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林敏贞】(01)作者:魔都黄瓜
【妈妈林敏贞】(01)作者:魔都黄瓜
 字数:81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首先声明,这本书的原名是《妈妈,我的性玩具》。是很久以前的一本太监 文,原作者估计是在2011年左右撰写的,当时只写了三万七千字。笔者看了 之后觉得题材还行,特别是视角描写和心理勾画组织的很好,虽然在后面写的不 是很好,但是有一个精彩的开篇,如果就这样太监了实在可惜。所以笔者决定把 这本书续写下去。
 
  另外,笔者不仅仅是续写太监后的内容,并且在原文中也做了很大幅度的修 改,把主角眼看着自己的妈妈被自己的同学凌辱调教时的矛盾纠结心理进行了强 化。看过原文的朋友可以参照对比一下。
 
            第一章妈妈竟然是个荡妇
 
  林敏贞,一个熟女,一个让我心动让我兴奋的熟女,一个人尽可夫谁都可能 会拥有的熟女。
 
  对于林敏贞我不知道是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
 
  她给予我很多关爱,同时,她也让我蒙上不可磨灭地耻辱,因为,她是我的 妈妈。
 
  我原本生活在一个平淡而又幸福的家庭,爸爸是一个小职员,妈妈在国企当 会计,虽然不会挣很多钱,但生活上还算充足。
 
  爸爸比妈妈大四岁,是做销售出身,整天出差在外,一个月没几天在家,剩 下妈妈独自在家裡照顾我。其实妈妈也很忙,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照顾我。那时 候我也不明白為什么妈妈老是忙。好在小的时候我很乖,一直是班级的学习委员, 也不用她费什么心。
 
  上初中以后,我的学习依然很好,而妈妈依然很忙。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只 要爸爸一出差,妈妈就要陪客户,别人家的妈妈也是会计却很少去陪客户吃饭, 更不会在半夜回家。有时候都已经是半夜一两点才回来,回来便是先洗澡。有几 次我半夜起来,看到妈妈刚回来,她的神情很疲惫,对我理也不理就去卫生间洗 澡了。有时候我会发现妈妈的头发上会有些湿湿的,还会有一些乳白色类似粘液 的东西。
 
  对于这些我虽然感到奇怪,但是那时候我们家买了新的房子,欠了人家一些 钱,觉得爸爸妈妈一定是在拼命的工作还债务,我也就很懂事的没有多问,更没 有多想。仍旧每天自己回家做饭,好好学习。
 
  在我的班级里有一个男生叫黄闯,是妈妈单位领导的儿子,我们两个聊得挺 来,玩起来也很合拍。他上课老是睡觉,好象从来都睡不醒似的。因此他的学习 成绩一直是班级的后腿。班主任进行了一个叫「互帮互助小组」的活动,把我和 黄闯分到了一组,而且还让我和他做了同桌。
 
  放学以后,我约他到我的家一起温习功课,虽然他很不情愿,但这是老师的 安排。没办法,他只好和我一起回到我家。
 
  回到家,我便开始做作业,他却坐在沙发上看小说,完全没有想写作业的意 思。我把作业写到一半的时候,他仍然没有想写作业的意思,不过他看小说却是 很认真。
 
  我对他说:「你还写不写啊,哥们,小说就那麼好看吗?」
 
  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说道:「唉,我们都那麼熟了,写作业我也不会, 你写完让我抄一下就行了,这个小说真的很精彩,我是从我爸爸那里偷偷拿出来 的,我今天要看完的,不然让爸爸发现了就不得了了!」
 
  我一下子来了好奇,道:「什麼书啊?能这麼吸引你啊!」
 
  黄闯神经西西地道:「黄书啊!」
 
  我道:「你怎麼看这书啊!」
 
  「装什麼啊,范志峰,没有看过就说没有看过,你是小孩子,看不了这样的 书的。」
 
  我不搭理他,继续写我的作业,黄闯继续看他的小说。
 
  我把作业写完以后,他把小说也看完了,开始抄我的作业,书就放在旁边, 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不知道他為什麼可以那麼认真的看,也不知道為什麼他 会对那样的书这麼著迷。
 
  黄闯看出我的心思了,笑道:「没有什麼啊,哥们,想看,就看看吧!」我 有些尷尬地拿起了书,其实到了青春期后,对性难免都会有些好奇的,我走到我 自己的房间,开始翻看起书来。那是一本日本的书,写都是一个花花公子种种艳 遇,有的是大端大端的男女性爱描写,我是第一次看这样的书籍,感觉自己的脸 特别的热,却无法控制自己不继续看下去。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黄闯敲我的门,说他要回家了,我有些恋恋不捨地把 书给了他。
 
  他看了我,道:「哥们,不是吧,你的脸红的象个猴子屁股,哈哈。」
 
  就这样我们过了有一个月,每一天黄闯都会到我家写作业,当然就是抄我的 作业,我就可以看他带来的书,他有好多的书,不过他的书越来越过分,有一些 是性虐待和乱伦,我第一次看写到母子乱伦的书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很无法理 解的情绪,可是我没有和他说。我们写完作业以后,我们会聊天,黄闯说他爸爸 有好多这样的书,只是放在他的床下,他都是偷偷地拿出来看的,因為看的多了, 开始的羞涩也没有了,黄闯说他爸爸还有「黄碟」,可是我们家没有象他们家那 麼有钱,还的还银行钱,没有买DVD就没办法看了。
 
  黄闯带过来的母子乱伦的书越来越频繁,好象他是故意挑的一样,我看的也 越来越多,心中虽然没有那麼强烈的反映了,却依然觉得很彆扭的。黄闯好象很 喜欢看这样的文章,写完了作业还会和我一起再看,因為家裡只有我们两个,不 用偷偷的看,很自由。
 
  我问:「你怎麼特别愿意看这样的书啊?都是母子乱伦的,多噁心啊!」 
  黄闯不在乎地躺在床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老大,你没有发现这些 小说写的很真实吗?」
 
  「别闹了,小说都是瞎编的,我就不相信真的有这事,而且,儿子怎麼能和 妈妈做爱呢?」
 
  「你还不信啊,来,让你开开眼界啊!」说著,黄闯好象很幸福的样子,从 书包裡拿出来一个厚厚的本子,打开一看,全是他收集的简报,裡边全是关於乱 伦的报导,包括母子了,父女了,以及其他亲戚之间了,当然,他收集的还是母 子的更多一些,有外国的,有中国的,还有关於乱伦的评论,天啊,他整个一个 行家。
 
  「不是吧,你收集这麼多东西,是不是,你对你妈……」我不由自主说出来 了,我还真怀疑黄闯是不是有「恋母情节」,可是这毕竟不大好,我说出来还真 害怕他生气。
 
  可是黄闯好象满不在乎,倒是有了一些伤感,道:「如果我要能象小说那样 操我妈妈,就是一次,我死都满足了!」听了如此的话,我感到了震惊,就是我 身边的人说出了对母亲侵犯的话,而且是那麼的坦然。
 
  「黄闯,你知道你在说什麼吗?」
 
  「范志峰,别装了,我就不信你看这麼多的小说你就不想你妈妈,其实很正 常的,对了,让你看看我妈妈的照片!」他从书包裡掏出了一些照片,是一个女 人的照片,不能说是一个美女,但是可以看的出来很丰满、艳丽。
 
  那一天,黄闯把他的书给我留下了,我看了好久,那麼多的母子性爱的描写, 我感觉怪怪的。
 
  那一夜,我做了春梦,梦到了和女人做爱,就想小说裡的情节一样,开始感 觉是黄闯的妈妈,可是就在射精的时候,我看到了女人的脸,居然是我的妈妈。 我吓醒了。
 
  起来的时候,我感到了罪恶,在我的内裤裡有我的梦遗的东西,我害怕极了, 可是我不知道如何解释我自己的这个怪梦。
 
  我和黄闯还在一起学习,我还是看他的书,我梦见妈妈的次数越来越多,情 节也越来越多样化,在梦裡我和妈妈在好多地方做爱,也用到了好多书裡写的那 些姿势,难道我也有这方面的倾向。
 
  有时候黄闯会给我讲他的妈妈,比如他偷看他妈妈了,还有他妈妈的身体了, 没有一点害羞,多的是身材飞扬,他还和我说他的爸爸,黄漆明,他爸爸常常背 著他妈妈带一个女人回家,那个女人也很漂亮,比他妈妈高一些,大约有1米7 了,身材很好,让他爸爸一阵猛操,有时候还有厂子的其他领导,有一次他偷看, 有三个男人一起操那个女人的。
 
  我当时认為他一定是黄书看多了,瞎编的,可是看他神气的样子,真不知道 说他什麼. 他看到了我们家的影集,就拿了起来,翻看了一下,惊讶地指著上边 的我的妈妈,问道:「老大,她是谁啊?」
 
  我说:「我妈妈,怎麼了啊?」
 
  黄闯一下子狂笑起来,躺在床上开始打滚的笑,一下子把我笑蒙了。
 
  「你笑什麼啊?疯了啊?」
 
  他笑了好一会,才慢慢止住,道:「老大,我说这个你可别生气,我刚才说 的那个让我爸爸他们三个操的骚逼就是她啊!」
 
  我一下子火了,骂道:「我操你妈,黄闯,你骂我妈!」
 
  黄闯见我生气了,道:「我要是能操我妈妈我一定让你操,可是,那个女人 真的是她,她是不是叫林敏贞啊,在我爸爸厂子当会计?」
 
  我顿时哑口无言,虽然我坚信我那在人前端庄秀丽的妈妈不会那样,可是, 黄闯认真肯定地眼神又让我无法质疑。
 
  黄闯继续说道:「哥们,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妈妈,不过我真的没有骗你, 如果不信的话,我妈妈今天不在家,我爸爸一定会带那个女人回家,你去看看就 知道了!」
 
  我咬牙切齿,几乎嘶吼出来:「好,去就去!」心里却琢磨着,肯定不是我 妈妈,到时候我一定会让黄闯好看!
 
  「好的,我先回家,有消息我会来找你啊!」黄闯却不以为然,丝毫没有把 我的怒气放在心上,好像我妈妈在他家被操是铁一般的事实。
 
  黄闯走了,我坐在床上,怎麼也不能平静,我拿著妈妈的照片,那是妈妈在 他们厂子前照的照片,妈妈把头髮烫了,穿著花格子的裙子,我感觉妈妈是那麼 的漂亮也正经怎麼可能是那种女人?就是让爸爸以外的男人欺负都是不应该的, 何况有三个男人一起啊,那是什麼呢?只有小说裡才有的,怎麼在现实中出现了 呢?而且还是我的妈妈,我不信就是不信!
 
  我紧张地等著黄闯的消息,同时又害怕黄闯有消息。我很想看看那个女人是 不是妈妈,我更害怕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妈妈,我会怎麼办?
 
  我心里充满了忐忑,同时却有一种隐隐地冲动和怪异得想法,就像小说裡的 情节,妈妈躺在床上,旁边是三个赤裸裸的男人,一个男人射了精以后,另一个 男人继续在妈妈的身上起伏。
 
  大约到了晚上八点,黄闯来找我了,看他神祕的样子,我知道,一定是他说 的事情成了。我和他一起坐车向他家去。在车上黄闯告诉我,他爸爸打电话回家, 他晚上要带人回家玩,让他早点睡觉,这就是暗示他爸爸要带那个女人回家了, 他爸爸知道他偷看他和那个女人做爱。
 
  到了黄闯的家,厂长就是厂长,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房子足有200平,装 潢都是很贵的。
 
  黄闯的爸爸黄啟明还没有回家,黄闯把我拉里他的房间,说道:「我告诉你, 无论出什麼事,你都不要出声,知道吗?我爸爸不会进来的。」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听到了门响,黄闯让我躲在房间里,他出去了,听到 他们父子对话。
 
  黄闯和那个女的打招呼,他好像是故意让我听的:「林敏贞阿姨,你又来了 啊!」
 
  听到「林敏贞」这个名字,我心头不由得一颤。是妈妈的名字,难道真的是 妈妈?
 
  只听对方只是应了一声,没有说太多话。
 
  「儿子,去睡觉去吧,我和你林阿姨有些事情。」一个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 应该是黄闯的爸爸。
 
  黄闯回到了房间,暗示我不要出声。我老老实实地听他的。他走到墙边指给 我一个很小的洞,小声道:「我为偷看特地挖的,你看吧,我看得多了。」说完 他便躺到床上了。
 
  我对著小孔向外看著,这个小洞可以清楚的看到客厅,客厅的沙发上坐著两 个人,一个是40多岁的男人光著上身,衣服放在旁边,上身红红的,好像是喝 酒了,在那个男人身边坐著一个30多的女人,穿著花格的裙子,我一下呆住了, 那个女人真的是我的妈妈林敏贞。
 
  这个不可能,真的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在她的厂长家哩,难道是真的吗? 难道黄闯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那端庄的妈妈曾经让他的厂长操过?还让三个男 人一起操过?想象着一直淑女形象的妈妈会屈服在三个猥琐男的胯下,并且还不 住呻吟,淫叫,我的心都在滴血。
 
  只见黄闯的爸爸黄啟明躺在沙发上,懒懒的说道:「骚逼啊,喝了太多的酒 了,真热,帮我把裤子脱了!」
 
  「妈的,他居然叫我妈妈是骚逼!」我心裡狠狠地骂著。
 
  妈妈很听话的跪在黄啟明脚下,帮黄啟明把裤子脱下来,黄啟明顺势把妈妈 的裙子掀起到齐腰处,一脸淫笑:「骚逼,今天爽了吗?」
 
  我不禁惊讶了,妈妈的屁股完全裸露在外边,而且居然没有穿内裤。雪白的 屁股正对着我用来偷窥的小洞。妈妈双腿之间的裂缝也正对著我的眼睛,妈妈的 下体红并且潮湿。
 
  我想把眼睛闭起来,可是我却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我的心跳的很厉 害,我知道我不应该看下去,可是我怎么也按奈不住想要看下去的欲望,我甚至 想看到黄啟明的阴茎插入妈妈的阴道裡. 黄啟明已经赤裸了全身,妈妈主动的把 衣服也脱光了,跪在黄啟明的双脚之间,帮黄啟明口交。
 
  看到这里,我的心都凉了。一直在我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妈妈此时竟然自 己主动地脱光了衣服,主动帮一个男人口交,主动把一个还不是很硬的鸡巴含在 嘴巴,把它弄硬好方便操她。看到妈妈淫荡的样子,我简直无法容忍。
 
  妈妈的头在黄啟明的下体上抬抬落落,身体也随著她头部动作而轻轻摇动著。 
  黄啟明左手用力按了一下妈妈的头,右手伸到下边揉捏的妈妈垂下来的两个 大奶子,妈妈的头深深埋在他的下体,我想,妈妈一定把黄啟明的阴茎全都含在 嘴裡了,而且黄啟明并不想让妈妈吐出来。
 
  但是也许是因為插得太深了,妈妈开始挣扎了,头在动,双脚也在动,我看 到了妈妈的阴部在妈妈双腿动的时候阴唇的蠕动,「骚逼啊,今天见了三个客户, 你表现的还不错,怎麼样,小骚逼没有被那三个东北人操破了吧,哈哈…………」 
  不会吧?妈妈见客户就是让客户操啊,难怪妈妈都没有穿内裤,而且下边还 是潮湿的,一定是刚被那三个东北的客户操过了,所以没来的及穿上,现在妈妈 还要用嘴满足她们的厂长,妈妈真可怜啊。
 
  妈妈终於抬起头,对黄啟明说:「我不就是场子裡的一只母狗吗?只要厂长 你喜欢,我让厂子里所有的人操都行,我的骚逼不就是给人操的吗?操我的骚逼 我高兴啊!」
 
  我彻底震惊了,刚开始我还在心里帮妈妈找理由,认为妈妈肯定有难言之隐, 没想到妈妈会说出这麼不要脸的话,简直跟婊子无异。这让我以后怎么在黄闯面 前抬起头?
 
  我不由得尷尬地回头看了一眼黄闯,黄闯冲我微微一笑,不屑的一耸肩,什 麼都没有说。意思再明显不过,他是在说,你的妈妈一直都是这么淫贱,没有什 么好惊讶的。他说的不错,妈妈如此淫荡的一面他见识的何止是一次,他没有跟 他爸爸一起去操我的妈妈我就已经心存感激了。
 
  黄啟明让妈妈口交了大约二十分鐘,起来,让妈妈转过身,把粗大的阴茎对 著妈妈的后边,妈妈像一隻母狗一样趴著,等待著黄啟明的进入。黄啟明的身子 向前一挺,只见妈妈的脸上有了痛苦的表情,「厂长,你又操人家的小屁屁了, 人家的小屁屁都让你操大!啊……啊……厂长的鸡巴好粗好有力啊!」妈妈被人 肛交,不但妈妈的嘴没有放过,连屁眼也要经受阴茎的折磨。
 
  黄啟明用力的抽动著他的阴茎,动了只有二十几下,黄啟明大声地喊了声: 「小闯啊,出来吧,别偷看了,爸爸今天让你也操下这个母狗!」
 
  我心里一颤,难道我的同学也要操我妈吗?我扭头求乞地看向黄闯,希望他 给我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是,事情并不像我希望的那样,只见黄闯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小声的对我 说:「我爸爸今天可能喝多了,我就不客气了啊,其实我早就想尝尝你妈那骚骚 的小湿逼了!」说完他就走出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在那个小洞边,我的心彻底 凉了。
 
  黄闯出去后我隐约听到外边的对话…………
 
  「爸!你叫我?」
 
  「儿子,你都看这麼久了,今天爸爸高兴,让你也操操这个叫林敏贞的母狗! 来,骚逼,先给我儿子舔舔鸡巴!」
 
  我忍不住从小洞往外观看,发现黄闯已经脱光了衣服坐在沙发上,妈妈跪在 他的双腿之间,头一直低低抬抬给黄闯口交,我还看到妈妈用舌尖轻轻撩拨着黄 闯的龟头和马眼。看到妈妈如此荒淫的行为和黄闯舒服的表情,我简直无地自容, 妈妈居然在给我的同学口交,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这让我以后怎么见我的同学啊? 
  黄闯的爸爸黄啟明在妈妈的后边,屁股一动一动的,又在我妈妈的小屄里摩 擦着他的阴茎。
 
  天啊,是一对父子在和我妈妈性交啊,一对父子啊!他们怎么能一起操我妈 妈呢。
 
  大约过了二十分鐘,黄啟明离开妈妈的身体,走到了妈妈面前,他的阴茎勃 起巨大,向上「坚强」地直立着,巨大的龟头在灯光下光光亮亮,上边好像有很 多妈妈的淫水,在灯光下反射著白色的光。
 
  妈妈赶紧吐出了黄闯的阴茎,而将他爸爸的阴茎含在了嘴里。
 
  黄闯站了起来,走到妈妈屁股后边。这小子好像是故意的,在妈妈的后边蹲 下,稍有玩味地拍了两下妈妈肥美的屁股。而妈妈并没有反抗,而是口中发出呜 呜的声音,并且淫荡的摇晃了下雪白的大屁股。好像是在祈求黄闯赶快玩弄她的 骚逼。
 
  黄闯看到妈妈的淫荡样,淫邪的笑了一下,用双手把妈妈的屁股分开,将妈 妈的阴部对着我偷看的小洞,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的阴部。不仅如此,黄闯 居然并不满足,用一只手拨开妈妈肥美阴蒂上的包皮,登时一颗粉红色的小疙瘩 暴露出来。
 
  天啊,妈妈连最隐秘的阴核都暴露在了我同学的面前,我该怎么办?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见黄闯伸出一根手指在妈妈的阴核上抚弄摩擦起 来。
 
  当黄闯的手指触碰到妈妈阴核的瞬间,只见妈妈的娇躯猛的一颤,并发出一 声快乐的呻吟。
 
  我的脸顿时烧的通红,强烈的耻辱感使我怒火中烧。妈妈竟然是这样一个骚 货,被我同学的爸爸操也就是算了,被我同学的爸爸操让我的同学在一旁观看我 也忍了。但是你居然让我的同学如此猥琐的玩弄你的骚逼还能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黄闯的手指在妈妈阴核上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妈妈时时扭动着屁股配合着 黄闯的摩擦,并且还不停的娇喘浪叫。片刻间,妈妈的骚逼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了。 看到这里,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去了。妈妈,你可知道,你的儿子此时正在观赏着 你这么淫荡的举止,如果你知道的话,你该怎么办?
 
  就在我打算转过头不再看下去的时候,黄闯突然转过头,冲我偷看的洞口淫 邪一笑,然后嚣张的竖起了中指。
 
  我惊讶了,什么意思?难道这样还不够吗?他还要继续玩弄我的妈妈吗?难 道刚才只是热身,现在才进入正题?
 
  果然,他突然用两只手猛的掰开妈妈的阴唇,好像要把妈妈的阴部分开撕裂 一样。
 
  妈妈的阴部在我的面前表露无遗,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可以如此清楚的看妈 妈的阴部,在有些深红的阴唇裡边是粉红的小阴唇,小阴唇裡是粉红色的阴道, 还有些白白的水从阴道口缓缓向下流来滴到地上,那肯定是刚刚在黄闯的玩弄下 高潮了。我的妈妈!你居然被我的同学玩弄的高潮了!
 
  黄闯把妈妈的阴道口分开,弯曲着两根手指插进妈妈娇嫩的阴道里。是的, 是两根手指。我能清晰的看到妈妈的小嫩屄被黄闯的手指撑的翻开的样子。 
  黄闯的两根手指在妈妈的嫩屄里不停的探索扣动着,这种玩弄的手法我在小 说里看到过,我知道,他在寻找妈妈的G点。我不由得大惊!难道他是想让妈妈 在他面前潮吹?不行,这绝对不行,那样的话,我连最后一丝颜面都没有了,妈 妈会在我同学面前就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淫妇。妈妈,你一定要加油,绝不能任 人摆布。
 
  可是,事与愿违。妈妈的娇喘声越来越大,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我知道, 黄闯已经找到了妈妈的G点,此时已经把妈妈扣弄的瘙痒难耐。我甚至都已经听 见妈妈嫩屄里那噗滋噗滋的淫水声。
 
  「林敏贞阿姨,你的屄水可真多呀,都顺着我的手淌出来了。」黄闯见势忍 不住调侃妈妈。他故意把妈妈的名字说出来,其实是说给我听的,让我知道我的 妈妈到底有多淫荡。
 
  此时妈妈已经被黄闯扣弄的神志不清,再加上口中一直含着黄闯爸爸的鸡巴, 根本无暇理会黄闯的调侃,只能从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同时扭动着淫荡的大屁 股做为回应。
 
  「哈哈,你这位林敏贞阿姨可不是一般的极品,她的骚屄会给你带来不断的 惊喜哦!」黄闯的爸爸淫笑着对儿子说。
 
  「是吗爸爸?不过我觉得现在已经有惊喜了,因为林敏贞阿姨的骚屄里已经 发大水了!」黄闯嘿嘿一笑,手上更加用力的扣弄着妈妈的嫩屄。
 
  妈妈的娇喘声从刚开始的「呜呜……」变成剧烈的「啊啊……」声,娇躯也 开始变得僵直,甚至带着一些颤抖,骚屄里的水声也由一开始的噗滋噗滋变成了 哗啦哗啦,而且地上已经流了一片淫水。我知道,妈妈就要潮吹了。我的天,我 该怎么办,我的最后意思颜面也即将被掠夺了……
 
  妈妈,怎么可以这么放荡?你在别的男人胯下享受快感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一 丝愧疚?你让爸爸怎么办……
 
  「啊……啊……啊……」随着一阵狂野放荡的淫叫,妈妈的身躯不断的痉挛 抽搐,屄里的淫水更是像下雨一样狂喷在地上。那哗哗的水声像一记记响亮的耳 光打在我的脸上,让我无地自容。妈妈,你竟然真的潮吹了,你竟然被我的同学 用手指玩弄的潮吹了,我以后在学校里还怎么见人?
 
  我脑子里甚至已经浮现出,全班的男同学都淫笑着对我说:「范志峰,你妈 的骚屄真给力,稍微弄两下就喷水了……」
 
  「林敏贞阿姨,你可真是骚屄中的极品,就这么两下就已经喷了!」黄闯看 着妈妈由于高潮过后剧烈收缩的骚屄,稍有玩味的笑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