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海上旖情記3
海上旖情記3

二、媽媽心事沈似水

  下午,羅主編的電話一來,小川就飛快的趕往漕河泾的黃金榮的黃家花園。

  直到深夜,才在觥籌交錯的和解宴后,坐著黃包車沿著霞飛路往家里趕。

  高大的梧桐樹遮住了路燈的光芒,車夫在小步跑著。

  遠處靜安寺旁,百樂門的霓虹燈閃爍著變換的熒光,一陣樂聲隱隱的傳來:

“夜上海,夜上海,你也是個不夜城,華燈起,……歌舞升平。酒不醉人,人自

醉,胡天胡地,胡完了青春……”

  到了弄堂口,打發了車夫,小川擡眼一看,弄堂里已是燈光稀疏,大家都快

睡了。

  “啊……”

  小川深深的打了個呵欠“好累啊!快點洗臉洗腳,上床睡吧。”

  家里也是黑燈瞎火的。

  媽媽小妹她們大概都睡了吧!

  小川也不開燈,把皮包往客堂間的八仙桌上一丟,蹑手蹑腳的往后面的竈披

間走去。

  “啪!”的一聲打開電燈,卻只聽得“哇!”的一聲驚叫,把小川嚇了一大

跳。

  昏黃的燈光下,小小的竈披間里氤滿了水汽,好似縷縷輕紗在空中飄動。

  輕紗中一具雪白的肉體正抱著胸急轉過來。

  “唬死我了,是你啊!”

  原來是媽媽正在洗澡。

  愛蘭長長的噓了口氣:“你怎麽不聲不響的就進來了?”

  見到是兒子,愛蘭放下捂住胸口的手臂,只是用毛巾看似不經意的擋在下身

的緊要地方。

  小川瞥了媽媽的身體一眼,連忙低下眼,禁不住心中撲通撲通的直跳。

  一半是剛才確實嚇了一跳,一半是忍不住爲媽媽的裸露的軀體而心動。

  雖說媽媽已是做祖母的人了,但由于媽媽和自己結婚生子都早,媽媽年紀才

三十六歲。

  江南的女人,尤其是大家出身的女人都善保養,媽媽的身材仍然是極其的美

妙:渾圓的削肩,嫩藕似的胳膊,一對又大又挺的乳峰,巍顫顫彷佛是新剝的雞

頭嫩肉,兩個殷紅的乳頭,好似待摘的葡萄;細細的腰肢,像是風都能吹折,寬

寬的胯部連著纖細而豐滿的長腿……

  心里泛著異樣的感覺,下身也起了異樣的反應,但小川的嘴里卻不停的道歉

:“對不起,姆媽。我剛才什麽聲音都沒有聽到,所以就進來了。我……我這就

出去。你慢慢的洗。”

  “算了,”愛蘭仔細地盯了心愛的兒子幾眼,轉身背對著兒子坐回到浴盆里

“我剛才想泡一會的。所以才沒有出聲。”

  小川仍然有些尴尬,回身道:“我出去了。你洗好了再叫我。”

  “來了就幫我擦擦背嗎。媽年紀大了,手腳不靈便了,擦背后很不方便。”

  “這……不太方便吧?”

  小川雖然很是想再欣賞一下媽媽那成熟女人的裸體,但媽媽的要求還是唬的

他口吃起來。

  “怕啥?你是從媽媽肚腸根里爬出來的,又不是外頭野男人!再講,你自己

也是小孩好大的人了,又不是第一次看到光身子的女人。你還怕媽媽吃了你?”

  小川定了定神,脫下外套,挂在竈間門背后的挂鈎上,然后拉了一只小凳子

,在媽媽的身后坐了下來。

  愛蘭遞過一塊絲瓜筋。

  小川一眼從媽媽的腋下瞥到了媽媽那滾圓的乳峰,然后默默的從媽媽手中接

過絲瓜筋給媽媽擦起背來。

  手撫著媽媽潔白光滑的肌膚,小川發自內心的贊道:“姆媽,你的皮膚真好

。真比人家二十歲的小姑娘的皮膚還細潔。虧你剛才還講自己年紀大了。”

  “小赤佬(小鬼頭),兩片櫻桃(嘴皮)越來越會翻了!花頭花腦,花(騙

女孩子)到你娘身上來了?”

  “姆媽……”

  小川一手扶著媽媽光滑柔軟的肩膀,一手拿著絲瓜筋沿著脊柱,在媽媽潤如

美玉的背上搓著,“我真的沒有瞎講。你看,你的皮膚這麽白、這麽光滑,我認

識的女孩沒有一個有你這麽好的皮膚。”

  愛蘭給兒子搓得好舒服。

  她閉著眼,盡情享受著兒子難得的伺候,嘴里忍不住隨著兒子的上下揉搓,

發出輕微的哼哼聲:“……嗯……旁邊一點……對、對……你到底看過幾個女人

的皮膚?就這樣說……啊……這里……好……再說我背上的皮膚一直在衣服里,

也許比人家二十幾歲的姑娘露在外面的好。你說是嗎?”

  小川有點不服氣,放下絲瓜筋,兩只手掌從媽媽的兩瓣肩胛骨上往下撫了下

去:“媽媽,我看到的可不是露在外面的臉上和手上的皮膚,是的的呱呱(的確

)的小姑娘衣服里面的皮膚。”

  兒子寬厚溫柔的大掌在背上這麽一摸起來,愛蘭的肌肉不由一緊,雖說心下

覺的不妥,但是在舍不得拒絕:“是四馬路(上海如今的福州路,過去是妓院的

集中地)的‘長三’(長三堂子是四馬路的高級妓院,因此那時總以‘長三’來

稱呼比較高檔的妓女),還是百樂門的小姐?拿媽媽跟那種女人比?”

  “姆媽。你兒子是那種人,你還不知道嗎?我怎麽會去四馬路那種地方?!

就是去百樂門,也都是自拉洞(自助的意思,意爲自帶女人去跳舞)。”

  愛蘭不知怎麽心里泛出一股酸意,撇一撇嘴:“哼!你還太不像話了。拿媽

媽跟你的姘頭比。”

  母子兩人閑話到如此,早已不像是母親和兒子的對話,而是男女倆的調情了

  尤其是愛蘭這一嬌嗔,更讓小川,有把媽媽愛蘭當作是自己的一個情人的感

覺。

  他心中一蕩,正撫到愛蘭腰肢的雙手一緊,把光光的親媽媽摟進懷里:“姆

媽,伊拉(她們)是我的女朋友,不要講姘頭。不過不管怎麽說,她們沒有一個

比得上您……”

  “不嫁給你就跟你上床,不是姘頭,是啥?”

  愛蘭的眼神也有點迷離了,“你到底有幾個姘……女朋友?”

  她掙扎了幾下,就放松了自己,把濕漉漉的脊背靠在兒子的懷里。

  小川情不自禁的抱緊了媽媽的赤裸身體,兩只手在媽媽平坦柔軟的小腹上揉

摸著:“交關(許多),這是你兒子有本事。”

  “本事再大,沒有一個人肯嫁給你,也沒有用。”

  愛蘭把頭也靠到兒子的肩上,微微帶喘的說。

  “她們沒有一個有姆媽你這麽漂亮的FACE,這麽長的頭發,這麽細的腰身,

這麽細潔的皮膚,這麽大、這麽圓的……乳房……”

  “要死來,快放開,你摸到哪里去啦。”

  愛蘭這才發現兒子的一只手已經在自己的乳房上來回的揉動,連忙想撥開兒

子的魔手。

  “姆媽,我是你兒子哎。”

  小川推開媽媽的手“這里我從小不就經常摸,經常在這里用嘴巴吮的嗎?”

  愛蘭被兒子摸的呼吸急促起來:“不要這樣。你現在已經二十歲出頭了。女

兒也三歲了。不好再碰媽媽這里了。”

  “我還是你兒子。從你十五歲生我到現在,我也永遠是你兒子。兒子摸摸媽

媽哺育他的地方有什麽不對?”

  說著,小川的兩只手都捂住一只媽媽的乳房,輕輕的揉搓。

  愛蘭抵抗了一會,只好認兒子去了。

  但她仍然想保持一下作媽媽的矜持:“好了,抱就抱一會吧。只不過……不

要碰……其他……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媽媽是什麽地方啊?”

  “不跟你說了,”愛蘭死命抓住兒子的一只企圖向下遊動的手,“越說越不

成樣子了。好了,就這樣抱媽一歇……就可以了。”

  就這樣抱著媽媽,揉弄著媽媽飽滿又彈性十足的乳房,小川有些不可遏制了

  轉頭他就銜住了肩上媽媽的耳垂,輕輕的開始吮吸。

  愛蘭已是滿臉的紅暈。

  原本只是想讓兒子幫自己搓搓背,怎麽會這樣?

  只覺得兒子的每一句甜蜜的話兒,每一個溫柔的動作,都填滿了自己內心朦

朦胧胧的渴望,只覺得心中的每一道縫隙,都被兒子的溫存熨燙得舒舒齊齊……

  是想男人了嗎?

  想男人的肩膀、男人的懷抱、男人的大手、男人的……

  可是,小川的爸爸去世十年了,自己從來也沒有對任何一個男人動過心!

  今天卻被兒子撥動了心弦?

  小川吻著媽媽嬌嫩滾燙得臉頰,捏弄著媽媽渾圓脹鼓鼓的乳房,心中卻沒有

任何的雜念。

  只覺得懷中的女人不僅是自己的親生媽媽,也是一個春心浮動的美豔的少婦

,就像自己的那些情人們一樣,需要自己溫柔的撫愛。

  他17歲就遵母親之命與從小訂婚的妻子結婚。

  翌年妻子卻在生下女兒麗婷后得腥紅熱去世。

  而他在此時進入了家里擁有股份的一家小報。

  小川憑著自己的天賦,不到20歲就成了報界有名的快槍手,同時也贏得了

許多女性的芳心。

  他的情人里,有報社的同事、大亨的外室、采訪過的戲子、小明星,但卻從

來也沒有打過自己媽媽的主意。

  雖說媽媽也是那麽的美豔,卻到底是生自己、養大自己的母親。

  但今天卻有些不同……

  他來不及細想,就對媽媽用上了百試不爽的挑情的手段。

  媽媽的臉頰是那麽的滑潤,媽媽的紅唇也一定更加的細嫩。

  他毫不猶豫的把嘴印上了媽媽殷紅的雙唇。

  愛蘭閉著眼,任兒子肆意施爲。

  但當兒子的靈舌擠入自己的牙關,挑逗著媽媽的香舌時,這種從未嘗過的感

覺卻突然讓她驚醒。

  “不要,不要……”

  愛蘭突然從兒子的懷里掙扎出來,水淋淋的從浴盆里跳了出來,把個豐腴柔

嫩的渾圓的大屁股暴露在兒子的眼前。

  小川吃了一驚,剛剛還如此溫順的、任自己輕薄的媽媽,怎麽會反應如此激

烈?

  “媽,你怎麽了?”

  愛蘭身子抽動了一下,低著頭嗫嗫的歎道:“小川,我……我畢竟……畢竟

是你媽媽,不是你的姘……女朋友……不要這樣對媽……”

  小川怔了一下,想說什麽,但還是啞口無言。

  隔了一會,他拿起毛巾:“媽媽,坐下來吧。一直站著,要著涼的。”

  “……算了吧。你回來前,我基本上就洗好了。”

  小川把毛巾在熱水里浸了一下,再把水絞干:“那麽,我幫你擦干吧。”

  愛蘭忽然轉了過來,面對著兒子:“小川,不要……再對媽……那樣了。媽

受不了!畢竟……畢竟我是你媽媽。”

  小川強忍著不對媽媽那塊黑黝黝的三角行注目禮,點了點頭,展開毛巾開始

爲媽媽擦身。

  愛蘭有點不敢面對自己英俊的兒子,閉上眼睛任兒子施爲。

  媽媽的肩膀有點涼。

  一顆顆水珠順著脖子、肩胛往下淌去。

  媽媽的發髻被剛剛的親昵弄散了,披散在腦后胸前,長長的發絲有幾縷蓋住

了乳頭。

  小川撩起姆媽垂在胸前的長發,輕輕地把它們撥到愛蘭的身后。

  愛蘭的身子不由得顫動了一下。

  小川的毛巾抹到了媽媽的胸前,兩個碩大的乳房在昏黃的燈光下仍然泛著瑩

白色的光芒。

  雪白的毛巾把兒子的手掌與媽媽的乳房隔開薄薄的一層。

  但小川仍清楚的感覺到媽媽的兩個飽滿而極富彈性的肉丘上,堅挺得硬硬的

乳頭,隨著媽媽急促的呼吸在不住的顫動。

  小川不敢多做停留,匆匆擦干后就抹到媽媽的腋下。

  當抹干媽媽溫潤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的腹部,小川的手開始移向臍下時,愛蘭

漲紅著臉止住兒子,用蚊子叫般的聲音說道:“不……下面讓姆媽自己來。你…

…你幫姆媽擦擦后背……”

  小川沈默著轉到媽媽身后。

  那里的水分早已被他的襯衫吸干了,只有剛才還坐在水里的腰下屁股部分還

殘留著水迹。

  溫柔地幫媽媽擦完上身,小川裹著毛巾的手移到了媽媽的屁股。

  正順著圓圓的曲線抹下去時,小川發現媽媽的屁股一動,一抹白色迅速的從

媽媽的股溝里一閃而逝。

  他不由得心中一蕩,“媽媽在擦她的……陰部……”

  剛才被媽媽壓制下去的欲火又“騰”的燃燒起來,鼓脹起來的肉棒把褲子挺

起一個更高的帳篷。

  忍不住他又再次把媽媽拉進自己的懷中。

  愛蘭的心中也是天人交戰,如揣了一頭小鹿蹦個不停。

  耳邊是兒子急促的呼吸,臉頰是兒子噴出的男人的氣息,背上是兒子寬厚的

胸膛,胸腹部是兒子滾燙的大手。

  雖說此時兒子的手沒有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但下身的屁股溝里卻硬硬的頂著

個長又粗的東西……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會瘋的……跟兒子操……這是亂倫,要天打雷劈

,被人罵”混帳“的……爛汙三鮮湯……天火燒的東西……”

  終于她下定了決心,一把輕輕的推開兒子:“幫姆媽把浴袍拿來。我洗好了

……”

  看著媽媽匆匆出去的背影,小川不由有些發愣。

  媽媽的背影自己少說看了二十年了,爲什麽今夜會讓自己如此動情?

  媽媽畢竟是媽媽啊!

  媽媽再漂亮,畢竟是生自己養自己的母親!

  自己對媽媽的肉體發生性的沖動可是亵渎啊!

  懷著忐忑的心情,小川倒掉媽媽洗澡水,從熱水瓶里倒了些熱水,隨便擦洗

了一番,便收拾上樓了。

  不知道是性欲與理智的交鋒會是怎樣結果,反正小川的心里亂的跟麻似的。

  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些什麽,小川的心中只是一團空白與煩躁。

  到了自己的房間,他脫掉衣服,換上睡衣睡褲,往床上一躺卻又一陣厭煩。

  他坐了起來,又倒了下去;倒下去后,又再坐起來。

  如此幾次后,小川罵了一句粗話:“坼那(操他的)!今朝我是那能回事體

(今天我是怎麽回事)?”

  于是他干脆起來在房間里來回的踱步。

  “算了,還是去看看女兒睡得怎麽樣了吧。”

  轉出過道剛走了幾步,他一拍腦袋:“瞧我這記性,婷婷今天不是到幼稚園

入托了嗎?”

  于是他回身往回走,卻發現妹妹小娟的房門中透出一縷燈光。

  “阿妹,那能這麽晚了還沒有睡?”

  小川推開虛掩的房門,探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