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新月未亡人】作者:白领笑笑生
【新月未亡人】作者:白领笑笑生
【新月未亡人】
 
 

  在新月,每个月的15号,是祭拜扫墓的季节。作为一个孤儿,赵欣每个月 的这天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到公墓祭拜一位早年帮助过自己的长者,风雨无阻。 这天,他早早的买好祭物登上前往公墓的35路公交车,大概三站路的样子,一 个浑身黑色的女人吸引了他的目光,黑色的短装套裙,黑色的丝袜裹着她圆润的 大腿,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的带沿帽,甚至面部也用黑色的面纱罩着,仅能看见 一个精致的下巴。
 
  清晨,每天35路都很空,她上车之后一言不发的坐在和赵欣仅隔一个过道 的位子上,直到车到了公墓的新会站,三个人不约而同的一起下车。
 
  通往公墓的路是一条林间小道,女人的目的明显也是那里,赵欣跟在后面颇 有些局促的感觉,女人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美腿和以美妙节律扭动的屁股让他心中 有些燥热。巧的是,他们进入公墓之后的路线也基本一致,只是在一个岔道分开。 
  一切都和晚上一样,拜祭、默默的祈祷,可他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回来的 路上,巧的是,他正好在岔道口碰到女人,他们什么都没说一路走回公交站,等 车,坐在相同的位置上。
 
  之后的几个月,每个月的15号他都会碰到这个女人,她每次都是这个时间 坐这班公交,两人见面时,她也会点点头,算是打声招呼,一前一后的前往公墓, 一前一后的回来,这似乎已经成了赵欣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也曾经和一个很好的 朋友谈到过这件事情。
 
  「她应该是一个『殉殇』的未亡人!」
 
  「殉殇!」
 
  「对,这是一种古老的传统,现在恐怕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在新月,已婚 未育的女人丧夫之后可以选择『殉殇』,守节的期间,她们是非常淫荡的,可以 说是一个公妓!那是因为,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没说完你就要走!好的,我不说 了,以后,你会明白的!」朋友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赵欣决不会相信这种言论,在他的思想里,这女人应该是要去拜祭一个长辈, 上个月,他见到了女人的容貌,那是怎么的一张祸国殃民脸啊,只是她最后的话 话却让赵欣有种深深的失望。
 
  「等等!」长长的林荫道,女人毫无征兆的停下来。
 
  「是我吗?」
 
  「我们这几个月也算有缘分,我想和你说声再见!」
 
  「我,能看看你的样子吗!」赵欣有些忐忑的道,他知道这样可能有些唐突。 
  「好吧!」女人揭开面纱露出精致的容颜,那一刻赵欣整个呆住了。
 
  15号,依然是35路公交车,已经过了三站,赵欣下意识的望了望门口, 却丝毫没有女人的踪影。或许她今天要迟一些,他默默安慰自己,心中却没来由 一阵烦躁。
 
  公墓里的气氛有些异样,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的朝一个方向跑去,一些老成 持重的人也形色匆匆。
 
  「今天是怎么回事!」赵欣拦住一个年轻人问道。
 
  「有好看的!」
 
  「好看的?」赵欣脑海里充满了疑问。
 
  「你跟着我就成,包你不会后悔!」那人有些不耐的道。
 
  赵欣跟着那个年轻人,一路上,线路是何等熟悉,一直到和女人分开的岔道, 此时的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以前怎么没有跟过去看看究竟女人是去拜祭什么人, 如果这样,他至少可以看看她今天有没有来。
 
  两人来到一个规模颇为壮观墓地前,早已有十几个看热闹的人围成一圈。这 就是好看的?赵欣也像那个年轻人一样挤进去,入目的一切却让他不由的血脉贲 张。拱形的墓地前,浑身上下仅着黑色吊带丝袜的女人像母狗般趴在地上被两个 男人前后夹击,浑圆的臀部配上纤细的腰肢,裹在黑色丝袜中的美腿弯曲着。随 着身后男人的冲击,两人交合处发出股臀相交的啪啪声,臀波荡漾,两条黑色的 吊带时紧时松,浑圆的奶子垂在身下前后摆动,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美足战栗着, 唯一不足的从赵欣的位置根本无法看清女人的脸。
 
  因为嘴巴里塞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肉棒,女人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两只纤细 的胳膊尽力撑住地面才能让自己维持着狗爬的姿势,忽然之间,他身后的男人大 吼一声打了个激灵,脸上露出发泄后满足的快感。男人的肉棒从女人身体里退出, 从赵欣的位置正好看到她丰腴的美鲍如蚌壳般翕合着向外喷出一股股浑浊的液体。 
  「他们这是做什么?」赵欣拉住一位老者问道。
 
  「殉殇」老者轻声道,难道那个家伙说的是真的,赵欣暗自想道却也不好再 问什么叫「殉殇」。
 
  又一个壮硕的男人跪在地上,壮硕的分身分开女人两片粉嫩的肉唇插进她肥 嫩的肉穴里,或许因为阳具变大了,十几下之后,趴在地上的女人身体的反应越 发剧烈起来。此时,女人面前的男人在她嘴巴里猛的抽插了几下之后爆发后抽出 肉棒。
 
  只见他从地上拾起了一把厚背大刀,刀刃对着女人的脖子比划了几下。难道! 想起殉殇这个词的含义,他们要在这里杀死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这坟墓主人 之前的妻子。
 
  没等他想清楚,厚背大刀已然落下,众人惊呼中,这个拥有绝美身材的女人 瞬时间身首分离,一股血箭从她断颈中喷出的同时,她仍在和男人欢爱的身体瞬 时间疯狂的不知疲倦的和男人交合着,颤栗着。
 
  那人又抽送了十几下这才抽出肉棒,那具性感的无头尸体顿时像松了发条似 的趴在地上,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踢蹬着,失去了胳膊的支撑,浑圆的臀部高高 翘起,敞开的小穴里乳白色的液体喷涌而出。
 
  墓碑的前方早已摆上各色贡品,几个穿着黑衣的人把女人的脑袋捡起来面朝 墓碑放好,她无头的尸体被翻过来同样抬到墓碑前摆成臀部朝天的样子。
 
  这就是殉殇吗?这家的人忙着祭奠,带着疑问,赵欣暂时离开这里朝自己今 天的目标走去。可一路上,他时而想起那个刚刚被处决的女人,一会又想起几个 月里一直邂逅的黑衣美女。
 
  拜祭之后,他鬼使神差的再次来到那个不知名的墓地,主人家早已离去,一 根穿刺了刚刚被斩首的无头艳尸的金属杆插在墓碑前方,那东西从她私处插入贯 穿了她的身体。她依然穿着那条黑色吊带丝袜,两条雪白的玉臂反绑在背后,丰 硕的乳房随着长杆的晃动跳动着,两条诱人的大腿也被折叠绑在长长的金属杆上, 看起来仿佛是主动分开大腿的样子,没入她阴户的金属杆把她饱满的阴户完全, 撑开,鲜红的肉壁仿佛匝在上面一样。
 
  「谨以我的肉体与生命献给我深爱的丈夫!」——妻,周晴。女人雪白的小 腹上的字解开了赵欣心中的疑惑。
 
  「小伙子,是不是心动了!」赵欣回过头,原来是看管公墓的大爷。
 
  「大爷,她的家人怎么会把她立在这里!」
 
  「小伙子,不懂了吧!三天之后她的家人自会把她放下来和她丈夫葬在一起!」 
  「大爷我有些事情不明白,是不是被『殉殇』女人在被做成祭品之前,要和 很多人那个!」
 
  「哈哈!」老头大声笑道:「你呀,根据新月的规矩,让一个没有尝到足够 性爱滋味的女人去死是很不人道的,所以未亡人在被做成祭品之前要尽可能和不 同男人交合!我这里有好几个即将在殉殇中做成祭品的未亡人电话,小伙子,一 百一个!」
 
  那老头嘿嘿的笑起来:「她们的滋味很棒的!你应该已经尝过这个女人的吧!」 老头想穿刺在墓前的艳尸努了努嘴。
 
  「哪有!」赵欣脸顿时红了。
 
  「还嘴硬,我看到好几次她和你一前一后进来,走时候也一起,不要和我说 跟她一点都没关系,她可是我这么多年之中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
 
  一起,赵欣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一前一后,难道她就是那个在公交车上邂 逅的女人,没错,这条黑色的丝袜她每次都穿,还有高跟鞋。他仿佛想起女人精 致的下巴,还有她揭开面沙时的惊艳,是她吗?他的目光投向女人无头的艳尸, 那套黑色的衣服分明就是未亡人特有的装束,记忆中的女人和长杆上迷人的艳尸 重合起来……