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紫御宫】
【紫御宫】



紫御宫


字数:186263字
TXT包:   (171.89 KB)   (171.89 KB)下载次数: 80








契约

紫御宫调教契约

一、奴隶主契约

1主人姓名:

奴隶姓名:

调教时间:年月日至年月日

2自调教开始,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和被调教的奴隶联系,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打扰到调教的进行。

3在调教结束以前,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奴隶在紫御宫被调教事实。

4如果奴隶成功接受调教,奴隶主必须接受在调教结束之时给予奴隶紫御宫的刺青标记。

5凡是在紫御宫接受成功调教的奴隶,在调教结束后的一个月,有一次选择是否离开主人的权利,以评判这个主人是不是适合被调教后的奴隶。是否使用这个权利由奴隶自己选择,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威胁干涉。

6所有调教费用必须在接受调教之前付清,紫御宫并不保证调教的成功。
7奴隶主不能单方面终止契约,但如果奴隶主违反以上条约,紫御宫立刻终止契约和调教。

奴隶主签名:

日期:

二、奴隶契约

1奴隶名字:

主人名字:

调教时间:年月日至年月日

2自调教开始,除非得到紫御宫主人允许奴隶不得离开紫御宫一步。

3自调教开始至结束日之间,奴隶的主人只能是紫御大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紫御大人的命令和调教;必须全身心的信任紫御大人,相信紫御大人可以使奴隶更完美。

4调教成功之后奴隶必须接受紫御宫赐予的刺青标记。

5调教成功之后,奴隶可以在一个月内选择是否更换新的主人,也可以自愿放弃选择。

6直至调教结束,奴隶无权利更改终止契约。

奴隶签名:

日期:

三、紫御宫契约

1调教期间,紫御宫保证尽最大的努力使被调教得奴隶更符合主人的要求。
2调教期间,调教师保证不以任何理由和奴隶发生性行为,除非调教需要。
3调教期间,紫御宫将保证奴隶的生活环境和起居饮食的舒适,除非特殊调教需要。

4调教期间,紫御宫保证不会给奴隶的身体带来永久性的伤害。

5对于成功调教的奴隶,紫御宫会在奴隶调教结束后的一个月内对奴隶的权益进行保护,除非奴隶自愿放弃。

6调教自奴隶主将费用付清日开始。

7紫御宫有单方面终止所有契约的权利。

紫御宫签名:寒紫御

日期:

这里是紫御宫,所有SM爱好者的乐园……


第一章

当燕子发出回归的喜悦叫声,在屋檐下飞过;当河畔的柳树贪婪的吸吮着刚融化的河水,长出新的枝芽;当被白雪覆盖的草地上只剩下晶莹的露水,又一次萌发新绿……

春天,这个充满着希望和新生命的季节……

「主人,早上好!」早晨8点整,仆人准时地敲开房门,在主人的床边放下今天的报纸然后打开窗帘,让温和的阳光充满整个屋子。

这里是紫御宫,这个被称之为主人的男人,就是紫御宫的主人寒紫御。
寒紫御,他并不是这个国家的首脑,却掌控着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政权,他亦不是个商人,但他也掌握着全世界无与伦比的财富。

他是个天生的王者,一个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握有绝对主导权的男人,一个让人不自觉地就会臣服于他王者魅力下的男人。

现在是假期,紫御不喜欢太过于忙碌和紧张的生活,所以每年他都会给自己放几个月的假,这些日子,他都会在紫御宫度过,这座只属于他的宫殿……
紫御并不会过那种单纯的放松和享乐的假日,寻求生活中的另一种刺激是他的喜好,例如——SM调教。

他是一个SM的爱好者,或者说不能叫爱好,他擅长,极度的擅长。

他是一个完美的S,是所有的M心目中向往的主人,但他却拒绝了所有M的恳求,只是建造了这座紫御宫,成为了一名调教师……

「主人,可以洗澡了!」在紫御从床上坐起翻看今天的报纸时,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水温刚刚好,薄荷味的精油能让他精神抖擞的开始一天的生活…


10点过后,紫御开始在阳台的躺椅上舒适的看书,他并不是一个喜好安静的人,不过这样清爽的天气,初春并不强烈的阳光,是应该这样享受的。

泡一杯龙井,不要太浓,这个时候他喜欢这种茶的味道,清香中略微有些苦涩,风景宜人的地方总是能产出一样令人赏心悦目的茶叶,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黄绿色的嫩芽在杯中绽放,泡出来的茶水也是那么青翠的颜色。微微有些烫口的茶,还有这个季节略显阴冷的风,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走廊上,仆人急匆匆地向紫御的方向走去,却被管家给拦住了。

「站住,干什么那么着急?」

「刚才有一位先生打电话找主人。」

「新来的?」从仆人的言行中,蓝管家很轻易的看出了这一点,看来他还有好多规矩要学。

「是的,前天才来这里工作。」

「我想你需要找杰玛女士好好学学这里的规矩才能开始工作。」杰玛是紫御宫专门负责管理下人的。

「在这里首先不这样慌张的走路,万一打扰到主人会受到责罚,还有主人休假的期间是不会接任何电话的,最后,在这里你只是个仆人,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事情你只可以先告诉我,你还没有直接见主人的权利。好了现在跟我来,在杰玛彻底的教导好你以前,你最好不要乱跑。」

「好的,先生。」

客厅里,管家拿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紫御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是紫御先生吗?」

「对不起,在紫御宫,主人是不会亲自接电话的,我想您知道这个规矩,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或者您想预约一个调教课程?」

「我想问一下,紫御先生愿不愿意传授一些调教奴隶的小技巧,可以方便我在家使用,或者你们有没有完全调教成功的奴隶出售?」

「很抱歉,这里只接受主人亲自送来的奴隶调教,我们不做其它的营业,我想类似这样的事情您就不必问了……」

直接的拒绝了这样的电话,蓝管家继续的忙碌。

紫御不喜欢电话,非常的不喜欢,在紫御宫除了客厅必要的联系电话以外,任何紫御可能呆着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的通讯设施的存在,他讨厌这种能随时被人找到的感觉,他是一个统治者,一切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第二章

「主人,很抱歉打扰您……」下午一点蓝管家找到了正在花园修剪花枝的紫御。

园艺,也是紫御喜欢做的事之一,花朵和枝叶在自己的手中越发的完美,像是自己精心雕琢的作品,美丽全出自于他的手,紫御喜欢这样的感觉。

「有事吗?」没有停下手中的剪刀,紫御仍是背对着管家问道。

「预约到访的G先生已经来了。」

「那个呢?」

「带来了。」那个,当然指的是即将被调教的奴隶。

「很好。」嘴角轻扯出一丝鬼魅的笑,右手指尖轻握住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花茎。

「嚓——」殷红的血液顺着花茎上尖锐的刺流了下来。

「主人——」看到此景,管家担忧的开口,却被紫御伸出的左手制止。
轻压着自己受伤的手指,让血液一滴滴的落在那朵正在盛开的白色玫瑰上。
血,并没有顺着花瓣流淌,反而神奇的被花瓣所吸收着,留下一个个艳红的斑点,像是受到了主人精心的呵护和滋养,那朵白玫瑰显得更加娇艳了……
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新作品,紫御再次伸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巾,擦去了指尖残留的血渍,转身道:「带G先生去会客室等我,还有把这朵花放在我的调教室中,小心别弄伤了。」

「是的,主人……」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中式长衫,紫御来到了客厅。

「很高兴见到您,紫御先生。」会客室内,原来还做在沙发上,处在焦急的等待中的G先生,立刻起身问好。

「我很荣幸。」简单的点头问候,紫御直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这就是你需要调教的奴隶?」没等G开口,紫御先发问道。

「是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人,G回答。

宽大的毛衣,牛仔裤,颈间隐约看到的伤痕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脖子上,手腕上抑或是脚上,没有任何的束缚,站在那里的姿势也是那么的随意……
资料上说这次需要调教的问题是过于倔强和不服从,仅仅凭眼前的情景,的确,他是个还未被真正驯服的小野猫……

「叫什么名字?」紫御看着G身后的人问道。

「他叫——」G刚想代替他回答,却被紫御阻止。

「我要他说。」仍然维持着那种舒适的靠坐在沙发里的姿势,看起来问的很随意,可眼神却像鹰一般的犀利,像是立刻要把你撕裂。

「我叫绽,先生。」站着的人冷冷的回答,没有任何的语气,望着紫御的眼神也表现出他的不屑。

很坚定的眼神,紫御这样的评价着,他喜欢有个性的奴隶,如果他能有更多地服从和礼貌的话……

「G先生,这个奴隶我收下了。」转头,紫御对着侍候在旁的管家说道,「把契约拿来给G先生签一下。」

在三份契约上签上了姓名和日期,G也拿出了一张价值百万的支票一同交还给蓝管家。

「先生,如果一切顺利,那么3个月内,我们会通知您到这里来领回您的奴隶。」蓝管家最后提醒着客人。

「谢谢,我会记得的。」最后和紫御礼节式的握了手,G离开了紫御宫。
「现在——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目送G的离开,紫御突然走到了绽的身前说道。

「我想不需要这么麻烦了,先生。」绽依旧保持着原来站立的姿势,面无表情的回答。

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紫御伸出一只手压在了绽的肩头。

「咚——」膝盖猛得碰撞地板,发出响声。

跪在地上的绽,抬头看着紫御,想站起来,但是紫御那看起来只是轻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却让绽的整个身体动弹不得,这个看起来斯文,甚至有些纤细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绽刚要开口,被紫御随手从口袋中拿出的手绢给堵上了。

「小奴隶,要不要重新认识,由不得你说不,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主人,那些『先生』和『你』之类的称谓,从现在起我不想再听到一次。」紫御扯下了绽口中的手绢,继续道:「明白了吗?小奴隶?」

「是……是的,主人。」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肩头的力量越来越强,还有那个比狼还要凶狠的眼神,绽不自觉的这样回答着。

「来人!」

一声令下,房间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两个彪形大汉站在了绽的身后,一个人压着绽一边的手臂和肩,让绽继续保持着跪姿。

转身,紫御朝房间外走去,一面也不忘嘱咐,「我喜欢他现在这个姿势,把他身上不该有的东西都去干净了,一个小时以后我要在调教室看到他。噢,对了,最后那个我会亲自来做……」

第三章

事实上,绽并不太明白紫御离开前的那一句嘱咐,不过他有很多时间慢慢的去理解。

被那两个大汉带走的绽,先是被扒光了扔进一个大浴池了,从上到下,从头发到脚趾被彻底地洗了一遍。

皮肤被揉搓的通红,绽痛的闷哼出了声,但也呦不过那两名大汉的力气。
好不容易算是清洗干净,绽又被拉到浴池边的一块大理石平台上平躺着,刺骨的冰冷突然从背后传来,绽几乎要跳起来,却立刻被狠狠的按下。

四肢被拉成大字形,分别用皮扣绑住了手腕和脚腕。

看他被固定好了,两个大汉开始在绽的全身喷上了剔须泡沫。

这是……

瞪大了眼睛,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以前有听说过有的主人喜欢干净,会剔掉奴隶下身的阴毛,可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他们到底是想干吗?
从肩膀开始,到腋下、胸口、肚子,然后是大腿和小腿……

绽的皮肤本身就很光滑,体毛几乎没有,所以没用多大功夫这些地方就都剔干净了,接下来就是那里了……

小心翼翼的从绽的小腹开始,到阴茎的根部,再往下到阴囊……

绽紧张的心狂乱的跳着,死命的摒住呼吸,深怕身体轻微的颤动也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伤害。

那两个大汉虽然身材魁梧四肢粗壮,可这样的活却是出奇的细致,绽的私处在他俩的手里动作是那么的熟练,每一处沟槽刀起刀落,绽甚至丝毫感觉不到有金属在身体上碰触。

直到所有的工序都结束,绽被放下来,又重新的用水彻底的冲洗了一次,然后就这样被带进了紫御口中的那个「调教室」。

原本以为会是个充满着暴力、血腥、冷酷的地方,可踏进房间的那一刻,绽愣住了。

房间出奇的干净和整洁,而且竟然让人有温馨的感觉……

白色的墙壁,白色柔软的高级羊绒地毯,白色的窗帘……

房内也没有那些料想中的调教工具,只是房间正中有一根竖直的钢住,天花板上有一个可以穿过锁链的滑轮,一张KingSize的白色大床,一个几乎占据整面墙的白色橱柜,一张白色真皮沙发……

这就是紫御口中的调教室吗?

传说中最出色的调教师,果然连调教得方式都让人很难猜透……

「跪下!」

绽被拉到房间钢柱前停下,身后的大汉冷冷的命令着,还不等绽反映过来,已经按着绽的肩,让他跪在地上。

脚踝处,忽然有冰凉的感觉,回头一看,自己的脚已经被一根铁链系住,铁链的另一头就是这根钢柱。

想开口问些什么,那两名大汉却已经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绽突然感受到一阵的凉意,先前发生的一切都让绽一直在疑惑不安中,这个时候静下心来,才发现原来房间里的窗户正大开着……

初春的寒意,还是挺伤人的,尤其对于这个此刻一丝不挂的人,想要起身去关窗,这才知道那根铁链的长度刚刚好碰不到窗口,尝试着去屋内的其他地方,床、沙发、橱柜,似乎都是精心计算好的,可望而不可及……

从原先的站立,到累得靠坐在钢柱边,再到最后因为寒冷,终于卷缩着躺在地毯上……

「你果然,不是个愿意乖乖听话的人!」

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房间的地毯上躺了多久,紫御那个所谓的一小时以后,似乎真的是「以后」了很久,直到绽的意识都渐渐模糊起来,头上响起一个声音,听起来并不冷,却足以让人的心猛地一颤。

绽立刻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突然坐了起来。

「完全忘记了我的吩咐吗?我要你在这里等我,用我喜欢的姿势!」头上的声音还在继续,绽不是个胆小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自己却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紫御那种保持不变的优雅与淡然,竟有着一种迫人的气势……

「好了,你还有最后一道工序没有完成,在那之后,我有很多时间慢慢教会你怎么听从主人的命令!」脚踝上的铁链被解下,身后的墙壁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扇门。


第四章

门的那面,似乎是另一个世界。

散发出冰冷光线的房间,有一张像是妇科检查用的手术床,天花板上是手术室专用的无影灯,一旁的桌子上摆放着手术盘还有各式的工具。还来不及看清楚房间内的更多摆设,不知道何时从门里伸出来的手,已经把绽拉了进了房间,直接扔上了那张「床」。

晃过神来的时候,绽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正是把他带进调教室的那两个男人。他们熟练的把绽安置在床上,双手用皮带固定在床的两侧,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架在临床两边的架子上,并且也用皮带固定。

下身的私处,在这样的姿态下终于展露无遗,绽不由得把脸侧了过去,毕竟以这样一个羞耻的姿势展现在三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他还不能适应。

没有多余的话语,紫御接过了身边人递过来的一支特大号注射器,里面已经注满了液体。

「这个,我想你不会陌生吧!」紫御拿着注射器的手在绽的眼前晃了晃。
那是灌肠用的注射器,把液体从肛门注入人的直肠内,会立刻让人有腹泻的感觉,从而达到清洁肠道的目的。当然很多时候奴隶的主人也会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奴隶。

「我不要!」绽突然喊着,他当然也尝试过这种滋味,那种东西,可不是好受的。

「啪——」

「啊!」臀部突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毫无准备的绽忍不住大喊出声。紫御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短鞭,毫不留情的为自己的臀划伤一道漂亮的深红色。

「主人的命令,是你可以随便说不的?看来你要学的规矩还真不少!」放下了手中的鞭子,紫御重新拿起了注射器,「不过现在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对于你刚才的忤逆,念在初犯,小小的一鞭算是提醒了,以后我会慢慢让你知道这里的规矩的。」

「看在你是第一天来这里,我只用清水和少量的润滑剂,并且我会亲自教你怎么做,以后你要随时保持身体的干净,以表示对主人的尊重!」

话音刚落,紫御手中的注射器毫无预警的插进了绽的身体,随着紫御的手指缓慢的推动,绽的腹部也开始微微的隆起。

「主人——求你——」肚子饱胀欲裂的不适,还有因为润滑剂的效果所产生的腹泻的疼痛,刚才还因为屋内的寒冷全身冰凉的绽,已经开始冒出了汗水。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放出来。」液体已经注完,紫御拿开了注射器。
「主人——请允许我——」绽的脸此时已经憋得发红,双腿也因为用力的忍耐而微微发抖,刚想说什么,却被紫御打断。

「不要违抗主人的命令,是你必须上的第一课,或者你还想再多加几百ML?」
说着紫御拿那个注射器又伸向一边了盛满水的容器里。

「不,主人,对不起!」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承受更多,肚子胀得好像就要裂开。

「很好!」

紫御满意的收回了手,示意身边的两个壮汉可以把工具都收拾起来,自己则是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了一个沙漏。

那时一个白色象牙制的沙漏,精致的手工让绽一时竟也忘记了疼痛忍不住赞叹,绽不知道那沙漏上雕刻的极其复杂的花纹到底代表了什么,像是某种特殊的图腾记号。原本玻璃的部分用透明度极好的水晶代替,在屋内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耀眼。沙漏里放的似乎不是沙子,而是一种血红色的被磨得极均匀的颗粒。
沙漏倒置的刹那,有一个让人眩晕的诡异感,纯白色象牙和上等水晶透露出来的宝石光泽,配上艳红色沙粒缓慢而均匀的流泻。仿佛流逝的不仅仅是时间,而是……

「在这个沙漏漏完以前,你都必须忍住。不过,为了防止你又像刚才一样不会乖乖遵循命令,我还为你准备了一样好东西。」紫御的嘴角略微的上扬,像是得意,又或者是安抚的笑?但在旁人的眼里,却是一种危机的预兆。

这时候绽才注意到了桌上另一个被黑布盖着的四方形的东西。紫御缓缓地掀开了黑布,那是一个全玻璃制的箱子,仔细地看去,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戴上了仆人准备好的手套,紫御打开了玻璃箱子,一条青绿色小蛇被他捏在了手中。

「知道这是什么吗?」捏着蛇头的手指微微用力,强迫它露出了锋利的毒牙,「一种在中国南方生长的毒蛇,它的毒性并不算强,不过也足够致命了!」
「主人——」绽不解的望着紫御,伴随着眼前的青蛇「咝——咝——」的吐着信子的声音,先前还因为疼痛直冒冷汗的绽,霎时被一股凉意取代了。

「忘记告诉你,刚才灌肠的液体中,我加入了一些雌性青蛇的气味。也就是说,在规定时间如果你没有遵守规定,这条小蛇就会寻者它喜欢的气味而去。」
说着,紫御把青蛇放在了床边。

「主人,求您……」绽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瑟瑟发抖,那可是毒蛇啊!万一被咬到,那他的小命……

「放心吧!它经过特殊的训练,只要你乖乖的躺着,它是不会攻击的。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在时间到以前我会回来的……」


第五章

随着紫御的离去,屋内呈现出一种让人害怕的寂静。

沙漏里细沙缓慢流逝的声音,身边小蛇轻微蠕动时碰触到皮肤的冰凉感……
更加无助和紧张,换来的只是更加专注于自己的痛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无限的延长着绽体内的痛苦,时间好像变得漫长了,永远都到不了那个点。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绽的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只是身体的痛楚越来越烈,根本无法再坚持更多。

仅仅是那一刹那的放松呼吸,有点滴晶莹的液体在后穴的边缘处渗漏出来。
匍匐在绽手边的青蛇也立刻开始移动起身体,「咝——咝——」不断的吐着信子判断着方向。

没有多久青蛇找到了气味散发的源头,绽已经开始感觉到那蛇头接触自己后穴的湿滑冰冷。小小的三角形物体,正努力的想接触的更深,不断地扭动着柔韧的身体,一次一次的更用力的前进。

绽闭紧了双眼,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绷了身体。

恐惧,从来没有比此刻更甚,现在他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只要这样的惩罚可以停止……

「看来,我的新奴隶对这个训练完成的并不如人意啊?」头上冷冷的声音再度响起,好像是见到了救世主般的欣喜,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绽从来没有这么感激上苍的仁慈。

「主人,求您!」

「小奴隶,告诉我,你求我什么?」嘴角有若隐若现的笑意,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媚的美。

「主人,求您,调教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样一句话。

「很好!」紫御一把拿开了几乎要挤进绽后穴的青蛇,然后亲自解开了绽全身的束缚。

已经疼痛疲劳到无法移动的绽,即使是没有了束缚也只能瘫软的躺在了床上。
「乖乖的,再忍耐一下!」紫御轻柔的抱起了绽,走进了浴室。

交给手下做好了清理的工作,绽再次被带到最初的调教室内。

紫御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绽在他的身前跪了下来,双手背向身后,挺胸,低头,这是奴隶接受训诫时标准的跪姿。

「抬起头来,看着我!」

绽缓缓地抬头,那是绽第一次如此仔细的注视着紫御,纯黑色的衣衫配上这白的刺眼的皮制沙发,还有紫御身上透出的蔑视天下的霸气,一种无法言喻的鬼魅。

185公分,略显纤细却绝不瘦弱的身材;墨黑色的齐腰长发,被打理得柔顺的紧贴着身体;有着比东方人略白一些的肤色,线条并不算硬朗却清晰的五官;深紫色的眼珠,比水晶还透亮的光泽,好像可以看到你内心的最深处;只要这一眼,他有着能让任何人都无法移开视线的美。

乍眼看去,明明是那么柔和的身躯,可身上那一种迫人的气势,让人心甘情愿的就匍匐于他的脚下。

就在这一瞬间,绽竟是被深深的吸引了。

如果,自己真的可以拥有这样一个完美的主人……

「现在,你必须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接受惩罚,我会一点点的告诉你这里的规矩。」紫御严肃的说道。

「是的,主人。」

「我会给你20下皮鞭,还有20下藤条。10下皮鞭是为了惩罚你今天对我的顶撞,还有10下是你没有听从我的命令在房间里跪着等我,10下藤条是因为今天对你的训练,你做的不够完美,还有10下藤条是作为第一天来这里的奴隶,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听明白了?」说着,侍奉的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所有要用的工具,等在一旁。

「是的,主人。」

「那么现在站到那边去。」紫御指了指绽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多了一个刑架。

绽走了过去,仆人把绽背对着紫御,双手和双脚呈大字形用铐链锁了起来。
下身戴上皮质的护具,以防误伤。

紫御用的是屋内悬挂在墙壁的长鞭,将近2米长的皮鞭泛着一种异样的七彩光芒,那是一种蛇皮质地的鞭子,传说那种非常稀有的蛇有着极其华丽和坚硬的鳞片,历来是皇宫贵族所钟爱的装饰品。但没有人知道,这种形状独特的鳞片,也能在皮肤上留下独具艳美的伤痕,和极致的痛。

不过,通常情况下,紫御很好的拿捏着这皮鞭的使用尺度,并不会真正让它伤害到受罚者的皮肤。

「这20鞭是对你的惩罚,你可以喊叫也不必报数,但是你的任何举动都不会阻止或者减轻我对你的惩罚,并且处罚的力度完全在我的掌握,你没有权利提出任何建议和反对,同样以后的惩罚也会是一样的规矩。」握紧了皮鞭的把手,紫御向后退了一步,寻找到最佳的距离,「现在,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了,主人。」


第六章

「啪——」第一下鞭声,从左肩一直到右边腰侧的一道深粉色。

火辣带着刺痛的感觉蔓延开来,绽硬是忍着没有出声。

仔细看去,那大约拇指宽的鞭痕上是一道道弧形的细小伤口,并没有破皮,却隐约可以看到点点的血珠。

这是鳞片质地的长鞭所特有的伤痕形状,紫御很好的掌控了力度和距离,只是用3分力道的鞭梢划过绽的背脊,这样的长鞭,若是更靠近人体,使用上全力,皮肉都会被鞭上的鳞片一点点扯下。

「啪——」没有给绽喘息的机会,第二鞭接踵而至。

「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第三鞭,紫御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接受您的调教,主人。」绽回答的声音因为疼痛而颤抖。

又是一鞭,「大声一点,这是你回答主人的态度?」

「接受您的调教,主人。」绽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地答道。

「告诉我,为什么?」第五鞭已经吻上了绽的皮肤。

「因为我还不够优秀,主人。」第六鞭,像是为了发泄难以忍耐的疼痛,绽开始大喊着。

喊叫并未给痛苦带来丝毫的缓解,紫御加快了节奏,第七鞭已至。

「那么,现在你需要我做什么?」话音,伴随第八道鞭痕的诞生。

「调教我,让我变得更完美,主人。」第九鞭,被铐链紧锁的双手已经握紧了拳,连指节都微微发白。

「非常好,我想今天的第一课,已经让你充分的认清你的身份。」耳边是紫御满意的赞许,但这一鞭的力道却更加强,像是为了让受罚的人可以清楚地记得自己说的话。

十鞭结束,紫御略微的停顿了一下,给绽一个短暂的休息。

绽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几乎要窒息,从来还未经历过这样的惩罚,每一鞭一个问题,在问题开始和回答的瞬间,得到锥心的刺痛,像是在挑战你神经的极限。
「还有十鞭,你准备好接受了吗?」

「是的,主人——」十一鞭,在绽话音未落前就响起。

「啊——」随之而来的是绽,毫无心理准备的喊声,但却立刻淹没在了第十二下长鞭划过皮肤的响声中。

「绽,你需要我怎样调教你?」第十三鞭。

「惩罚我,主人。」十四鞭,绽的汗水已经开始滴落,每流过一处伤痕,都带来让人抽搐的疼。

「给我个理由。」十五鞭,如果没有锁链的牵引,绽可能早已瘫倒在地。
「痛楚能让我牢记所犯的过错,主人。」十六鞭,叫喊声已经变成哭音。
「的确,只有痛,能让你的身体记住那些错误!」十七鞭,意识渐渐模糊,绽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痛死。

「是的,主人。」下一鞭的痛,再次深深刺激着绽的每一个脑细胞,让他清醒过来。

十九鞭,紫御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最后2鞭,用你的身体去记住这些痛苦,也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是,主人。」最后一鞭终于落下,绽的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满面。
从刑架上释放下来,绽无力的跪爬在了地上,急促的喘着气。

「嗯!我喜欢这样的痕迹,果然很适合你的身体。」放下长鞭,紫御走进了一步,仔细端详起绽背上的鞭伤,20道鞭痕,整齐而没有任何的重叠,只是很有规律的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平行的十字。原先的深粉色,在经过时间的洗礼后,转变为紫红,配上绽略深的肤色,好似用心刻画的艺术品,一种残酷的美……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附件
(171.89 KB)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