有一黑影掠过湖雾,直飞东方。
 
  紫金王朝,正位于黑影所飞方向。
 
  这紫金王朝,属东方七十二国中最大的国家,国强民富,兵将骁勇,国土纵 横数十万里,可谓万里江山,坚如刚石,而眼下正在盛世之中,更是犹如天之朝 廷,令人不禁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微微细雨如柳絮般纷飞杂乱,纵使强如紫金精兵,也档不住这煞人冷雨飘入 王宫之中。
 
  春雨一向令人多愁,然而紫金皇宫在这细雨之下,却是一片肃杀的气氛。 
  皇宫深处,地下皇室之中,一人坐位于一龙椅之上,正是当今紫金王朝天子 ——紫天狂。天子一脸呈紫色,浓眉剑眼,阔口宽脸,三缕长须笔直垂下,眼中 不时闪烁精光,实是帝王之相!
 
  眼下他正严问眼前下跪之人:「偌大皇宫,守卫深严,你竟给几个寇人混入 皇宫虏我爱妃,该当何罪!」
 
  那跪着之人,吓得全身发抖,战战兢兢道:「回……回禀皇……皇上……末 ……末将无……无能……请……请皇上降……罪。」
 
  皇帝大怒之下,猛然一拍龙椅:「哼!没用的奴才!朕要诛你九族!」
 
  那下跪之人更吓得五体趴下,身躯更假抖动,不敢喘气。
 
  此时皇帝身旁一个内监服饰的老躯突然道:「禀皇上,此事其实也不算全怪 王将军,据探子回报,此事皇宫中,有内奸照应那乌岛人,否则已那区区几个寇 人,纵有天大本事,也早死在皇宫侍卫手中。王将军对皇上一向总心耿耿,还望 皇上饶他一命,令其将功赎罪。」
 
  原来那几个闯入皇宫,掳去皇帝爱妃的,正是乌岛国人,此刻皇帝正为此事 大发龙威。
 
  那皇帝似乎对那老太监甚为尊重,稍呼一口气,道:「既然陈公公为你求情, 朕就先饶你狗命,现朕给你一次机会将功赎罪,你速去带上内侍卫,去诛杀那几 个寇人,记着,把皇妃带回来。此事要秘密进行,知道吗!」
 
  「是,末将领命。末将保证把皇妃救回来!」那王将军磕头应道。
 
  「滚吧!」皇帝一挥手,王将军就躬身出去。
 
  待王将军出去密室后,皇帝站起走下,来回走动,向那陈公公问道:「王公 公,此事你有何看法?」
 
  「奴才认为,那乌岛国虽是好色淫荡之国,但此派人次潜入皇宫中,想必不 是单纯为了掳一个皇妃,只怕另有内情!」
 
  「朕也是如此思量,照看,那几个寇人潜入,武功相当高,又有皇宫内奸照 应,显然图谋已久,必不是只是来掠夺女子那么简单。陈公公,将你全部所思, 说以朕听!」
 
  「是,皇上。奴才认为,那几个寇人,只是乌岛国派出侵犯皇宫的先头一批, 以后会有更多的寇人犯入我紫金国,至于目的……」陈公公说到此处,欲言欲止。 
  「陈公公但说无妨,你我关系,早已清楚,朕断不会怪罪于你。」皇帝道。 
  「奴才认为,那寇人之目的,乃是我紫金国第一重宝——江山风雨图!」陈 公公沉沉道出。
 
  「什么?江山风雨图?」皇帝不禁一惊。
 
  「难道那乌岛国是想毁灭我大紫金王朝不成?我大紫金王朝,精兵千万,强 将如云,边防固若金汤,他们区区猥人,何来的胆子?」
 
  紫金皇帝此时双目射出一道精光,显然这江山风雨图非同小可,听皇帝口音, 乃是与紫金王朝国运紧密相连。实属王朝第一重宝,秘中之秘,重中之重。 
  「奴才也有所想,须知道那江山风雨图,知道其中秘密者,连老奴皇上在内, 天下不过五人,难道……」「报!」
 
  就于陈公公话没说完,密室外有一报声响起,只见紫金皇帝大手一挥,阻止 陈公公说下去,眉头一皱,道:「何事?」也不传门外人进入密室。
 
  「启禀皇上,黑隼来信,羽公子回复午时将到。」
 
  「好,继续留意!」
 
  「遵旨!」
 
  紫金皇帝打发后们外人后,一沉吟,道「陈公公,麻烦你去接待一下羽公子, 另外,暗中查探寇人此次侵犯我皇宫的真实目的,查请他们此次实力,必要时, 对任何大臣,可先斩后奏!皇室中人,可先扣押再禀报。凡是知道万阴童女事者, 一律杀无赦!去吧」
 
  「老奴遵旨!」言毕,身形一闪,消失于密室之中,看着身法,比起那羽公 子来,竟是又高一筹。能足不粘地闪出密室,轻功也接近江湖上的绝顶轻功「踏 雪无痕」
 
  皇帝等那陈公公出去后,细细思付起来……
 
  距紫金朝廷万里之遥的天轮峰中,峰顶站立一白衣之人,只是峰中常年迷雾 飘渺不定,那人身在雾中,自是看不清五官脸孔,不过从背影看去,可见此人身 材苗条纤细,可判是个女子。只见那女子双眼俯瞰天际,喃喃自道:「武林四大 奇宝又一个宝出现,我玲珑宫昨晚龙凤钟齐鸣,众宫女也开始阴液流出,性命难 保,难道天下将乱么……只是我玲珑宫所找的天命之人,又是否在尘世中出现了 呢……」
 
  「春雨绵绵,落月不止,少主人,小晴,你们出去记得带上雨具,莫给淋着 了。小晴照顾好少主人,别淋着少主人」一个约莫三十岁的美妇,对着一对少年 男女说道。这对少男女,自然是我跟兰小晴。
 
  我也不知为何小晴是跟她母亲姓的,但他父亲也不反对。这杨叔叔和兰姨, 怎么那么多秘密。有时我也在想着这些问题。
 
  「兰姨,我说了多少次,您和杨叔叔别叫我少主人,叫我小霖就行。」
 
  我被小晴唤醒后,洗刷完毕,吃过早点,拉着小晴的手,正准备跟她一起去 桃花林玩。
 
  最近不知道为何,我老是很想牵小晴的手,一牵就不想放下,估约是小晴的 手很嫩还是很滑?
 
  而且最近看到小晴,晚上总是想做点什么,但又说不上是想做什么,老是想 着小晴,搞的晚上都是很烦,都睡不着觉,要不今晨也不用小晴来叫了,以往我 可是很早就睡,还睡得很好。
 
  「好啦,娘,不说了,我跟霖哥哥出去了!」小晴挽起我的手就拉我出去。 
  此时虽时还下着细雨,但天已微亮,村落小路已经隐隐可见,我和小晴撑着 伞,在小路上慢慢地走着。
 
  路上也偶尔遇见几个勤奋的乡亲,我跟他们都是打打招呼就过了。不知不觉, 就走出了村子。村子外,是一片农田,种这各种各样的农作物,路边野花也开了 不少。小晴显然很高兴,路上不断摘着小花朵。这会儿她又蹲下去摘了。
 
  小晴长得很娇小,白白嫩嫩的,蹲下去时,翠绿的裙子撩起来,露出了一处 小腿冰肌,看着白花花的。我口水忽然流了出来,那股冲动又来了,不知道是什 么冲动。好像……好像是想撕开她衣服,舔遍她全身的肌肤!
 
  我猛地一巴掌打在脸上,忖道:「我怎的如此下流……」小晴听到响声,回 头看着我,奇怪问道:「霖哥哥,你怎么啦?」我不知道怎的,脸一热,支支吾 吾道:「有……有蚊子……」
 
  「有蚊子么?」小晴很天真地问。
 
  「有……有」我还是支支吾吾。
 
  小晴看了看我,走到我身边,一手撑伞,伸出一手,埒起一片衣袖,露出同 样白花花的手臂在我眼前,我猛一咽口水,结结巴巴:「小晴,你……你干什么?」 
  「我让蚊子来咬我,那样蚊子就不会咬霖哥哥啦!」小晴用纯真的眼光看着 我道。
 
  我顿觉一阵惭愧,但眼一看到小晴那雪白的手臂,那股冲动在脑海里「轰」 
  的一声,还是忍不住,一手拉过小晴,把伞一丢,手往她屁股一摸,就要斯 她衣服。
 
  小晴声音还没叫出来,此时天空一声巨响,我俩向天一望,只见天空中,一 朵巨大的烟花散开出来,色彩缤纷,煞是好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vampire518金币 +2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