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妻子珠儿变成了别人的老婆
我的妻子珠儿变成了别人的老婆



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

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我的妻子珠儿变成了别人的老婆

.
  脑袋一阵阵刺痛,「啊」的一声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白,我定了定神,明白我原来是躺在医院里。 
我看了看自己,还好,除了头上包着,身上倒没有什么伤。
  「你醒了?醒了就好,我们已经通知你的爱人了,她马上就到。你现在头晕吗?」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我转
了一下头,看见一个护士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我。
  我感觉了一下,好像除了头有一点点痛,别的没什么,就说:「还好,头不晕,只是有点痛。」护士轻笑一声
说:「这是因为你的头被开了一个口子,缝了几针,当然会有点痛。不晕就好,如果你有头晕、想呕吐的感觉就要
及时告诉我们。」「哦。」我回答了一下,就闭上了眼睛。护士虽然漂亮,但个性内向的我可不敢有调戏的冲动。
  真倒楣,我叹了一口气,本来好好的在上班的路上走着,经过一片居民楼的时候,一个花盆从天而降,砸在了
我的头上,还好花盆不大,估计也不是很高,不然,我估计也醒不过来了。
  别人碰到天上掉馅饼,我倒好,碰到天上掉花盆,而且是直接掉到头上的那种。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从不
好高骛远,我的成长之路也是平平淡淡:读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大学,毕业以后找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工作,在城市里
买了个不好不坏的房子。不过好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婆:漂亮、温柔、勤俭持家。生了一个儿子之
后,老婆就做起了全职主妇,家里的一切从没有让我操心,不大的房子乾净又温馨,儿子健康又听话。
  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睁开眼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我眼前一亮,好艳丽的女人,进来的女人年纪大概
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和我老婆差不多年纪,不过比我老婆高,看上去有一米七多,前凸后翘,身材非常劲爆,穿
了一件式的连衣裙,上面都快被撑爆了。她的五官非常标致,嘴唇有点厚,看上去很性感,挺翘的鼻子上面有一双
大大的丹凤眼。
  她一进来就飞快的走到我的床边,抓着我的手,我本能的缩了一下,但她抓得紧紧的,一连串的说:「老公,
没事吧?吓死我了。」说着就把手伸过来想摸我的头我一下子就蒙了,这是谁啊?我都不认识她,却叫我老公。我
下意识的偏了偏头。 后面的护士说话了:「你先生没什么事,就是头上开了个口子,已经缝好了,只要观察一两
天就可以出院了。」「哦,哦,那就好,谢谢你啊,医生。」这个女人也不管这人是护士还是医生,说完就转头看
着我说:「我已经开除了那几个工人,真是无法无天了,敢动手,那个打人的我已经报警抓起来了。你好好养伤,
等出去了好好收拾他们。」我可以肯定,她是认错人了,我是被花盆砸的头,什么被人打的?不过看她紧张看着我
的眼神又不像是假的。我定了定神,说:「这位女士,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那个女人一听,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
的,楞了几秒钟,看上去吓坏了,抓着我的手更紧,声音都带着哭音:「老公,你怎么了?我是你老婆啊,什么这
位女士,你别吓我。」说着转头看向哪个护士:「医生,怎么回事?我老公怎么不认识我了?」护士好像也被吓着
了,她说:「你别急,我这就去叫医生。」说完转头就快步出去了。
  从女人进来,到护士出去,我被一连串的意外搞得有点头晕。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被砸了一下头,醒过来世
界就变了一样。我看出来女人应该不是装的,但是我是真的不认识她。
  不到一会,那个护士就带着一个医生进来了,医生一进来就问我:「你觉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比如头晕、恶
心,或别的什么?」我其实心里也有点害怕了,我以为我在做梦呢!刚才还偷偷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好痛,应
该不是做梦,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听到医生的问话,我楞楞神,只能说:「就有点头痛,别的倒没什么。 」医
生一听,又问:「你是觉得头里面痛还是就头皮痛?」我想了一下,除了头上那个伤口,真的没别的,就说:「里
面不痛。」医生沉默了一下,说:「这样吧,你先去照一下X光,然后再说,好吧?」我还能说什么呢?那个女人
也连忙点头。 护士扶起了我,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走,但有人照顾的滋味也不错。 医生带着我们去照什么X
光,我现在不敢说什么,怕别人把我当怪物,只能由着他们。一系列检查忙下来,我又回到了病床上。现在,我半
躺在床上,那个女人拿着一碗皮蛋瘦肉粥,一口一口的在喂我。我本来说我自己来,可那个女人一定要喂,我只能
沉默。
  吃完稀饭,那个女人便一直问我问题,什么记不记得她是谁啦,什么家里有几个人啊……我现在可不敢说什么
了,只能摇头,被问烦了,只能说困了,要睡觉,然后就躺下了。
  我闭着眼睛,心里混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了半天,不得要领。 我忽然想到,不会是无聊的时候在网上
看到的什么穿越啊、重生之类的吧?但刚才我看了一下,好像时间差不多啊!身体年龄也差不多啊!
  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到原因,倒是感觉到一股尿意,我就下了床,那个女人一看我下床,连忙来扶我,问我干
吗,我就说要上卫生间,她看我身体没什么,也没有跟来。
  我撒了尿,在洗手的时候看了一下镜子,一看就呆住了。我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也不是说难看了或变英俊,
差不多,但绝对不是我以前那张脸。
  我就看着镜子里的脸,还好,我的心理素质不算强大,但也不算太差,没有被吓晕。我看了足足有十几分钟,
然后又掐了自己的大腿好几下,咧了咧嘴,不是做梦。难道是灵魂转移?网上小说看多了,说实话想像力也丰富了
好多。
  我用水洗了洗脸,觉得冷静了一点。 我想着,除了灵魂转移,想不到别的原因。但要怎么办?这个还没想好,
肯定是不能说出去的,不然可能会被科学家拿去切片研究。
  我在自己心里给自己加了加油,定了定神,就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看到那个医生拿着一张X光图在和那个女
人说着什么。 我走进去,医生就对我说:「张先生,我看了你的X光图,应该是没什么。 但人的大脑是很神奇
的,我们现在也没有研究清楚,我估计是有什么压到了你的记忆神经,让你暂时失忆了。」说着,他转向那个女人
说:「你先生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但记忆暂时失去了,这个就要你多和他聊聊天,希望可以让他早点恢复记忆,
这个东西我们没有特别好的方法,你要有耐性,慢慢引导。」看到医生说不出原因,我其实有点清楚了,应该是灵
魂转移这种很扯的事情让我碰到了。不知道这个是福是祸,但不管什么,我现在只想出院。我现在很想我的老婆,
还有我可爱的儿子,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一定也很担心吧?
  那个女人(也就是这个身体男人的老婆)叫吴双,从病历里我也看到了我现在的名字:张伟。
  在我的执意要求下,我出院了,双儿陪着我走到医院门口(她说我都叫她双儿),叫我等一下。一会,一辆宝
马就开到了我的面前,原来我身体的主人是个有钱人。说实话,我感到并不高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属於我,会不
会穿帮,但现在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坐在沙发上发着呆,现在我出院已经好几天了,头上的伤口也好了很多,双儿去了厂里。 我已经搞清楚了
现在我的身份,我叫张伟,今年32岁,是个富二代,父母出了车祸,作为独生儿子的我自然的继承了家产。 不
过我身体的原主人基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人,因为父母溺爱,不爱读书,也没有什么生意头脑,继承了公司,基本
就没怎么管过,不到几年,就亏得一塌糊涂,没办法,只能卖的卖,关的关(我估计应该是有人看到现在的主人没
本事,所以故意吃了他的公司),现在就剩下一个制衣厂老婆双儿看到实在不行了,就也到厂里帮忙,现在基本就
是双儿在管着,我基本就是每天昏天酒地的。不过双儿倒是个好女人,厂子在她的管理下,倒是撑住了,她对我也
不离不弃,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也是对我怒其不争吧!我的受伤,是因为我去厂里,有一个师傅要我加工资,我
骂了他,骂得不大好听,后来慢慢地变成了推来推去,那个师傅推得我撞到了头,当时就晕了。这些都是从双儿的
嘴里知道的。
  我们现在还没有小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现在家里除了一个保姆,就我一个人了。我越来越想自己的老
婆和儿子了,但我想过,我以这样的样子去见他们,他们会认我吗?应该会被吓到吧! 但我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
思念之情了,从我和老婆结婚后,我们就没有分开超过24个小时,我已经很习惯她在我身边了,她不在身边,我
总觉得身体好像少了一块似的。现在的老婆双儿虽然漂亮,在我面前也不避讳,常常换衣服什么的,但生性保守的
我,却以身体为由从来没有碰她,我觉得这是背叛。
  我出了门,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家,一栋欧式的别墅,坐落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别墅区里,在这个城市里,对於我
来说应该是个天价吧!现在这是属於我的,但我并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是因为还有点彷徨,现在也没有归属感,还
有就是想念我心爱的妻子和儿子。
  这几天我了解到,这里和我以前的地方属於同一个城市,谢天谢地,不用我舟车劳顿。 虽然家里还有一部车,
我在大学里其实也考了本本,但我没有开车,因为以前没有买车,开车技术实在是不敢上路,所以,我选择了坐的
士。
  坐上的士,我说了以前小区的地名,司机还不大清楚,可能那个小区太小了吧!我就说了附近一个较有名的地
方,司机才明白。
  距离家越来越近,我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不知道老婆会认我吗?
  到了小区附近,我就下了车,慢慢走到小区门口,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怎么进去,进去怎么说,我徘徊着。
  「成太太,今天怎么买那么多菜啊?」我看见小区传达室的保安老李走到门口时对着我后面打招呼。「是啊,
这几天我老公受了伤,我买点菜给他补补。 」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我一阵激动,因为这个声音很熟悉,正是我
这几天朝思暮想的老婆——珠儿。
  我连忙转头,果然看见我思念的老婆提着几个超市袋子,里面都是菜,向着小区门走去。只见老婆上身穿着一
件很简单的白色短袖,下面是一条牛仔短裤,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虽然是一个三岁小孩的妈妈了,但因为妻子的
皮肤很白,身材娇小,看上去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结婚了,如果不认识的人,肯定以为她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我一阵激动,连忙想上去打招呼,但立刻想到,我该怎么说,难道就说自己是她的老公,只是变了个样?她会
相信吗?所以我放下了已经向前伸出的手,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进了小区老李看到了我的异样,问我:「这位先生,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真的不认识我了,以前我们算是挺熟的了,现在他看我的眼神满是陌生。
  「没有,我只是路过。 」视线里已经看不到老婆了,我失魂落魄的回头,忽然想到我老婆刚才说的话,我一
激灵,这些菜是为了给她老公补身子的,我在这里,她哪来的老公?难道……我想到一个可能性,难道是我的身体
也碰到了和我现在一样的情形?我害怕得发抖。如果那样,我和张伟两个人算什么情况?借屍还魂?我们算死了还
是活着?前些天我都想不到这些,但是现在,我的脑袋里蹦出了这些问题我发疯的回头,跑到小区的传达室,飞快
的说:「我找人,C栋305,我有急事。」老李让我吓了一跳,看着我的眼神满是警惕:「刚才上去的人是谁,
你认识吗?」我知道老李怀疑什么,只能说:「认识,她应该是珠儿,老公叫成成,我是成成的朋友,但他老婆和
我不熟,我看过她照片,不骗你,我找成成有急事。」我知道我的话漏洞百出,但我当时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只能
乱掰。
  老李看我的衣服都是名牌,可能想我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居然相信了,只是叫我登记名字,我立刻写上张伟,
他就让我进去了。
  我飞快的进去,熟门熟路的走到以前的家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不管要面对的是什么,为了我亲爱的老婆和孩
子,我都要面对它。我摁着门铃,一会,门开了,珠儿开的门,她看见我,好奇地问:「你找谁?」看着她,我说
不出话,我只觉得心里很难受,我亲爱的老婆居然问我找谁,同床共枕五、六年的妻子居然不认识我了。
  珠儿见我发呆不答话,可能我的表情也不大好看,有点害怕了,她回头叫了一声:「老公,是不是找你的?」
我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然后从我妻子旁边探出了一个头,一个让我不知所措的、虽然心里已
经想到、但还是吓得向后一跳的头——我的头!是的,我看见我面前站着一个我!我看见我(有点晕,我再想想怎
么措辞)也是一跳,但立刻把我拖了进去,嘴里说:「是我的朋友,以前的老朋友。」说着就把我拖进了房间。 
从门口到房间的路上,我看见了我三岁的儿子,坐在那里看动画片。
  我们一进房间,他就锁上了房门,抓着我的肩膀,激动地说:「我是你,你是我,是不是?」虽然说得很混乱,
但我还是听懂了。是的,我们不但是灵魂转移,刚好还是灵魂互换我们瞪着彼此,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
办。 沉默了一会,我问他: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他苦笑一声:「以前看到一部电影,有这个情形,谁知道真的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又是一阵沉默,他抬头问我:「怎么办?」我看了看他,他的眼神很惶恐,很无助,我知道他也不敢说出来,这种
事,要不就有人说你神经病,要不就把你拿去研究。虽然他现在的身体是我以前的,但人的本质其实还是灵魂,所
以,其实我们是互换了,但我们还不能换回来,因为我们的身体没换,天意弄人。
  其实,从我在双儿嘴里了解到张伟以后,我是看不起他的,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努力过,不学无术,所以现
在也当然不知道怎么办。 我虽然刚开始也是害怕,但现在,我已经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我知道,我要自己想办法。
  我问他:「你现在身体好了没有?」他摸了摸头说:「身体是好了,过几天我们就换回来,你家好穷,我亏大
了。」我无话可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再糟蹋,家产也不是我现在可比的。但怎么换?老婆怎么说得通?我只
能说:「换肯定要换,但不要急,要慢慢来。」他虽然不上进,但也不傻,听到我这样说,也知道我们就这样换回
来,那也太惊世骇俗了,所以也只能点点头过了一会,我忽然想到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心里一紧,但
我想,也不一定是我想的,我对自己说,不要怕,不要怕,不要吓自己。我定定神,问他:「你碰过我老婆没有?」
我强作镇定,但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我。
  他听见我的问话,看了看我,眼神立刻移开,然后抬头说:「你难道没有碰过我老婆?」我一听,一股怒气冲
上头,我扑了上去,一把抓住他,咬着牙骂道:「你这个人渣,居然敢……」我握紧拳头就想揍上去,但看到眼前
这个人,这是我啊,这张脸陪了我三十多年,看着他懦弱的看着我,我竟然打不下手。
  他弱弱地说:「是她主动的,我怎么抵挡得了……」我无力说话,老天这样玩我。我闭上眼睛,眼前飘着他们
抱在一起的情形,无话可说,因为和床头结婚照上两个人一模一样……外面传来珠儿的声音:「可以吃饭了,你们
两个人在干什么啊?」我抬头看他,只见他也在看我。
  我们走出房间,只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四菜一汤,珠儿对着张伟(以灵魂为主)说:「老公,你招呼你朋友
一起吃饭吧,我喂一下儿子。」我一听,下意识的要搭话,但一看她的眼神,她竟然是看着张伟说的,我一时心如
刀割。我知道不可以怪她,但我还是不能自抑,眼睛一热,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我转过头,急匆匆的走向大门,打开门,冲了出来。也不管他们怎么反应,疾步走下楼梯,走出小区。 看见
珠儿温柔的看着别人,我怎么吃得下饭?痛苦的是,我还不能反对。
  我走在大街上,一时不知道去哪里,我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直到感觉到饿了,我才稍微清醒一点,我打了一
个车,回到了现在的家里。 我走进家门,保姆问我有没有吃饭,我摇摇头,过了一会,一桌丰盛的饭菜就摆在了
我面前。我自嘲的想,我起码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
  在浑浑噩噩中,太阳下山了,我现在的老婆——双儿回来了。她走进房间,看我躺在床上发呆,叹了一口气,
可能也已经习惯了吧,也没说什么。 她放下包包,就在我面前换起了衣服,我瞥了一眼,然后就没有收回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