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粉佳人】(19)【作者:喵喵大人】
【红粉佳人】(19)【作者:喵喵大人】
 字数:118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节:齐聚蜀山
 
  「噔噔……噔噔……噔噔!」
 
  烈日炎炎,蜀山脚下的驿道上,忽然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不多时,十数骑人 马如旋风出现,又迅速消失。
 
  驿道两旁是大片广饶的农田,正顶着烈日在辛勤劳作的一些农户,对突然出 现的这群人视若无睹。
 
  蜀山乃九洲国名门正派之首,平日里来这儿的江湖人士及旅客,是络绎不绝, 他们早已看腻,毫不觉得新奇。
 
  与其有功夫去看他们,倒不如快些干完手中的农活,回到家中惬意地喝上几 大碗解暑的茶水,好过在这儿顶着大太阳,豆大的汗水直往泥田里滚。
 
  不过倒是有几个年纪较长的农户,仍稍感奇怪,因这几日上蜀山的江湖人士, 似是比往常多了许多,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十数骑一路骑行而来,均是快马加鞭,但耐不住头顶上的阳光过于毒辣,纵 然个个都内功精湛,这帮大男人多数都被晒得汗流狭背。
 
  不多时,一个小镇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
 
  「前面就是蜀山脚下了。」
 
  为首的一个劲装大汉望了望,立时朝身后众人道:「弟兄们,我们稍作歇息, 一会儿再上蜀山。」
 
  身后众人似是以眼前这个劲装大汉为首,纷纷点头附和。
 
  然而在场惟一的一名劲装少女,闻言却是小脸一苦,高声抗议:「哥哥,你 没看见人家的脸都被太阳晒红了,我们到前面的小镇找间客栈,好好休息休息, 明早再上山也不迟嘛。」
 
  那容颜娇俏的少女嘴中的哥哥,也即是那长得浓眉大眼,络腮爬满弯曲鬍鬚, 容貌十分粗犷的劲装大汉,听了却是摇了摇头,「不行!清一真人亲自邀请咱镇 南帮前来,必是有要事,咱们已经在路上磨蹭了太多时间,眼下不能再耽搁了。」 
  「我不,我就要到客栈休息,我又不是你们这帮臭男人,我已经赶了一整天 路了,到处是汗。」
 
  少女依旧不依不挠。
 
  大汉瓮声道:「我早便让你别跟着,你偏要,这下自找麻烦了吧。」
 
  少女瞪着他,「哥……」
 
  「哎,真拿你没办法。」
 
  大汉无奈道,「这样吧,我们到小镇上找个地方歇脚,到傍晚时分,再一道 上蜀山。」
 
  少女嘟着小嘴:「这还差不多,走喽。」
 
  说完,一扬马鞭,直接撇下了众人,很快便绝尘而去。
 
  大汉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无奈苦笑,「就听那丫头的吧,我们傍晚再上山。」 
  身后的一群下属则是乐呵呵跟上。
 
  「真拿这小丫头没办法。」
 
  「呵呵,谁让我们帮主平日最疼的,便是显妮这小丫头,由她去吧。」 
  大汉闻言,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一夹马腹,「那丫头跑得快没影了,我们快 些跟上。」
 
  不多时,一行人便来到了小镇中。
 
  大汉远远地便看见,自家小妹正站在前方与一个身穿道袍的青年人说话,连 忙策马前去。
 
  只见小妹周显妮笑嬉嬉地凑了过来,道:「哥,这位是蜀山派的青铭师兄, 他是来带咱们上山的。」
 
  道装青年看上去约二十三四岁,剑眉星目,长得非常英俊,是以方才周扬坤 劝说了半天仍劝不下的小妹,这会儿却是喜上眉梢地想要上山了。
 
  周扬坤连忙下马,朝对方一抱拳,非常客气地道:「那真是有劳青铭兄了。」 
  一身道袍的青铭见到他,立时微笑地回礼道:「这位想必一定就是名扬东洲 的镇南帮周帮主了,我奉师尊之命,来接各位到山上的别院,清洗身上的风尘。」 
  周扬坤连忙道:「那便有劳青铭兄了,鄙人周扬坤,这位是舍妹周显妮,而 身后这些则都是我帮中的兄弟。」
 
  青铭朝他们一一回礼,举止得体。
 
  周扬坤心中暗歎,不愧是出身名门大派,随便出来一个年轻弟子都这般不凡。 
  这青铭不仅言谈举止十分有修养,从他一对精芒闪烁的双眼,更推断出他身 负精湛的内功,想他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比自己还小上好几岁,武功便这般 厉害,周扬坤自问对上他怕也不敢随便言胜。
 
  一路行来,众人相谈甚欢,除了身旁众人对这青铭一身海量的学识感到佩服 外,就连自家小妹望着这英俊青年的目光中,也充满了崇拜的意味。
 
  一路上,周扬坤又询问了蜀山今趟邀请的宗门有哪些,对此青铭便把自己所 知告诉了他。
 
  「佛宗的人来得最早,已经在山上住了好几天了。另外便是圣剑门、炼器宗 和银花岛,先后在昨日抵达。剩下的双修阁则在今晨到,加上周兄,师尊邀请的 门派都已到齐。」
 
  「来的全都是名门大派。」
 
  周扬坤感慨地道。
 
  心中却是稍有些惴惴。
 
  周扬坤所在的镇南帮,虽是这些年在东洲势头发展得不错,目前已是东洲属 一属二的大帮派,可相比起青铭嘴里的那些名门大派,却是毫无可比性。 
  周扬坤想破脑袋也猜不到,蜀山的清一真人这样的白道巨擎,为何会给他发 来请帖。
 
  「哦,在此之前,蓬莱宫的人也早早在山上的别院住下,各位有眼福了,剑 姬近来可是甚少踏足江湖,寻常人极难见得她一面。」
 
  末了,青铭又补充道。
 
  周扬坤脸上闪过诧异之色,瞪大了眼睛,「名动大陆的蓬莱剑姬,竟也来了?」 
  身后的一众大汉们,脸上则纷纷露出兴奋和神往之色。
 
  走在最前头的周显妮闻言,俏脸闪过一丝妒忌的意味道:「听说那蓬莱剑姬, 是大陆第一美人,青铭师兄,是真的吗?」
 
  「蓬莱剑姬啊……」
 
  青铭双手负后,走在前头,似是感歎地道,「她是不是大陆第一美人我不敢 妄下定论,等你们见到她真人的时候,你们就清楚了。」
 
  周显妮见他的神情,心有不甘地道:「那青铭师兄,你见了那剑姬,是不是 也喜欢上她?」
 
  「显妮,怎么说话呢?」
 
  周扬坤虽是个粗心大汉,且至今未曾怎么经历过男女情事,但仍感觉到自家 妹子的话极是不妥,连忙朝青铭投去歉意的眼色。
 
  青铭则是哭笑不得道:「周姑娘说笑了,剑姬虽美,但她早已名花有主,此 话可不能乱说。」
 
  他内心想的却是在剑姬身旁,不论容貌姿色均不下于后者的那一位绝世美女, 不禁心中微歎. 周显妮这才「哦」
 
  了一声,放下心来,一路上更加地缠在青铭的身旁。
 
  周扬坤显然拿他这自幼便溺爱的小妹没办法,只得由得她去。
 
  蜀山并不险峻,众人从山脚下行来,不到小半个时辰,便来到蜀山派专门开 闢给宾客休息的一大片别院。
 
  「这儿便是各位休息的地方,各位长途跋涉,想必现在也累了,好好地休息, 明日会有专人前来带周兄去大殿议事。在下还有事务要处理,便不打扰各位休息 了。」
 
  青铭将他们带到一座别院里头,又唤来了两位小道僮,给他们安排下塌的客 房和所需的物品,考虑非常周到,令众人受宠若惊。
 
  周扬坤连忙抱拳道:「青铭兄请便。」
 
  「另外若各位觉得闷,这儿风景不错,可到四处看看。另外各大宗门的人也 都住在这个区域,正好能多认识些朋友。」
 
  青铭微笑着说道。
 
  「多谢青铭兄提点。」
 
  「谢谢青铭师兄。」
 
  「我便不打扰各位了,暂且告辞。」
 
  说完,青铭便离开了。
 
  两名道僮分别将众人领到各自休息的客房去,并安排好一切事宜后方离开。 
  周扬坤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便独自一人走出了别院。
 
  他自知他的镇南帮,在这些名门正派眼里,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帮派,因此并 不愿刻意地去结识他们。
 
  一条清幽的小道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周扬坤心中一动,迈步前去。
 
  夕阳的馀晖,斑斑点点地洒在周围,不多时,一片簇拥的花海映入眼帘。 
  与时同时,周扬坤眼前的天地,瞬间被那站在花海丛中的窈窕身姿给填满, 再无他物。
 
  那女子看上去约十八九岁,身穿浅黄色宫装,裙身绣着澹雅的白色兰花,与 女子娴静如兰的气质完美的贴合在一起。
 
  她如云的秀发没有挽髻,就那么随意地在秀肩上散开,给人一种慵懒的意味。 
  宫装长裙将她完美的曲线整个呈现在周扬坤眼前,这风华绝代的美女出现在 花海中,令周围整个天地都明亮了起来。
 
  在她洁白如玉的纤手上,提着一个水壶,此刻她正细心地给身前几株含苞待 放的花儿浇水,似是没有注意到远处正愣神望着她的周扬坤。
 
  又或许她早已注意到了,只是在她眼里,眼前的这些花儿更需要她的关注, 而非他这个无关之人。
 
  周扬坤胸膛下的一颗心,像打鼓一般呯呯作响。
 
  他感到难以置信,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人,天地都彷彿为她而失色。 
  那风华绝代的倾世美女,在为身前的花儿浇完了水后,包裹在宫装长裙下的 修长美腿盈盈地向内里走,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周扬坤眼前。
 
  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在周扬坤内心深处生起。
 
  他望着美人消失的方向,感到极度失落,久久不愿抬脚离开。
 
  「这位兄台,可是走错地方啦?」
 
  就在周扬坤愣神间,一道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周扬坤立时转过身来。
 
  只见来人相貌极为普通,身穿蓝色长袍,个子有些矮瘦,留着灰色的山羊短 鬚,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显然身具深湛内功,手上拿着一把纸扇,一边摇着一边 朝周扬坤打量。
 
  「鄙人周扬坤,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周扬坤十分客气地朝来人问道。
 
  他拿捏不定来人的年龄,对方初看的第一眼似是五十岁上下,待认真看时又 像四十来岁,于是便以先生称呼。
 
  来人长长地「哦」
 
  了一声,「原来是东洲镇南帮帮主。」
 
  「正是。」
 
  「我姓朱,单名一个贺字。」
 
  周扬坤一听名字,立时朝对方抱拳道:「竟是银花岛岛主朱贺先生,久仰先 生大名……」
 
  银花岛岛主成名已久,据闻他自幼喜文厌武,十岁那年又弃文从画,并凭借 画技进入白鹿书院。
 
  其后更以画入武道,创前人所不能。
 
  虽朱贺本人相貌平平,但他年轻时却是出了名的风流倜傥,后来不知为何却 突然修心养性,避居于他的银花岛,极少在大陆上出现。
 
  今趟却是周扬坤第一次见到这成名已久的大陆名宿。
 
  换作平时,像周扬坤这样的小角色,朱贺连搭理的兴致都欠奉。
 
  但今日他的心情格外好,看什么都顺眼,加上周扬坤态度谦虚,破天荒地停 下来唠叨几句。
 
  「周小兄客气了,说起来,我还曾与令尊有过数面之缘。听闻令尊过身之后, 周小兄从令尊手中接掌帮派,短短五六年时间,便将镇南帮扩涨了数倍有馀。更 难得的是,与东洲其馀的几大帮派时常欺凌弱幼不同,周小兄的镇南帮锄强扶弱, 可谓声名远播呐。」
 
  被这赫赫有名的前辈高手称讚,周扬坤连忙谦虚道:「扬坤只是遵照先父的 嘱托,当不起朱先生的讚誉。」
 
  末了,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道:「是了,朱先生,敢问这儿是哪个门派的 居所?」
 
  「看出来了,周小兄浑然不知这儿住的是什么人。」
 
  朱贺笑眯眯地说,「便告诉你吧,这里乃是蓬莱宫中人暂住的居所,名动大 陆的蓬莱剑姬此刻便在里头。」
 
  顿了顿,朱贺又道:「另外提醒周小兄一句,切记不能在这附近徘徊,因剑 姬的性格,不喜外人打扰,一旦被蓬莱宫里的人看见,说不定要惹出什么误会来。」
 
  蓬莱宫!周扬坤的脑海中似有电光闪过。
 
  那风华绝代的宫装美女,竟是蓬莱宫的人,莫非她便是蓬莱剑姬?周扬坤有 些拿捏不准,毕竟剑姬才三十岁出头,容貌又是出了名的冠绝于世,他实在想不 出除了剑姬,蓬莱宫还有何人拥有如此气质和美貌。
 
  但听闻剑姬气质高冷,而方才看到的那宫装美女,仔细想想,她的气质却是 温婉怡人。
 
  周扬坤内心深处,不由患得患失。
 
  心中一歎,周扬坤抱拳道:「多谢朱先生提醒,扬坤这便离开。」
 
  朱贺点点头,春风得意般走了。
 
  周扬坤这才发现,他刚才是从里头另一条岔道走过来的,心中一阵羡慕。 
  也惟有像朱贺这样的大陆名宿,才能与蓬莱宫攀上关系,说不定双方还是旧 识。
 
  不像他,哪怕他周扬坤本人在东洲已小有名气,到了这里,却是人人都不是 他能高攀的。
 
  回去的途中,一个身着白色长裙,面上蒙着白纱,清丽得如月下仙子般的女 子,在两名俏婢的簇拥下,款款朝着蓬莱宫的方向走去。
 
  那两名俏婢只是望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而那蒙面的白裙女子,却是全程目不斜视,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给他留 下一个优美得引人暇想的背影。
 
  虽未看见她的真面目,但白裙女子必又是一位红粉佳人。
 
  白裙女子令周扬坤又忆起那宫装美女离去时盈盈的身姿,心中一歎,终于走 了。
 
  …………
 
  这儿是蜀山为蓬莱宫安排居住的别院后花园,在后花园的小亭里,秦雨甯坐 在石桌前,美目微眯,正仔细打量着放置在桌上的龙血丹。
 
  「花娘,你看。」
 
  刚坐入她身旁的花娘,目光泛着惊意:「好浓烈的血腥气息,这便是那龙血 丹?」
 
  秦雨甯点头道:「不错,这便婉儿口中服用一颗,便能在数月内大幅增长服 用者内功的龙血丹,小小一颗便价值数百两黄金。若非司徒德宗这老色鬼贪图婉 儿的美色,恐怕单用金钱也无法从他手中得到此物。它的效用,比起真人炼制的 炼气丹,要强上十倍不止。」
 
  花娘脸色凝重:「这不像是寻常的丹药,不知为何,它给我一种澹澹的凶戾 气息,令人感到有些不安。」
 
  秦雨甯沉默半晌,「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颗龙血丹究竟是由何物炼制?」 
  「龙血丹……龙血丹……」
 
  花娘也喃喃道,「难道真如其名般,这是由龙血炼制?」
 
  秦雨甯秀眉一蹙:「自古以来,九洲大陆不乏有炼丹术师,将西大陆那些大 蜥蜴的血用作炼丹之途,但事实证明,西大陆那些罕见的飞龙,体内的血肉并无 特别功效。而我们东方的龙,自古以来只是一种传说,从未有人亲眼见过。」 
  「丹药之学非我等所擅长,夫人还是将此丹药交给真人更好。」
 
  秦雨甯点头道:「我正有此打算,这龙血丹非寻常之物,还是亲自交给真人 更为妥当。」
 
  两人在亭中闲聊了一阵,花娘突然开口问道。
 
  「是了,夫人,那件事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秦雨甯裙下的美腿轻翘,纤指把玩着龙眼大小的丹药,浑不在意地回答说。 
  「他快活安逸得太久,应该给他一次终身难忘的教训了。背着老娘偷腥也就 算了,竟还打算包养仙儿,让她给这傢伙生孩子,如意算盘打得真响。」 
  听得这话,花娘抿嘴一笑,道:「我早便与夫人说了,天下男人,是没几个 能经受得住考验的。更何况陆中铭一心想要夫人给他生个孩子,而夫人您又不愿, 他自然会把这主意打到别的女人身上去,此事真怨不得他。」
 
  「哦?」
 
  秦雨甯讶然地望向她,「听花娘的意思,竟是认为姓陆的行为可以理解?我 以为花娘与我想法一致,却没想到花娘竟是持另一番看法。」
 
  花娘笑吟吟道:「夫人,您到目前为止,仅有过两个男人,而我经历过的男 人却是多不胜数。论对男人的瞭解,就连媚娘她也比不过我。所以在这之前,我 才会劝说夫人,不必作无谓的考验,因结合目前的情况,陆中铭必定过不了关。」 
  秦雨甯听得感兴趣起来,终于合上玉盒,道:「那莫非花娘认为,姓陆的此 番行为能够得到原谅?」
 
  花娘吃吃一笑,「夫人,您跟陆中铭同床共枕足足有两年,哪怕夫人美艳依 旧,但在床上对着同一个女人这么久,他多少总会有些腻味。我太瞭解男人的心 理了,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这是他们的天性和通病,难以更改的。 夫人不肯给他受孕,只是提供一个给他出轨的契机罢了,即使夫人答应给他生孩 子,他想必仍会背着夫人,偶尔出去偷腥。」
 
  见秦雨甯红唇一扬,泛起冷笑,花娘又微笑道:「夫人不必为此而生气,事 实上这是男女热恋过后一定要经历的,不止男人,就连女人也同样会受此困扰。 花娘斗胆反过来问夫人一句,两年时间一直对着陆中铭,夫人是否偶尔也会感到 厌倦,甚或间中会生出要换一换床第间对手的想法?」
 
  秦雨甯认真听着,好半晌,她才轻点螓首:「诚如花娘所言,对着同一个男 人久了,也确会感觉到一定的厌倦。只是看在陆中铭这两年来在我身边一直很慇 勤,且他各方各面也都还不错,便与他相处至今。」
 
  顿了顿,秦雨甯续道:「但今趟姓陆的行为,实在太过份,因此我不打算轻 易原谅他。我会让他明白,我蓬莱剑姬没了他,照样有大把男人追求。」 
  「明白了,夫人。」
 
  花娘抿嘴轻笑,「陆中铭定作梦也想不到,他正风流快活之时,一转眼就情 敌就出现了。这样也好,有一个各方面都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情敌出现,能给这傢 伙造成极大的压力。至于将来的发展,便要看他的造化了。」
 
  秦雨甯红唇微微一扬,轻笑道:「你都知道啦?」
 
  花娘笑着点头。
 
  「刚才银花岛的朱贺来找夫人,我仍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他对夫人炽热无比的 爱意。虽说朱贺身后的银花岛远比不上蓬莱宫,且他本身的武功也比夫人逊了半 筹有馀。但自夫人十六岁到大陆游历初遇他时起,朱贺便对夫人一见锺情,并从 此修身养性,不再流连于花丛之中,至今不渝,单从这点看,反而胜过陆中铭不 止一筹。」
 
  秦雨甯螓首微点道:「不错,正是因为他这点,我才一直对朱贺另眼相看。 
  当年我在大陆上初遇他时,那年我十六岁,而他大了我整整十七岁,女儿都 比我小不了多少岁。朱贺本身风流多情,他的原配因难产过身,无人约束下更显 不羁。是以当年他苦苦追求于我,并立下重誓,从此洗心革面,我全然不信。「 
  顿了顿,她的美眸溢出笑意,「如今十七年过去了,当年他立下的誓言,想 不到他真做到了。两年前我曾在陆中铭与他之间举棋不定,现在看来,当初的我 又再度选错。」
 
  「时间是检验一个人最好的方式,这样的男人确实少有。」
 
  花娘也赞同地道,接着她略有些遗憾地说,「可惜的便是,朱贺年岁大了您 不少,且他长得有些矮瘦,相貌更是完全配不上夫人。若是他能再年轻十岁,且 身材相貌不要求有多高,最起码站在夫人身边不至相差太大,便更好了。」 
  秦雨甯澹然置之地说:「我早已过了犯花痴的少女时代,看男人早已不看外 表,而是更注重内在。」
 
  「夫人这么说,花娘终于放心了。」
 
  花娘脸上现出笑意地问,「夫人与陆中铭在一起两年,至今仍未完婚,想必 方纔那朱贺必有趁此机会,向夫人表达心中的爱意,不知夫人是否应承了他呢?」 
  秦雨甯美若天仙的脸上,飘过一朵红云,笑而不语。
 
  花娘顿时心中明瞭,知方才在后厅里独处时,那朱贺面对貌若天仙的剑姬, 两人定忍不住有了一些稍为亲密的举动,脸上也闪过笑意。
 
  那朱贺早年不愧为大陆有名的风流人物,真懂得把握机会。
 
  两人在亭中聊了一会,这时有侍女过来道。
 
  「夫人,双修阁的双修玄女求见夫人。」
 
  秦雨甯愕然地望着侍女,「双修玄女?」
 
  「正是。」
 
  秦雨甯蹙起秀眉问道:「她在哪里?」
 
  「正在前厅等候。」
 
  侍女回答道。
 
  秦雨甯一颔首:「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夫人。」
 
  侍女走后,花娘道:「双修阁与我蓬莱宫,一向老死不相往来,双修玄女竟 主动求见,着实令人奇怪。」
 
  「确实奇怪,以那女人的性格,怎会任得她女儿来与我蓬莱宫接触?」 
  秦雨甯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听说双修玄女前不久与人订了婚,旋又火 速地撤销婚约,哼,那女人做事仍和以前一样,全凭个人喜恶。」
 
  花娘却是掩嘴轻笑,没有接话。
 
  其实蓬莱宫与双修阁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双方互不往来的缘由,起于当年的 一段三角关系。
 
  当年剑姬在大陆游历,结识了她的前夫林天豪,双方陷入热恋。
 
  而那个时候,与剑姬年纪相若,情窦初开的双修夫人竟与剑姬一样,同样爱 上了林天豪。
 
  两个同样出色的女人,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花娘可以想像,两女间迸发的醋 火是何等熊烈。
 
  后来大概是林天豪最终选择了剑姬,双修夫人只能黯然退场,嫁给了长辈指 定给她的丈夫。
 
  其后剑姬也携夫返回蓬莱宫,甚少再踏足大陆,两女也就再没有见过面。 
  但这梁子早已结下,造成之后两个大势力之间冷漠至极的关系。
 
  这秘事只有花娘、媚娘等少数几人知道,世人至今仍不知剑姬为何与双修夫 人形同水火的原因。
 
  如今剑姬早已将当初心爱的男人一脚踢开,而双修夫人的丈夫也在数年前因 病逝世,花娘不禁感歎世事难料。
 
  不过看到剑姬谈及双修夫人时,仍不自觉的流露出当年的敌对神态,花娘觉 得十分疑惑。
 
  这是仍视双修夫人为情敌才会显露的反应,花娘有些拿捏不定,究竟剑姬对 林天豪是否仍馀情未了?想到林天豪,花娘心中的疑惑更甚。
 
  那明明是一个武功稀疏平常,嘴上功夫与手脚功夫成反比的男人,诚如剑姬 休掉他时的怒斥,他就是个没用的窝囊废,可不知为何,花娘总感觉哪里不对, 但又说不出来。
 
  摇了摇头,把这念头抛出脑海,道:「夫人,那你是否要去见她呢?」 
  秦雨甯嘴角一勾,「见,为何不见!」
 
  来到前厅,秦雨甯一眼就看见,那静静坐在那,蒙着面纱,一身洁白长裙的 双修玄女。
 
  见她到来,双修玄女轻轻摘下脸上的面纱,并朝秦雨甯微微一福,「环馨… …见过夫人。」
 
  当双修玄女摘下面纱的一刹那,秦雨甯美目顿时一亮,哪怕她与那女人向来 不对付,也不得不承认她生的女儿真是美到了极致,足可与司马瑾儿、闻人婉相 媲美,不由心中讚歎. 同时双修玄女对她的称呼,也令秦雨甯感到意外。 
  一般大陆中人,不管是相熟或不相熟,基本上都只称她剑姬。
 
  只有蓬莱宫中人,才唤她作夫人。
 
  双修玄女唤她作夫人,反倒有一丝亲近的意味。
 
  秦雨甯款款入座,命侍女奉上香茗后,既礼貌又客气地说:「不知玄女今趟 前来,所谓何事?」
 
  双修玄女神情自若道:「夫人唤我作环馨便行了,环馨今趟来并无要事,只 是想着,夫人芳名远播,环馨却至今未能一睹夫人芳容,甚觉遗憾。冒昧前来, 望夫人体谅。」
 
  秦雨甯这回是真正奇怪了。
 
  在她心里因先入为主的印象,致使秦雨甯认为,双修玄女今日前来,必无什 么好事。
 
  但此刻却发现自己完全猜错,双修玄女对自己的亲近之意毫不掩饰,且望向 自己的目光带有惊艳、崇慕等情绪。
 
  甚至秦雨甯还能看出,她面对自己似乎有点紧张,虽然她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却瞒不过秦雨甯的眼睛。
 
  正当秦雨甯心中纳闷兼疑惑的时候,一身宫装长裙打扮的闻人婉,姗姗来迟 了。
 
  她先是朝秦雨甯打了声招呼,接着一脸笑意地迎向双修玄女。
 
  「环馨妹,想不到你居然来了。」
 
  「婉儿姐。」
 
  两女随即亲热地拉起手来。
 
  秦雨甯讶然望着她们,「婉儿,你俩认识?」
 
  闻人婉掩嘴轻笑,来到秦雨甯身边,凑到她耳旁悄悄说了几句。
 
  双修玄女见到,剑姬的脸上先是露出错愕的神色,紧跟着瞄了她几眼,本是 平和的目光再次投向她时,陡然变得柔和起来,如画的眉目也带上了笑意。 
  「环馨,过来我这边。」
 
  感受到剑姬亲热的语气,双修玄女雪白的俏脸不知怎地陡然一烫,但仍依剑 姬之言来到她身边,与闻人婉一左一右坐在她身侧。
 
  秦雨甯美目溢出笑意,望着这气质柔若似水的娇美人儿,当真是越看越喜欢。 
  她逮住双修玄女,向其问了不少问题,后者羞红着脸,都一一作了应答。 
  当听到自己那多年的老情敌,竟是一改倔强的脾性,同意她的女儿与自己的 儿子在一起时,秦雨甯眉目间的笑意再也掩饰不住。
 
  「夫人,不知轩郎他何时抵达蜀山?」
 
  这时,双修玄女终于开口发问。
 
  换作别人这般问,秦雨甯必定要调笑几句,面对双修玄女,她柔声道:「轩 儿该在这两日出发,到蜀山大概需要六七日的功夫,环馨便耐心多候些时间。另 外若环馨愿意,可以到这边坐下,有婉儿在,你也有个说话的伴。」
 
  双修玄女脸上现出喜意:「可以吗,夫人?」
 
  一旁的闻人婉笑吟吟地说:「夫人向来一言九鼎,环馨妹你就放心吧。」 
  几女又说了一会儿话,秦雨甯这才望向双修玄女,正容道:「之前听闻,双 修阁遭到阴阳宗的袭击,你母亲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谢夫人关心。」
 
  双修玄女道,「母亲原本也对此十分忧虑,阴阳宗近来实力大涨,已隐隐超 过了我们双修阁。但前几日,母亲唤我过去,突然跟我说,阁里来了一位前辈高 人。倘若阴阳宗再敢来犯,这位高人会让阴阳宗永远也回不去,让我安心前来蜀 山赴约。」
 
  闻人婉与秦雨甯听后,不约而同地露出震惊之色。
 
  后者脸色凝重道:「单凭一个人,便有把握将整个阴阳宗覆灭,此人武功已 达惊世骇俗的境地,莫非是白鹿先生亲自出手?」
 
  闻人婉听后摇头说:「不是我们院长,他已于一个多月前,去往西大陆游历, 至少也要一年半载才回来。环馨妹,你母亲真的请到这位一位大高手?」 
  双修玄女螓首轻点,说:「我母亲能够同意我解除婚约,还是托了那位前辈 高人的福。是他亲自跟我母亲开口的,否则以我母亲的性格,已公之于众的婚约, 她绝不可能说取消便取消。我也问过母亲这位前辈高人的身份,但母亲说事关重 大,暂不能与我透露。」
 
  顿了顿,她接着道:「我想母亲应该不会骗我,因母亲提到那位前辈高人时, 脸上的崇拜之色毫不掩饰,能让我母亲如此信任佩服的,当是绝世高手。」 
  秦雨甯听得秀眉紧蹙,能让那女人崇拜的,绝非寻常之辈。
 
  消化完这令人震骇的消息后,秦雨甯终于点头说:「既是有这样的高手助阵, 那想来该不会有大问题。但若双修阁真个遇到紧急情况,需要帮手之时,环馨一 定要告知我,让我蓬莱宫略尽绵力。」
 
  「嗯,环馨谢过夫人。」
 
  秦雨甯笑吟吟地看着她,「如无意外,环馨不久后将成为我蓬莱宫的几位少 夫人之一,何需言谢。」
 
  双修玄女羞红了脸,垂下螓首,但如诗如画的眉目,却流露着喜意。
 
  …………朱贺回到别院时,满面的春风。
 
  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正在后花园练功。
 
  见到朱贺到来,青年停止了动作,到凉亭中坐下歇息。
 
  「二叔,见过剑姬了?」
 
  青年名叫朱高时,乃是朱贺的唯一的亲侄子。
 
  只见他一边给叔父冲茶,一边问。
 
  朱贺在石椅坐下,悠然自得地抚鬚呷茶,好一会,才道:「当然见着了,两 年没见,剑姬仍是美艳不可方物。」
 
  朱贺的脑袋中浮现起剑姬的一颦一笑,一颗心仍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着。 
  朱高时听得神往不已,片晌,又语气遗憾地道:「可惜侄儿若是求见,必然 遭到拒绝,未能面对面地欣赏举世闻人的剑姬芳容,实是人生一大憾事。」 
  他重重地歎了一口气,「看来侄儿也只能在明日的会议上,远远地观赏这位 倾世美人了。」
 
  自从多年前,兄长与兄嫂命丧于血骷髅之手后,朱贺便把当时年仅几岁的小 侄儿,当成亲生骨肉看待。
 
  听得他这哀歎的语气,朱贺轻咳一声,以极为自得与自豪的神态语气,澹澹 道。
 
  「若是其他人想见剑姬一面,自是没那么容易。但不是二叔在打逛语,若时 儿想见剑姬,甚至无须通报,由二叔带你前去,剑姬必定亲自见你。」
 
  朱高时蓦地抬头,满脸不可置信道:「这……二叔,你说的是真的吗?侄儿 真的……能去见剑姬?」
 
  朱贺登时听得不乐意起来,「你这小子,二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剑姬如神女下凡,真能见她,侄儿怕会唐突了 佳人。」
 
  朱贺看得他,摇头歎道:「唉,怎么说你好,剑姬的确美若天仙,但她又不 是老虎,既想见她又怕唐突她。二叔自幼便教你如何与女子交流接触,这么多年 了,你仍是这么木讷,不擅人言,完全没有半点你二叔当年的风范。」
 
  朱高时有些垂头丧气地说:「侄儿当然明白,可一想到那是名动大陆的蓬莱 剑姬,无数男人以中的女神,侄儿便……」
 
  朱贺直摇头,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剑姬再美,她本质也是个女人。只 要是女人,她便需要男人,她和你二叔平日里介绍给你的那些女子,并无本质上 的区别。」
 
  见自己这侄儿仍是一副迟疑畏缩的模样,对其极为瞭解的朱贺,明白自己这 侄儿性子随他那生性腼腆的兄长,是勉强不得。
 
  于是换过一个思路,澹然地道:「你不好奇,为何你二叔连通报都不需,便 能带你去剑姬吗?」
 
  朱高时这才抬起头来,他只是生性木讷,并不是愚蠢,一想到那个可能性, 他登时瞪大了眼睛,期期艾艾地道:「莫……莫非二叔与剑姬……」
 
  朱贺脸上露出自豪无比的神情,道:「不错,就在方纔,剑姬她已明确接受 你二叔的追求,就身份而言,如今我与剑姬已是情侣关系。」
 
  他看着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模样的侄儿,微微一笑,说:「如无意外, 将来你见到剑姬,还得改口唤一声二娘。」
 
  朱高时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话来,「这……这是……真的吗?」
 
  他的脸色因为激动,而陡然涨红了起来。
 
  「二叔,你真没骗我,那高贵的蓬莱剑姬,将来有可能成为我的二娘?」 
  「这是自然。」
 
  朱高时喃喃道:「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那陆中铭呢?」
 
  朱贺呷了一口茶,又道:「没什么难以置信的。我已说了,剑姬虽貌若天仙, 但她同样需要男人来疼爱。至于陆中铭,呵……那个出了局的傢伙,不提也罢。」 
  见这木讷的侄子看起来终于渐渐接受他的说法,朱贺微微一笑。
 
  「你也知,你二叔追求剑姬多年,直到今天才如愿以偿。因此方才在剑姬的 别院后厅,你二叔第一次品嚐到了蓬莱剑姬的嘴上的胭脂,味道真个好极了。」 
  朱高时听得瞪大了双眼,呐呐地道:「二叔……与剑姬亲了嘴?」
 
  朱贺长笑一声,悠然自得的摇头说道:「何止亲了剑姬的嘴,她还被你二叔 脱了绣鞋,那对精緻的玉足也被你二叔握在手中,把玩了许久。」
 
  他抬起头来,极为讚歎地道:「当真是又香又软,纵然是上好的凝脂亦无法 相比,便是连她足上的白袜也香气怡人,令你二叔流连忘返,差点不愿放下。剑 姬不愧为绝世尤物,简直生平仅见!」
 
  朱高时听得脸色涨得通红。
 
  一想到被大陆无数男性视为女神的剑姬,竟成功被他二叔追求到手,还与他 二叔亲嘴。
 
  甚至她那双尊贵的玉足,也被他二叔握入手中把玩,朱高时只觉得胯下一阵 发疼。
 
  见到侄子脸上那艳羡无比的神情,朱贺终于语气深长地道:「时儿,你如今 也已经二十岁了,到了成家的年纪。以往二叔托关系给你介绍的那些女子,无一 不是名门之后,又或大家闺秀,相貌也是经过精挑细选。但你就是太过木讷,一 见人家长得漂亮,便畏缩不前,以致这些女子个个都看不上你。」
 
  「反观二叔我,论背景,我银花岛远比不上蓬莱宫。论武功,我至少比剑姬 逊色半筹,就连身材容貌,我也没一点比得上她,站在剑姬身边,我甚至比她矮 了半个头。别说她了,就是在二叔之前的那武宗陆中铭,你二叔我的条件也比不 上他。但这又如何,如今美貌彷若天仙般的剑姬,还不是被你二叔打动了芳心。」 
  「二叔要告诉你的是,别妄自菲薄,过份看轻了自己。你是我银花岛朱贺的 侄儿,未来银花岛的主人,明白吗?」
 
  朱高时愣愣地看着他,涨红的脸色终于现出激动之色。
 
  朱贺随后又瞥见了侄儿胯下那凸起的部位,终于老怀大慰。
 
  今日给这呆板木讷的侄儿下了一剂勐药,看起来终于有了效果,他想起他那 早逝的兄长兄嫂,轻舒了一口气。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