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女友  »  【不意采花上人妻】
【不意采花上人妻】

這幾天抑制不了的沖動,讓我苦不堪言……

  我是一個抄水表工,就是一段時間,固定到每棟大樓的頂樓,將每個住戶的用水度數抄下,然后將數據傳到自來水公司,水公司會將我的抄表度數減去上個月度數,換算出用水量,然后再跟用戶收費。

  重點不在我的職業,在于過程中常碰到的豔事,在此分享給衆狼友。不過說實在的,很多養眼鏡頭,譬如老外在頂樓全身脫光日光浴,對面大樓有人追求自然,在家光溜溜的走動,就算看到了也不能怎樣,當純欣賞吧!

  就在上個月發生的事,表抄一半突然尿急,該棟大樓又沒設公用廁所,一般人或許會找個頂樓隱密之處解決,偏偏我自命清高,這種事做不出來,而且我也曾租過頂樓當住處,常被這種隨地方便的人尿騷薰的,自然不屑如此。

  環顧四周,發現一個頂樓加蓋的住屋附有廁所,想說借個廁所吧,敲了半天門沒人回應,巡視了一下,發現落地窗的門鎖似乎未扣住,情急之下只好輕輕推開進入。

  當我尿完按下沖水馬桶,突然看到旁邊有件脫下的女人內褲,上面沾了一些汁液,一看便知道那是激情后的産物,還有著一些男性精子的腥味。突然我起了好奇心,莫非這里住著有女主人,還在屋里嗎?頓時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侵入民宅被抓到輕則被當小偷,重則工作不保,料想剛剛沖馬桶的聲音已經驚醒屋內主人了。

  輕輕蹑著腳退出,經過中間客廳時打量了一下,廁所旁有一間臥室門掩著,看不到里面,客廳桌上放著一盒吃剩的蛋糕,上面有生日快樂的卡片,原來昨晚在慶祝生日,下面壓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小可:對不起,昨晚讓你累翻了,讓你多睡一會,睡姿好迷人。本來想再來,看你睡得那麽熟就不吵你,上班要遲到了,中午我再打電話叫你。下次別逞強,紅酒喝多了也會醉的。愛你的宇!」

  看了紙條差點讓我整個思緒狂奔,那句「睡姿好迷人」太吸引人了,真想破門而入,看看這小可睡姿到底有多迷人,可是萬一被我吵醒,當場喊抓賊,要真的發生了,可真得不償失。

  這種情況下只有兩種選擇:一個是忍住不看走人,一個是先看情況再說。我想只要是男人,十個有九個會先看看再作決定,九個之外那一個,一定忍不住半路折返,原因很簡單,地上有三瓶剛開過喝完的酒瓶,這就是你想留下來睹一睹的原因。

  輕輕握著門把打開房門,突的心口發悶、呼吸急促,映入眼簾的是床上修長側臥身影,一頭長發蓋著半張秀氣的臉,一件薄的毛巾被蓋住了大部份的胴體,露出了粉頸與半個雪白前胸,下邊白皙修長線條優美的小腿跑出毛巾被外。

  下意識的看了看牆上的挂鍾,長針指向正下方,短針落在10和11之間,一個半小時能做什麽?一個半小時或許不能做什麽,但對色欲薰心的我來說簡直是如獲至寶,時間夠不夠不重要,能否順利達到目的才重要。

  進入她的臥室后,我反身輕輕將門關上,好奇的看了一下,書架上放了個兩人合照的磁盤,男的長相普通,但女的笑得幸福甜美,依在老公身上裝可愛的模樣,惹人愛憐;化妝台上放著一個長條形的東西,我走近一看,竟然是一支按摩棒,看得出來兩夫妻床笫之間一定非常恩愛。

  看著看著,我的老二在褲裆中慢慢醒過來,好色與好奇心驅使,很想看看她被毛巾被覆蓋下的胴體。不知她昨夜喝了多少,如果她老公還能起身上班,那她肯定喝了不少,除非她酒量很好,不然是醉過頭的。

  走到她腳邊,輕輕地揭開被單,從小縫里看進去,驚喜地發現她下身全裸,竟似沒穿內褲。這也難怪,喝個大醉又做愛,做完舒暢滿足,慵懶的在愛人懷抱中睡去,這是非常幸福的事,我之前的女友就是喜歡這樣。

  輕輕走向床頭,端詳著熟睡中的她,臉上泛紅、呼吸均勻,一頭散發遮住了半邊臉,只露出上彎的鼻頭跟性感的嘴唇,嘴巴微開,嘴角的床上還有一些透明液體,該不會是昨夜口交后的唾液吧!

  「小可……小可……」在她側臥后方輕輕叫了兩聲,沒有回應,「小可……小可……」再輕輕觸動她裸露的肩膀。

  「嗯……好睏……不要啦!」我嚇一跳往后彈開,心髒狂跳,差點沒力。她翻過身來臉向上,我半曲著上身就怕被她看到,毛巾被已被往下拉,露出了幾乎看到乳暈的半顆乳房,乳頭也頂著毛巾被邊緣,呼之欲出。還算美麗秀氣的臉上,那麽天真,那麽無邪,難怪熟睡中的女人恬靜安逸,自然而無害,有如美麗天使般。

  她睡得很香沈,甚至發出小鼾聲繼續沈睡著,完全不知道身旁有只狼正虎視眈眈流著口水,蠢蠢欲動。

  「好吧……你最好繼續睡。」我心里想著。窗外投射進來的光,室內一切都還看得清楚,她已經仰睡著,毛巾被上方露出了乳房上半,一片雪白露出乳峰,料想下方的身軀應當更誘人。

  我忍不住輕輕往下拉開那蓋在身上的毛巾被,仔細地欣賞,從沒有看過如此粉嫩的乳房,大小適中,她的乳頭小小一顆在玉乳上方,粉紅尖挺聳立著,窗外光線透射下有些透明,真的好美,如果不是偷香有所忌諱,早就一口含下,這時自己底下的小弟也不安份起來,硬得發漲。

  順著被單往下拉,纖細的腰身,小腹渾圓,中間微微隆起,皮膚細緻、彈性十足,這就是人妻的小腹嗎?再繼續往下,看到了她陰阜上一小撮淺短的黑色恥毛,和她的肉縫的上半部,由于她雙腿合並著,不能看到她的全部陰戶。

  她的老公也真粗心,門不關好讓我有機可乘,真是豔福不淺。光看是無法滿足的,如此白瓷般美肌,在明亮的室內散發出耀眼的雪白,讓人想一親芳澤,魅力無法檔,我的手不知不覺的輕輕放在玉乳上撫摸。

  「嗯……不要開燈,好亮……還沒玩夠喔?討厭……」

  這句話讓我驚醒了一下,到底她清醒了沒?我還在猶豫是否要繼續的時候,可能窗外光線太亮刺眼,她說完竟然將毛巾被一把拉起蓋住了眼睛,原本就不怎麽長的毛巾被根本蓋不到沒穿內褲的下半身,整個裸露出來。

  或許以爲是自己老公,想方便他行事吧,她雙腳略爲打開,一雙白玉春筍般的大腿讓我看得全身欲火飙升,兩腿根處油亮的三角陰毛更是閃閃發亮,似乎還隱約看到她屄縫上半部的肉唇。

  這種情形下根本無需思考繼不繼續的問題,也亂了方寸,在本能欲望的驅使下,很自然地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她的小穴,悄悄把我的手指移到那私密地帶慢慢地撥開了上面的毛,有點濕的毛還粘黏在陰阜上面,做愛過留下的痕迹,還有一股鹹濕味和腥味撲鼻而來。

  泥濘一片的陰戶口卻清晰可見,小片陰唇敞開著,可能真的被她老公操得,整個洞口紅通通的,底下還淌著淫水。我把手指頭試著慢慢的伸了進去,手卻不聽使喚的抖著,里面又濕又暖,好舒服。

  或許受到她私密地帶景像和氣味的刺激,心癢難耐,腦門熱轟轟的,唯恐晚了來不及,我胡亂地脫下褲子上床,底下的小弟一掙脫束縛,翹得又硬又高。我注視著那熟睡恬靜的臉,輕輕分開雙腿,老二卻一直無法對準洞口。

  生平第一次偷香,自然是刺激緊張到發抖,心髒也跳得有些難受,深呼吸吞了下口水,好不容易強自鎮定。雖然毛巾被遮住了她的眼睛,我還是不敢大意,注視著她身體反應,跪在雙腿間,邊抓著老二循著兩腿間頂到了溫濕的洞口,慢慢地輕輕的插了進去。

  「靠……好爽!」里面雖然緊實,卻殘留著愛液,很容易的就一桿到底,還撞了一下陰部。兩人的性器緊緊貼著,被陰道里面的肉緊緊包裹著,說不出的快感維持著這個側臥的姿勢。

  我停了一下享受溫潤緊暖的陰道包住龜頭的快感,再慢慢開始抽動,剛開始有些害怕,最后忍不住了,開始由慢漸快,雖不敢盡情抽送,但在這緊實小穴中抽插的滋味令人蝕骨銷魂。快感越來越強烈,真的很想來個最后的沖刺,但又擔心把她弄醒,努力忍住控制反而更要命,底下幾近酸麻。

  就在瀕臨射精邊緣,她突然用腳夾住我,手抓著我的腰,因爲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道是否已睜開眼睛蘇醒。要射的欲望整個被腰斬,嚇出一身冷汗。

  「快……人家也要……快……」她跟蜘蛛一樣雙腳夾著我的下身,手緊緊地抓著我的腰扭動著,企圖讓彼此性器緊緊貼著。不管啦,只能將計就計,這下就算想逃也逃不了。

  感覺她的高潮即將爆發,隱約感覺里面的老二被吸吮著好不舒服,就算現在她老公突然回來發現了,我也無法停下,一定要等到射完精才放她甘休。

  「啪……啪……」

  「嗯……哦……我要……」強烈的快感讓她聲音大了起來,那種奸淫人妻的罪惡感使然,跟女友或在外買春,從來沒有過的滋味,讓我忘情地沖刺。她也沒讓我失望,全力扭動著身軀配合,只聽到肉體的撞擊聲跟她的呻吟聲交響著。

  「快……要來了……喔……好大……好舒服……」就在要射前,她挺起腰身夾緊雙腿顫抖著,達到高潮。被她的動作和淫聲浪語影響下,我也毫不猶豫地射出了我的數億精子。

  兩人抱在一起喘息著,在激情過后冷靜了下來。有經驗的人都知道,女人性愛過后喜歡享受余韻,如果這時貿然離開一定會讓她驚醒,我根本不敢亂動,慢慢地她可能也累了,松開了腿也放掉了抓住我的手。

  沒想到她竟然將臉上的毛巾被拉開,我趕緊低下頭,心想這下慘了!等了一下沒反應,我緩緩擡頭看了一下,她的眼睛還是閉著,只是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我松了一口氣,看著她那幸福的笑容,感覺很溫馨,很有成就感,卻無由來的一陣忌妒,心想如果她當我女友該有多好。

  想歸想卻也沒忘了危險,如果這麽完美的偷香曆程被抓到就成了一輩子的遺憾,美麗卻難忘的不好回憶,趕緊慢慢抽離她性感的裸身,穿好衣服,不舍的看了幾眼離開。前腳剛踏出去,電話鈴就響了,趕緊閃邊。

  「老公……你在哪里?公司……那剛剛……沒有啦……我做了一個好舒服的夢……討厭……害人家那兒……嗯……早點回來……」

  挂完電話,衣衫不整的探頭出來張望,我嚇得蹲低姿勢。她又出來看了看,一臉奇怪的表情,晃了晃腦袋又回到屋內。

  聽到她進入浴室沖洗的聲音我才放心離開,心想剛剛射了進去,會不會她肚子里懷有我的……不小心當了她孩子的爸。

        ***    ***    ***    ***

  再過幾天我又要去那棟大樓抄表了,這幾天偶爾會想起她的裸體、跟她做愛時的情景,幻想著再重溫舊夢,總是讓我心神蕩漾、熱血澎湃,抑止不了犯罪的沖動。若再來一次,運氣不可能永遠都這麽好,成了采花大盜上了新聞,準會身敗名裂,可是食髓知味讓我欲罷不能,不知各位有什麽好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