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莲花携鹤飞】(21)【作者:黑色小妖】
【莲花携鹤飞】(21)【作者:黑色小妖】
 字数:1506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 阴无极和蓝啸天的比赛
 
  贱屄三女侠被天魔宫四巨头爆肏一顿,回到石室后便光着腚仰躺在床上,三 个小屄已经被肏的泥泞不堪,只听黑色小妖说道:「两位妹妹……姐姐有个天大 的秘密想和你们说说……」
 
  奶兜兜昂着颈子看着室顶,嚅嗫道:「其实我也有个秘密想和你们说说……」 
  东方妞儿一听,翻身坐起,好奇的问道:「怎么两位姐姐都有秘密啊,快和 小妹说说都是什么啊?」
 
  黑色小妖歪头看着奶兜兜说道:「兜兜妹妹,你能有什么秘密,说来听听… …」
 
  「我说了,你们可不许笑我。」奶兜兜依旧望着棚顶说道。
 
  黑色小妖笑道:「妹妹说的哪里话,咱们姐妹无彼此,何来笑话之说。」 
  只见奶兜兜仰躺在床上羞意宛然,咬唇轻道:「前天我和我哥哥肏屄了……」 
  「啊……?」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同时失声尖叫起来,二女齐齐地一怔,几 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黑色小妖诧然说道:「那蓝公子出身名门,幼随生性刚猛 豪气干云的沧海叟方子文习艺,早就被灌输的正气凌然,怎会和你肏屄……莫非 是妹妹……」
 
  奶兜兜听得嘟起小小嘴巴,道:「我才不没勾引他呢,就他那样的人我就是 想勾引也是自讨苦吃,这我还看不出来嘛?」
 
  心真口快的东方妞儿脱口说道:「那你们怎么会肏上的呢?」
 
  奶兜兜歪头瞪了躺在另一张床睡的香甜的李晓兰一眼,气愤的说道:「都怪 那个李晓兰,给的那个什么莲花玉液,我那个傻逼哥哥一口喝了四五滴,喝完就 变了个人似的,欲火焚身,然后就寻死觅活的,我要不和他肏屄,估计他早就嗝 屁朝凉了。」
 
  黑色小妖吃惊的说道:「莲花玉液李晓兰曾千叮咛万嘱咐,绝不可多饮,他 怎么那么不小心,后来呢?蓝公子傲世出尘又自明清高,却和你行了苟且之事, 在他知道你和他是亲兄妹后岂不会……」
 
  东方妞儿道:「这样的人若是行了龌龊乱伦的事,估计比杀了他都难受。」 
  奶兜兜接着道:「别说他知道我们是兄妹,就是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开始寻死 觅活的了,说来就有气,她肏了我,我还要苦口婆心的开导他,让他脱离蒙昧舍 去求死之心,好不容易让他放弃求死之心了,我们又莫名其妙的成了兄妹,世上 的事真他妈的诡谲怪诞……」
 
  东方妞儿道:「他知道你们是兄妹后岂不求死之心更胜了?姐姐又是怎么开 慰他的?」
 
  奶兜兜古灵精怪的吐了吐丁香似的舌尖,俏皮的笑道:「在我威逼恫吓之下, 让他发了个毒誓,嘻嘻」
 
  黑色小妖笑道:「你怎么吓得他啊?」
 
  奶兜兜便嬉笑着把她如何威胁蓝宇的事说了一遍,逗得二女笑的娇躯乱颤, 嘴都合不拢了。
 
  黑色小妖笑声停后,说道:「兜兜妹子,亏你想出这么高明的主意,那木讷 的蓝公子不中你的套才怪呢,咯咯咯」
 
  奶兜兜娇笑道:「你们没看见他那样呢,我脱他裤子的时候,他脸都吓绿了, 咯咯咯」
 
  「兜兜姐真是聪明伶俐,要是换了我啊,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小妖姐你有 什么秘密啊,也说来让妹妹们乐乐。嘻嘻」东方妞儿也笑着说道。
 
  黑色小妖听罢,面色一整,清澈的眼神里闪着异样的光辉,微一沉吟,道: 「两位妹妹,在你们心中对乱伦败德之事,都是毫不在意,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何?」
 
  东方妞儿道:「我家里从我记事起,就没人在乎过什么鹑鹊之乱,我爹和我 奶奶上蒸下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成人后也是我爹爹给我开的苞,所以我心里 真的没什么乱伦不乱伦的概念,我家这都是祖传的,哪有什么原因。」
 
  奶兜兜道:「我自幼也不知道谁是亲人,我师傅就是我妈妈我也不知道,而 且我还常常和我师傅互相舔屄,我妈妈知道我是她女儿还和我一起舔屄,我想我 这也是家传的吧,至于现在的爹爹和哥哥,在我心里也只是个称呼而已,我和哥 哥肏了屄,也没觉得有什么啊,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应那么大,真是搞不懂他。」 
  黑色小妖肃然说道:「其实我们这样,在世人看来就是违背人伦天理,道德 败坏、俗德沦丧,而让我们不忌乱伦的性观念,颠倒人伦的原因绝不是祖传的, 而是因为我们都习练了一种相同的武功,这种武功源自一本上古秘籍,叫做莲花 宝典,修炼莲花宝典上的武功后,就会让我们心性大变,伦理观念全无,完全凭 喜恶而行事,而且还会变的无比的淫贱,两位妹妹,这些年来如果有男人想肏你, 你们可曾拒绝过?」
 
  东方妞儿笑道:「为什么要拒绝,他爽我也爽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嘻嘻」 
  奶兜兜道:「我倒是拒绝过……」
 
  黑色小妖笑道:「你拒绝最多的应该是三宝黑和尚吧,咯咯」
 
  奶兜兜面有愧色的说道:「是啊,说来惭愧,仔细想来我唯一拒绝的男人, 居然就是我的相公。」
 
  黑色小妖道:「其实让我们无法拒绝男人的根本原因,也是因为我们修习莲 花宝典上的武功的特异性,男人的精液有助于我们的内力增长,所以不论男人丑 否、帅否、老否,我们都很难拒绝他们。」
 
  东方妞儿牝声浪气的笑道:「我才不管什么增加内力不内力的,我从心里就 不会拒绝男人,嘻嘻」
 
  奶兜兜却淡淡的说道:「小妖姐,你说我们的武功路数同属莲花一脉,那到 底是谁传下来的啊?」
 
  黑色小妖道:「传下这门莲花宝典的,是我妈妈的师傅……」
 
  东方妞儿惑然不解的说道:「我们东方世家历经很多代了,传承的都是家传 武功,已经一百多年了,你妈妈的师傅能有多大岁数,怎么会是他传出来的?」 
  黑色小妖平和的说道:「我妈妈的师傅已经化气升仙了,她没有得道前就已 经三百多岁了……」
 
  『啊……』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起惊异的叫到。
 
  黑色小妖接着说道:「她传下的武功流落到江湖中的四家手里,这四家就是 南淫北贱东凶西恶,南淫北贱所习练的是原著秘籍,而东凶西恶所学的确是被她 更改过,消去乱性部分的武功,所以东凶西恶的功力要比南淫北贱的略逊一筹, 我以前就和你们说过,修炼莲花上的武功,女人要比男人略胜一筹的。」 
  奶兜兜面带惊色的说道:「小妖姐,那销魂夫人岂不是有着绝世武功的绝顶 高手了?」
 
  黑色小妖仰起睑,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妈妈应该算是当世的第一高手了 ……」
 
  东方妞儿激动的说道:「小妖姐,那你妈妈销魂夫人厉害还是莲花夫人厉害 啊?」
 
  黑色小妖美目一扫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神情持重所问非所答的说道:「其实 姐姐说的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姐姐要和你们说的是个天大的秘密。」
 
  奶兜兜和好奇的说道:「姐姐还有什么秘密?」
 
  黑色小妖扎起柳眉儿,沉思不语,看她神情似正陷入在苦苦抉择中。
 
  东方妞儿见黑色小妖沉吟不语,说道:「小妖姐,你我姐妹,情谊如手足, 我们姐妹间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嘛?」
 
  黑色小妖沉吟良久后,看了一眼睡的正熟的李晓兰,才缓缓说道:「兜兜、 妞儿妹妹,姐姐要和你们说的事你们一定要帮我保密,姐姐信得过你们……」。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只见黑色小妖说完就光着腚起身下床来到九天玄女李晓兰的床 上,黑色小妖向她们诡异的一笑,黑色小妖看了看李晓兰那绝美的容颜,突然劈 腿站在李晓兰的头上,屁股下沉,将被肏的泥泞泛滥的小屄缓缓坐在李晓兰的脸 上。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看的花容变色,同时捂着嘴巴惊骇不已。
 
  睡梦中的李晓兰,突然觉得一个温软的唇落在她的唇上,自然的伸出小香舌 舔了一下,一股腥臊咸苦之味入口,李晓兰不由一颤,睡眼朦胧睁开,只见眼前 一个佈满了白色的泡沫小屄跨坐在自己嘴上,睡眼惺忪的向上一看,只见黑色小 妖笑嘻嘻的正看着她。
 
  「小妖…别闹…姐姐睡醒了再给你舔……」李晓兰睡意正浓一边呓语,一边 又舔了一下黑色小妖的骚屄,忍不住又合上眼。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看得目瞪口呆,东方妞儿惊悸不安的小声说道:「小妖姐, 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李晓兰是莲花夫人的爱女,我们还要指望莲花夫人来救我们 呢,要是惹急了她,可不是闹着玩的……」
 
  奶兜兜也忐忑的轻声说道:「妞儿妹妹说的是,姐姐还不快下来……」 
  她们说的声音虽小,但李晓兰半梦半醒中也已经听得见,只见李晓兰猝然睁 开美目,直眉瞪眼的盯着黑色小妖,突然一把将黑色小妖掀翻在床上,起身坐起 对黑色小妖怒斥道:「你干什么?」
 
  黑色小妖翻坐在床上,看着横眉立眼的李晓兰,笑吟吟的说道:「杉杉姐, 我打算向两位妹妹如实以告,不必在演了。」
 
  李晓兰听罢,不动声色的说道:「决定了?」
 
  黑色小妖毅然的点头说道:「决定了。」
 
  李晓兰道:「我知道你们姐妹情深,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告诉她们实情,姐姐 也不说什么,咱们同在一个屋子里这样的遮遮掩掩也够难为的,和她们直说了也 好。」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脸懵逼的听着黑色小妖和李晓兰的对话,二女听得昏头 昏脑,奶兜兜一头雾水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事要和我们说啊……」 
  只见李晓兰背过脸去,伸出玉手在脸上一阵揉弄,片刻后猛然转过头来,人 已大变,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只见李晓兰已经变了一张脸,艳若桃李的俏脸,媚眼 如丝的看着二女。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大吃一惊,东方妞儿惊愕的说道:「你……你是谁?」 
  『李晓兰』笑道:「我是刘昱衫,嘿嘿」
 
  奶兜兜惊奇的说道:「你就是传说中易容之术天下第一的千面骚狐刘昱衫? 那李晓兰呢?莫非根本就没这个人?」
 
  黑色小妖在一旁笑道:「李晓兰在这呢……」,只见黑色小妖玉手在脸上轻 轻一剥,立刻间一张精美的人皮面具被撕了下了,露出一副高华绝美的容颜,正 是李晓兰那美艳绝伦,容美绝俗的秀脸。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看得瞠目结舌,匪夷所思直挺挺的盯着黑色小妖,片刻后, 东方妞儿惊讶的说道:「小妖……姐,你是李晓兰……还是我们的小妖姐……我 小妖姐呢?」
 
  真正的李晓兰起身来到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身侧,拉着她们的手亲密的说道: 「小妖姐就是李晓兰,李晓兰就是小妖姐」
 
  奶兜兜惊异的问道:「和我们结拜的时候,到底是刘昱衫还是李晓兰啊?」 
  李晓兰笑道:「当然是我啊,姐姐原名就叫李晓兰,小妖是我妈妈给我起的 小名,我喜欢黑色就自己改叫黑色小妖,我和两位姐妹一起拜鸡巴立誓结的义, 杉杉姐是在襄阳蓝天别府的时候我叫她来的,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带着杉杉姐 给的人皮面具,从未漏过本来面目,但这次和玉灵子以及蓝啸天等打交道,若是 用销魂山庄黑色小妖的身份,他们难以信服与我,而且还会让他们瞧不起,我绞 尽脑汁,才想到用真面貌换了个九天玄女的身份,可是我做九天玄女李晓兰,黑 色小妖就从世上消失了,姐姐无奈才把杉杉姐请了来。这几日,我们一直都在你 们不注意的情况下互换着身份,十分的麻烦,再加上我见你们对李晓兰有很深的 成见,所以才和二位妹妹敞开心扉坦诚相向。」
 
  东方妞儿问道:「那姐姐是莲花夫人的女儿?还是销魂夫人的女儿啊?」 
  李晓兰笑道:「李晓兰就是黑色小妖,黑色小妖就是李晓兰,那么莲花夫人 自然就是销魂夫人,销魂夫人就是莲花夫人喽……」
 
  「啊……」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不敢相信的同时惊呼出声,片刻后,奶兜兜惊 道:「你是说莲花夫人就是千人肏万人骑的销魂夫人……」
 
  李晓兰娇笑道:「不错,我的妈妈莲花夫人就是千人肏万人骑的销魂夫人, 嘻嘻」
 
  东方妞儿惊魂未定的说道:「真是想不到啊,受武林中万人敬仰的莲花夫人 居然和我们一样,也是个荡妇淫娃,李……小妖姐,我是叫你李姐姐还是小妖姐 好啊」
 
  李晓兰道:「随便叫啊,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反正不管黑色小妖也好、李晓 兰也好,都是我一个人,咱们一起磕过头结过拜,不论是我哪个身份我都不会忘 记的,只要二位妹妹不要怪姐姐隐瞒实情就好。还望二位妹妹替我保密,这些日 我还要用李晓兰的身份和蓝啸天、阴无极他们周旋呢。」
 
  东方妞儿道:「那姐姐是黑色小妖的时候就叫小妖姐,是李晓兰的时候就叫 李姐姐可好?」
 
  李晓兰笑道:「如此甚好」
 
  奶兜兜在一旁诡笑道:「那刚才和我们一起挨肏的也是九天玄女李晓兰喽?」 
  李晓兰道:「当然是啊」
 
  奶兜兜嘻嘻笑道:「原来傲骨娇气、气度高华的九天玄女李晓兰也是个婊子 养的贱货,哈哈哈」
 
  李晓兰娇笑道:「兜兜妹妞儿妹,这回你们该不会在对李晓兰有成见了吧, 嘻嘻」
 
  东方妞儿心底升起一个邪恶的念头,坏笑道:「李姐姐,你说了这么多我还 是不敢相信李晓兰就是黑色小妖,除非……」
 
  李晓兰道:「除非什么……?」
 
  只见东方妞儿腿一劈,露出被肏的糜烂的毛茸茸的小屄,浪笑道:「除非李 姐姐给我舔屄,要是小妖姐,我要让她给我舔屄,她绝不会拒绝的,咯咯」 
  李晓兰一听二话不说,身子一趴,伏在东方妞儿身下,伸出舌头舔舐她的屄 缝,「啊……」东方妞儿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九天玄女李晓兰给我舔屄了,哈 哈哈」
 
  奶兜兜见李晓兰光着腚给东方妞儿舔屄,伸手在李晓兰的屁股上『啪啪啪』 的不断地拍击李晓兰雪白的翘臀,嘴里还戏谑的叫道:「肏你妈的李晓兰,你不 傲气嘛,你不清高吗,原来也是个下贱的婊子货。」
 
  李晓兰被她拍打『啊啊』的叫了起来,身体直扭!奶兜兜这些天来她一直对 李晓兰那傲气凌人的神情看不惯,李晓兰不但风华绝代,还出身高贵,气质高华, 自认为天生丽质的奶兜兜在李晓兰面前总有些自行惭愧,似乎看李晓兰都要仰视, 所以当她知道李晓兰居然就是自己的结拜义姐黑色小妖时,心里高兴的心花怒放, 虽然类似现在这样拍打李晓兰的屁股,平时她们和黑色小妖也经常这样闹着玩, 但她现在毕竟拍打的是李晓兰,光拍屁股她还是觉得不过瘾,中指一伸,抠进李 晓兰的屁眼里,一用力将她提了起来,使她撅臀跪趴在床上,奶兜兜起身跨骑在 李晓兰光洁的后背上
 
  「李晓兰,你个骚母狗姐姐,给妹妹当马骑,驾……驾……」
 
  「啪啪啪」奶兜兜还不停的拍打着李晓兰的圆润雪白的屁股。
 
  东方妞儿和奶兜兜一样的心态,也伸手抓住李晓兰的头发,使她的脸紧贴在 自己的屄上。
 
  「大骚屄,使劲给妹妹舔屄,舌头都伸进去……吁……对,就这样……」 
  李晓兰一边因为奶兜兜用力的抽打屁股而直扭着自己已经通红的屁股,一边 舔着东方妞儿的小屄,嘴里「呜呜……」淫叫着。
 
  千面骚狐刘昱衫在一旁看三姐妹玩的高兴,也下床过来凑热闹,见李晓兰屁 股撅的高高的,淫水不停地从小屄流出,屁眼还留着精水,刘昱衫忍不住用手分 开李晓兰的两臀,在小屄和屁眼上舔了起来,李晓兰同时被三女一起玩弄着,雪 白的大屁股摇晃着往后顶,嘴里也发出了一串的呻吟声。
 
  四个淫荡的女人玩耍了到午夜才睡去,次日一早,千面骚狐刘昱衫早早的睡 醒,又易容成黑色小妖的样子,见李晓兰躺在奶兜兜的胯间睡的正香甜,而东方 妞儿也玉体横陈的和奶兜兜交叉着躺在床上未醒,刘昱衫耳目极灵,凭藉多年的 江湖经验,她已经听到室外有人走动的声音,刘昱衫知道叫醒她们已是来不及, 急忙下床抱起李晓兰就将她抱到自己的床上,拉过被子将她盖了起来,她刚刚放 下被子还没来得及自己穿衣服,就听见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刘昱衫连忙跑到奶 兜兜和东方妞儿的床上侧身躺下,装起睡来。
 
  她刚刚闭上眼,阴玉凤就开门走了进来,阴玉凤一见赤身裸体的奶兜兜三姐 妹,三女淫乱旳睡相,让见多识广的阴玉凤也不禁羞红了脸。
 
  「这几个孩子怎么这么不知羞臊,居然就这样睡了」
 
  刘昱衫假装的睁开朦胧睡眼,连忙做起,边穿着衣服边说道:「蓝夫人早。」 说完叫醒了睡的正香的奶兜兜和东方妞儿。
 
  奶兜兜睁开眼见阴玉凤站在面前,慌忙的穿起衣服,羞窘的说道:「二妈早。」 
  阴玉凤秀面红润,虽然心里有些气愤几个女孩的淫乱,但她知道南淫北贱还 有销魂山庄出来的女孩子,指望她们九烈三贞是不可能的,虽然奶兜兜是蓝啸天 的女儿,有心斥责几句,但她毕竟只是蓝啸天的妾室,而且奶兜兜和蓝啸天还是 刚刚相认,她也不好轻言,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一声,轻声说了句『早』, 侧眼见李晓兰蒙着头还在呼呼大睡,阴玉凤轻轻咳嗽一声,接着说道:「兜兜, 李姑娘醒了后,告诉她我一会带她出去办事」说完转身就离去了。
 
  原来这两天彩霞仙子陆晓芸每日饮用一滴莲花玉液,被妙手医仙余贝宁手术 开屄失血过多,需要至少休养七天的伤势,已经痊愈,陆晓芸回家心切,所以一 大早就催着阴玉凤来找李晓兰,可阴玉凤一进门见几个女孩子一丝不挂的淫态, 不想让几个女孩太难堪,况且李晓兰还未醒,便匆匆离去了。
 
  阴玉凤走后,刘昱衫叫醒了李晓兰,几个女孩穿完衣服打扮了一番后,阴玉 凤又返了回来,带着李晓兰走出了天魔宫石洞府,李晓兰唤来灵鹤仙儿,在神鹤 脖子上绑了一封信笺,李晓兰在神鹤仙儿背上一拍,仙儿振翅而起,转眼间消失 在云际。
 
  李晓兰望着眼前云雾弥漫不见边际的一片荒山,向阴玉凤问道:「蓝夫人, 此处是什么地方,距离黄山有多远。」
 
  阴玉凤略一沉吟,道:「这里是天柱山,距离黄山不足百里。」
 
  「啊……那么近?」李晓兰吃惊的说道,她想不到天魔宫的老巢居然就在离 她家不足百里的地方,可这么多年来却全然不知还有这么个邻居。
 
  「李姑娘,你的意思是令堂莲花夫人就在黄山?」阴玉凤道。
 
  「嗯,我母亲就在黄山,如是真的不足百里,用不到一个时辰,仙儿就会返 回,不如咱们在这等等吧。」李晓兰道。
 
  「嗯,既然那么快就能回,那就等等吧。」阴玉凤此时心里是矛盾的,因为 莲花夫人一出现他父亲阴无极称霸武林的梦就算彻底破灭了,因身世的关系,阴 无极自幼受尽了世人的奚落与耻笑,技成之后立誓要问鼎于江湖,可以说做武林 霸主是他父亲阴无极坚持不渝的一生所追,眼见就要实现宏图的时候,可偏偏江 湖中出现了个技比天人的莲花夫人,让阴无极只能望洋兴叹。虽然她最爱的蓝啸 天曾是她父亲最大的敌人,但相比父亲的宏图大愿阴玉凤还是偏向阴无极的,她 曾幻想最好的结局就是她父亲完成霸业,她和蓝啸天夫妇隐居山林不问世事,要 不然她也不会自组万花楼,帮助阴无极实现霸业了。
 
  此时的销魂山庄内,销魂夫人正像母狗般骑坐在崂山七兽的老二吴虎的身上, 高高翘着丰臀,崂山七兽的老大吴龙双手抱着她圆润的臀肉,用力地挺动着大鸡 巴,来回抽送着她娇嫩的屁眼,下身淫水四溢的骚屄也被吴虎的大鸡巴抽插着, 崂山七兽其余五兄弟则轮流肏干着她下贱的嘴巴,被夹在中间的销魂夫人也像母 狗一样扭腰摆臀,卖弄风骚地叫春以助七兽的奸淫。
 
  吴龙肏干着销魂夫人的屁眼,一边用力拍打她白嫩的两瓣臀肉,『啪!啪!』 「肏你妈……贱婊子」的拍打声着夹杂着吴龙的三字经和销魂夫人偶尔嘴里没有 鸡巴发出的叫床声不绝于耳。
 
  吴龙的手掌力气大,有时打得太用力,把她的大屁股拍得发红,但销魂夫人 似被他虐待似地拍打,更显娇媚与舒爽。
 
  「啊……拍得人家屁屁好重呦……流氓……」
 
  吴鹤正要来肏她的嘴,听她叫他们流氓,吴鹤拽着销魂夫人的头发「啪啪」 用力的扇了她两个大耳光,大骂道:「肏你妈的贱货,老子们当了一辈子的流氓, 如今却只能给你看门护院,你妈屄的,老子们起大早将山庄都打扫干净了,累的 臭死,还要来伺候你,你他妈还唧唧歪歪,你个狗娘养的婊子。」
 
  「我是够娘养的婊子,你们肏死我这狗娘养的婊子货吧……」
 
  吴龙和吴虎继续前后上下抽动着大鸡巴,轻重有序地肏干销魂夫人那夹紧流 汁的双洞,胯下四个大睾丸也随着抽插而前后摆动,有时也会不经意地撞击一起。 
  「婊子养的,老子这样干你爽不爽?屁股被打得又痛又爽吧?哈……干死你! 快扭屁股……欠干的母狗……老子要干死你……爽……」
 
  「啊…干到贱屄的肠子里了……肏的贱屄爽…打得贱屄屁股也爽…」销魂夫 人尽情的淫叫着。
 
  崂山七兽其余几兄弟一听,也都伸出大手在销魂夫人身上用力的拍打,「啪 啪啪啪啪啪」声不绝,销魂夫人的奶子、屁股,乃至后背都被崂山七兽无情的暴 打着。
 
  身具绝世武功的销魂夫人岂在乎他们几个功力被废,仅凭臂力的拍打,越打 销魂夫人越叫的欢。
 
  「啊……啊……爽……爽死母狗了……」
 
  「干……肏你妈的贱货,真该找几只大黑狗来干你这只发情欠干的母狗,一 定能干得你又深又爽……让大黑狗干的你怀孕……肏死你这只骚母狗!」销魂夫 人身后的吴龙叫骂道。
 
  销魂夫人被吴龙说成是发情的母狗,要找大黑狗来给她下种而让她想起了守 着山洞的阿黑和阿紫,细想起来居然几年都没回去慰问那对守洞神兽了,突然觉 得很对不起它们。正在这时天空传来几声清越的鹤鸣,销魂夫人正被崂山七兽肏 的通体舒畅,快意当前她哪愿意理那些俗事,嘴里淫叫着:「啊……用力……我 是狗肏的母狗,找大黑狗肏我这狗日的贱母狗吧……啊……」
 
  李晓兰和阴玉凤在天主山顶茫然等待着,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去了,还不 见神鹤仙儿归来,转眼到了午饭时间,阴玉凤说道:「李姑娘,要不咱们先回去 吧,吃过饭再回来。」
 
  李晓兰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失望,颦起秀眉,仰脸望着天际浮动的白云出神, 良久后才轻轻说道:「好吧。」刚要转身离去,却听空中传来一声鹤鸣,李晓兰 激动的叫到:「来了……」
 
  阴玉凤也紧张的仰望着天空,片刻后只见神鹤仙儿从空中俯冲下来,却不见 莲花夫人的影子。
 
  仙儿落地后,李晓兰盯着仙儿光秃秃的后背,心中十分的气愤,却听阴玉凤 说道:「李姑娘,莫非莲花夫人不在黄山?」
 
  李晓兰心中虽然气愤却也不好在阴玉凤面前发作,莲花夫人为何未至,她心 里早就有数,面上却淡淡说道:「可能我母亲有事外出了吧……」
 
  阴玉凤道:「那现在我们该如何……」
 
  李晓兰没有答话而是取出眉笔,拿出一块绣帕,在绣帕上急草狂书,写完后 又系在灵鹤仙儿的脖子上,在仙儿的脑袋边低声细语了几句,仙儿振翅而起,片 刻后就消失不见。
 
  李晓兰回身说道:「蓝夫人,我们先回去吧,三天后咱们再来一次,我想到 时候我妈妈应该在家了。」
 
  阴玉凤带着李晓兰回到了石室,和几女简单的聊了几句,开门出来后只见阴 无极笑吟吟的站在门口。
 
  「爹,你怎么来了……」
 
  阴无极温和的说道:「没事,就是过来看看,刚才你和李晓兰去接莲花夫人, 怎么未见莲花夫人到来啊?」
 
  阴玉凤刚要说话,却听阴无极接着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 …」
 
  阴无极带着阴玉凤左弯右转,父女二人来到阴无极的书房之内,阴无极伸手 在书橱内按一下,橱边的墙壁忽然出现一道窄窄的门房。他闪身入内,阴玉凤从 来不知父亲的书房内居然还有密室,阴玉凤缓步走了进来,却见这是一间陈设雅 净的房间,室顶镶嵌一颗夜明珠,发出青荧荧的光华,照得一室皆亮,密室内有 桌椅床柜等家具。室中一张云床,铺着卧具,边上是一张书桌,摆着文房四宝和 茶具,还有一个古香炉,此刻并未热着,阴无极在门口将室门关闭,转身坐到云 床之上。
 
  阴玉凤刚要将李晓兰在山顶情形和阴无极说起,突然听见室内传来陆晓芸的 声音「天哥,玉凤妹带李姑娘去接莲花夫人,走了一上午了,怎么还没回来。」, 声音异常的清晰。
 
  阴玉凤大吃一惊,骇得她环首游目四望,这间密室作长方形,可以称得上宽 敞。三面的墙壁上,各有一个径尺的方形洞口,一望而知乃是通风设备,而另一 面石壁厚重无比,但是中间却呈倒锥形凹进去数尺之深,陆晓芸的声音就从那面 墙壁传来,阴玉凤惊愕失色的看向阴无极,阴无极却坐在床上面带笑容的看着她。 
  「芸妹也不要太心急,莲花无人居在何处我们无从得知,即使玉凤回来也不 见得莲花夫人就到,我料至少也要三五天吧。我们十五年都等了,何必心急这几 天。」室内又传来蓝啸天的声音。
 
  「李姑娘不是说她的神鹤即使是千里也就几个时辰的时间吗」陆晓芸接着说 道。
 
  「芸妹,你身子刚好,不要过于焦虑,先吃饭吧,玉凤回来自然得知结果, 急也没用。」
 
  「哎……十五年不见天日叫我怎么能不急……」陆晓芸说完,石壁又传来一 声关门的声音,然后就没了动静。
 
  「玉凤,不要慌张,咱们听得到他们的声音,我们说话他们听不见的。」阴 无极侧身倒了一杯茶,押了一口,缓缓说道。
 
  「爹,你怎么能……」
 
  「呵呵,这可不怪我,这间房间当初设计是爹为了偷窥你和你母亲的,是你 把他们夫妇安排到那里的。」阴无极无耻的笑道。
 
  「什么?偷窥?莫非还能看见不成?」阴玉凤吃惊的问道。
 
  阴无极阴险的一笑,起身拉着阴玉凤来到石壁旁,在石壁凹下去的边缘,用 手在石壁上轻轻一推,石壁上露出一个小洞,阴玉凤俯首在上面一看,蓝啸天和 陆晓芸夫妇的卧室一目了然。
 
  阴玉凤心里无比的震惊,她知道她爹爹有变态的癖好,若不是因此她当年怎 会被下人开苞,而且几乎被天魔宫上下所有人肏了个遍,当年阴无极就苦苦哀求 她,让她挨肏的时候他在一旁看,阴玉凤坚决的羞而不从,却想不到阴无极还有 这间密室,不但当年她和人肏屄被爹爹看的透彻,就是和蓝啸天的房事也被他爹 看的详尽了。
 
  阴玉凤积羞成怒刚要发作,阴无极却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下身紧贴她的丰 满巨臀,在她耳边说道:「可惜这几日你和蓝啸天行床总是吹了灯,爹爹只能听 听声音……」
 
  阴玉凤被他抱得措手不及,而阴无极此时已绕到她胸前,各抓住一支肥奶, 用力的捏弄起来。阴玉凤大惊,回身一肘击在阴无极的胸膛之上。
 
  「哎吆……你要谋杀亲爹啊……」阴无极被她撞得虽然不是很痛,却装的十 分痛苦的模样捂胸大呼。
 
  「谁叫你为老不尊,不但偷看偷听别人卧房,还猥亵自己的亲生女儿,活该。」 阴玉凤愤愤的叫到。
 
  阴无极见装模作样不见效果,又恢复了那嬉笑模样,道:「呵呵,玉凤,你 也知道爹就这点爱好,你还真狠心,用那么大力撞你爹……」
 
  阴玉凤虽然气恼她爹的无耻,但毕竟是她亲爹,况且刚才那一下自己确实用 了不少力气,便和声说道:「真撞疼了你咋的?」
 
  阴无极揉着胸口诺诺的说道:「当然疼了,幸好爹虽然年过花甲,但身子骨 还硬朗,换作一般人估计肋骨都被你撞断了,对了,和爹说说那莲花夫人为何未 至啊。」
 
  阴玉凤见阴无极无事,便将和李晓兰在山顶的情形说了一遍。
 
  阴无极听完,颓然一叹「哎……该来的总归会来的,也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 已。」
 
  阴玉凤见阴无极一脸的颓态,轻声慰道:「爹,我知你心中不甘,虽然一统 江湖成为武林皇帝是你毕生所愿,可既然事与愿违,必会欲益反损,不如以平常 心视之,就算天魔宫不能称霸江湖,但也算得上武林第一大派,爹爹身为一派之 尊也是光宗耀祖之事,女儿一直都以爹爹为傲,爹爹又何必灰心丧气,抑郁不乐。」
 
  阴无极回身坐到云床之上,叹口气道:「玉凤啊,天魔宫若不能一统江湖, 也只能终身藏匿在这不见天日的山洞之中,爹的这些属下都是奸同鬼蜮,行若狐 鼠之辈,而且个个恶贯满盈,这次受莲花夫人所迫不得不放走蓝啸天,除了老夫 之外,天魔宫还有何人敢公然在江湖中走动,哪个是蓝啸天的对手,还谈什么大 门大派……」
 
  阴玉凤道:「那爹爹不如解散天魔宫,天哥曾和我说过,如是您老人家放弃 争霸江湖之念,他愿侍您如父,蓝天别府做您养老之所,我们父女也好朝夕相聚, 晨昏定省,享受天伦之乐……」
 
  阴无极不等她说完,怒声说道:「住口,让我阴无极寄人篱下,仰人鼻息! 休想!」
 
  阴玉凤急急地说道:「爹,这怎么是寄人篱下呢,我是您亲生女儿,天哥就 是您女婿,女儿虽然是天哥的妾室,但天哥夫妇待女儿与家人无异,况且天哥说 话一向一言九鼎,女儿女婿奉养父亲天经地义……」
 
  阴无极对阴玉凤一向溺爱,刚刚对她大声发怒,心中有些不忍,遂平和的说 道:「别说了,爹无论如何也不会沦落到傍人门户的地步,爹只是恨,爹不恨蓝 啸天,也不恨莲花夫人,而是悲愤恨天!为什么苍天偏偏要把我生在这个时代? 为什么不早不晚的出来个神鬼莫测的莲花夫人?哎……」阴无极百念皆灰的一声 长叹……
 
  阴无极接着说道:「不过爹不会死心,我在等机会,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轻 言放弃。」
 
  阴玉凤见阴无极执而不化而且扞格不通,也不在多言,柔声说道:「爹,既 然您意志坚决,女儿也不敢强求,只是过几日女儿也要随天哥而去,您要自己照 顾好自己……」
 
  阴无极一听女儿说起要离他而去,心头黯然,长长吁一口气,伸手将阴玉凤 拉到床边,将阴玉凤放在他的腿上,慈声说道:「你是爹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 你爹没有儿子,只有你一个女儿,爹希望你幸福,蓝啸天夫妇对你相敬相爱,爹 很欣慰,爹不需要你奉养,即使爹百年之后,咱们家也没有什么祠堂,不需要你 上香献祭,你放心的去吧。」
 
  阴玉凤一听伏在阴无极肩膀上抽泣起来,阴无极自幼就对她娇宠溺爱逾常, 即使阴无极为了自己的变态嗜好,让她被天魔宫众人肏干,阴玉凤也未恨过他, 况且当时阴玉凤年幼虽然受阴无极蛊惑,被天魔宫所有人肏干,她大多时候也是 自愿,她也是乐在其中的,想到老父已过花甲,如今要父女分离,她怎能不倍感 悲戚。
 
  阴玉凤虽然年近四旬,但在阴无极面前也是小女儿姿态,阴无极爱抚着爱女 的秀发,在她耳边轻声笑道:「这么大岁数了还在爹面前哭哭啼啼的,羞也不羞。」
 
  「天哥,你干什么啊?」正在这时石壁处却传来陆晓芸的声音。
 
  阴玉凤一听,连忙站起,却听阴无极笑道:「不要惊慌,这间密室经过特殊 设计的,咱们说什么他们都听不到的。」
 
  阴玉凤撒娇似的在阴无极胳膊山拧了一把「老变态,为了偷看自己的老婆女 儿让人干,还专门设计了这么个密室。」
 
  阴无极不以为耻的嘿嘿笑道:「爹不就这么个爱好吗,走,看看他们两口子 干什么呢。」说完起身来到石壁前,趴在小洞上偷窥着蓝啸天夫妇的卧室。 
  只见陆晓芸站在床边,蓝啸天在她后面紧紧的抱着她,阴无极激动的说道: 「玉凤,他俩要干事啊……陆晓芸不是刚刚做完大手术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阴玉凤也好奇的趴过来偷看,细声道:「那个李晓兰给了一瓶莲花玉液,那 玉液真是神奇,芸姐姐喝了两天就已经痊愈了……」
 
  阴无极边看边若有所思的道:「看来这莲花夫人真是无所不能啊……」 
  「芸妹,你身体已经痊愈,我想……」只听蓝啸天燥急的说道。
 
  陆晓芸被丈夫紧抱着,她岂有不知丈夫的用意,二十年没有人道的陆晓芸也 是很想,可面上却说道:「玉凤不知道何时就会回来,被她撞见多尴尬……」 
  蓝啸天见陆晓芸没有拒绝的意思,索性开始脱陆晓芸的衣服,蓝啸天边脱边 说道:「门是上锁的,她回来就会听见开锁声,没事的,我实在是想死你了……」 
  陆晓芸也放弃了矜持,任由蓝啸天将她脱光,蓝啸天迅速的褪去了裤子,露 出粗长的大鸡巴。
 
  陆晓芸趴在床上,努力地向上撅着那诱人的玉臀,浑圆的大屁股向上翘起一 个优美的弧线。
 
  「蓝啸天老婆的这屁股真他妈大啊……」阴无极看的心潮澎湃,激动的说道。 
  蓝啸天扶着陆晓芸雪白性感的大屁股,大鸡巴对准二十年不曾有交集的小屄, 慢慢的插了进去…
 
  「呀~疼~」陆晓芸仰起了头,叫了出来,半眯着的眼角上涌出了一颗晶莹 剔透泪珠。
 
  「啊……芸妹……伤还没好嘛?我太心急了……对不起!」蓝啸天歉意的说 道,身体一动不敢动,充满愧疚的对她道歉。
 
  「天哥,没关系的,太久没用了,有些干涩,没事,继续吧!」陆晓芸回头 给蓝啸天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让他继续。
 
  蓝啸天此时也欲罢不能了,大鸡巴一点一点的插进了陆晓芸的屄里,却不忍 心在让她疼痛,不敢插进太深,更不敢大力抽插,只是在屄口慢慢的抽动。 
  另一边旳石室内阴无极阴玉凤父女二人撅腰佤腚的趴在石壁上,两个头挤在 一起盯着小洞看,阴无极感慨道:「想不到蓝啸天一介武夫,却如此的怜香惜玉。」
 
  阴玉凤在一旁接口道:「天哥人间伟丈夫,哪像你们一样,一个个都才狼虎 豹似的……」
 
  阴无极见阴玉凤撅着肥臀偷看丈夫做爱,忍不住伸出手隔着衣裤抚摸她圆滚 滚的大屁股。笑嘻嘻的道:「我们都是豺狼虎豹,我的宝贝女儿倒是深有感触啊, 嘿嘿」
 
  阴玉凤感到屁股上有异,在阴无极的胳膊上掐了一把「你个老色鬼,王八爹, 还不都是因为你。」但却没有拒绝阴无极在自己大屁股上的手。
 
  陆晓芸深深的被蓝啸天的温柔所打动,她明白蓝啸天的顾虑,猛的一抬屁股, 让蓝啸天的粗大坚挺的鸡巴深深的插入了她紧密小屄中。
 
  蓝啸天趴在她的背上,一边顶一边轻吻着她的背,粉颈,耳垂……缓缓的肏 弄,就这么肏干了一会后,感觉到陆晓芸的阴道已经分泌出淫水来,蓝啸天直起 身抱着她的大屁股,腰部向前一挺一挺的开始大力肏了起来。
 
  「啊…啊…天哥…恩…恩…啊……」陆晓芸昂着头轻声呻吟着。
 
  陆晓芸虽然徐娘半老了,但身材却出奇的好,丰腴多肉,却不显得肥胖。在 胸前掉着的两颗白皙的大奶子随着蓝啸天的肏干前后晃动,令人流涎,白晃晃的 大屁股丰满硕大,看的阴无极口角流津,在阴玉凤肥臀上的手也加大了力气。 
  阴玉凤看着丈夫肏干着芸姐,加上阴无极对她屁股的蹂躏,胯下裤裆开始有 了潮湿的痕迹,斜眼瞄了一下老爹,阴无极虽然猥琐的紧盯着小洞偷看,但他这 个老父已经须发皆白,这几年更是苍老了许多,想起老爹对她的溺爱,由其是她 嫁给蓝啸天后,由于她的坚持,阴无极就从来都没对她过分要求过,在想到过几 日就要远离而去,阴玉凤银牙一咬,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另一边石室里传来了阵阵肉体的撞击声,以及陆晓芸发出的单一的叫床声, 阴无极看的津津有味,大手也在阴玉凤的肥臀上隔着衣裤肆无忌禅的揉捏着。 
  阴玉凤边看着洞里的春光,边缓缓褪去了裤子,阴无极正看的起劲,突然手 上传来光滑炙热之感,侧目一看,只见阴玉凤已经将裤子推到脚下,露出了雪白 的大屁股。
 
  「玉凤……你这是……你不说你嫁给蓝啸天后就不让爹碰你了嘛?」
 
  「爹,女儿要走了,最后伺候您一次吧……」阴玉凤依旧撅着屁股趴在小洞 上看着,羞红满面不敢看向阴无极。
 
  阴无极大喜过望,迅速脱去裤子嘴里激动的嚷道:「还是我的宝贝女儿知道 心疼老爹……」,挺着大鸡巴来到阴玉凤的大屁股后,大鸡巴对准女儿的屄, 「噗嗤……」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嗯……」阴玉凤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两边石室同时传出撞击屁股的声音。 陆晓芸趴在床边撅着大屁股,蓝啸天抱着她的大腚一下一下节奏单一的肏干着。 阴玉凤也撅着肥臀被他老爹阴无极全力的快速抽插着,小腹次次都重重的撞击在 女儿的大屁股上。
 
  蓝啸天闷头苦干,阴无极却边肏边大叫:「蓝啸天,我肏你老婆了……哈哈 哈」
 
  阴玉凤被他爹连肏带叫,羞愧难当说道:「爹……你小点声……天哥……已 经恢复了功力……若是被他听见,女儿只有一死谢罪了……啊……」
 
  阴无极笑道:「乖女儿放心,爹这密室设计的,别说大叫,就是敲锣打鼓, 他们也是听不到,哈哈」阴无极接着大叫道:「蓝啸天我肏你老婆,不但肏了你 老婆,老子还肏了你的女儿,从来都是别人肏我阴无极的全家,却想不到我阴无 极今天也肏了你乾坤一剑蓝大侠的全家,哈哈哈……爽……」
 
  「爹……啊……你轻点……你什么时候肏了天哥的女儿了……」阴玉凤一边 承受着老爹阴无极暴力的肏干,一边呻吟着问道。
 
  阴无极低头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亲生女儿雪白的大屁股内的小屄里进出,畅 快的说道:「昨天蓝啸天那个女儿奶兜兜出来找肏,爹就把她干了,哈哈哈」 
  阴无极说完,双手抱住爱女的大屁股,然后他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下半身, 开始像在对付仇敌一般的疯狂撞击起来,那种狂插猛抽、次次长驱直入、下下直 捣黄龙的凶狠与残暴,马上使阴玉凤被他肏得庛牙咧嘴、浪叫连连,令人摸不清 楚阴玉凤到底是痛苦还是欢欣。
 
  「啊……啊……啊……」
 
  「啊…啊…爹爹…啊…好勇猛…啊…女儿要被肏死了…啊…好爽…好痛快…」 
  陆晓芸和阴玉凤的叫床声截然不同,从叫床声就能听出二女的舒爽程度。 
  两间石室里,蓝啸天闷头苦干着自己的正室夫人,阴无极凶狠狂暴肏干着蓝 啸天的美妾,自己的爱女。
 
  「蓝啸天咱们比赛,看看谁先把你老婆肏出高潮,谁先交货,先交货的就是 大王八,哈哈哈」阴无极自言自语的大叫道,叫完肏的更猛了,阴玉凤被她肏的 放声大叫。
 
  「爽啊……啊!爹,使劲肏我,啊……」
 
  另一边石室的陆晓芸嘴里一直就是「啊……啊……啊……」没有第二个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两边的肏屄声也截然不同。 
  「啊……爹……啊……肏死女儿了……」阴玉凤被亲爹阴无极肏的浑身酥麻, 慢慢的跪趴在地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的翘起承受着老爹凶狠的肏干。
 
  「哎呦……哎呦……好美……啊……」阴玉凤无力的跪趴在地上,叫声越来 越高:「啊…啊…要死了…啊…肏死我…了…啊…死了…啊…泄出来了…啊…」 阴玉凤的小屄不停的收缩,一股阴精激洒而出,喷在阴无极的大龟头上,爽的阴 无极嗷嗷大叫:「蓝啸天,老子赢了,哈哈」
 
  那边蓝啸天突然也发狠狂抽猛插起来,大叫一声,胯部紧紧贴在陆晓芸的大 屁股上,身子一阵抽动,陆晓芸也发出一声悠长的尖叫,「啊……啊……我…… 我……不行了……啊……」
 
  蓝啸天把鸡巴深深挺在陆晓芸的体内,陆晓芸甚至能感觉到他热热的精液喷 到子宫里,不知道是蓝啸天的精液还是陆晓芸的淫水,流满了整个大腿内侧。夫 妻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显得那么的和谐。
 
  而令一边阴无极还在奋勇的肏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嘴里不住的大叫:「蓝啸 天,哈哈,你输了,你是大王八,哈哈哈」
 
  阴玉凤被他肏的跪趴在地上,无力的喘息着…
 
  阴无极还在拼命的肏弄着女儿的小屄,卵蛋打着阴玉凤屁股的啪啪声,小腹 的相撞声,非常的刺激。
 
  阴玉凤美目迷离的回头看了一眼天神一般压着自己疯狂肏弄,给自己带来一 波比一波大的性快感的亲爹,心里生出恋恋不舍之感!
 
  阴玉凤似乎生出了力气,嘴角露出迷人的媚笑,一声声淫荡的叫床声又喊了 出来。
 
  「爹……我的亲爹!肏死女儿吧……肏死你的……亲生女儿……」她的亲爹 让她感觉的全是更多的快感,无比的舒爽!
 
  她盼望着亲爹更猛烈的肏弄!她不由自主的拼命抬高屁股,迎接阴无极的肏 弄!
 
  一会儿功夫,阴玉凤在一阵尖叫后,全身不动了,但是那两条雪白修长圆润 的大腿不断的抖动,小屄深处射出了大量的阴液,她达到了第二次的性高潮! 
  而阴无极并没有停止抽插,他不顾女儿的颤抖,继续的肏弄着。很快的阴玉 凤又开始了哼哼叽叽,大屁股又开始了扭动,当她达到第三次高潮后,声音已经 叫得嘶哑了,全身瘫软的趴在地上,阴无极顺势骑坐在女儿的大屁股上,大鸡巴 一直不离女的屄里,双手掰开阴玉凤丰满的大屁股蛋,下体挺个不止,继续肏干 着亲生女儿。
 
  阴玉凤趴在地上双腿并拢,这样下体夹得更紧,紧夹着阴无极的大鸡巴,令 阴无极很快在这异味的快感里到达高潮的顶端,阴无极大叫一声,一阵激射,把 精液深深的射进了亲生女儿的小屄里。
 
              第二十一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