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加速Hack世界】(09)【作者:六叶继圣】
【加速Hack世界】(09)【作者:六叶继圣】
 字数:60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听了我的话,美早默默地趴在了沙发上,为了方便我行事,她还体贴地拉高 自己的裙子裸出自己丰满的臀部,高高撅起。
 
  她这么听话,我非常满意,但不过刚刚剧烈运动一场的我已经不想再动,于 是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美早带着疑惑的表情回头望着我,我大大咧咧地躺在她的旁边,分开双腿, 坚硬的肉棒带着蓬勃的气势指着天花板。我对着她努努嘴,示意她过来。
 
  美早就想像刚才那样坐在我的身上,把肉棒纳入自己的小穴中,却被我拦住。 
  我指着她高耸的胸部说:「这次用这里来,这么下流的胸部根本就是引诱人 犯罪。」
 
  美早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半天没有动作,想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自己 的胸部去取悦男人。我只好帮她一把,先褪去她身上保守的女仆装,使她美好的 胴体展现在我的面前。
 
  美早那不同于一般人的身材展露在我的面前,既非黑雪姬那样柔弱纤细的青 涩身材,也不是沙耶阿姨那种熟透了要沁出蜜一样的丰润体型,而是专属于她这 样身材高大的女性所特有的健康美,高挑的身材加上丰满的胸部,曲线明显而优 美,浑身上下充满了惊心动魄的肉体美。
 
  白皙高耸的胸部顶端挺立着两颗淡粉色的乳头,因为动情的原因有些湿润, 反射着灯光发出诡异的光芒(^ O^ )。我看得食指大动,扯着微微发硬的乳尖,
 把她拖到我的面前跪下。虽然美早她分毫不差地循着我的动作,但依旧疼得直皱 眉头。
 
  美早跪在地上,背脊挺得直直的,一对丰满的奶子堆在我的鼠鼷部(大腿根 附近)上。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需要我再多加言明,她自己捧起了那对奶子将我的 肉棒套了进去,柔软而不失弹性的乳肉包裹着我的肉棒,虽然不像阴道那样有分 泌液润滑,但嫩滑的肌肤给我带来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完全不需要我的教导,美早挤着自己的胸部包裹着我的肉棒不住地套弄,有 时还用两块乳肉反方向地研磨我的肉棒,那感觉就好像在给我的肉棒做按摩一样, 爽得要命。即使她的胸部再怎么丰满,也只能包裹住肉棒的大半部分,还有一个 龟头露在外面,在我的吩咐下,她不情愿地把露在外面的龟头含进嘴里,不停用 舌头舔弄。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梳着三股辫、有着白皙雪腻身材的高中女生,她此刻正跪 在我面前,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夹着我的肉棒不住套弄,而她正低头含着我的肉 棒。乳房不停受到刺激,嘴里还含着男人的肉棒,她渐渐受到情欲的影响,脸上 泛着春情,双眸也盈着水光。
 
  【乳房变得像阴道一样敏感。】
 
  对着这样的美早,我忍不住动用了作弊的能力。受此影响的美早突然脸色变 得更红,眼里媚得仿佛要滴出水。她的双手颤抖着,想要停下对乳房的刺激,可 因为那份快感却又停不下,那对乳房说是在侍奉着我的肉棒,更不如说是在与我 的肉棒缠绵。
 
  美早不停地挤压自己的胸部,力量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她也感到胸 部越来越胀,起初美早并没有在意,她以为只是胸部被挤压的原因。从胸部不断 传来的快感让她停不下手,手上的动作反而越来越快,因为摩擦产热的关系,我 的肉棒逐渐感觉到灼热感,也被过快的速度扯得有点吃痛,可这些在美早的身上 都转化为快感,她再用力地套弄几下之后,只凭借着乳交就得到了高潮。
 
  伴随着高潮一同来临的,是从她粉嫩发硬的乳头中汹涌喷出的乳汁。一股股 纯白色的乳汁从她乳首上细小的乳孔中争先恐后地涌出,将她的乳头的撑大了三 分。乳汁打在我的小腹上,然后顺着我的腹部往下流,绕过美早丰硕的乳房,从 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脚下,将地上红色的地毯染成了暗红色。
 
  美早惊愕地望着自己的乳房,从未怀过孕的她突然喷出了乳汁,这种事情怎 能不让她吃惊,不过她已经无暇思考其中的缘故。高潮的快感席卷了她的身体, 无论是她的乳房还是阴道都往外喷着汁液,就连上面的小嘴也往外伸着舌头,透 明甘甜的津液顺着舌头往下滴。看来胸部高潮比阴道对她的刺激更大。
 
  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对她丰满的胸部产生了兴趣,悄悄对她的身体 下达了「分泌泌乳素」的指令(实际上泌乳素不会这么快就产生效果,但这里是 为了增加观赏性,大家就请忽视事实上的不合理吧)。经过了两次高潮的发酵, 她的乳房终于成功喷出了乳汁。望着这么一个吊着白眼,上中下三路都在流水的 姣好女性,我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然而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美早酱,我做了饼干,你要尝……」却是梳着短双马尾的仁子捧着她「特 制」的饼干想要给美早品尝,可却见到了美早用胸部喷出乳汁的刺激场面。 
  仁子愣了一下,然后瞪着我,愤怒地喊道:「你这家伙对美早做了什么!」 
  她一边大叫一边朝我扑过来。
 
  我看着她恶形恶状的样子,忽然灵机一动,给仁子下了一条指令。
 
  【挂居美早的乳汁是和观月永的精液同样美味的东西,也是其最棒的佐料。 
                 】
 
  仁子朝我扑到了一半就挺住了身形,她双眼直勾勾地望着还在喷射乳汁的美 早,小巧的舌头不住地舔弄自己的嘴唇,样子馋的要命。
 
  我带着得意的笑容抓住仁子的后颈,把她按在我的胯部,肉棒还被美早的乳 房包裹着,乳首还在蓬勃地喷射着乳汁(是不是量有点太多了……),诱人的奶 香味钻进了仁子的鼻子里。她终于忍耐不住,抢过美早的一只乳房含进了嘴里, 拼命地吮吸。
 
  「喂,别光顾着吸奶,这里还有好东西哦。」我耸动着依旧坚硬的肉棒,想 引起仁子的注意。谁知她只是满不在乎瞥了眼我的肉棒,就又去吮吸美早的乳房, 虽然她的乳房已经不再喷奶,但里面依然积蓄着相当分量的乳汁。只要仁子稍微 用点力气就能吸到嘴里,相比之下,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能获得的精液实在有些 鸡肋。
 
  「果然是个没断奶的小鬼,见到乳房就移不开眼了!」我咒骂着,一把抓住 美早空闲的那只乳房,用力挤出乳汁淋在我的肉棒上,「看,这里也有许多好喝 的乳汁哦。」
 
  没想到仁子对此不理不睬,依旧埋头用力吮吸乳头。
 
  仁子对我不理不睬,而美早则沉浸在高潮的余韵和被吸奶的快感中神情恍惚, 两人都没空服侍我的肉棒。我顶着硬到要爆炸的肉棒,无从发泄,心下一狠,把 两人推倒在地。
 
  厚厚的地毯吸收了大部分震荡,躺在下面的美早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她 却被这突然的变故惊醒,神情复杂地望着吮吸自己乳房的仁子,挣扎着想要起身。 
  我怎能让她如意,用Hack系统限制了她的体力,让她只能乖乖地被仁子 压在身下。
 
  仁子的嘴巴跟着美早一同动作,屈膝趴在美早的身上,小巧的屁股凸显在我 的眼前,她的身上还穿着红色的哥特装,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萝莉。我看得 食指大动,一把掀开她的裙子,惊喜地发现她的裙子下面居然什么都没穿,干净 粉嫩的蜜缝紧紧地闭合在一起。
 
  我爱怜地抚摸着她光滑的小屁股,轻轻扒开那道紧闭的肉缝,露出细小到几 乎无法察觉的腔孔,然后挺着坚硬的肉棒使劲撞了进去。让你这个没断奶的家伙 居然感无视我的存在!
 
  细小紧致的肉穴拼命蠕动想要把我的肉棒挤出去,但细嫩的腔肉面对坚如精 钢的肉棒无异于螳臂挡车,它丝毫无法阻挡我的肉棒,反而给我更增添了几分快 感。
 
  下身受到袭击,仁子再也无法对任何事无动于衷,她惊叫着放开了美早的乳 头,眼中不可遏制地流下了眼泪。可以清楚地看到被她吮吸的乳头已经肿的比另 一边大了不止一倍,可即使这样,美早依旧对仁子无比怜惜,轻轻把她拥在怀中, 双手在她地背脊不住地抚弄,试图缓解她的疼痛。美早眼中对仁子的感情似乎超 出了朋友或者上下级之间的界限,莫非是奶水给仁子吸了之后,对她产生了母爱? 
  无论如何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知道仁子的小穴还很干燥,另外还无比 的紧窄,我的肉棒在里面进出无比的难过,好在刚才有美早的乳汁淋在肉棒上, 不然能不能顺利进入仁子的小穴都是一个问题。籍着乳汁的湿润,我大力在仁子 的小穴中抽插几次,每下都让仁子痛声疾呼。美早对我的粗暴无比痛恨,她试着 用手脚制止我,可惜她的体力被限制,连起身都做不到,打在我身上的拳脚也像 雨点一样毫无威力可言。
 
  随着我的动作,仁子全身的肌肉不断地收缩,屁股上小巧精致的粉色菊花也 在一张一合地诱惑着我。我心中邪念大炽,从微微有些湿润的小穴中抽出肉棒, 抵在仁子微微张开的菊花上,懵懂的仁子还在因为痛苦的消失而喘息着,丝毫不 知道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自然我也不是那么残忍的家伙,对于没有丝毫润滑过的菊花还是下不去屌, 俯身从美早的乳房里挤出了些乳汁,淋在我的肉棒上,然后对准仁子的菊花使劲 插进去。仁子的菊花从未被这样粗大的东西造访过,肉棒在肛门中的行进无比艰 难,即使又乳汁的润滑,龟头依旧被卡在了外面。
 
  仁子经受这样惨痛的对待,只觉身体要被撕裂一半,彻骨的疼痛钻入心中, 从来刚强的她再也忍受不住,小嘴一咧,哇哇大哭起来。美早被她哭得手忙脚乱, 只顾着去安慰她,根本没有闲暇顾及我这个罪魁祸首。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坚持,半个龟头还卡在外面,我怎么会半途而废。我双手 抓着仁子的小屁股,尽可能地将她拉近我,同时狠狠地向前胯,肉棒带着不可一 世的气势插进了仁子的肛门,尽数没入她的身体,这是她的小穴所无法做到的, 即使进入她的子宫,我也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肉棒留在外面。
 
  肛门被撑到极限,括约肌已经被撕裂,丝丝鲜血渗了出来,沾上我的肉棒被 带进了仁子的体内。受此重创,仁子发出像是窒息般的喘息,身体一下子绷到极 限,然后瘫软下去,像一滩烂泥一样压在美早的身上。
 
  美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我又一次干进了仁子的子宫,全身无力的她 在仁子的屁股上摸索,最后发现我的肉棒正插在仁子屁眼而不是小穴中,脸上出 现不敢置信的神情。
 
  我才不在乎这些,趁着仁子屁眼内的乳汁和鲜血还没干涸,轻轻在她的肛内 抽插,见到她的惨样,我也有些不忍,于是减轻了她痛苦,调高了她肛门能感受 到的快感。在我的抽插下,仁子渐渐感到快感,惨白的脸庞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血 色,眼中也开始出现媚意。
 
  虽然肛门不像阴道能够强烈的收缩和蠕动,但仁子的肛门不一样,稚嫩的她 即使是肛门依旧紧窄无比,让我无比舒爽。干了没几分钟,我就在她的肛门里射 了精。
 
  既然干了仁子的肛门,也不能厚此薄彼,美早的菊花自然也要采颉,我从仁 子的肛门中拔出肉棒,将沾着精液乳汁和鲜血的肉棒插进了美早的肛门中,因为 限制了美早的力气,她全身的肌肉都没有力量,肛门括约肌也不例外,我没用多 大力气就捅了进去。这时我才注意到仁子的肛门在我拔出肉帮后,也没能立刻合 拢,留下了一个两指粗细的孔洞,泂坰的精液从幽暗的开口中流出。
 
  被我侵入肛门的美早也很难受,但她毕竟身材高大,身体也完全发育开了, 即使被我这样粗暴的对待也没有像仁子产生那么大的反应。她只是微弱地反抗着, 不住地扭动身体想要摆脱我的控制。但这只是徒劳,不过刚才享受过仁子那种大 餐的我对美早相形之下要逊色许多的肛门有些意兴阑珊,只是一味得在她的肛门 内做着机械运动,等快感积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再忍耐,大开精关,把一 股股精液射进了她的肛门。
 
  连续两次射精之后,我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恢复体力。此时的仁子才刚刚回过 神,因为疼痛,她捂着自己的屁股,翻下美早的身子,用关怀的眼神望着美早。 
  虽然美早也疼得眼泪直流,但面对遭受更大痛苦同时也更加年幼的仁子,怎 么也要表现得坚强些,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仁子用手拍了拍美早的胸口以示安慰,白皙的小手不小沾上了一些残留的乳 汁,仁子趁美早不注意的时候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吮吸,脸上露出了陶醉的 神情。她忽然表情一变,像想起什么一样,用渴望的眼神看向美早的股间。 
  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纠结和愧疚的表情几次闪现,最终她脸上的表情定 了下来。仁子缓慢而坚定地向美早的股间移动,因为一只手在捂着屁眼,仁子只 能双腿跪地,膝行至此。在我看来,就好像她向我一边下跪一边移动一样。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事情的发展,仁子爬到美早的股间,望着她微微张开的屁 眼,眼中又出现犹豫的神色,又望着从微张的屁眼中流出的精液,脸上一片可惜。 
  最终还是从原始部落时期就深植于人类体内的对食物的渴求战胜了其余的一 切,仁子俯下身子把嘴贴上了美早的肛门。
 
  美早吃惊地看着一切的发生,有些不知所措。仁子小巧粉嫩的舌头在她的屁 眼内灵巧地活动,尽可能地将更多精液吸进嘴里。这种怪异的行为让美早产生了 倒错的快感甚至强过了我奸淫她肛门时的感觉,她的脸上渐渐产生了一丝红霞。 
  同时,她也明白仁子的行为并不仅仅是被胁迫,也有部分是她自身的意愿。 结果美早自己一厢情愿的鲁莽行经葬送了自己的纯洁,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悔过。 
  「美早酱,这是对你早上帮助我的谢礼。」仁子一边吸着美早肛门内的精液, 一边向美早解释道。
 
  「嗯……嗯……」美早应了两声作为回应,至于有没有相信这个明显站不住 脚的解释不得而知,反正她脸上的表情变得舒缓了些。
 
  不过即使仁子再怎么努力,她的小巧的舌头也无法把美早肛肠内的精液全部 吸进嘴里。原以为她只能望着美早深邃的肛洞扼腕叹息,没想到她竟不知从哪拿 出一根吸管。她小心翼翼地把吸管插进了美早的肛门,不断收缩的肛门根本无法 阻挡细小的吸管,美早再次感觉到有东西进入她的肛门,吓得她不断扭动着肉臀, 让仁子始终无法精准地含住吸管。
 
  几次尝试叼住吸管都失败的仁子有些恼怒,她使劲推翻了美早,让她趴在地 上。然后压在她的身上,用自己的体重压住美早,让她不能随意扭动,然后一口 含住插在美早肛门中的吸管,拼命吮吸。
 
  来自肠道内的巨大吸力使美早有种想要排泄的错觉,但她明白仁子此刻正用 吸管「清理」她的肛肠,如果她放任自己的话,肯定会玷污仁子,让她吃到自己 的不可描述之物。她使劲地闭合着自己的括约肌,试图能忍受想要排便的感觉。 
  可是美早显然用力过猛,括约肌紧紧地闭合在一起,甚至挤住了吸管,让仁 子什么都吸不到。仁子以为这是美早因为肛门被突入而产生的紧张感造成的,她 在美早肛门周围不断抚摸,又用吸管不断在肛门内抽插,想要让她放松下来。不 住的抚弄和在肛门内进出的吸管都让美早产生排便似的倒错快感。
 
  「不要用力,美早酱,是我。来吧,慢慢地放松,让我来帮助你。」仁子同 时用语言和肢体上的动作安抚着美早,为她营造安心的环境。
 
  渐渐地,她有一种快要夹不住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最终她彻底放 开了对肠道和肛门的掌控。仁子欣喜地看到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成果,她一口含住 吸管的另一端,大力地吮吸。可她吃到的并不似乎全是她所钟爱的精液——从她 不时皱起的眉头能够推测出来。可仁子还是不舍地用吸管大力吮吸,如果连这点 忍耐力都没有的话,怎么能成为第二代红之王!
 
  彻底解放的美早放弃似地趴在地上,只有身体随着仁子的抽吸而蠕动,涣散 的棕色瞳孔对焦在虚空的某一处,几乎看不到任何神采。
 
  这时我注意到一个细节,仁子的左手一直都捂着自己的屁股,大概并不是疼 痛的原故,因为她的手指一直插在自己的肛门里,也许……大概……她是不想自 己的肛门内的精液流出来吧。
 
  对这场面我有些受不了,稍稍整理自己的衣物就要离开。临走前,我看到仁 子一边揉捏着美早的乳房,收集其中流出来的乳汁;一边蹲在一直空盘子上,排 泄似地排泄着。
 
  以后一定要准备点脘肠的道具。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我离开了蛋糕店。
 
  (本来应该细致点描写最后这部分的,可我实在觉得有些恶心就一笔带过了, 抱歉各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