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女友  »  【甲子韵芳菲】第二章(5)作者:muxinshui3
【甲子韵芳菲】第二章(5)作者:muxinshui3

甲子韵芳菲

 

 字数:3198
 2013/11/13首发:Sexinsex
 前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4309515&page=1#pid80884120
 

第二章(5)
     在一个男人那粗重而压抑着喘息声里,微微闭着的眼睛的桂枝被一双有力的 臂膀抱到了火炕上。不是被心急火燎地甩到了火炕上,那有力的臂膀在愈发粗重 的喘息声里,就是轻轻柔柔地将桂枝放在已经铺好的被褥上。
 
    粗重,急促了,也依旧是压抑着的男人的喘息声,就在自己的耳边呼哧呼哧 的响个不停,一直就微微闭着双眼在时刻等待着一场疾风暴雨的桂枝,却在很耐 心地等上了一阵也没有等来预想中要发生的一切的,不解的,疑惑的,桂枝慢慢 张开了微闭的双眼。
 
    一双男人那挂满红色血丝的眼睛,一张男人那干裂的还是粗重喘息的嘴,都 无时无刻地再说明: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体在躁动着怎样的野兽一般的原始冲动! 
    只是,一个男人即使被这样的躁动充溢了身体中的每一个角落了,他就这样 极力地将这些马上就要破体而出的躁动压抑着,用那样温柔里混合着渴望与狂野 的眼神,看着桂枝慢慢张开的眼睛在询问着:你真的决定接受这一切吗?
 
    对着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时候又这样凝望而征询的眼睛,桂枝的心呼地就颤动 了一下。
 
    是啊,在这样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没有忘记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来 给自己那份是真正女人所应有的尊重!心房的颤动,让所有交织起来的情感都化 成了一种由衷而涌动起来的爱火,随着桂枝脸上媚惑的笑漾漾地浓烈起来的时候, 她猛地伸出双臂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脖子,一边深深地注视着男人那近在咫尺的满 是血丝的双眼,一边从开始轻轻的亲到后来几乎要透不出气来的深吻里,桂枝在 喉咙里断断续续的跟男人说道:“要…我!使…劲…的…要…我…吧!
 
    桂枝是这大山深处里极少地在早晚都要漱口的女人,慕生在品尝着她嘴中津 液里那淡淡的味道的同时,女人那在爱火涌动中的邀请,也非常适时地传了过来。 
    深深地吸住女人那迫不及待钻入自己口中的舌尖儿,只是那么随手地拉扯了 一下的,女人身上那非常宽松的衣服就敞开了大半。
 
    牙齿轻轻咬着女人的舌尖,再顺着女人敞开大半的衣服一路拉扯了下去,在 女人扭动而非常配合的动作里,她身上那宽松的衣服就顺利地被脱了下去。 
    丰腴的女人,即使这样大山里终年的劳作,也没能让她身上的肌肤变得粗糙 起来。相反,非常珍惜自己身子上每一寸肌肤的女人,在尽她自己所能的呵护下, 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都在丰腴里透出来了柔嫩的手感。
 
    慕生的大手一寸一寸地感觉着女人丰腴柔嫩的肌肤,适时松开了女人舌尖后 又把自己的舌头硬生生塞进了女人小嘴里去了,慕生一边用自己的多半条舌头在 女人的小嘴中纠缠着,他更是时不时顺应着女人在自己身上忙碌的双手,一件件 的让她把自己的衣服或是解开的解开,或是能脱下的就顺手地脱了下去…… 
    火炕的温度一点点儿的低了下去,一直赤着身子仰躺在被窝里的桂枝,也从 没有压严的被角处感受到一股股的凉意。勉勉强强半爬起身子的替睡在一边的女 儿,把被子好好掖了掖,胯骨轴子酸痛的好像断了一次的桂枝,钻回自己的被窝 里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几乎要诅咒慕生家先辈那样的在心里骂起了刚刚离去不久 的慕生。
 
    很久以前有一种说法,她是说对于一个生活上不检点,且性生活非常频繁女 人,当她们经过如桂枝这样的女人面前时,桂枝她们这样的女人,看着那摇摆扭 动背影在啐地一口的同时,也非常直接的对这样的频繁不检点做了一个注解:都 被男人给操得拉拉胯了,还骚什么呀骚!
 
    而桂枝要如此在心里诅咒慕生,就是因为她刚才实在是被慕生给操得太壮烈, 以至于桂枝从那胯骨轴子上又酸又疼的滋味上,就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沦落到被一 个男人给操得拉拉胯的境地了。
 
    只是不管是诅咒也好,还是真的被操得拉拉胯也罢,很是劳累了的桂枝头沾 了枕头没了几分钟就昏昏沉沉得睡了过去。
 
    山上的窝棚里,慕生,杨村长和村委会的另外的几个成员一起吃着中午饭。 而每天中午都习惯了在吃饭时喝上两口烧酒的杨村长,现在是手里捏着酒葫芦的 愣是一口酒也没有喝。不是别的,是慕生在一边吃饭,一边跟杨村的这几个掌舵 人在交代几件重要的事儿。
 
    翠屏乡一共有四个自然村,人口最多的上坝村有四百多口子人,人口最少的 杨村只有七八十口子人。不过这事儿有时候就有点矛盾,最靠近山外的上坝村, 交通还算便利的人最多却地最少,尤其是能出产优质竹原料的地就更少了。 
    而杨村吧,是人最少,尤其是能干大活出大力的壮劳力就更少的吧,可是这 样杨村却地最多,而且能出产优质竹原料的好地就更多了去。
 
    在慕生初来到翠屏乡实施扶贫计划的时候,这开山炸石,整地造林等一系列 基础建设的力气活,几乎全靠的是上坝村拉出来的六十来个壮劳力,才得以打开 局面的。那现在吧,艰苦的建设期基本告一段落,也就是说,经过着近五年的苦 干,翠屏乡的全流域生态治理不仅初见规模,而且随着先期种植的竹林进入了丰 产,这随之到来的经济效益的分配就成了重头戏。
 
    是啊,人多的地儿种不了几棵竹子,可是就是因为人家这边人多,所以在基 础建设上人家是功劳大大地!人少的地儿可是没有几个人能来种上几棵竹子,可 是这边的人就是把地往那一摊,那可是祖祖辈辈都安身立命的根本啊!
 
    一面是对着人头来分配经济效益,一面是根据地的多少来平衡经济效益,只 是不管是怎么分配平衡,大家都是个互相依存的关系,没了哪一个,翠屏乡都不 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
 
    稍稍明白一点事理的人都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可是是个人的都是有上那么一 点私心的。就比如说,出大力干大活的时候,能干的人里边总有一些人,看着地 多这边的人没怎么干活却能从干活的工钱里拿到那么一点儿钱时,他不光是心里 不平衡不说,一顿大吵大闹唧唧歪歪的总是少不了的。
 
    而现在,干大活的日子已经基本过去,当地里边开始哗啦啦地往外生钱的时 候,地多的人这边已经有人在开口嘀咕了:干活的时候你们不是都拿过工钱了吗? 为什么你们还要再跟我们分地里的钱啊?
 
    慕生很信服一些古话对人性的诠释,比如像这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慕生 的理解是,凡事吧,都要面对最坏局面作为制定措施的标准,而不是乐观的对利 好的因素再锦上添花。这是因为不管任何万全的措施,只要针对于人,针对于心 的时候,它都随着环境的变化,事务的进展,内外部条件的转化,以及人本身的 情绪起伏等无数不可预测的变量变化而变得漏洞百出的。
 
    说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一个非常严谨的技术措施,当一个男性执行者因为 一不小心发现了老婆在偷情后那极度恶劣的心情在作祟,他省略了严谨的技术措 施中的一个环节,那最终的结果……还比如,某个女性正好来了例假心情烦躁的 时候,你却一不小心去问了她去卫生间怎么走的时候,你就万分不幸地被这心情 烦闷的女士给淋了一头的狗血……
 
    诸如此类的实例说明,面对人心是最没有万全的措施来保证它不会偏离正常 轨道的,所以大到善恶是非,小到家长里短,我们都不能把人心作为最后一道依 存的屏障。可是如果这个世界连人心都无法得到信任了,那我们还能在这个世界 上生存了吗?
 
    于是针对这个常常把慕生自己都问得有些流汗的问题,慕生就想了:这辈子 让我相信过,且一直信任的人有几个?而相信我,又一直信任我的人到现在还有 几个?
 
    知己,知交,穷其我们一生,富有的人三五个已经很多,贫苦者或许一个皆 无。所以面对人心,我们有其信任的大多数,但是对于那些极有可能让一切失去 掌握的万一的出现,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充分的认识。
 
    正是对人心有了这样的认识,所以慕生在制定这个扶贫计划之初,就把很多 的量变因素考虑了进去,而且考虑的最多最细的,就是这最终利益平衡问题。 
    平衡,光靠人心是最难以实施的,于是慕生和翠屏乡的一众老老少少联合起 来签署了一个大合同,一个期限为五十年的大合同。
 
    合同的核心内容就是:乡,村等所有集体土地,除了预留的宅基地和必须保 留的预留土地,剩下的所有土地都纳入合同范围;所有村民的土地,除了宅基地, 口粮田,其他所有的土地都纳入了合同范围。
 
    就是这个合同,规定了从基础建设开始到现在初见成效的利益分配的每一步, 而慕生跟杨村村委说的是合同的另一个内容,即,每一个五年周期,要对合同中 利益的分配进行一定范围的调整。也就是说,慕生在跟杨村的人解释着,下一步 的钱要怎么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ls1991lsok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