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洛府家丁】
【洛府家丁】
字数:56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洛府家丁第一章

金陵城外五十里处

驾……驾…驾一声声赶车声在原野上,不停响起。

一辆华丽的马车,快速的奔驰,年轻车夫急急回头看着那渐渐逼近的人群, 心想「再不摆脱他们,小姐就危险了。手上的皮鞭不由得多抽几下,让万中选一 的两匹健壮公马,更加快速向前。

后面领头男子见状,夹紧马腹,快鞭落下,同时大声说:弟兄们加把劲,请 到这两尊菩萨,我们可以一年不用下山来啦!此话一出,立刻鼓动不已:大当家 好样的、他妈的拼了、大伙赶紧冲啊。喧哗声此起彼落,有此势不罢休之决心, 使其两方距离慢慢拉近。

僵持之间,一位绝美少妇从马车探头出来,娥眉轻蹙问说:小夏,后面的山 贼死心不息,不能再催一下马儿吗?只要到了金陵,区区山贼有何可惧。

被唤作小夏的车夫回说:小姐,不成的。马儿都狂奔二十多里了,再催下去, 怕是会力歇而亡。「那怎么办?巧巧的箭伤,要赶快处理,不然我怕会有生命危 险。」少妇语气中已透露出一丝紧张与不安。「凝……姐姐,我没…事。」微弱 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原来此少妇是已嫁予林三的才女「洛凝」。

洛凝回到马车内说道:什么没事?妳的肩膀血流不止,再慢一点,后果不堪 设想。

车内巧巧半卧一角,原本精致娇美的脸庞,现在变的毫无血色,一截断箭刺 在右肩上,把绿色的上衣血染一片,显得忧目惊心。

洛凝说:妹妹,别怕。金陵有宁姐姐等着我们,到时侯看这些山贼一个个怎 么死的,然后我再找城里最好的大夫来,保证不会让妳的伤口留下一点疤痕。巧 巧岂有不知洛凝其实是安慰她来着,外面喧嚣声四起,远方到处是马蹄声,而车 子的摇晃越发强烈,显示马儿的体力早到极限。眼见是逃不掉了,死三人不如死 一人,便说:姐姐将我丢下吧!少了一人,马车的负担减轻,妳和小夏必能逃回 到金陵。「瞎说什么?我岂会弃妳于不顾,不许妳再乱想。我们还没有为相公生 儿育女呢,怎能轻言生死?」洛凝气愤不己,又说:未到紧要关头,不准妳放弃, 明白吗?

巧巧知道是她想偏了,轻说:是啊,我们这次回来不就是为了向神明保佑, 希望自己能为相公生个一儿半女吗?昏昏沉沉的她渐渐失去意识………。

二个月前

京城林府

「姐姐…姐姐,凝姐姐妳在那里啊?」巧巧一进后花园问说。

洛凝说:妹妹,我在这。

此园占地数顷,园内石山镜泊,种竹引泉,奇花异草,种类繁多,虽为人工 穿凿,却有另番自然真趣。建造巧思大半均为洛凝构想,故她常至其中休憩。 
巧巧听其声音,似在凉亭,便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只见洛凝斜倚绿昵春凳身披红缎轻衫,里配金色滚边抺胸,乌发 螺髻,脚搭锦鞋,慵懒地轻摇手中羽扇,犹如海棠春睡般,让巧巧看得都有些痴 了。

洛凝问:妹妹,怎么了?「没…没事。」巧巧回过神说:姐姐这身打扮真是 漂亮。

洛凝轻笑:妹妹跟相公相处久了,连他那一套都学过来了,小嘴甜的可以滴 出蜜来。怕是再过几年,死人都能被妳说成活的。「那有,姐姐这几个月是越来 越美了。」

巧巧说对了一半,洛凝是美极了,也媚极了。不同于安碧如的媚骨天生,洛 凝转变之际是从和林三婚后开始,破身后,她有着少妇的韵味,却保留了大家闺 秀的端庄,举手投足间无不风情万种,又藏有处子般的腼腆,这种神采,在林三 娇妻中,仅洛凝一人独有。「是吗?」洛凝问说。「嗯,还记得上次诗会时,相 公是如何形容姐姐妳的吗?」巧巧装作一付教书先生的模样,摇头晃脑的说: 「眉鬓含翠神似风流俪人唇艳朱红态若西子下凡」,见姐姐现在的模样,相公真 没说错。

洛凝揶揄的说:可我们家巧巧也差不到那里去啊!瞧瞧这脸蛋,又嫩又滑, 这对宝贝,啧啧,又圆又挺。上次跟妳走在街上,那个男人不是死盯着妳胸前不 放,让姐姐好生嫉妒。

巧巧被说羞了脸,说:还不是姐姐妳,硬是要我穿那什么京城最流行的仕女 服。原来是不怀好意,看着我出糗,来取笑妹妹。

哼!不知是那位姑娘回府之后,被相公一把抱进房里,整整一个晚上,两人 都没出来半步。说起斗嘴,洛凝从没向谁认输过,一句话反击回去,说:快讲, 那天晚上到底房间发生了什么事?给我诚实招来,不然姐姐可不饶妳。接着又说: 别想敷衍了事,我在隔壁厢房,听的仔仔细细,妳这小骚啼子猫叫似了二个时辰, 吵的我都睡不了觉。

巧巧大窘,说:姐姐好没意思,自己浪了春心,反倒克薄起妹妹来,待相公 回来,我说给相公听听,让他来跟妳讲个明白,看姐姐到时躺在床上跟相公求饶 时还敢不敢和妹妹贫嘴。「妳不说?」「不说。」「当真不说?」「不说。」 「哈………哈……啊……哈,姐……姐。姐姐,不行,不能摸这里,痒……痒死 了。」洛凝见巧巧鼓起腮帮子,偏头打算来个相应不理,只好使出杀手镧,伸手 向巧巧的柳腰、腋下招呼。巧巧最是怕痒,面对洛凝强烈攻势,迫不得己发出投 降宣言:姐姐…姐,我说……说,求求……妳停……下。

对手臣服,洛凝心满意足,说:讲吧,我等着。「那妳听完,可不能生气?」 巧巧善解人意,明白洛凝知悉后,心里定会不舒服。

此话一出,洛凝知道内中有因,急说:生气?莫不成相公又在外面招惹了不 三不四的女人?还带回来?「不是」。「那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当天除了我, 相公还找来了仙儿姐姐。」「什么?」其它人都还算了,独独秦仙儿,洛凝是万 万不愿和她一同分宠的,急说:妹妹快讲,当天是何情形。

当天………

当天林三心情不太好,一大早洛凝跟巧巧出门,说是要去买新衣服,萧夫人 和萧玉霜、玉若两姐妹一同去庙里拜佛,肖青璇本就在宫中,秦仙儿不见人影。 偌大的林府只剩下自己一人,本应和娇妻游山玩水的,现在反而无所事事。好在 当值春暖花开的清明时节,京城大街上人潮涌现,好不热闹,林三四处逛逛,倒 也轻松惬意。

到了傍晚,林三回府后,没多久洛凝和巧巧也回来了。

洛凝拉着巧巧,急忙去找林三。「相公、相公想不想看今天我帮巧巧买的新 衣服啊?」

林三笑说:凝儿又有鬼主意了,这回自己胡闹还不够,还要拖巧巧一起?知 洛凝者非林三也,若是普通衣衫,她绝不会这般风风火火的,定是买了新奇古怪 的服装才会如此兴奋。

洛凝不依:才没有呢,这是外国女人穿的衣服,我特地买回来让你看看漂不 漂亮?「哦?国外的衣服。嗯,让我瞧瞧巧巧穿起来是什么模样。」林三好奇心 大起。

洛凝把巧巧推到林三面前,巧巧外搭一件狐毛斗篷,全身包得紧紧,瞧不出 有任何不同之处。

待巧巧把斗篷一脱,林三眼前整个为之一亮,心想:这不是十九世纪欧洲女 子服装吗?

原来巧巧身穿连身裙,领口开至胸前,托高的设计,使白腻的乳球露出一大 半,背后连绳将腰身完美展现,寛松的裙子更是不同于大华女子常见的细长裙摆, 让巧巧全身上下充满了异国风情。「相公,好不好看?」巧巧转身一圈,眨着无 辜大眼问说。

而一阵阵淡淡的体香,也幽幽传来,沁人心脾。「好看,巧巧真美。」林三 从不吝啬对娇妻的赞赏。

洛凝笑瞇瞇的说:相公,店家说这是法兰西国的衣服,在他们那边可流行了, 我一看就知道巧巧最适合这件,所以今天我带她去试穿,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 吧?「不错。」林三左手一伸,抱住巧巧细腰,再牵着她左手,开始右转左转, 跳起舞步。这种奇怪的动作,巧巧刚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发现只要跟着相公, 便可以轻松配合移动。「赶明儿,凝儿也去买一套,我教妳们跳华尔兹。」见巧 巧肢体不再生硬,林三兴趣大增,想说到时让青璇、玉霜众娇妻都穿上,来办一 个外国宴会。「华尔兹?是什么玩意儿?」两女异口同声问道。「是一种外国舞 蹈。」「舞蹈?」「就是现在我和巧巧跳的。」

华尔兹轻快升扬,步伐飞越敏捷,林三带领巧巧跳出曼妙舞姿,但尚未熟悉 的巧巧,待他停下时,已是轻喘连连。「相公,凝儿也要跳。你可不能偏心」洛 凝撒娇的说。「我的凝儿吃醋了?」林三依样画葫芦,将洛凝抱进怀中,却不是 跳舞,而是低头浅啜美人白晢的秀项。「才没有馁!只…只是,人家看巧巧…… 跳的好…看,也想学…学,啊!相公……那……不行。」林三双手顺着身躯,滑 至洛凝秾纤合度的肉臀,上下夹攻,惹得她连话都说不好。「我说了,明天妳再 去买,到时我一起教。」「坏人,你可……不能…赖皮哦?」即使感到林三的大 手在背后作怪,洛凝仍不忘和他约定。「放心,可我现在是不是要预收一些学费 啊?」林三坏坏的说。

面对林三赤祼祼的欲望,洛凝岂有不知男人的想法,但她咬着下唇,轻推林 三,说:相公,今天凝儿不宜陪伴。「怎么了?」「我来红了。」洛凝细如蚊声, 怕林三不悦,指向旁边「不是还有妹妹在吗?」两人转头看向巧巧。

林三娇妻众多,巧巧鲜少有单独侍寝的机会,一想至此,红了脸,低下头, 手播裙带,不发一言,有如一个做错事等挨骂的小媳妇。

洛凝牵着巧巧的手,说:妹妹别害臊,姐姐身体不适,今晚服侍相公就有劳 妹妹了。说罢拢了拢被林三弄乱的头发,也不理两人,自径离去了。「春宵一刻 值千金,娘子我们走吧。」林三将巧巧抱进了房间,不往大床去,把她放在了桌 上。「………相公?」林三的举动令巧巧不解,她抬头看着自己的夫君。「嘘, 今天换个地方。」「嗯。」不论林三说什么,巧巧都会听他的。

林三和巧巧耳鬓斯磨,问说:巧巧?「嗯?」「今天妳就穿这样回来?」 「嗯。」巧巧点头。「外面有加斗篷吗?」没有,…………啊!相……公……疼。 「林三大惊,不慎咬痛了巧巧酥胸。」此服暴露甚多,行于街道,不啻是大泄春 光。「林三再问:莫非是凝儿的主意?为何妳们不乘马车,而是步行。」……… 是,姐姐说,这套服饰跟大华的衣服大相径庭,要我多走走,看有没有那里不合 适要改的。

想象在回来途中,巧巧的姣好身材,必然吸引了路上不肖之徒的淫邪目光, 林三想:我的妈啊!凝儿啊!凝儿啊!可知妳这么做有多危险?「相公,你生气 了吗?」巧巧怯怯地问说。「不,只是担心。」林三侧身欲解巧巧身后结绳,同 时四唇交接,手慢慢地伸进了衣领之中,巧巧右手后撑,左手环抱林三头颈,随 着两人口舌纠缠,她渐支持不住,整个人向后倒下。「嗯…嗯…………嗯,相公。」 林三大手罩住巧巧半边椒乳,灵活的搓弄上面红蒂,待顶端变硬,他更是轻揉慢 掐,花样百出。

巧巧不堪挑拨,下边已有春潮初露,说:相公…嗯……好难………挨。

林三非但不理,反而变本加厉,双臂一分衣领完全拉开,巧巧上身仅余黄色 胸罩紧紧包住,他明白这种西式洋装,没有内衣集中的话,是难以展现身材的, 所以也不打算脱掉,只下拉胸罩让美乳露出。

巧巧晕染双颊,见爱郎虎口一边一个挟钳红樱,一会口舌招待,一会两指磨 擦,在酥胸上留下专属他的印记。

林三饱尝奶香,当然得寸进尺,揭起裙尾,查察内裤已有一抺深色水痕,笑 说:巧巧不乖哦,相公我还没调戏多久,妳就这么浪了。手指也不停的隔着布料 轻轻爱抚女子花唇。

巧巧羞极,双目紧闭不敢看林三在底下作乱,说:讨…厌,相公你…你笑话 …人家。「嘻嘻,夫妻敦伦,没用淫词调情,岂非无趣的很?来,叫几声好哥哥 听听。」林三知道巧巧脸薄,爱妻中属她和玉霜在床第之间最放不开,早有「教 育」之意,趁此时机,让她学习学习。「呜…呜………不要,这样……不…行。」 巧巧银牙轻咬,强忍爱郎所带来的欢愉快感。

林三悄悄分开巧巧膝盖,褪下底裤,跪着近看秘处,同时手口并用,粗糙的 舌头来回舔吮花荳,造成的刺激不亚于阳根入体。「相公,好…好了,别……别 这…样。」巧巧碍于寛大裙摆,无法亲见腿心,但感觉林三脸已抬离,换做指头 缓剥花唇,自己最娇羞之地再无保留,全部献给爱郎,想要遮掩,却无计可施。 
林三瞧那嫩红缝儿,涓涓水流娇嫩光滑,煞是迷人。二度埋首,这次改攻花 穴,双手配合抬高股心,顽舌入洞,灵活地四处尝鲜,还时不时的移至上处花荳, 爱怜数遍。「不……不行,我……不………行了……啊!!。」上下夹击,巧巧 如何能忍,娇吟一声,已是小泄一回。

林三眼瞅巧巧骨松筋酥,浑身瘫软在桌面一动也不动,快快解开腰带,一根 粗长阳根怒现朝天,他架起巧巧大腿,棒身抵住秘处外围,左右摆动让其沾满蜜 水,前端再慢慢调校位置。

巧巧体内紧窄,每每和林三欢好时,总是需他百般疼爱后,才能共赴云雨, 这次也无不同。但今巧巧身穿异国服装,口吐醉人芳香,别有一番风情,林三欲 望难控,仅在肉菇半入的状况,腰部一挺,肉棒整根强行冲进。「呀!!」巧巧 被林三一枪挑了,顿时快美,痛苦纷至沓来,颤抖的说:相公,慢……慢点,疼 …疼……。

林三知道自己过了头,欲待退出,可花径自生吸力,使肉棒陷入其中,有如 小手搅拧,让他情欲满涨,无法宣泄,只好安慰的说,说:巧巧,妳忍一下…… 一会儿就好了,接着他枪枪猛刺,次次到底,杀的玉人身摇脚颤,手足无措。 「呜……呜………」尽管爱郎蛮横强悍,巧巧依旧体贴林三不愿喊停,默默承受 这狂风暴雨的求欢。

林三得理不饶人,棒身狠抵深处,力透花心。

要害连连受袭,巧巧难抗攻势,四肢死死抱住男儿,失声娇吟:相……公, 我不行,,,,不。,,行要……去了,啊…………。柳腰上抬,春水急涌倾泄 而出。

林三只觉巧巧穴中紧束如箍,剧烈收缩,美得他强忍无效,阳精激射而出。 「哈……哈…………哈。」空气中充满了情欲芬香,两人彼此股腿纠缠,双额互 贴,喘息未止,正享受着激情过后的慵懒。

休息片刻,林三想要再次跃马中原,见巧巧醉眼迷蒙,吻如雨下,爱怜的点 落娇妻肩颈、胸前,突觉石桌质地坚硬,两人汗湿全身,趴伏桌面,稍感黏腻, 便抱起巧巧移至床前。「巧巧,再来一次可好?」林三问说。「唔!」巧巧贪恋 那欲仙欲死的滋味,不知死活地点头答应。

二个时辰后,房里女子娇吟,男儿粗喘声仍不停传出,直至一方求饶方停。 
云收雨歇,巧巧早已全身无力,头晕目眩。

林三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她身上衣物脱去,他贴附娇妻耳心,说:巧巧别睡, 带妳去看一场好戏。说罢便带她离开厢房。

巧巧恍惚间发觉这方向是走往秦仙儿那里。

林三荒唐,三人大被同眠的情况,巧巧不是没有经验。可那从一开始都是在 同一个房间,她像这样跟着爱郎,悄悄跑到另一姐妹的房里,从未有过。

巧巧觉得林三现在是个偷香窃玉的淫贼,而她就是帮凶。

林三停在秦仙儿的房门,巧巧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两三下就翘开了门锁。 「咔啦」一声,两人悄悄地走了进去。

色姐妹插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